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499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89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沐筱萝习惯早醒,看她睡得沉没惊动她,悄悄挪了轮椅出来做运动。

    俞家大院很大,就是受轮椅的限制,有些地方她无法去,这让她萌生了做一对拐杖的念头,她不能被这轮椅局限住。想着前世医院见过的拐杖,她在脑里画出了设计图,只等春香醒了让她去找纸画出来找工匠去做。

    以后怎么生活她并不愁,古代生活简朴,几两银子就够她和春香吃饱,而弄几两银子对她来说轻而易举,她要想的是怎么赚更多的钱带春香离开这里,亲自去为自己求医。

    能站起来是目前最大的希望,只要这个希望不破灭,她就不会放弃,其他的慢慢再说。

    低头沉思着,猛然想到楚轻狂,唇角讽刺地微扬,那人昨天在沐府的院外看热闹,看见她被赶走连门都没进就走了,是觉得她没什么价值了,还是在观望呢?

    观望吧!她自己给出了答案,一如她现在的心情,她也不能确定他是不是最好的合作伙伴,就先看看再说吧!

    对另一人,二皇子武铭正,沐筱萝的直觉就是不管他有什么目的,伴君如伴虎,皇家的事少掺和,能离多远离多远吧!

    可惜,想的往往不能如人愿,太阳光刚照进院子里,大院外就传来五皇子楚玉的大呼小叫声:“筱萝,我来接你了!”

    我对你的心

    一听是楚玉的声音,沐筱萝就蹙起了眉。

    从春香的话中,她知道了五皇子和二皇子是皇后娘娘亲生的。五皇子小时身体比较羸弱,一度以为养不活,皇后娘娘就很宠爱他,做事只要不太出格都会顺着他。

    楚玉从小跟着二皇兄玩,和沐从蓉关系挺好,当她被术士批文说命中无子被皇后娘娘退婚后,楚玉还和皇后娘娘吵了一架,说自己不要孩子,愿意娶沐从蓉为正妃。

    这话一出惹得皇后娘娘很生气,恰逢有位公主要嫁到关外和亲,皇后娘娘就请旨让五皇子去送亲。

    楚玉被逼一去半年多,回来知道沐从蓉被打的事,气得和二皇子吵了一架。又听母后要给他选妃,就气冲冲地进宫找皇后娘娘说自己只愿意娶沐从蓉为妃……

    沐筱萝衡量过形势,皇后下旨对这具身体刑杖三十,足见这身体不讨皇后欢心。刑杖是信号,如果再不知地接近楚玉,她的脑袋离落地也不远了!

    此时听到楚玉的声音,她不喜反愁,那天话已经说的够绝了,这位大爷没听懂吗?

    “筱萝,是五殿下来了!”春香不知何时醒了,听到叫声,慌忙整理着衣服出来,叫道:“我去迎接他!”

    “春香……”沐筱萝突然心中一凛,叫住她。她和春香是临时起意才借住俞家大院,住进来还不到二十四小时,楚玉怎么知道她们在这?

    还没等她想明白,外面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一身杏色华袍的楚玉当先就走了进来,后面跟了几个带刀的侍卫。

    “筱萝,让你受苦了!我昨晚喝多了,今晨起来听到你被沐家赶出来的事就急着赶过来接你……你别伤心,我接你回府!”

    他亲自过来要帮沐筱萝推轮椅,被她抢先一步让开了,她板着脸喝道:“五殿下,我和你有仇吗?”

    楚玉呆了呆,蹙眉:“当然没有,筱萝你知道我对你的心,你……”

    “我不知道!”沐筱萝冷了脸打断他,生硬地说:“我只知道我现在被沐家赶出来,无依无靠,任何人想杀我都不用顾忌什么!五殿下身份高贵,不是沐筱萝可结交的!如果殿下和我没仇,那请以后别再来了!如果殿下觉得我该死,不用假手于人,现在就把我杀了吧!”

    楚玉被她说的脸一会青一会红,憋了半天蹦出一句:“筱萝,你相信我,有我在,我不会允许任何人再伤害你!”

    沐筱萝冷冷一笑,脸扭到了一边:“等你足够强大了再说这句话吧!”

