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498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0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盐道、采矿、丝绸都变相被皇家垄断了,其他人再怎么厉害也比不过这两大家。

    偏偏世界之大,能人倍出,就出了一个吴家和楚家。

    吴家出身中医世家,其祖辈只知道看病抓药,代代如此,这一代却出了个‘不务正业’之子,放着博大精深的医术不学,被逼不过,却学起了经营之道。

    生老病死……病是人生大事第三位,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他这一乱搞,竟然把家族事业做大做强,赫然连军队的生意也做了,把吴家家产十年内就弄得能跻身福布斯排行前三了……

    这排行第四算来算去该楚家了,说到楚家,就要从衣食住行说起。只要是人都知道,生老病死和衣食住行是分不开的。别人把赚大钱的都做了,剩下不入流的总要有人去做吧!

    楚家由茶道起家,走南闯北,深知衣食住行的重要性。起初开店只为方便自己人,一个地方一休息站,平日专人管理,管了吃住。闲了空着可惜,就租给来往之人,一年下来,其利润让楚家人咂舌,竟然比贩茶更客观,逐开始当一项正经事业经营。

    一来二去,举一反三,行业越做越广,农村包围城市,竟然形成了势不可挡之风,冲进了福布斯排行榜前四位!

    话说楚家的生意涵盖衣食住行,可见其面之广了。

    开始没人看得起这貌似小本生意起家的楚家,可是试想一下,你去某个地方,吃在楚家餐馆,住的也是楚家客栈,托运个东西马帮镖局之类的也标了个楚家分号……楚家标志随处可见,无处不在,试想你还会轻视他吗?

    于是一夜间,似乎众皇子们才发现了这楚家不容小窥。这朝廷大军不管打战还是驻地,都离不开衣食住行,而衣食住行都被楚家垄断了,一行一动,莫不受人牵制,你说这样还能漠视吗?

    恰逢这时,楚家在京城开了水云轩,那高雅的品茶环境,还有少主人楚轻狂俊朗风采,风流倜傥,出手大方的个人魅力,吸引了不少‘有识’之人纷纷结交。

    而几个皇子不管附庸风雅还是别有目的,都和楚轻狂相处‘融洽’,摈弃皇子身份和楚轻狂私下里称兄道弟。

    楚轻狂如果来者不拒,倒教人看轻,可是这位平日看似温婉无害的翩翩公子,交友也自有他的一套。

    水云轩里来往客人不缺达官贵人,据说连当今皇上未病前都曾经光顾过,可见其在京城的影响。

    有些权贵自持身份,来了以为他会像其他茶楼老板一般亲自招待,可是楚轻狂连照面都不打。客人进茶楼,只要敢点,什么好茶贡茶都能给你送上来。

    想他亲自招待,没门!

    想喝霸王茶,可以,仅此一次,下次你连水云轩的门都进不了,也没脸进!店门前贴的榜单上有您大名呢!某某人的儿子某月某日在此喝茶,欠银两xxxx!

    试想来往的都是些什么客人,丢脸不只自个的,连老子的脸都丢得一干二净了!这样的事不用多,一两桩就弄得没人敢在水云轩喝霸王茶。

    这样的行为无疑是最有效的,有酒楼餐馆也想效仿对付吃霸王餐的人,可是都没有楚家的魄力,有效的也是最得罪人的行为自然也要有实力后盾的。

    楚轻狂不需要说他和皇子们,或者某个重臣关系多好,只要将榜单上的人名传下去,他楚家那么多的分号就将此人列为不受欢迎的‘客户’!

    试想衣食住行,你能离开这些独活吗?就算你还有其他选择,可是顶尖的优秀的都被人家垄断了,退而求其次,习惯了享受的你能习惯吗?能甘心吗?

    于是,不用别人说,你就发现,和楚家为敌,那就是和自己为敌,谁会自己为难自己呢!

