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491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50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筱萝不是已经选择了么?”见楚玉如此肃然,沐筱萝有些哭笑不得。

    “是啊……还好到现在,你依旧在我身边……”楚玉动情的将沐筱萝揽在怀里,脑子里浮现出楚漠北的那纸休书,还有启沧澜深情无悔的眼神。

    翌日,沐筱萝与楚玉辞了沐图,一路无阻的朝楚城而去,只是越临近楚城,沐筱萝的心思便越发重了起来,楚玉看在眼里,却没有开口挑明。

    十天之后,当沐筱萝与楚玉到了皇城西门时,很奇怪,城门居然紧闭。

    “你不是说在殷雪和风雨雷电他们的协助下,秦仲将大楚治理的很好么?原来是好到白天城门四闭,禁止百姓通行呢!”沐筱萝看着紧闭的城门,朝着楚玉呶呶嘴。

    “不可能啊!喂!守将何在?”楚玉抬头之际,心里越发糊涂了,城门紧闭也就算了,城楼上居然连一个守兵都不在。

    就在楚玉迟疑之时,城门突然开启,眼前的场景让沐筱萝和楚玉为之一震。

    只见一条偌大的红毯两侧,风雨雷电分至左右,秦仲站在中央,身后跟着殷雪,后面则是所有的文武百官,每个人都身着朝服,在城门开启的一刻,众人高呼:

    “恭迎皇上回朝,恭迎皇后回朝!”几乎同一时间,烟花乍响,几十个守城士兵手值彩旗在城墙上有节奏的狂舞,整个场面看上去煽情又矫情,偏生沐筱萝和楚玉却被感动的一塌糊涂。

    “属下风麟叩见主人!”

    “属下雨儿叩见主人!”

    “属下雷霆叩见主人!”

    “属下电闪叩见主人!”四人身后,殷雪含泪走到沐筱萝面前,

    “属下殷雪叩见主人!”看着眼前与自己出生入死,不离不弃的五个人,沐筱萝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滚滚而落,旋即上前一步,亲手将五人扶起。

    “筱萝能活到今日,辛苦各位了!”沐筱萝哽咽开口,眼泪抑制不住的划过面颊。

    “皇上,老臣可把你盼回来了!皇上,皇后,请!”秦仲随后上前,将沐筱萝和楚玉请进了楚皇城。

    当晚,沐筱萝在关雎宫宴请了殷雪,风雨雷电和流沙,并正式将殷雪和风雨雷电的身份由隐卫换做朝中重臣,因为沐筱萝觉得,他们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人生,而不是再隐在暗处,为他人而活。

    那一楚,无人入睡,沐筱萝和殷雪他们讲述了自己在焰赤国的所有经历,虽然在提及启沧澜的时候,沐筱萝的表情没有过多变化,可坐在一侧楚玉看的出,她仍没有释怀。

    在闲谈中,沐筱萝在流沙口中得知汀月的尸体还在冰棺里没有入殓,气氛顿时沉重起来,后来沐筱萝决定,将汀月的尸体入殓在皇陵,且紧挨在原皇后沐莫心的陵墓旁边,且将刘醒的陵墓亦迁入皇陵。

    于是三天后,整个楚城皆悬白绸,汀月与刘醒分别以安乐公主和平安王的封号下葬皇陵。一切繁复的礼节过后,沐筱萝屏退众人,独自在皇陵呆了很久,直至很晚才回来。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众臣封后的奏折堆成了小山,楚玉亦忙的不亦乐乎,一天也只有午膳和晚膳才到关雎宫来。

    即便有心理准备,身为帝王,楚玉不可能再向之前一样天天陪在自己身边,可突然这么安静下来,沐筱萝的确有些不适应。

    此刻,沐筱萝正坐在梨花园的秋千上,随意摆动着玉足,微风过,裙裾飘飘,几片花瓣打着旋儿落在了沐筱萝肩上,绝美的人儿,俨然画中仙子,美的令人叹息。

    忽的,秋千摇晃的幅度加大,沐筱萝顺间缓过神儿来,回眸间,分明看到一袭龙袍的楚玉不知何时,竟站到了自己身后。

    “在想什么?”温柔的声音飘际过来,落在沐筱萝耳畔,拨动了平静的心弦,此情此景,她心里还会想着第二个人么。

    “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沐筱萝算了算时辰,这会儿的楚玉该是在御书房批阅奏折才对。

