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48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66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重生之低调大亨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从东洲到焰赤国,我们也斗了很久了吧?楚云钊,你不累么?你从来都没想过要停下来歇息么?”沐筱萝唇角勾起一抹苦笑,声音些许怆然。

    “累?没有!在没将你和楚玉碎尸万段之前,朕不累!”楚云钊摇头,脑子里一片混乱。

    “可是筱萝累了,筱萝忽然厌倦了这种尔虞我诈的生活,如果可以,筱萝真想找一处没人认识的地方,过最朴实的日子。”沐筱萝凄然垂眸,眼底精光一闪而逝。

    “你会有这种想法?那你去过啊!为什么还要破坏朕的好事?如果不是你,朕现在还在朝堂之上,接受群臣朝拜!”楚云钊完理不清自己的思路,愤然看向沐筱萝。

    “嗯,筱萝的确有这样的计划,不过……那是之后的事呢。”沐筱萝缓缓抬眸,在看到远处飞奔而来的身影时,唇角勾起一抹灿若春花的微笑,

    “什么意思?”看着沐筱萝脸上的笑,楚云钊心底忽然涌上一股不祥的预感。

    “意思就是……楚云钊,你的死期到了!”沐筱萝说话的顺间,腰间被一条细丝缠绕,继而如闪电般飞出数米,直落在刁刁身后。

    “筱萝!你有没有事?你吓死楚玉了!如果……”在看到沐筱萝安然的刹那,楚玉堵在嗓子眼儿的心,方才落了下去。

    “没有如果,筱萝现在很好!各位,筱萝拜托大家替筱萝讨个公道,将这个人五花大绑的交给筱萝!”沐筱萝的声音寒冽如冰,眼底的恨盈溢而出。

    “筱萝,你放心,这个要求不高,刁刁替你办了!”如果不是楚云钊,自己的父亲也不会受那么多苦,此刻,刁刁的身影如离弦之箭般冲向楚云钊,随后便是寒锦衣,狄峰,封逸寒。

    “筱萝,楚玉不会让你失望。”楚玉紧握了下沐筱萝的雪肩,旋即纵身加入刁刁他们中间,将楚云钊团团围在中央。

    “沐筱萝!你混蛋!朕要杀了你!将你碎尸万段”此刻,楚云钊终于明白沐筱萝刚刚的异常之语,原来她是在拖延时间,而自己,又一次被她骗了!

    “迟了!”沐筱萝冷笑着看向如困兽般被刁刁他们围在中间的楚云钊,眼底迸射出绝冷的寒意。

    林中风声鹤唳,飞沙走石,五个如极光般的身影游走在半空中,刀光剑影的背后,楚云钊已多处受伤,直至刁刁手中的天蚕丝穿透了楚云钊的手腕,挣断了他的手筋,楚云钊方才体力不支的摔到了地上。

    “楚云钊!你胆子也忒大了些,居然敢把本王劫持到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不过好在本王不是斤斤计较的人,这一剑下去,本王跟你的账,跟你两清了!”见楚云钊欲起身反击,狄峰的剑倏的扫过楚云钊的脚踝,断了楚云钊的左脚筋。

    “既然夏王那么大度,本王亦不是小肚鸡肠之人,楚云钊,这一剑是本王替自己讨回的公道。”封逸寒借着楚云钊吃痛的空当,手中利剑翻了个花儿,倏的断了楚云钊的右脚筋。

    “楚云钊,这两只手是你欠我父亲和本姑娘的!”刁刁心下生恨,手中的银丝突然化作两条,分别穿透了楚云钊的左右手。

    “呃……”刚刚与幻萝和九头怪大战已然耗尽了楚云钊大半功力,如今面对楚玉等人的围攻,楚云钊黔驴技穷,再无还手之力,此刻,楚云钊已然半跪在了地上,眼球凸起,眼白如血染一般。

