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486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3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黎明之剑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琉璃罩内的海怪终于有了动静,缓缓抬起九个脑袋,每个脑袋上,那对墨绿色的眼珠皆慢慢睁开,倏的,笛声骤急,如铁马金戈,气势磅礴,琉璃罩中的海怪亦似受到某种牵引,暴躁异常,九个脑袋奋力撞击琉璃罩,振聋发聩的声音令所有人都捂住耳,满眼惊骇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些胆子小的官员,已然被吓的尿了朝服。

    就在朝中众臣皆对海怪震惊不已的时候,地牢和世外桃源同时出了状况。此刻,刁刁和寒锦衣已然冲进地牢,放出了所有囚犯,整个地牢顿时一片混乱,而两人也在最里面的囚室内找到了司空穆。

    “父亲!”眼见着司空穆满身是血的被穿透了琵琶骨绑在刑架上,刁刁的眼泪顿时涌了出来。

    “刁刁……”司空穆虚弱的睁开眼睛,在看到刁刁时,情绪激动不已,他原以为,这辈子也不会再见到刁刁了,彼时楚云钊也是这么告诉他的,所以他才放弃了生的念头,任由楚云钊他们折腾自己。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刁刁,快替教主解开铁锁!”寒锦衣说话间击退冲上来的狱卒,此刻,刁刁亦将绑着司空穆的铁链以掌气震碎。紧接着,寒锦衣箭步冲到司空穆身侧,将其背在身上,纵身一跃冲出地牢,刁刁则拼尽力的护在左右。

    此时的世外桃源亦打成一片,楚玉与狄峰,封逸寒三人扫除所有障碍冲进小筑,却看到启沧澜虚弱无力的倚在榻上。

    “怎么会是你们?”启沧澜无力看向楚玉,惊诧不已。

    “没时间解释了,我们带你离开!”楚玉二话不说的背起启沧澜,与狄峰和封逸寒一起扬长而去。

    差不多半个时辰的时间,几人先后回到密室。

    “筱萝还没回来?”楚玉见司空穆已然被救,所有人都聚集在密室里,唯独没见到沐筱萝。

    “该不是出了什么状况吧?我们去找她!”狄峰忧心开口。

    “我也去!”刁刁将司空穆安顿下来,陡然起身,寒锦衣和封逸寒亦跟在了楚玉身后。

    “冰心,这里交给你了!务必解了启沧澜身上的软骨散!一旦皇都大乱,你需趁乱带他们离开!”楚玉冷声吩咐,旋即与众人朝皇宫而去。

    “冰心,筱萝去了哪里?”待楚玉等人离开,启沧澜虚弱问道。

    “去跟楚云钊决一死战了!不过你放心,主人天生命硬,谁也别想伤她!”冷冰心坚定回应,看似安慰启沧澜,却也是说给自己听。

    金銮殿前,九头怪越发的叫嚣起来,身体拼命撞向琉璃罩,所有的朝臣皆退到两侧墙壁处,眼底惊恐万分。

    “教主!演练可以结束了,让这个畜牲安静下来!”如果不是自己坐在龙椅上,穿着这身龙袍,楚云钊也一定承受不住这样骇人的场面,暴走离开。

    楚云钊的话没有得到回应,只见幻萝如魔魅般站在那里,裙裾无风自动,口中的音笛声音急促且刺耳,就在楚云钊欲起身冲上去阻止幻萝之时,九头怪中间的脑袋突然冲破琉璃罩,狂啸着朝楚云钊甩了过去,楚云钊震惊之余,双手猛的聚集内气,朝海怪袭去。

    哗,九头怪口中的液体不偏不倚的落在了楚云钊的头顶,顺间浸湿了楚云钊的衣襟。整个金銮殿一片哗然,众臣见九头怪冲出琉璃罩,顿时吓的魂飞魄散,玩命冲出金銮殿,却不想金銮殿的大门却被几十个童子堵的死死的,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幻萝!你想干什么!”惊慌之中的楚云钊陡然跳下龙椅,直朝幻萝而来。而此时,那只九头怪已然将脑袋缩回了琉璃罩,情绪渐渐平复,没过多久,便已熟睡般趴了下来,亦如初时。

    “大家稍安勿躁,本教主这便将海怪推出去。”在幻萝的示意下,皇教童子这才打开金銮殿的门,将海怪运出金銮殿。

    大殿死一样的沉寂,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楚云钊和幻萝身上,幻萝此举无疑是给了楚云钊一个下马威,此刻,众臣都在等着楚云钊的反应,甚至是反击。

