第503章 484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6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你记着,没有本教主的命令,不允许你再踏入小筑一步!”幻萝陡然转身,目光狠戾的看向楚云钊。

    “啧啧,教主大人动这么大肝火做什么?不过是个男人而已,教主可别告诉鸿弈,你还对这个男人抱有幻想,他心里可只有沐筱萝一个女人!而且像祭祀大人这么高傲的男人,不知道能不能接受一个没有贞洁的女人呢!”楚云钊丢下这句话后,冷笑着

    “你们怎么找到别苑的?”启沧澜有了反应,眸色微启,寒冷如冰。

    “呵,你终于肯跟我说话了么?”幻萝怆然看着眼前的男子,心底划过凄冷的苦涩,他们怎么会到了现在这种地步,曾几何时,他们抚琴舞剑,羡煞旁人。

    “有内鬼,是谁?”启沧澜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寒意,心,悬浮于胸。

    “是司空穆,那个司空穆是假的,是换了皮的鬼杵!所以不管他们逃到任何地方,我们都了如指掌,沧澜,死了这条心吧,沐筱萝很快就会消失在这个世上,介时,你就只剩下我了!”幻萝温柔的走到启沧澜身侧,玉指攀上启沧澜的胸膛,将脸贴了过去。

    “不会!筱萝不会死!”启沧澜嫌恶的推开幻萝,怒目而视。

    “不管她是生是死,甚至失去记忆,她由始至终就只爱楚玉一个人!你在她心里,什么都不是!如果她爱你,为什么还会逃到义郡,寒锦衣尚且为了刁刁折返,可沐筱萝呢!她只想着逃跑,根本不顾你的死活!启沧澜,一直以来,都是你一厢情愿!”被启沧澜推到地上的幻萝,歇斯底里的狂吼,眼泪滚滚而落。

    “是一厢情愿,但却无怨无悔。”启沧澜冷漠开口,眸色坚定如刃。

    “无怨无悔……好一个无怨无悔!启沧澜,幻萝倒要看看,当我把沐筱萝的人头摆在你面前时,你的爱,到底有多坚定!”幻萝绝望的从地上爬起来,眼底的泪,化作点点寒冰,似要将眼前这个男人冰封。

    当意识到自己的话再也得不到任何回应之后,幻萝绝然而去,杀沐筱萝的心空前高涨,已经成了她活着的部意义。

    回到皇都后,沐筱萝等人找了处客栈安顿下来,接着便是打探消息,暗中收集硫磺和硝石,这次回来,他们便是要跟楚云钊决一生死。

    “如今的楚云钊不过是披着赤川的皮耀武扬威,如果让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楚云钊在焰赤国还有容身之地么!”楚玉道出问题的关键。

    “但是现在的楚云钊武功深不可测,放眼整个焰赤国,除了被困的司空穆和启沧澜之外,刁刁也只能跟他打个平手。”封逸寒眸间闪出一抹忧色。

    “除了刁刁,还有一个人可以跟楚云钊平分秋色。”沐筱萝锐利的眸子迸发出森冷的精光。

    “你是说幻萝?她怎么可能帮我们呢!”刁刁不以为然。

    “她当然不会帮我们……”沐筱萝的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眼底华彩纷呈。

    “你的意思是将幻萝失贞的事散布出去,迫使幻萝与楚云钊反目?”楚玉一眼便看穿了沐筱萝的心思。

    “没错!坐山观虎斗,等他们打到两败俱伤的时候,我们再行动不迟!”沐筱萝的计划得到了众人的认可,于是第二日,沐筱萝等人便行走在皇都各个角落,将幻萝失贞的事编成至少七八个版本传了出去。

    皇宫,御书房

    楚云钊刚刚收到鬼杵的密报,沐筱萝等人已然舍弃义郡,朝闵口而去。

    “来人,将这封密函火速送到闵口守将那里,命他们务必将沐筱萝等人擒获,若失败,提头来见!”楚云钊将密旨递到侍卫手里,厉声吩咐。

    侍卫不敢怠慢,登时接过密旨退了出去。就在侍卫离开的下一秒,太监仓皇跑了进来,还没开口,便被幻萝一掌拍到了地上,当场殒命。

    “啧啧,幻萝教主何来这么大的火气,居然都敢在朕的地盘上杀人了?”楚云钊瞥了眼太监,继而抬眸看向幻萝。

    无语,幻萝挥袖间,房门陡然紧闭,此刻,御书房内就只剩下楚云钊和幻萝两人。

    “楚云钊!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当初你是怎么答应本教主的?只要我跟你合作,你便会替我保守秘密,可是现在,你居然……”幻萝美眸如冰,厉声质问,只是话音未落,却被楚鸿弈拦了下来。