    楚轻狂自然是第一个不会为难自己的人,看此时,他就躺在水云轩后院一间装饰华丽的房间中,一张大得不可思议的锦榻上。

    如果说上次沐筱萝去过的西苑雅致,那么这个与西苑小楼后花园邻墙相隔的庭院则别有洞天。曲径通幽,数个庭院错落有致。日间,从院中最高的小楼可以看到占了园子一半的荷池莲叶飘摇。夜间,则可以临窗把风,邀明月对酒。

    只是此时,这最高的小楼,一人影倒吊在屋檐上,从半敞的窗缝间往里窥伺……

    楚妖孽

    屋里很亮,光源来自床栏上四颗硕大的夜明珠。

    楚轻狂,似乎才沐浴过,单手支头,侧躺在床上,华裳半敞,露出的腹肌呈小麦色,和他一向温婉的样子有些不符。

    唇红齿白,闭着的双眼睫毛密集而纤长,慵懒随意中又不失轻狂。墨发未束,散在身侧,被风一吹,随屋里不知什么做的檀香香气四下轻飘,似梦似幻……

    妖孽!倒吊着的黑衣人没想到会看到这样一副美男出浴图,咽了咽口水,暗暗骂了声楚妖孽。这副模样他一个男人看了都差点流鼻血,何况女人呢!难怪他一直比他女人缘好!

    “山雨欲来,师兄不想变成落汤鸡就请进来吧!”

    风吹得纱幔乱飞,楚美人终于开玉口,懒懒地睁眼笑道:“不就是打探点消息吗?随便找个人过来汇报一下不就行了,还要劳动师兄亲自过来,罪过啊!”

    “噗……”倒吊着的身影一时被他逗笑了,一笑就从窗子跌了进来,就地一滚,就坐到了床榻附近的椅子上。

    一张瘦弱,蜡黄的脸落在楚轻狂的眼中,他随意扫了下,讽刺地扬唇:“师兄,这人皮面具好丑,你的品味是越来越低俗了!”

    施予唇角抽了抽,一脸无语望天,类似自言自语地说:“有人眼睛快瞎了,这么有名的人都不知道……无知都赶超我的无品了!”

    楚轻狂撇嘴:“陆海一这张脸曾经或许风光过,现在不值几个银子了,扮他你还不如扮李德良,直接有效。”

    施予一听,神色一凛,不由自主坐正,盯着楚轻狂:“你知道我要做什么事?”

    楚轻狂拢了拢华裳起身,轻描淡写地说:“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刚才闲着无聊,随手写了几个字,送你吧!”

    他走到桌前,扯过一纸墨迹善新鲜的字副递给施予,施予扫到上面‘山雨欲来’四个遒劲有力的字时怔了怔,想了想小心接过,淡淡地说:“谢谢师弟的墨迹……对了,你让打探的药王最近到了闽南一带,我已经让人留意了,一有确切消息我会亲自过去请他……”

    他虽然明智地转了话题,可还是有些不甘心,期待地看着楚轻狂,张了几次口,最后却变成:“师弟急着找药王是为了水佩吗?她的病……”

    楚轻狂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施予明智地住了嘴,挠挠头,看外面风刮得越来越大,把敞着的窗子击打得啪啪做响,大雨要来了!今天真不是出行办事的好时机……

    他拱了拱手,放弃了让楚轻狂插手的打算,笑道:“大雨要来了,为避免真成落汤鸡,我还是先走吧,告辞!”

    他说完就从窗口飞了出去,几个起落就消失在园子尽头。

    楚轻狂默默地看着随风摇摆的窗子,没过去。黑暗的窗影中突然响起一个沉稳的声音:“少主,沐三小姐选择的落脚点是俞家大院……”

    无形的决定

    三王府。

    大雨将来之时,武铭元正坐在书房里,听着荣光沉稳地述说着沐筱萝和丫鬟离开沐家后的去向,听到她们竟然选择了俞家大院落脚,他蹙起了眉。

    “俞家大院?不是说是凶宅吗?”他蹙眉看向荣光,疑惑地问:“那女人真的没要沐家的银两净身出户?”

    “回殿下的话,探子的确是这样回报的,三小姐和丫鬟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就离开了沐家,沐大夫人给的银子三小姐没要!”

    书房里寂静一片,半响武铭元冷冷一笑:“老侯爷没出现?”

    荣光低头禀道:“老侯爷一大早就出门去了,不知去向……探子跟丢了……!”