    “幻萝,你怎么敢!难道你不怕朕将你的丑事抖落出去?”楚云钊咬牙切齿,眸色寒森如冰。

    “楚云钊,就本教主有丑事,你没有么?”幻萝低声开口,旋即轻蔑的看向楚云钊,走到朝堂中央。

    “诸位朝臣,幻萝身为皇教教主,有责任和义务保护焰赤国的百姓不被低贱的外族人愚弄利用!如今站在你们面前这位,根本不是赤川,他是楚云钊!一个卑劣无耻的外族人!而他,也是杀死赤川的凶手!”幻萝一语,所有朝臣皆震惊不已。

    “幻萝!你血口喷人!你以为凭你一句话就可以否定朕的身分?你以为众位朝臣会相信你的胡言乱语!幻萝,朕没想到你野心竟然如此大,你比司空穆还要无耻,你想以皇教代替朝廷,你想将朕与众位朝臣一网打尽?你也配!”楚云钊赤眼欲裂,他如何都没想到,幻萝会给自己来这么一手!

    眼见着楚云钊和幻萝狗咬狗,躲在朝臣中的沐筱萝不由的冷笑,此刻,朝臣们也茫然无措,他们无法判断谁的话更可信。

    “本教主是不是血口喷人,大家一看便知!”就在幻萝以为楚云钊的面皮会被药水融化的时候,楚云钊却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幻萝有些把持不住,阴眸倏的射向隐在角落里的沐筱萝。

    沐筱萝也没想到药水竟这么长时间不起作用,彼时冷冰心倒在鬼杵脸上的时候,只是片刻功夫,此刻面对幻萝眼中的质疑,沐筱萝只得耸肩。

    “看什么?幻萝,你今日若拿不出证据,朕就算付出再惨痛的代价,也要让皇教在焰赤国彻底消失!”浓烈的恨意滚动在楚云钊的眼睛里,声音冰冷如锥。而此时,众朝臣亦缓缓向楚鸿弈靠拢,他们原本就被皇教欺压,再加上幻萝居然用海怪威慑他们,这些朝臣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证据……”幻萝黔驴技穷,额头渗出丝丝冷汗。就在局势剑拔弩张之时,忽然一个声音幽幽响起。

    “他不是赤川,而是楚云钊!我亲眼看到他将赤川毒死……”楚云钊闻声陡震,转眸时,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紧接着一股粘稠的液体被鬼杵洒在了脸上。

    “呃……”楚云钊只觉脸上灼痛难忍,本能的用手捂住面颊。不到半盏茶的功夫,楚云钊已然呈现出本来面目,尤其是他额前禽兽二字,尤为显眼。

    “这才是他的真面目,他就是楚云钊!”鬼杵重重开口,不怕死的指向楚云钊。

    “鬼杵!你该死!”当指腹触及到额头两个字的时候,楚云钊知道大势已去,顿时发狂的瞪向鬼杵。

    “大家看到了!这就是一直把你们玩弄在鼓掌之中的外族人,是他杀了赤川!”幻萝唇角勾起一抹魅笑,肆意看向楚云钊。

    “怎么会这样?他居然不是皇上?”朝臣们顿时嫌恶的跑到了幻萝身后,不可置信的看向楚云钊,那自眼神里透出来的鄙夷和憎恶,就像看到了一只畜牲。

    “楚云钊,你简直该千刀万剐!你这个低劣的外族人!”

    “你就是个禽兽!看看你额头上的字!”

    “啧啧,居然被个外族人骗了这么久,抓住他,将他凌迟处死!”