    这话戳到了楚玉的痛处,他脸色难看地盯着她的侧脸,目光纠结又委屈,沐筱萝视若无睹,招呼春香说:“过来,推我进去。”

    春香用目光帮楚玉求情,沐筱萝瞪了她一眼,自己滚着轮椅走开了。

    不是看不起楚玉,只是她没那么多时间等着他长大,拖泥带水不是她的性格,她和他不会有结果就不该给他希望!

    牛刀小试

    楚玉委屈地走了,事后让侍卫送了许多东西过来给沐筱萝,当然还包括银两。

    东西银两沐筱萝拒绝收下,只是让侍卫将倒了的墙和门窗整修了一下,顺便也补了屋顶漏水的地方。

    侍卫们走后,沐筱萝让春香去找纸。俞家大院荒废了十多年,金银等值钱的东西都被洗劫一空,还好纸之类没人要,春香找了一大堆过来。

    肯定是毛,沐筱萝早有心理准备,一看悄悄感激了一下前世的父亲大人。因为他酷爱书法,带得她也练得一手好字。

    不但如此,为磨砺她少年时的顽劣,她还被逼着学了两年的国画。到最后,父亲珍藏的一副顾恺之的字被她模仿得难辨真假。

    靠这手技艺,在这个时代生存应该没问题吧?只是以前的沐从蓉会写字吗?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会不会惹人怀疑?

    沐筱萝拿了毛沉吟着,春香帮她研了墨,在一旁问道:“筱萝,你要写什么啊?你以前不是最怕写字吗?”

    沐筱萝看了她一眼,苦笑:“我们不是没银子吗?我画几副画你拿去换点银子吧!”

    “哦,你要画什么啊?”春香倒没打击她,这让沐筱萝多了一点信心,以前的沐从蓉怕写字不代表她不会画画吧!先牛刀小试,看看深浅再说。

    让春香把自己推到桌前,她画了两幅画,一副老鹰捉小鸡,一副花开富贵,法用的很简单,却栩栩如生。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她自信这画不会给她惹什么麻烦!

    她也不知道该换多少银子,叫过春香说:“你把这两幅画带进城,先去一家当铺,看人家给多少银子,不管他给多少你都不当!拿了画出来,就找标了楚记的当铺,用人家给你的十倍价格当,少一两都不当,明白了吗?”

    春香懵懵懂懂,沐筱萝又给她讲了一遍,看她明白了才说:“快去吧!回来记得找个工匠一起来!”

    “哦,好!”春香兴冲冲走了。沐筱萝看她的背影庆幸自己遇到一个老实的人,竟然毫不怀疑她的任何改变!

    春香一去半天,沐筱萝做完运动也不见她回来,肚子饿得咕咕直叫,才想起从沐家被赶出来后就没吃过东西。

    她滚着轮椅翻遍了春香带来的行李也没找到吃的,实在饿得难受,就滚着轮椅去外面找。院子后面有棵柿子树,上面结满了柿子,红得耀眼。

    她咽了咽口水,目光落在地上,地上的积水里也有柿子,是头夜被大雨打落的。只是柿子虽然是在地上,却隔了一个石阶。往日这石阶根本不算什么,可是她现在坐在轮椅上,对她就是大事了!

    她犹豫了半天,抵不住饿得心慌,就将轮椅滑到一颗柱子前,用左手抱住柱子,右手倾身去捡石阶下的柿子……

    浮云啊浮云

    一点,一点,柿子就在指尖却抓不到,她一用力,突然间天翻地覆,她整个人连同轮椅都翻下了石阶,沉重的轮椅砸得她晕头转向,跌倒在泥水里……

    满脸满手的泥水,身又痛又湿,恍惚间,视线里出现了一双紫色绣花步云履,飘飘的衣襟慢慢映如眼眸。

    她费力地侧脸,就看到了她的“前夫君”,三皇子武铭元负手立在不远处的石阶上,华贵的紫袍,玉佩、那张英俊的脸……

    她蹙眉,这场景怎么有些熟悉?一想,那天穿越过来不也是这样伏着向上看他吗?他还是和那天一样高高在上!

