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490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7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黎明之剑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就在他们被宫人领进后宫时,分明听到楚漠信的声音。

    “不行!端儿还小,你不可以离开他的,这次由我去接沐筱萝就成了,好不好

    好久没见,楚漠信似乎成熟了不少,眉宇间的气质和神情也越发像他哥哥了。

    “叫楚端儿,来人,快把小公主抱过来!”库布哲儿破涕为笑,紧紧拉着沐筱萝坐了下来,身后,楚玉默默跟在后面,看着眼前乐意融融的场面,甚是感动。

    一侧,楚漠信在看到楚玉的时候,眼底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光芒,须臾间恢复如初。

    看着怀里的楚端儿,沐筱萝眼底氤氲出一片雾气,胖嘟嘟的娃儿,###的脸蛋儿,小嘴儿嚅着手指,眼睛一眨一眨的好似星星,曾几何时,她也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孩子,她的仲儿,也像眼前这家伙一样可爱。

    原本沐筱萝和楚玉不打算在楼兰国长住,不过鉴于楚漠信的盛情难却,再加上沐筱萝极喜欢端儿,于是他们这一呆,便是十天。

    凤羽山庄正厅

    当燕南笙带着水阡陌和启修笛出现在老庄主燕剑和老庄主夫人南珠的面前时,两个老人几乎同时出手,一个将燕南笙狠揍一顿,另一个则抱着启修笛亲个不停。

    “你个臭小子!居然给我们下**汤!还把老夫的宝贝孙子一声不响的带走了!你知道这些日子我和你娘是怎么过的么!你个不长进的东西,看我不打死你!”燕剑狠戾吼着,拳打脚踢之余不时瞥向燕南笙身后的水阡陌。

    “宝贝孙儿哟!你可想死奶奶了!没有你在,奶奶一宿一宿的睡不着觉……”南珠抱着启修笛狂啃之际,眸子亦不时看向水阡陌。

    “咳……在下蓬莱岛水阡陌,拜见爹娘!”水阡陌虽是一岛之主,却也是明事理之人,她恼燕南笙,却不会牵连到整个凤羽山庄,更何况看到两位老人如此喜欢修笛,水阡陌也算释怀不少。

    “蓬莱岛?爹娘?”燕剑闻声收手,狐疑看向自己的夫人。到底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燕剑和南珠自然听过水阡陌的大号,如今这么个风云人物叫自己爹娘,二老真心有些承受不住。

    “南笙,这……怎么回事?”南珠拉过启修笛,狐疑看向已被打成猪头的燕南笙。

    “回二老,这位是修笛的亲娘,也是南笙的妻子,事情还要从八年前说起,话说那一楚月黑风高,你们的儿子我因为……”就在燕南笙欲长篇大论的时候,水阡陌突然上前。

    “回爹娘,八年前,燕南笙一楚风流之后拍拍屁股走人,却不想阡陌那一楚便有了修笛,未婚先孕,不管是阡陌还是修笛都成了众矢之的,父亲不容,硬要阡陌将孩子打掉,阡陌不从,虽拼力生下孩子,却还是没能将修笛留在身边,幸有好心人收留修笛,阡陌也是在一个月前方才认回修笛,修笛是你们的亲孙不假,至于阡陌,你们若认为阡陌配不起凤羽山庄少夫人的名号,阡陌亦不强求,毕竟凭蓬莱岛三个字,阡陌也能让修笛成为一代枭雄!”水阡陌言简意赅的道出事情的重点,言外之意便是身为蓬莱岛的岛主,她实在没必要攀附凤羽山庄,如此便可证明她所言非虚。

    “我可怜的孙儿啊,居然受了这么多苦!爷爷一定补偿你!来,乖孙儿,快让爷爷抱抱。”燕剑心疼拉过启修笛,又是一顿乱亲。

    “我可怜的媳妇啊!放心,只要你开口,不管什么条件,我们都会满足你!”老夫人悲泣上前,一把拉住水阡陌,眼泪摔成了八瓣,这件事到底是自己儿子有错在先,再加上水阡陌这性子,老夫人是真怕惹急了水阡陌,若再将她的宝贝孙儿虏走,那还让不让她活了。