    “把他丢到琉璃罩里喂海怪,替皇上报仇!”朝臣们的咒骂声此起彼伏,更有武将冲上去欲将楚云钊擒捕。

    看着眼前这些前一秒还对自己恭敬崇拜的朝臣,楚云钊的自尊心彻底被践踩在地,积聚在心底深处的恨突然似洪水涌了出来。

    “楚云钊!受死吧!”武将们先后冲向楚云钊,各自使出绝招,只可惜他们还未近身,便已化作一团火球,尖叫哀嚎声陡然响起。

    看着眼前惊恐骇人的场景,众臣惊愕之余皆退到一侧,此刻的楚云钊,满脸通红,双手掌心翻起,两团熊熊的火焰似在掌心燃烧,宛如地狱走出来的修罗

    “你果然不是刁刁!”楚云钊薄唇勾起一抹阴森的弧度,单手将沐筱萝夹在腋下,纵身离去。

    当楚玉他们出现在皇宫的时候,整个皇宫已经破败不堪,不管是大臣还是侍卫皆面色苍白的涌出宫外。

    “发生什么事了?”刁刁随手扯住一名皇教童子,厉声质问。

    “皇上是假的!海怪不受控制了!”那童子舌头都在打卷,惶恐回应。

    “糟糕!必是海怪离水了,我们快去找筱萝!”刁刁心惊之余,与众人飞奔向金銮殿,到达金銮殿的一刻,那只九头海怪已然殒命,看着被海怪破坏的几欲倒塌的金銮殿,众人惊愕不已。

    “海怪虽受音笛操纵,但前提是自己性命无舆,此番幻萝将海怪运到这里,海怪又打破了琉璃罩,失了海水,海怪自然痛苦至极,现在看来,这海怪是干涸而死。”刁刁低声解释。

    “筱萝呢?哪里都找不到!”楚玉环视四处,眼前除了这头已死的九头怪,再无他人。

    “沐筱萝……哈哈哈……原来那个刁刁是沐筱萝!难怪她没有出手!原来如此啊!”冰蛰的声音自九头怪的身后飘际过来,众人闻声望去,赫然看到幻萝满身湿漉的站在九头怪上。

    “把筱萝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刁刁愤然看向幻萝,握着软剑的手倏的攥紧。

    “她被楚云钊虏走了,从那个方向离开的,只是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还活着!呵!”幻萝冷笑着,身体微有一晃。

    “你觉得她说的是真话?”刁刁身侧,寒锦衣低声开口。

    “幻萝,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刁刁知道吹奏音笛会消耗内力,如今想要擒获幻萝,只需她一个小手指。

    “她说的是真的,我亲眼看到楚云钊抓着沐筱萝朝那个方向去了。楚云钊已经疯了,如果你们再不去,沐筱萝就危险了。”就在刁刁欲朝幻萝出招时,鬼杵急步走了出来。

    “鬼杵,如果你敢骗我,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起的!”刁刁眸色凛然,旋即朝鬼杵所指的方向而去,楚玉等人随后跟了上去。

    就在刁刁等人离开的下一秒,幻萝的身体仿佛落叶般自九头怪上摔落下来,鬼杵箭步上前,一把将幻萝接在怀里。

    “沐筱萝……本教主不会放过你!绝对不会……”幻萝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了极限,却还是咬牙切齿的诅咒沐筱萝。

    “幻萝,何必呢。”看着已然昏厥过去的幻萝,鬼杵不由的摇了摇头。

    且说楚云钊夹着沐筱萝一路狂奔,直至到了郊外的树林里方才停了下来。

    “沐筱萝!到了现在,你还要带着这个面具么!”楚云钊冰冷的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恨意,双眼喷火般看向地上的女子。

    “很奇怪,你怎么会猜到我是沐筱萝呢?”沐筱萝没有否认,而是将脸上的面皮一点点的扯了下来。

    “因为你就像个魔鬼,永远阴魂不散的跟在我身边,只要我不死,你就会一直跟着,一直缠着朕!”楚云钊歇斯底里吼着,眼睛里布满血丝。

    “不对,因为在这一群人里,只有筱萝不会武功。”沐筱萝耸了耸肩,云淡风轻的道出问题的关键所在。

    “沐筱萝!你真该死!为什么直到现在,你还没死?”看着沐筱萝的目光,楚云钊似曾相识,就是那双眼,仿佛能穿透自己的心,看清自己所有的心思。

    “因为你还没死,筱萝怎么舍得死呢?”沐筱萝出奇的平静,甚至是淡然,眉宇间没有半点愤怒,如秋水无波,亘古不变。

    “如果不是你挑唆,幻萝不敢反朕?沐筱萝,你又一次将朕从至高点推到了深渊!朕恨你!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楚云钊的脸扭曲到了极致,苍白的手渐渐生出异样的红色。

    “恨?筱萝也曾想过要恨你一辈子,直到你死,恨才会终结,可是现在,筱萝的感觉好像不那么强烈了,楚云钊……原来连恨你,筱萝都觉得不值。”沐筱萝淡然开口,眸间不再有彼时冰冷绝然的光芒,平淡如一滩死水。

    “你……不恨朕?这怎么可能?不管你是沐筱萝还是沐莫心,你我之仇都不共戴天!”楚云钊似乎被沐筱萝的说法惊到了,不由的后退数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