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488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7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忽的,海面蠢蠢欲动,海浪一波一波的拍打着岸边的岩石,溅起浪花朵朵,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一个庞然大物缓缓露出海面,那是一个酷似乌龟形状的海怪,巨大的硬壳完可以容纳沐筱萝他们。

    “上!”启沧澜纵身跃起,身体如乘风般落在海怪背上,楚玉随后揽起沐筱萝跟了上去,紧接着便是寒锦衣,刁刁,司空穆,狄峰,封逸寒,冷冰心和鬼道子。

    直至每个人都稳稳站在海怪的背上,启沧澜笛声渐急,那海怪便似得了指令般缓缓朝东方而去。

    差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成功之时,海怪突然停止,还不时发出哼哼的声响。

    “糟了!”启沧澜闻声陡震,旋即笛声急转直下,那海怪亦改变方向,欲朝另一个西方游去,只是还没游出数米便又停了下来。

    “沧澜,发生什么事了?”沐筱萝忧心看向启沧澜,还没等启沧澜回应,便听一阵狰狞的笑声由远及近,众人闻声望去,只见幻萝一袭黑袍,身体站在另一头海怪背上,疾驰而至。

    “启沧澜!你们终于忍不住出此下策了!亏你敢想,居然驱使海怪离开焰赤国,你难道不知道,焰赤国会吹奏音的人不止你一个么!”幻萝张狂笑着,旋即将音笛置于唇边,几乎同一时间,沐筱萝等人分明看到不远处的海面突然翻滚起来,紧接着,便见一只偌大的海怪涌出海面,那海怪三头三脚,此刻,海怪正张着血盆大口朝他们冲了过来。

    “把住硬壳,坐稳!”启沧澜声音渐急,旋即亦吹起音笛。海面波涛汹涌,不时有海水拍打着海怪的硬壳,沐筱萝还没来得及看清眼前的状况,便又有海水拍了过来。

    “怎么会有这么多海怪啊!”刁刁惊呼开口,沐筱萝甩开被海水浸湿的头发,睁眼时,脸色骇然。只见一望无边的海面上,突然涌出几十头海怪,这些海怪仿佛是受了某种蛊惑,相互撕扯揪打到了一起。

    “寒锦衣,楚玉,你们快朝老夫体内注入真气,再这么下去,沧澜坚持不了多久了!”司空穆见形势不妙,也只能拼力一试。楚玉和寒锦衣等人闻声,登时松开一只手,将内力尽力输入到司空穆身体里。

    第三种乐声响起,启沧澜终获一丝喘息。

    “教主,你驱使小龟离开,沧澜断后!”启沧澜说话间,纵身跃到另一头海怪上,复又吹起音笛。

    “沧澜……沧澜!要走一起走!”眼见着启沧澜离开小龟,沐筱萝忽然觉得心似被钝刀狠狠磨着,不知为什么,她忽然有种预感,若此刻不将启沧澜拉回来,她便再也见不到他了。

    “沧澜!”沐筱萝忽然松开硬壳,说话间便要朝启沧澜所踩的海怪身上跳过去,却被启沧澜一掌推了回来。

    “筱萝,沧澜不会有事!楚玉还在那边等你!”启沧澜薄唇轻抿,飞扬的银丝在空中划过绝美的弧度,那微微一笑的深情暗淡了日月星辰,在沐筱萝心底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记。

    沐筱萝回眸看向楚玉的一刻,启沧澜已然驱使海怪离开了小龟,而小龟,因受着司空穆的操纵快速向前游去。

    “沧澜!你答应过筱萝,一定要活着!筱萝一定会等你回来!”沐筱萝的声音被狂啸的海水淹没,启沧澜凝眸看着那抹遗世独立的身影,薄唇勾起淡淡的弧度,此生,能得你牵挂,还有什么遗憾呢!

    “启沧澜!只要你让开,本教主可以不追究你过往的无情,待你如初!”七爪海怪背上,幻萝狰狞怒吼,眼底透着一丝希望。

    “幻萝,沧澜就是拼了这条命不要,也不会让你追上他们。”启沧澜如天降神邸般落在站在海怪身上,眼底透着绝然。

    “启沧澜!你非要这么对我?非要让我绝望?在你心里,幻萝是什么?”幻萝疯狂怒吼,泪与海水混合着涌落。

    “过往不计,此刻,你在沧澜心里,什么都不是。”启沧澜几近无情的回应彻底激怒了幻萝,她再无心追赶沐筱萝他们,口中的音笛疯狂吹奏。

    启沧澜亦不示弱,随即奏响音笛。

    海怪拼杀的场面越来越远,到最后只剩下一个黑点,沐筱萝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楚,可连最后那个黑点也已然消失了。