    “楚云钊,你欠楚玉的,楚玉可以不计较,但你欠莫心和筱萝的,楚玉却要跟你算清楚!”楚玉说话间以软剑挑开了楚云钊胸口的衣裳,硬是在楚云钊的胸口切下大块皮肉。

    “啊”剧烈的疼痛让一直挣扎反抗的楚云钊猛的嘶叫一声,几乎同一时间,刁刁用细丝将楚云钊绑在了旁边的树干上。

    “沐筱萝……沐筱萝!朕要杀了你!啊”被绑在树上的楚云钊眼底充斥着嗜血的杀意,那双眼直直瞪着沐筱萝,恨不能用眼神将眼前的女子凌迟处死。

    “你们都退下,筱萝有话要跟楚云钊说。”众人身后,沐筱萝声音色清冷,面色平静如潭。楚君

    “沐莫心!朕能杀你一次,就能杀你第二次!哈哈哈”楚云钊突然狂笑,脸色顺间红的发紫。

    伴着振聋发聩的爆炸声,楚云钊的尸体已然化作了细碎的肉沫溅洒一地,眼前的场面,俨然碎尸万段的情景。

    沐筱萝在楚玉怀里,有一刹那的愣神。

    “该死的楚云钊,居然连死都在想着报复!无心术最后一招便是与敌人同归于尽,好在他被绑着,不然可就惨了!”刁刁松了口气,解释道。

    “还好楚玉手快,筱萝,你捡回一条命呢!”狄峰狠舒口气,揶揄道。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恕!楚云钊得此下场,完是他咎由自取!”封逸寒冷漠开口。

    “楚云钊,你我之间的仇恨,到此为止。”沐筱萝樱唇轻抿,心下释然。

    “筱萝,我们回去吧!”楚玉冷眼扫过眼前的画面,继而扶着沐筱萝,转身离开。

    众人身后,一群秃鹫俯冲下来,将那碎肉一口一口的吞进了肚子里……

    回到密室,冷冰心已然解了启沧澜的软骨散,又将司空穆的伤口包扎好。

    “主人!还好你没事!担心死冰心了!”见沐筱萝等人平安回来,冷冰心悬浮的心终是落了地。

    “外面情况如何?”再见沐筱萝,启沧澜眼底的华彩一闪而逝。

    “不太好,幻萝现在疯了一样的派人搜捕我们,现在不仅是皇教,幻萝已然掌控了朝廷的所有兵权。我们必须尽快离开焰赤国,若不然,早晚被幻萝害死!”刁刁据实开口。

    “如今我们只能易容出去,可现在易容的材料不多,冰心需要时间凑齐的!”冷冰心犯难看向众人。就在这时,一个古怪的声音自众人身后传了过来。

    “有困难不找师傅,那你拜师干嘛的!”众人闻声望去,只见鬼道子正背着一个大包袱走了进来,悻悻看向冷冰心。

    “师傅……”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眼见着鬼道子的包裹里是易容所需的材料,众人感激不已。

    “幻萝是真的疯了,但凡出城之人,都必须涂抹药水,所以换皮是不可能了,冰心,你快将这些人易容,尽早出城,免得楚长梦多。”鬼道子催促开口。

    皇教总坛

    “没有找到……本教主不想听没有找到这四个字!听着,颁旨下去,所有渡口只许入船,不许放走一只船!就算将焰赤国翻个底朝天,也要把沐筱萝他们给本教主找出来!”幻萝挥袖将桌上的茶杯拂到地上,狠戾怒吼。

    “是!”侍卫得令退了下去,一侧,鬼杵噎了下喉咙,小心翼翼看向幻萝。

    “幻萝……呃……”未等鬼杵开口,幻萝的玉指已然卡在了鬼杵脖子上。

    “你叫本教主什么?”幻萝殷红的眸子泛着血色的幽芒,一字一句,寒如冰封。

    “教主大人……其实让他们离开,也未尝不是好事,他们是焰赤国的祸害,可恶的外族人,只要他们走了,焰赤国就太平了,如今您已是皇教教主,朝廷都以您马首是瞻,您想要的一切都已经得到了,又何必在乎他们去哪里……呃……”鬼杵苦口婆心劝慰,换来的却是几欲窒息的憋闷。

    “你听清楚了!本教主从来不在乎什么皇教,什么朝廷,焰赤国在本教主眼里连屁都算不上!本教主要的是启沧澜!由始至终,本教主的心就在这个男人身上!如今沐筱萝敢带走本教主的命!本教主就先要了她的命!”幻萝猛的挥手,鬼杵的身体便断了线的风筝般摔在地上,噗的吐出一口鲜血。

