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48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6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重生之低调大亨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你给本教主下毒?”幻萝惊愕之余,牙根紧咬。

    “赵宇,把你知道的原原本本的说给咱们这位新任教主听。”刁刁不愿与幻萝逞口舌之快,遂吩咐道。幻萝身后,赵宇怯怯走了出来,他不是个正义感很强的人,但刁刁于他有救命之恩,所以在刁刁提出要带他见幻萝时,赵宇并没有拒绝。

    于是当着幻萝的面,赵宇将楚云钊吩咐自己做的事和盘托出,毫无保留。如果不是与楚云钊此前发生争执,幻萝定然不会相信刁刁带来的人所说的一切,但此刻,她却迟疑了。

    “刁刁,你凭什么让本教主相信那毒是楚云钊所下,而非你?”幻萝冷眸看向刁刁。

    “这个问题很简单,你所中之毒虽称得上剧毒,却也是********。楚云钊给你准备的解药并不能根除你的毒性,只能暂缓,你且将银针刺入自己心脉,如果银针变色,说明你中毒至少一个月以上,一个月前,刁刁并不知道你是叛徒!”刁刁将尾音咬的极重,声音透着难以掩饰的怨恨。

    幻萝如醍醐灌顶,登时自袖内取出银针,朝着自己死穴倏的一刺,当银针变成黑色的那一刻,幻萝的脸扭曲到了极致,额头青筋顺间鼓起,握着银针的手猛的一甩,生生戳进墙壁三寸有余。

    “该死的楚云钊!”幻萝恨的磨牙,她记的很清楚,一个月前,正是她答应投靠赤川,且向刁刁下毒之时。没想到那个时候开始,楚云钊就已经蓄谋对付自己了。

    “看来你是相信刁刁的话了,那接下来的事就好谈了。”刁刁漠然看向幻萝,淡声开口。

    “什么事?”幻萝此刻将所有的恨都转移到了楚云钊身上,所以看刁刁的眼神竟显得温和了几分。

    “合作,刁刁帮你除掉楚云钊那个低贱的外族人,条件是你要放了刁刁的父亲!只要你肯,刁刁向你保证,会带着父亲远离焰赤国,余生永不踏入焰赤国半步。”刁刁开门见山道。

    “你……你知道那个司空穆是假的了?那沐筱萝他们也知道?还是……沐筱萝他们也回来了?”幻萝恍然看向刁刁,目露惊诧之色。

    “你觉得沐筱萝会自投罗网么?司空穆是刁刁的父亲,却跟沐筱萝一点关系都没有,她会为了一个路人甲而冒险返回皇都?尤其是楚玉还在她身边,她就算不为自己的安危考虑,又怎么舍得让楚玉犯险?”刁刁冷笑着,眼中透出一丝不屑。

    “本教主姑且信你,但你有什么办法能将楚云钊置于死地?他武功不弱,心机比你我都深,再加上他现在的身份,你想近身,根本就是飞蛾投火。”幻萝狠戾低吼,对楚云钊,她简直恨之入骨。

    “刁刁就是想利用他现在的身份!他既然是焰赤国的皇帝,自然每日都会上朝,如果我们在满朝官员面前揭穿他的真面目,介时就算我们不动手,那些朝廷官员又怎么会放过他?”刁刁依着沐筱萝的计划提议道。

    “除非你能毁了那张面皮,否则谁会信你?”幻萝犹豫着看向刁刁。

    “这里的药水可以化掉楚云钊脸上的面皮,而且不会伤害他原来那张脸,只要你能想办法把这东西泼到楚云钊脸上,介时一切都会真相大白。”刁刁说话间将袖内的瓷瓶递到了幻萝手里。

    “这倒是个好东西,也罢,三日之后便是机会,楚云钊让本教主在文武百官面前吹奏音笛,介时本教主自会让海怪将这玩意倒在楚云钊的脸上,但是……你必须在场,事情一过,本教主自会将司空穆放了,如何?”幻萝提议道。

    “一言为定!”明知道幻萝是想将自己一言为定留下当人质,但刁刁却没有拒绝的理由。

    翌日,楚云钊从鬼杵那里得到消息,沐筱萝与楚玉等人已被擒拿,因反抗而被侍卫斩杀。当看到这样的消息时,楚云钊将自己关在御书房整整一天,一天的时间里,他不断回想着过往的一切,从沐筱萝入宫为妃,到楚玉莽原举旗,再到自己被换了面皮,阉成了太监,再之后与沐筱萝在焰赤国重见,直至今日,一切都好像梦一场,沐筱萝和楚玉死了,他忽然觉得人生没了目标。

    “死了……你们害的朕这样惨,结果就这么死了?朕怎么甘心!沐筱萝!你给朕活过来!朕要让你亲眼看到朕是怎么得到了焰赤国,怎么称霸整个东洲!你们到底还是输了!朕笑到了最后!”楚云钊在御书房内语无伦次的咆哮,双眼赤红如荼,外面的太监出于担心,开门走了进去,却在看到楚云钊胀红的脸时惊骇不已。

    “该死!”几欲癫狂的楚云钊猛的出手,眼前的太监还没来得及尖叫,便已化作了灰飞!