    “现在怎么了?现在很好啊!你成了皇教的教主,朕也坐稳了焰赤国的江山,如此教主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么?”自那日世外桃源回来,楚云钊心里便容不下幻萝了。

    “现在整个皇都的人皆传本教主失贞之事,那些污言秽语简直不堪入耳,他们居然说……居然说本教主人尽可夫,甚至每楚都会换一个男人!楚云钊,你敢说这些谣言不是你的杰作!”幻萝气急,额头青筋几欲爆裂。

    “谣言?在朕看来这也不算是谣言吧?”楚云钊冷笑着看向幻萝,声音透着森森寒意。

    “楚云钊!”幻萝没想到楚云钊竟然如此无赖,登时射出白绸,几乎同一时间,楚云钊陡然出掌,白绸硬是在空中被截成两断。

    “你想同归于尽是吧,幻萝奉陪到底!”幻萝见白绸断裂,一股火蹭的冲上脑门儿。

    眼见着幻萝动了真章,楚云钊顿时感觉到一股迫人的内力在他周围迅速膨胀,楚云钊心知不妙,若真动起手来,自己未必占得着便宜,于是楚云钊顿时收手,脸带笑意的看向幻萝。

    “教主稍安勿躁,鸿弈贱命一条,没了也就没了,可教主真忍心丢下启沧澜一人在世外桃源自生自灭?亦或者跟沐筱萝比翼齐飞?”楚云钊的话让幻萝顿时清醒过来。

    “这都是你逼的!”幻萝冷蛰低吼,却也渐渐收了力道。

    “教主这话严重了,其实若教主真在乎外面那些流言蜚语,很简单,朕即刻颁旨,再有辱没教主尊严者,杀无赦!如何?”楚云钊满脸陪笑道。

    “你肯这么做?”幻萝警觉看向楚云钊。

    “当然是有的条件的,只要教主肯将音笛的音谱交出来,鸿弈即刻下令!”如果不是因为幻萝可以操控那些巨大的海怪,楚云钊断不会留幻萝活到现在。

    “原来你在乎的是音谱?呵!楚云钊,你听着,本教主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后,本教主若还能听到谁敢胡言乱语,莫说音谱你拿不到手,你的真面目本教主也会一并揭穿!如今本教主已经没有什么把柄握在你手里了,但你不一样,楚云钊,你该明白本教主的意思!”幻萝狠戾低吼,眼底迸发出慎人的寒意。

    “教主放心,朕办事自是稳妥,也请教主回去准备好音谱,三天后,朕自会派人去拿,当然,如果吹出来的节奏不能令海怪臣服的话……朕也不在乎与教主同归于尽。”楚云钊听出幻萝的威胁之意,脸上虽讪笑讨好,心底却荡起一抹冰冷的涟漪。

    直至幻萝拂袖而去,楚云钊脸上的笑顿时僵硬,之后便似破碎的镜面生出无数裂痕。

    “魑魅魍魉!”楚云钊音落之时,便见四个黑衣人倏的现身。

    “魑魅,你们两个走一趟皇教,告诉赵宇,自今日起,无需在幻萝的膳食里掺入解药!魍魉,你们两个暗中彻查到底是谁在散布谣言!朕限你们十天内抓住这件事的主谋!”魑魅魍魉原本是东洲的赏金猎人,本就是见钱眼开的主儿,当日效忠赤川,也是因为赤川价码出的高,当楚云钊提出更高价码时,他们毫不犹豫的弃主了。至于交给司空穆的那四个人,自然是假的。

    “是!”直至魑魅魍魉离开,楚云钊渐渐陷入沉思,到底是谁将幻萝的秘密抖落出去的,鬼杵?他怎么舍得!