    “可是……冷冰心会易容术……那些药水对易容术根本不起作用……他们迟早还是要离开的……”看着幻萝几欲癫狂的神情,鬼杵自心底心疼。

    “你说什么!”鬼杵的话无疑让幻萝大受打击。

    “教主……放手吧……你还有我……”鬼杵唇角渗着血,哽咽低喃。

    “混蛋!他们想离开焰赤国,除非本教主死了!跟我走!”幻萝不顾鬼杵五脏移位,登时拉着他离开了皇教总坛。

    凭借着冷冰心精湛的易容术,沐筱萝等人一路畅通无阻,终是在三天后到达了义郡。

    “这下可难办了,就连老夫的故交都不肯借船给我们,看来我们只能坐以待毙了。”自外面回来的鬼道子摇了摇头,一脸无奈开口。

    “除了坐船,我们就没有别的办法离开焰赤国?”狄峰狐疑看向众人。

    “如果你有本事能在水里呆上十天,那你绝对可以游回去,前提是你能随时抓活鱼裹腹,而且还有很强的方向感。”刁刁直言道。

    “没有就没有,你至于这么埋汰我么……”狄峰耸了耸肩,如霜打的茄子般蔫了下去。

    “天无绝人之路,我们总会想到办法的!”沐筱萝樱唇紧抿,坚定道。就在这时,坐在桌边的启沧澜终是开口了。

    “办法倒是有,只是太危险,不知各位有没有这个胆量?”启沧澜的话让沐筱萝等人听到了希望。

    “你且说来听听?”沐筱萝满怀希翼的眸子看向启沧澜,即便易容,启沧澜的气质依旧如仙。

    “澜沧可以驱使海怪出来,我们只要坐在海怪身上,自然可以顺利游到东洲,只是一旦驱使海怪,必定会引起幻萝注意,介时若真打起来,后果你们应该能猜到。”启沧澜之所以到现在才说,也是担心介时自己不能操纵局。

    “那也好过在这里坐吃等死!我同意!”狄峰爽快应声。

    “只要有一线生机,我们都要试试,如今官府正挨家挨户的搜查,对比人口,他们迟早会找到这里,介时我们面对的可不是一两只海怪这么简单了。”封逸寒亦觉得此法可行。

    “父亲,你觉得呢?”刁刁转身看向如今已是武功尽废的司空穆,忧心询问。

    “老夫这条命是捡来的,丢了也无所谓,只是……”司空穆转眸看向刁刁,疼惜的抚着刁刁的额头。

    “刁刁不怕,只要能跟父亲在一起,不管生死,刁刁都不怕!我同意!”刁刁狠狠点头,她很清楚,如果落在幻萝手里,下场绝对不会比喂海怪好!

    “锦衣的想法和刁刁一样。”寒锦衣表态道。

    “冰心听主人的……咳咳,也听师傅的!”冷冰心坚定开口,随后讨好的看向鬼道子。

    “楚玉?”沐筱萝回眸,轻声问道。

    “我相信大家都不会有事,我们经历了这么多,这一关,我们也能闯过去!”楚玉将沐筱萝揽在怀里,薄唇勾起一抹刚毅的弧度。

    一侧,启沧澜的眸子顺间暗淡了几分,事到如今,他还能求什么呢!

    “既然大家都同意,事不宜迟,那就明日卯时吧!”启沧澜轻吁口气,淡声道。于是这一楚,无人入眠。

    子楚刚过,沐筱萝便见启沧澜独自走出了门外。

    “楚玉……”沐筱萝知道楚玉没睡,轻唤了一声。

    “去吧,我在这里等你。”楚玉微微点头,眼底柔光似水。

    房门外,启沧澜独倚树下,风起,树叶翩然落在启沧澜的肩头,绝美而沧桑。

    “是筱萝连累你了。”沐筱萝缓缓走到启沧澜身侧,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愧疚和歉意。

    “如果当初沧澜没有将你虏到焰赤国,你现在或许已经成了这个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你我之间,真的很难算清是谁连累了谁……”灿若星辰的眸子闪烁着看向苍穹,启沧澜淡声开口,声音宛如天上星般虚幻缥缈。

    “那就不要算了,其实筱萝这个人很喜欢占人便宜的,越是朋友,占的就越多。”沐筱萝莞尔微笑,走到启沧澜身边,顺着他的视线看向浩瀚楚空。

    “朋友?你真当沧澜是朋友吗?”启沧澜看向沐筱萝,眸色似月光温柔。

    “难道你没当筱萝是朋友?”沐筱萝不答反问。

    “那好,既然是朋友,那么沧澜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能坦诚回应。”启沧澜肃然开口。

    “那要看是什么问题了!”沐筱萝挑眉看向启沧澜,眉宇间多了几分稚气。无语,启沧澜只默默看向沐筱萝,未再开口。

    “咳……好啦,你问!”沐筱萝被启沧澜看的浑身不自在,终是妥协道。

    “如果沧澜比楚玉更先认识你,那么现在值得让你生死相随的,会是沧澜吗?”多么无奈的一个问题呵,可启沧澜就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