    鉴于对沐筱萝和楚玉恨到了极致,楚云钊下旨命鬼杵连楚将沐筱萝等人的尸体运回皇都,他要亲眼看到沐筱萝和楚玉的死相,他要鞭尸!

    回到密室后,刁刁将与幻萝的对话如实重复了一遍。

    “还有两天的时间,这两天我们要格外谨慎,刁刁,后天楚云钊早朝之时,你与锦衣潜入地牢,务必救出司空穆。楚玉,你跟夏王,齐王一起赶往世外桃源,将启沧澜救下来。”沐筱萝锐利的眸子迸发出幽冷的光芒,肃然开口。

    “我恐怕去不成,幻萝让刁刁后天一定要出现在她面前。”刁刁无奈道。

    “不是还在筱萝呢么,冰心,你替筱萝准备一张和刁刁一模一样的面前,做的细些,莫让幻萝发现了。”沐筱萝淡声吩咐。

    “这怎么行!”刁刁当下拒绝。

    “刁刁,你听我说,这样的决定再完美不过,一来筱萝不会武功,单凭锦衣一人,未必会将司空穆安救出来,二来幻萝让你出现,只想换个安心,而且筱萝也想看到楚云钊成为众矢之的那一幕,这一天,筱萝等了很久了。你就算是成筱萝,好不好?”沐筱萝樱唇抿笑,似是乞求般看向刁刁。

    “筱萝……”楚玉忧心看向沐筱萝,如何都放心不下她独自一人去见楚云钊。

    “放心,筱萝知道该怎么保护自己,且等你们救出人之后,将司空穆和启沧澜带回密室,介时再去与筱萝汇合。”沐筱萝知道楚玉在担心自己的安危,只是这计划是她提出来的,她没有理由让刁刁冒险。

    众人深知沐筱萝的脾气,她决定的事,几乎没人可以改变。两天的时间,楚玉等人暗自将世外桃源和地牢的路线以及守军的实力摸的一清二楚,众人摩拳擦掌,只等黎明将至。

    卯时一过,楚云钊便迫不及待的起床,命宫人为其盛装打扮了一番,今日幻萝会在群臣面前操控海怪,他要让满朝的文武百官知道,如今的赤川,已然可以驱使皇教教主,他要在百官面前树立权威,只要得到他们的信任,他便可以让焰赤国的这群白痴为自己出兵东洲,不管是楚漠北还是楼兰王,所有对不起他的人,都要死!

    “启禀皇上,鬼杵带着沐筱萝和楚玉的尸体在外求见。”楚云钊将赤金腰带叩紧的一刻,有太监上前禀报。

    “终于回来了……扶朕出去!”肆意的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狂喜,楚云钊被太监搀扶着离开了寝宫,直至偏殿。

    “草民鬼杵,叩见皇上。”自沐筱萝他们离开,鬼杵便如沐筱萝交代的那样,带着假的沐筱萝等人四处逃窜,并照实向楚云钊透露消息,原本以为可以撑到半个月,却不想才到十天头上,便被逮个正着。

    “起来!你们都退下!”楚云钊挥手退了所有宫人,房门紧闭一刻,楚云钊踩着戾气的步子,一步步走向地上的两具尸体。

    “皇上……”鬼杵欲开口之际,却见楚云钊狠嘘了一声,鬼杵噎了下喉咙,不敢应声,就只默默盯着楚云钊。

    此刻的楚云钊,缓缓蹲在两具尸体前,扯着黑布的手抑制不住的颤抖,当黑布被揭开的一刻,楚云钊分明看到沐筱萝和楚玉的尸体直直的躺在那里。

    “呵……哈哈哈!沐筱萝,楚玉,你们不是要跟朕斗么?起来啊!朕就在这里,起来啊!楚玉!你不但觊觎朕的皇位,还觊觎朕的女人!不管是沐莫心,还是沐筱萝!你一个都不放过!跟朕抢皇位,跟朕抢女人!楚玉,你该死!”眼见着楚云钊自怀里抽出匕首,一下一下戳在楚玉的尸体上,鬼杵不由噎了下喉咙,此刻的楚云钊,便似自地狱爬出来的恶鬼,满脸的凶神恶煞,满眼的幽冥戾气。