    “咳……这里没人觉得本盟主也很可怜么……”燕南笙颇感不是滋味,奈何在看到射向自己的三道寒芒时,及时噎喉不语。

    “凤羽山庄欠阡陌一个堂堂正正的婚礼,阡陌虽不在乎,但是修笛不能没有名分!”水阡陌淡声开口,一字一句皆说到刃上。

    “应该!儿媳放心,这件事就交给老妇,一个月后的黄道吉日,老妇自会让天下的人都知道蓬莱岛岛主是我凤羽山庄的少夫人,修笛是我凤羽山庄的嫡孙!”老夫人刻意将蓬莱岛岛主几个字咬的极重,便是给了水阡陌无限肯定。

    “来人,将少庄主押到房间里,派人把守,一步都不准离开!他若再逃……”未等燕剑说完,水阡陌悠然启唇。

    “父亲大人放心,他若再逃,阡陌便打断他的腿,残了不要紧,阡陌养他一辈子。”水阡陌温柔如水的眸子落在燕南笙身上,声音透着森森寒意。

    “这次是南笙捡到宝了,就算你们撵我,我都舍不得走!”燕南笙薄唇勾起,眼底透着掩饰不住的爱意,蓬莱岛那段时间的相处,燕南笙深感缘分天定,只是短短数月而已,他便觉得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个跋扈的女人,无法自拔。

    且说在寒锦衣回到万皇城之前,便已暗中让乔爷将红橙黄绿青蓝紫几位美女以不菲的筹码请出了万皇城,所以在刁刁踏进万皇城的一刻,眼见所见皆是一片和谐场景。

    “老奴叩见城主夫人!”初见乔爷,刁刁和沐筱萝一样,皆以为其是六七岁的稚童。

    “锦衣,这么小的孩子,你怎么忍心摧残啊!来,快让姨娘抱抱!”刁刁看着乔爷一脸稚气的模样,一时母爱泛滥,伸手便朝着乔爷冲了过去。

    乔爷心知这次城主动了真情,否则也不会下狠心撵走红橙黄绿青蓝紫几位美人,于是乔爷并没有不敬的动作,只是点足朝后跃去,原是想距离远些再解释,却不想自己身体仍凌空之时,刁刁已然冲了过来,且将自己实打实的抱在了怀里。

    这下可有人不干了,只见寒锦衣突的上前,一把将乔爷自刁刁怀里甩到了地上,旋即将刁刁揽在怀里。

    “夫人岂可让人占了便宜!这乔爷长的虽小,可也是五十来岁的汉子!”寒锦衣看着坐在地上一脸委屈的乔爷,恨恨道。

    “这样啊!居然敢占我便宜,看我不揍死你!”刁刁惊讶之余猛的挣出寒锦衣的怀抱,说话间便要冲过去爆揍乔爷。

    “刁刁,不可无礼,你们两个谁也没得乔爷解释,此事岂能怪在乔爷身上。”走在后面的司空穆实在看不下去,登时阻止道。

    “可是……”刁刁撅嘴看向司空穆,

    “是不是连父亲的话你都不听了?”司空穆眸色微冷,便见刁刁吐了吐舌头,扭头随着寒锦衣朝里面去了。地上,乔爷终于明白过来,当即跑到司空穆面前。

    “老奴多谢老爷子救命之恩!”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刚刚刁刁稍稍展露轻功,乔爷便知此女武功甚至在主子之上,如今站在自己面前的俨然城主夫人的父亲,以后若想不受欺负,现在就该选择靠拢对象。

    “乔爷言重了,嗯,以后吾孙有伴读了……”司空穆微微颌首间,不由感慨道,一语闭,乔爷额头顿时浮起三条黑线,他能告诉这些人,自己虽然面嫩了些,但也是有尊严的么!能么?不能……

    当楚漠北出现在沐筱萝面前时,沐筱萝终于明白何以楚漠信会如此殷勤的留了自己一日又一日。

    “真没想到,当初的圣婉儿便是沐筱萝,若早知如此,我们又何必兜兜转转这么一大圈儿呢……”御花园内,楚漠北一袭紫色华裳,脸上的倦容难掩他连日来的风尘仆仆,听库布哲儿说,楚漠北昨晚子时才到。

    “其实筱萝觉得太子殿下有必要休息一日,筱萝这几日都不会走,叙旧哪天都可以。”沐筱萝樱唇轻抿,笑意盈盈。

    “漠北披星戴月赶了十五天的路程便是想与筱萝你见一面,如今到了,漠北实在没有蒙头睡觉的心思。”行至凉亭处,楚漠北待沐筱萝坐下之后,方才转到另一边。

    “听漠信说你与楚玉在焰赤国经历了不少凶险,甚至是海怪厮杀?那一定很刺激。”楚漠北薄唇勾起,眼底划过一丝隐隐的嫉妒。

    “如果太子殿下身临其境,便不会用刺激这两个字,在筱萝看来,或许用惨烈来形容更为贴切。”沐筱萝垂眸,心底有一刻的锥痛,那抹一头华发的身影已然成了她心底永远无法释怀的最痛。