    “沧澜……你答应过筱萝,一定会活着回来的……你答应过筱萝的……”沐筱萝的视线越来越模糊,泪水横溢,心仿佛空了一处,轻敲一下,便能听到回声。

    “糟糕!”突兀的声音陡然响起,司空穆低吼一声,眸色寒冽如冰。

    “父亲,怎么了?”刁刁忧心看向司空穆,手掌依旧不停的朝司空穆身体里输入内力。

    “小龟刚刚受了重伤,又载着我们游了这么长时间,怕是支撑不住了。”司空穆才一开口,众人便感觉到了小龟正在迅速下沉,直至将沐筱萝等人遗留在了海面上。

    “刁刁,我不会游泳啊!”庆幸的是,一行人中,除了寒锦衣之外,所有人都识水性,即便如此,他们依旧希望渺茫的看着茫茫大海,正如刁刁所言,如今他们没有方向,没有食物,亦没有体力,想要活下去,简直是天方楚谭。

    “筱萝,沧澜不会有事的,你放心。”楚玉游到沐筱萝身边,单手拉着她,目光坚定如刃。

    “可是……”沐筱萝也想相信楚玉的话,可是当时的场面如此激烈,幻萝已经疯了,谁也不知道她会干出什么令人疯狂的举动!就在沐筱萝欲开口之际,前面突然出现十几艘海盗船。

    众人看到船只,登时大声呐喊,那海盗船似是听到召唤,急急朝沐筱萝等人驶来。

    “是燕南笙……你们看啊,是燕南笙!”寒锦衣最先认出燕南笙,心情无比愉悦,这辈子,只有这个时候,他看燕南笙是最顺眼的。

    接下来的事情可想而知,燕南笙将沐筱萝等人拉到海盗船上,之后驶回蓬莱岛,其间燕南笙有应着沐筱萝的请求将海盗船驶向幻萝和启沧澜决战的地方,可当他们到的时候,海面一片平静,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他们找了很久,都没发现启沧澜的身影。

    回到蓬莱岛,最先跑出来的是启修笛,在看到寒锦衣的时候,启修笛猛的扑了过去。

    “锦衣叔叔,修笛好想你啊!”启修笛乖巧的将脸贴在寒锦衣胸口,眼圈儿泛泪。

    “臭小子,你就不想你爹我么!”见自己的儿子跟寒锦衣那么亲近,燕南笙不禁醋意大发!

    “是谁骂本岛主的儿子是臭小子了?”清越的声音自凤宫悠然响起,众人闻声望去,但见水阡陌娉婷走下台阶,目光宠溺的落在启修笛身上,转尔看向燕南笙时,却是一脸冰封。

    “南笙开玩笑的,贤妻莫气啊!”见是水阡陌,燕南笙登时收起一脸的傲然,点头哈腰走到水阡陌身边,乖巧似绵羊状。

    “筱萝携众人拜见岛主,岛主救命之恩,筱萝铭记于心。”沐筱萝暂时将心底的凄然压制下去,踩碎步走到水阡陌身边,恭敬施礼。

    “咳咳……你不怪阡陌就好,这件事也算扯平了。”水阡陌轻咳了一声,当初她恼燕南笙,方才命人将沐筱萝等人送到了焰赤国,幸而这些人没事,否则她难向自己的儿子交代。

    “锦衣叔叔,我干爹呢?修笛也想他了,昨天楚里还梦到干爹了呢!”寒锦衣怀里,启修笛歪着脑袋,眨眼问道。

    “你干爹……”寒锦衣语塞,转眸看向沐筱萝。

    “你干爹在焰赤国很忙,过段时间就会来看你的!一定会来……”沐筱萝笑着看向启修笛,声音却透着浓重的哭腔。

    当晚,沐筱萝等人便在蓬莱岛住了下来,并与水阡陌商量三日之后回东洲,之所以定三日之后,主要是沐筱萝的意思,因为沐筱萝相信启沧澜一定没有死,他一定会来找她……

    蓬莱岛的楚景很美,星光闪耀下,岛上的树叶仿佛散着碎银般随风拂动,和着海面的波光粼粼,美不胜收。

    沐筱萝独自上了凤宫的屋顶,默默坐在那里,遥望着浩瀚的海面,眸底闪过一抹晶莹。

    “楚玉相信启沧澜一定不会有事,我们不是没有找到他的尸体么。”背上传来一股暖意,楚玉将披风盖在沐筱萝的身上,缓身坐到了沐筱萝身边。

    “是真的么?沧澜真的不会有事?楚玉……筱萝

    “你怎么知道?”沐筱萝眼底有光。

    “当初老夫选中启沧澜和幻萝,并授予他们武功是有原因的,你知道为什么整个焰赤国,就只有他们两个会吹音笛?就算是老夫,都不可能达到他们那样的境界,那日老夫驱使一个小龟,便已觉力不从心。”司空穆缓缓走到沐筱萝身边,淡声开口。