    “朕的皇后生气了?”楚玉转过秋千,半蹲在沐筱萝身边,双手搭在沐筱萝的膝盖处,眼底的光,灿若星辰。

    “皇上怎见得本宫在生气?”沐筱萝浅笑嫣然,既然选择回来,便是选择了帝王家的生活,她真是没理由生气,但心里不舒服却是有的。

    “猜的……今个儿上朝,那些大臣真是老糊涂了,居然让朕充实后宫,你说,他们是不是病的不轻?”见沐筱萝起身,楚玉亦站起来,紧扣着沐筱萝的手,踱步走出梨花园。

    “哦……他们的提议也是人之常情,国之根本,身为一国之君,自然该三宫六院,妻妾成群的,不为享齐人之福,只为绵延子嗣。”沐筱萝淡淡开口,暗自思量楚玉说这番话的用意,有那么一刻,她忽然觉得自己好悲哀,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居然要揣摩楚玉的心思了,才几日的功夫,他们之间居然有隔阂了么?若日久天长,他们……

    沐筱萝不敢往下想,可心里却打了一个结。

    “筱萝,你真同意让朕封妃纳妾?可以吗?”楚玉转眸看向沐筱萝,肃然开口。

    “自然,身为一国之后,筱萝这点胸襟还是有的。”沐筱萝微微颌首,说到一国之后,虽然朝中众臣已无人反对封她为后,可楚玉却未颁旨,后宫也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也让沐筱萝觉得奇怪,难道在楚玉心里,他是不愿意的?难道在他心里,有比自己更适合的皇后人选?

    “婉儿,朕是不是让你受委屈了?”楚玉轻轻抚过沐筱萝的面颊,深情对望。

    “皇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筱萝不觉得委屈……”沐筱萝勉强挤出一丝浅笑,可心里,还真是不舒服。

    且待用过午膳,楚玉便回了御书房,沐筱萝实在无聊,便将殷雪和雨儿叫到了自己身边。

    “主人,你看上去气色很糟糕啊!”雨儿看着趴在桌子上的沐筱萝,形色夸张道。

    “是吗?有多不好?”沐筱萝闻声以肘着桌面起身,双手下意识揉了揉自己的面颊,对于自己这么个不经意的动作,沐筱萝突然震住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这么不自信了?又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这么在乎自己的容颜?自回皇宫之后,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在改变,甚至对楚玉的真心,她都开始不确定了。

    “听雨儿瞎说,主人一直是光彩照人的!”殷雪了下雨儿,赞美道。

    “殷雪,你什么时候学会哄人了,这可不是你的作派。”沐筱萝耷拉着脑袋,垂眸摆弄着手中的茶杯。

    “殷雪每一句都发自肺腑的!”殷雪登时澄清。

    “还是在哄本宫。”沐筱萝狠吁了口长绵的气息。

    “主人,您是不是有什么烦心的事儿啊?不妨说出来,雨儿和殷雪虽帮不上忙,至少也是个很好的聆听者啊!”见沐筱萝神色倦怠萎靡,雨儿好意开口。

    “如果在以前,‘帮不上忙’这四个字一定会改成‘赴汤蹈火’,雨儿,殷雪,你们都变了!”沐筱萝感慨着看向殷雪和雨儿,心情不但没有舒缓,反而更沉闷了。

    “主人,是不是皇上惹您生气了?若是,雨儿和殷雪给您出气!”雨儿突然直起腰板,坚定道。

    “没有人欺负本宫,是你们……好了,本宫累了,你们都下去吧!”沐筱萝烦躁挥手,径自起身回了房间。

    直至内室房门紧闭一刻,殷雪和雨儿方才相视一笑。

    沐筱萝不知道自己这一觉到底睡了多久,此刻即便醒过来,仍觉头晕脑胀的不行。

    “本宫这是晕成什么样了,怎么床都跟着晃了……”沐筱萝起身子,自嘲低喃,却在下一秒,整个人怔在那里,动弹不得。

    这是什么情况?她居然没有躺在床榻上,而是……一辆马车!被劫持了?幻萝?焰赤国?沐筱萝的脑子里迅速浮现无数画面,暗自叫苦不迭,一波才落,一波又起,这要是折腾到什么时候啊!