    “是么……本太子忽然后悔当初没有跟楚玉一起出海,若如此,本太子或许还有机会与他一争高下,可如今……”自楚玉从海上将沐筱萝带回来的那一刻,楚漠北就明白,这辈子,他是再没机会

    翌日,楚玉终于被楚漠信自房间里放了出来,且说楚玉才一出来便想找人发飙,却在冲进正厅时,看到了满桌的空盘空碗,而沐筱萝正坐在桌边拿着一张宣纸发呆。

    “筱萝,你没事吧?”楚玉整整担心沐筱萝一个晚上,如今看到沐筱萝,登时上前,却在走到沐筱萝身边时,看到了她手里的休书,落款处分明写着楚漠北三个大字,休掉沐筱萝的理由便是她做的菜太难吃了,可是偌大的翡翠方桌上,每个盘子都是空着的……

    留下休书的楚漠北连楚离开了楼兰国,这样的结果是楚漠信始料未及的,即便事实就在眼前,楚漠信依旧无法相信。

    “沐筱萝,你不选择本王的皇兄,会后悔一辈子的!”城门外,楚漠信与库布哲儿一起将沐筱萝和楚玉送出皇都。

    “那是以后的事了,可若让筱萝现在放弃楚玉,分分钟都会后悔,漠信,如今有了哲儿,你该明白筱萝的心境,一生一世一双人,筱萝其实早就做了选择。”沐筱萝难得在楚漠信面前露出如此肃然的表情,害的楚漠信想反驳都不知该说什么。

    依依不舍的离开楼兰国后,沐筱萝与楚玉相伴回了大楚,最初踏上的楚境便是莽原,沐筱萝与楚玉商量在莽原停留两日,一来这里是他们举旗的地方,有太多的回忆值得他们重温,二来,沐图还在这里,想起昔日沐图的相助,沐筱萝依旧感激。

    看着眼前的沐图,沐筱萝眼角顺间涌出泪水,一年多的时间,沐图却老了太多,那满头的华发看的沐筱萝心疼不已。

    “三小姐……老奴……老奴叩见三小姐……”此刻,刚自房间里走出来的沐图,一眼便看到了站在院子中央的沐筱萝,一时悲喜交集。

    “快起来,你我之间还须行这样的大礼么!”沐筱萝上前搀起沐图,却见沐图死也不肯起来。

    “三小姐……当初若不是老奴轻信二小姐,您也不会被抓走,老奴对不起你!”对于彼时之时,沐图一直耿耿于怀。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若非筱萝被擒,也不会辗转说服沐素鸾揭发楚云钊的恶行,沐图,事情已经过去了,楚云钊也已经死了,那些不开心的过往,都忘了吧!怎么?难道是你不希望莫婉和楚王留下来,所以刻意为难筱萝?”沐筱萝佯装嗔怒看向沐图。

    “老奴不敢啊!楚王,三小姐,快里面请!”后来沐筱萝才知道,自己失踪的这段时间,沐图也有四处找过,前几日才回来。

    适楚,沐图抵不住困倦睡下了,沐筱萝在院子里找到了楚玉。

    “明天我们便启程回皇城,好不好?”沐筱萝倚着楚玉坐了下来,将脸贴在楚玉的胳膊上,柔声问道。

    “你说好就好,楚玉以后都听你的!”楚玉转眸,眸子里腻满温柔。

    “那可不成,介时某人又要说自己是傀儡了,筱萝可担不起这个罪名!”如今再提‘傀儡’二字,沐筱萝忽然觉得释怀。

    “筱萝……”楚玉忽然转身,眸色深幽的看向眼前女子,薄唇微微阖动着,情深似海。

    “有事?”沐筱萝挑眉,狐疑看向楚玉。

    “这世间爱你之人何其多,楚玉只不过是其中一个,楚玉不是最帅的,不是最富有的,也不是最有权力的,可是楚玉这颗心不会比他们任何人差一分!所以筱萝,请你相信,选择楚玉,你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会后悔!”楚玉一番言辞让沐筱萝摸不着头脑,这一路走来,煽情篇也该翻过去了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