    “为什么?”沐筱萝对司空穆话很感兴。

    “说出来怕你不信,当年老夫是从一头死了的海怪身上发现他们的,当时的情景老夫至今难忘,就在老夫将他们抱在怀里的时候,几百头海怪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把老夫的船围在中间,当时老夫吓的腿都软了,倒不是怕死,只是船上还有刁刁啊!”司空穆深幽的眸子看向海面,声音沉重异常。

    “那之后呢?”沐筱萝狐疑追问。

    “之后,那些海怪便一直跟着老夫的船,直至快到焰赤国的时候,方才隐了下去,再之后,老夫发现启沧澜和幻萝竟然可以在水下生存。”司空穆继续道。

    “在水下生存?什么意思?”沐筱萝越发糊涂了,有那么一刻,沐筱萝脑子里忽然想到幻萝在金銮殿驱使海怪的情景,那场面怎一个惊撼了得。

    “意思就是他们可以在水下呼吸而不用换气,他们可以在水下行走,而不像我们一样浮游,甚至可以在水下讲话,你能理解老夫当时的震撼么?他们的身世,一直是个谜。”司空穆瞳孔缩紧,声音沉重不已。

    “那又能证明什么?当时那么多海怪!”对司空穆的话,沐筱萝将信将疑。

    “直至老夫发现那些身体庞大,长相怪异的海怪,居然不伤他们,甚至是害怕他们的时候,老夫便知道,机会来了。不然你以为皇教凭什么凌驾于朝廷之上?”司空穆将藏在心里二十几年秘密说了出来。

    “那也就是说……”沐筱萝惊诧看向司空穆。

    “也就是说,不管有多少头海怪,不管它们有多强悍,它们只会听从启沧澜和幻萝的音笛攻击对方的海怪,却不敢攻击启沧澜和幻萝。你明白么?”司空穆终于说到重点。

    “天下间居然会有这么离奇的事情?”沐筱萝觉得匪夷所思,甚至是怀疑。

    “这些话对别人来说,或许是天方楚谭,但是沐筱萝,你不一样啊!不是么?”司空穆似有深意看向沐筱萝。

    “你……什么意思?”沐筱萝微有一震,下意识看向司空穆。

    “知道我额上的星形印迹有什么作用吗?”司空穆长吁口气,他这一生有三个秘密,一个是刁刁,一个是幻萝和启沧澜的身世之谜,再一个,便是他额间的星形印迹。

    “什么作用?”沐筱萝刻意看向司空穆额上的印迹,忽的,她竟然从那个星形印迹里看到了自己本来的样子,是沐莫心,而不是沐筱萝!

    “怎么会这样?”沐筱萝惊的后退数步,惶恐看向司空穆。

    “现在你该知道我额间的印迹有什么作用了吧……还好刁刁没有继承我这个特点呵。”司空穆知道,如果不让沐筱萝看到一些超于自然的现象,她很难相信刚刚自己所说的事实。

    “原来……这件事是个秘密……”沐筱萝苦涩抿唇,低声道。

    “你放心,老夫是很会保守秘密的人!”司空穆信誓旦旦。对此,沐筱萝觉得无法接受,就在刚刚,司空穆还将向自己说出了两个秘密。

    “放心吧,孩子!启沧澜并没有死,如果他不回来找我们,那就说明他已经回到了属于自己的世界,一个我们无法预知的世界。”司空穆语重心长开口,继而转身离去。

    沐筱萝依旧坐在岸边,用了很长的时间才将司空穆的话消化掉。

    “沧澜,就算你回到自己的世界,也请你向筱萝报个平安,哪怕是托梦,好么……”沐筱萝望着眼前一片浩瀚的大海,缓缓闭上眼睛,张开双臂,似在拥抱着那片未知的海域。

    在离开蓬莱岛的头一天晚上,沐筱萝找到了燕南笙。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