    密室内,冷冰心将最新的面皮替沐筱萝等人敷好之后,随手将原本的那几张面皮捏在一起销毁了。

    “奇怪,幻萝和楚云钊居然没有闹掰,有什么理由呢!”狄峰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好歹是比之前的俊俏些了。

    “虽然没有,但他们的矛盾不可调合,这次不成,或许是他们之间还有互相利用的价值,不过筱萝敢保证,楚云钊已经开始向幻萝下手了!”以沐筱萝对楚云钊的了解,他断不会让任何一个威胁他地位的人活在世上。

    “你说对了!”就在沐筱萝分析之时,刚自外面回来的刁刁自信应道。

    “有消息了?”沐筱萝狐疑开口,众人的视线皆落在了刁刁身上。

    “还好刁刁这些年在皇教的日子没白混,今天上午我去皇膳堂找了一个叫赵宇的厨子,从他嘴里,刁刁知道了一件惊天的秘密!”刁刁边说着话,边坐到了桌边,众人亦围了过来。

    “原来幻萝竟然中了楚云钊的毒,可她自己还不知道,原本楚云钊是将解药交给赵宇保管,且命他将解药掺在膳食里,如此,幻萝才安

    正如楚云钊答应的那样,三天的时间,整个皇都再无人提及关于幻萝贞洁之事,楚云钊的铁血手段也第一次让朝廷官员震惊不已,不管是焰赤国的人还是外族人,但凡有对幻萝教主不敬者,皆抄家灭族,朝中两位大臣亦未能幸免。

    此刻,楚云钊派来的小太监已然将音谱拿了回去,小太监临走时留下一句话,意思便是三日之后,楚云钊会召集文武百官,亲自验证音谱的真假。

    幻萝明白楚云钊的意思,他不过是想在朝中文武百官面前挽回些颜面,几十年来,朝廷一直处于皇教之下,除了司空穆武功盖世之外,另一个重要原因便是皇教掌握着控制海怪的音谱,如果几个官员的死可以换来如此珍贵的音谱,那些官员自会觉得这样的牺牲是值得的,继而对楚云钊越发忠心耿耿。

    待小太监离开,幻萝想起了世外桃源的启沧澜,正欲起身离开总坛之时,忽觉头痛欲裂,眼前模糊一片,自昨天开始,她便觉得身体不适,具体哪里不舒服她还说不上来,就只觉得浑身疲惫,今天状态似乎又严重了些。

    “启禀教主,外面有位自称是神医的女子说要见教主。”自幻萝坐稳教主之位后,第一件事便是将象征司空穆威严的巨蟒拆掉,换成了此刻百鸟朝凤的坐椅。

    “神医?”幻萝以手抚额,心道世间竟有这么巧的事,她刚刚身体不适便有神医主动送上门来,自焰赤国生活这么多年,她还不知道焰赤国有这么一号人呢!

    “传她进来!”幻萝清眸如水,吩咐了一句。禀报之人自是不敢怠慢,登时退下,不到一柱香的时间,便有一女带着一个背着药箱的下人走了进来。

    “你就是神医?”幻萝上下打量眼前女子,冷声问道。

    “回教主,在下除了是神医,还是有名的神算子,恕小女子直言,教主近两日必定身体不适,体虚气弱,如果小女子没算错的话,教主近日必有大灾将至!”刁刁依着沐筱萝教的话,一字不差的重复一遍。

    “大胆!”幻萝闻声,顿时气血上涌,却不想额头突然似炸开一样,疼的她险些叫出声来。

    刁刁看出幻萝脸色异常,便知赵宇所言非虚。

    “咳咳……你且说说本教主灾从何来?”一阵剧痛过后,幻萝暗自压下怒火,冷声问道。刁刁不语,只环视左右之人。幻萝自然明白眼前女子之意,挥手屏退所有侍从。

    直至铜门紧闭一刻,幻萝方才开口。

    “这回你可以说了吧?”幻萝的声音有一丝急迫,虽然很淡,可刁刁还是听出来了。无语,刁刁并没有启唇,而是将贴在自己脸上的面皮扯了下来。

    当看到眼前女子的真面目时,幻萝陡然一震,眸色骤然寒冽。

    “幻萝教主,好久不见了呢!”刁刁感觉到周围空气骤降,却依旧坦然面对幻萝。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不费工夫!刁刁,本教主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敢回来!”幻萝的声音带着森冷的恨意。

    “刁刁回来,自是有回来的用意,幻萝,你难道不想知道自己从昨天开始便身体不适的原因吗?”刁刁开门见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