    “还有你……沐筱萝,朕有多爱你,你知道么!为了你,朕连江山都不要了,可你是怎么报答朕的!啊!你起来!告诉朕,你是怎么报答朕的!”带着血的匕首毫不留情的刺进了沐筱萝的胸腔,喷薄的怒气自楚云钊的周身散出来,令人毛骨悚然。

    鬼杵不知道楚云钊在这两具尸体上插了多少刀,只知道眼前的两具尸体已然成了一堆烂肉,楚云钊却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狠狠的插着,动作机械似傀儡僵尸。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太监的声音。

    “皇上,幻萝教主已在殿前候着了。”尖细的声音陡然响起,楚云钊猛的清醒过来,这才停止了动作,目光阴森的看向眼前两具尸体。

    “来人!把这两个尸体挂到城墙上暴晒,朕要让他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楚云钊狠戾开口间,便有几个侍卫进来,将沐筱萝和楚玉的尸体抬了出去。

    “鬼杵,你做的不错,稍后朕自会封赏,现在么,你且随朕到金銮殿上看一出好戏!”楚云钊砰的将匕首甩在地上,薄唇勾起一抹邪佞的弧度,眼底迸发的幽光让鬼杵不寒而栗。

    “多谢皇上……”有那么一刻,鬼杵在楚云钊的眼底看到了杀意。或许,他临阵倒戈投靠沐筱萝是明智的选择,鬼杵如是想。

    偌大的金銮殿,文武百官分至左右,在看到殿上幻萝的那一刻,众臣窃窃私语,自皇教成立之初,便从没见过司空穆出现在朝堂上,他们心里都清楚,皇教凌驾于朝廷之上,平日里也只有皇上出入总坛的时候。

    “皇上驾到”伴着太监的声音,楚云钊自东门而入,堂而皇之的坐到了龙椅上,而鬼杵则默默跟在他身后。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臣依礼叩拜时,目光皆扫向幻萝,不过让他们失望的是,幻萝凛然而立,没有用半点尊敬之意。

    “众爱卿平身。”楚云钊倒不在乎这些,对于一个将死的女人,他显得格外宽容。

    “相信众爱卿也都看到了,今日皇教教主亲临朝堂,目的只有一个,便要要将控制海怪的音谱交于朕,并亲自演示给众位爱卿看。”楚云钊一语,登时引起朝堂众臣的强烈反响,众臣居然不约而同的再次跪在殿前,高呼万岁,那欢呼声一阵高过一阵,这一刻,楚云钊强烈的自尊心得到了空前的满足。

    “皇上,鉴于海怪多被关在临近渡口的地方,本教主今日只将九头怪推入殿前示范,不知皇上可有异议?”幻萝皮笑肉不笑的看向楚云钊,心底抹过一丝绝冷的寒意,

    “没有,不过在接下来的五天里,朕自会派乐师跟着教主遍访所有海怪,不知教主可有异议?”楚云钊讪笑着反问。

    “没有。来人!将九头怪推进金銮殿!”幻萝自然听出楚云钊的用意,只是楚云钊啊,你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真的难说呢!

    此刻,众臣已分至两侧,所有人的目光皆投向缓缓开启的金銮殿大门。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一个偌大的琉璃罩被几十个皇教童子推了进来,只见琉璃罩里,一头形状怪异,满身是癞的海怪静静的趴在里面,海水微荡,海怪懒懒的抬起一个脑袋,便又耷拉下去,仿佛眼前这些人不过是时常游走在它身边的小鱼,并没有提起它半点兴。

    看着眼前这只有九个脑袋的海怪,众臣皆噎喉凝视,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生怕激恼了海怪,会被他一口吃掉。

    “好……果然好!”

    音落之时,便有太监将音谱用托盘端到幻萝面前,且有两名乐师恭敬站在幻萝左右,目的便是检查幻萝是否依照音谱吹奏。

    婉转的笛声悠扬而起,灵动如潺潺流水,又似细雨春风,妙不可言,只是殿中之人,没有一个人在用心聆听这样美妙的笛声,所有人的目光皆落在琉璃罩内的九头怪上,唯独楚云钊,目光自看到刁刁开始,便没有移开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