    此刻,沐筱萝也顾不得感慨,登时掀起车帘冲了出去。

    “娘子醒了?”清越的声音宛如天籁,沐筱萝定盯一看,眼前之人不是别人,正是一身素装的楚玉。

    “你……你怎么会穿成这样?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沐筱萝茫然坐在车沿上,一脸狐疑的看向楚玉。

    “为夫我从今以后都要穿成这样,至于去哪儿么……如果娘子对那片油菜花特别眷恋,那我们便去楼兰!”楚玉扬着手中的马鞭,爽朗回应。

    “你才回大楚,这么快出使楼兰可不明智!”沐筱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肃然开口。

    “吁”楚玉闻声勒紧马缰,随后将鞭子搁在一旁。

    “娘子大人,你在想什么呢?为夫一介平民,有什么资格谈出使二字啊!就算楼兰王和楚漠信那小子见为夫,也是看在往日的情分,咳……事实上,为夫和他们好像也没多大情分呵。”俊美的容颜荡起宛如清风的笑容,楚玉清澈的眸,璀璨若星。

    “你……一介平民?楚玉,你别跟筱萝开这种玩笑好不好?你怎么可能是一介平民?你是……”沐筱萝惊诧看向楚玉,有人谋朝篡位了?怎么事先一点征兆都没有?沐筱萝觉得自己在风中凌乱了,完理不清思路。

    “楚玉不愿意你做朕的皇后,只想你做楚玉的娘子,一生一世一双人,皇帝做不到,楚玉却能做到!”雨打青瓷般的声音回荡在沐筱萝的心里,泪,不自觉的涌了出来,沐筱萝猛的扑进楚玉的怀里,大哭失声。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为什么现在才说!混蛋!”沐筱萝狠狠捶打着楚玉的胸口,难掩的幸福自她身体的每根汗毛里散了出来,萦绕在他们周围。

    “这段时间楚玉一直在忙退位禅让的事,所以没有时间陪你,是楚玉委屈你了,但我发誓,从现在开始,楚玉时时刻刻都会陪在你身边,一步都不会离开!”楚玉将沐筱萝紧紧揽在怀里,诉说着此生的誓言。

    “楚玉……筱萝就知道,自己的选择不会错的……”沐筱萝倚在楚玉的怀里,眉眼透着掩饰不住的幸福喜悦。

    “驾”马车缓缓前行,沐筱萝忽然想到什么,抬眸看向楚玉。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跟筱萝商量?”

    “为夫错了,下不为例!”

    “是不是你把筱萝迷晕的?怎么都不让筱萝跟殷雪他们道别呢?”

    “主要是怕你伤心……为夫错了,下不为例!”

    夕阳斜照,红霞漫天,马车的影子被拉的斜斜长长,车上两人相依相偎,开始了新的征程。

    一年后楼兰

    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在轻风的吹拂下,舞动起柔美的舞姿,而在遍地鹅黄的油菜花中间,一座三层楼的客栈显得亦为突兀。据知情人透露,这家客栈的老板娘美若天仙,老板长的也是俊美非凡,不仅如此,这里的几位常客更是人中龙凤,女的堪比月中嫦娥,男的好似上界神将。

    所以即便在这家客栈吃上一顿的花销够在别的客栈吃一年,但这家清婉客栈仍****爆满,而今天,这家客栈却挂上了暂时歇业的招牌。

    “娘子!您稍稍快点嘿,下边客人们可都到齐了。”门外,楚玉弯着腰,仿佛要请祖宗一样的恭敬。

    “知道了!这么胖,怎么见人啊……楚玉,你觉得筱萝这个样子能见人么……”房门开启一刻,只见一位大腹便便的女子蹒跚走了出来。

    “娘子永远都是最美的,这个时候尤其美,小祖宗,今天可得老实点儿,不许再欺负娘亲,知道不?”楚玉只扫了沐筱萝一眼,便将脸贴到了沐筱萝鼓起的肚皮上。

    “哎哟娘子,轻点儿……燕南笙他们可都看着呢!”沐筱萝见楚玉有忽视他的嫌疑,登时揪起楚玉的耳朵。

    “没关系!揪吧!我们都看习惯了!”一楼正厅内,燕南笙突的来了一句,便听下面一片哗然。

    “今天且饶了你,要是下一次你的眼睛敢在筱萝脸上停留时间短于三秒,看我怎么收拾你!”沐筱萝小声警告。

    “怎么收拾啊?说出来听听!”脆亮的声音陡然响起,楼下刁刁兴奋大喊,却把一侧的寒锦衣惊了一跳。

    “刁刁,小心身子,若你有个万一,锦衣怎么跟寒家列祖列宗交代啊!”寒锦衣一语,登时换来众人鄙视的目光,自从娶了刁刁之后,寒锦衣再也不是以前的寒锦衣了,曾经叱咤风云的大灰狼,已然被刁刁训导成了小绵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