    她看着他,他也看着她,一个站着,一个爬在地上。地面的积水很冰冷,衣服前面湿了,让她非常不舒服。

    她不说话,他也不开口,就这样奇怪地对视着。

    视角有些扭曲,武铭元俊美的五官也有些变形。沐筱萝先调开了目光,一手将压在自己身上的轮椅推开,力道没用好,轮椅砸在了腿上,痛得她眼冒金星。

    腿会痛表示还有希望,没知觉才可怕,她强忍着痛再次推开轮椅,费力坐了起来。

    还是坐在泥水里,困境没多少改变,她试了两次也无法重新把轮椅放正坐回去,只好放弃了。

    做这一切的时候,感觉武铭元的目光一直跟随着她。她蹙眉,那人还要在这站多久?别告诉她他突然良心发现了,觉得对她有一点点动心,想接她回去?

    “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犟……”

    武铭元突然开口了,眼神有些迷茫,似乎想起了很久远的事,幽幽的开口:“你还记得吗?那年端午,你和大皇兄争粽子,他被你抓伤了,父皇大怒,让你道歉,否则就罚你吃下那一盘粽子……你犟着宁愿吃下那一盘粽子然后在床上躺了好些天,也不愿说句软话……”

    他的目光碰到她的目光,突然就怒了:“你明明就无法自己站起来,为什么就不开口求助呢?”

    筱萝抢粽子?估计又是为他吧!否则他怎么可能记住!

    沐筱萝漠然地看看他,讽刺地扬起唇角:“三殿下,你是想让我求你吗?可是……我没发现我有什么事需要求你啊!我觉得坐在泥地里很舒服……我觉得这掉下来的柿子更甜,我想这样坐着吃,难道还需要你同意吗?”

    她捡起身边一个柿子,大大咧咧地在衣服上擦了擦,就送到嘴边咬了一大口。真的很甜,熟透的柿子汁液立刻在口腔中蔓延开,更让她感觉到饥肠辘辘。

    几下吃完柿子,她示威地舔了舔唇边的汁液,没空想这个动作的情-色,目光移开,寻找身边熟透的柿子。

    在饥饿面前,男人名利什么都是浮云啊浮云……

    武铭元看着她又捡起一个柿子,旁若无人地咬了下去,他的脸色铁青,手不由自主地捏成了拳……

    不怕他

    “自甘堕落……”

    武铭元一字一句地从牙齿间挤出这几个字,不屑地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啪!”背后不知道被什么击中了,转头一看,一个坏了的柿子掉在地上,成红红的柿子泥了!

    他难以置信地瞪向沐筱萝,吼道:“你用它打本王?”

    “远来是客,想请你吃柿子,谁想到你转身啊!”

    沐筱萝若无其事地拍拍手:“不好意思,弄脏你衣服了!你要不嫌弃,脱下来等春香回来帮你洗吧!”

    “沐从蓉!”武铭元大步走了过来,一把掐住她的下颚抬了起来,目光森冷地看着她:“不要以为你救过本王就可以无视本王,为所欲为,信不信本王现在掐死你沐家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信!”沐筱萝微笑:“三殿下天之骄子,威风凛凛,掐死我这被人赶出家门的弱女子就像掐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小女子怕得要死,怎么敢不信呢!求求你大人有大量,饶小女子一条贱命吧!”

    她虽然在笑,美眸中却是讽刺揶揄,武铭元怎么可能听不出来,气得手上一紧,捏得沐筱萝痛得眉头都皱了起来,脸上的笑容却依然挂着,无所谓地和武铭元对视着。

    武铭元俯瞰着她,似乎第一次和沐从蓉这样近距离。她的皮肤不似贺冬卉白玉般皎洁,苍白微黄,俊俏中带了一些桀骜不驯的野性。

    眼睛很大,黑白分明,黑眸幽深,似一汪深不可测的潭水,他能从其中看到自己小小的影子浮于上面,却无法深入其中……

    “你求我啊!”他突然一笑,试图掩饰自己一刹那莫名的失落,眼睛邪魅地眯起:“你不是很喜欢我吗?只要你求我,本王会重新纳你为侧妃,宠-幸你……”

    他掐住她下颚的手指松了,暧昧地f膜着她的下颚,声音越来越温柔:“本王会给你和小卉同样的待遇,也让你怀上本王的子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