    武铭元目光阴冷地扫过他,荣光没抬头也感觉到了那份寒意,头低得更低了:“请王爷责罚!”

    武铭元目光盯着他头顶,好一会才挥挥手:“算了,老头子身经百战,过的桥比你们走过的路还多,跟丢了不奇怪!再加派些人手吧!去吧!”

    “是,王爷!”荣光退下。

    武铭元拿过茶盅,掀开盖子喝了口茶,茶水已经凉了,他蹙起眉又放了回去。脑子里莫名地想起沐筱萝在这摔茶盅说的话:“爱到尽头……覆水难收……”

    他不得不承认,那一刻的沐筱萝让他有种异样的感觉,也是她走后他动不动就失神的主要原因。

    决绝,漫不经心中又透出无形的坚定……纤弱的肩膀,却给人重如泰山的沉稳……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一刻的沐筱萝和他一直以来认识的沐筱萝似乎是二个人!

    “三王爷……三殿下……”她自始至终都没叫过他元哥哥,他当时就觉得少了点什么,直到此时才想明白,她从踏进王府就抱定了和他生分的念头,所以称呼也疏远了。

    这样一想,武铭元心头有些空落,这称呼已经跟了他十多年了吧?那从童音嫩嫩的元哥哥一直到娇嗔的、哀求的,伤心的、生气的元哥哥,以前听多了还觉得烦,现在没了,一时觉得少了什么!

    “筱萝那么喜欢你,你竟然狠心打断她的腿,就算你不喜欢她,这样对一个喜欢你的女人,你不觉得你太狠心了吗?”

    五弟楚玉气愤的谴责尤在耳边,他的眉头又蹙紧了,她真的站不起来了吗?这是意外,他只是想给她点惩罚,并没想她再也站不起来!

    听荣光回禀大夫说她站不起来时,他还想过,如果她回来,他会给她寻大夫治腿的……不管他喜不喜欢她,她曾经舍身救过他的命都是无法抹杀的事实,他不想背忘恩负义的名声……

    可是,她回来了,却是自动请休……声明和他再无关系!

    武铭元突然生气地将茶盅从桌上扫了下去,看茶杯跌碎了,他冷笑:沐筱萝,该要骨气时你不要,不该要时你却逞强,断了腿还不要沐家的银两,本王看你能任性到什么时候!

    …………

    偶已经上班二天了,工作好多,累死,就剩半条命,还没进入写作状态,亲们多多包涵,明天偶开始恢复二更……

    观望

    一夜大雨,空气清明如洗。树叶翠绿欲滴,院子里的石阶被冲刷得干干净净。屋檐还滴着水,很有韵律的水珠干净而透明,证明屋脊上的灰尘也被冲洗干净了。

    沐筱萝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心情很舒畅。这场大雨帮了春香很多忙,她不用那么辛苦打扫院子了。

    想到春香,她唇角带起了些笑意。小丫头怕鬼,坚持不住这,她劝了半天也没打消她的惧意,只好拖了她的手说:“过往的诸神鬼怪,从今日起沐筱萝和春香暂时借住于此,如有打搅是沐筱萝的错,你们要怪罪,就冲我来吧!与春香无关,别牵连她……”

    这话一说,春香不干了,猛地挣脱她,气急顿足:“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春香和你离开沐府就说好了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你这样算什么嘛!”

    沐筱萝笑了:“傻丫头,逗你玩呢!我们两又没做什么坏事,怕什么鬼啊!除了这一点,你看这里不好吗?那么多房间都是我们两的,就算一天换一个卧室,也要换一个月才能换完,我看沐府谁也没有我们两排场大!你就跟着我占山为王吧!”

    春香被逗笑了:“筱萝你变成山大王,以后谁还敢娶你啊!”

    沐筱萝不在意地挥挥手:“没人娶不正好吗?我们两自己过!你放心,你跟了我,不会让你后悔的!”

    小丫头也不知怎么被说服了,心甘情愿地留了下来。主动找了一间大屋做两人的落脚点,不知又从哪里翻到几大箱火烛把大屋点得亮堂堂的。忙累了半天打扫干净,后半夜才睡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