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500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75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呃……”沐筱萝很不给面子地将头转向了一边,呕吐起来。

    武铭元脸色顿时就难看极了,面色不善地看着沐筱萝,眼睛里有熊熊的火焰在跳动。

    沐筱萝吐了半天,蹙眉说:“对不起,你接着说,我刚才吃了坏柿子实在忍不住……你刚才是不是说你会喜欢我,就和那个贺小卉一样?你会和我做和她同样的事,会在床上抱着我,把我脱光,摸我没有知觉的双腿……吻我的嘴?”

    她故意指着才吐过的红唇貌似挺无辜地问:“我这样真能怀上你的孩子吗?”

    武铭元僵住了,看着她唇上还沾着呕吐后的污渍,又看看她坐在泥水里动也不能动的双腿,再想想她说的画面,突然一阵恶心感涌来,他想也没想转身冲出了院子……

    身后传来沐筱萝放肆的大笑声,他阴沉着脸顿住了脚步,那女人是故意的,她根本就没怕过他的威胁!

    ………………

    俺是懒虫,弄了个群很久,没公布,受亲们要求,公布下群号:36291963,喜欢风文的亲们爱热闹的就来凑凑,偶拍手欢迎!

    楚家当铺

    “小姐……筱萝……”

    武铭元走后不久,沐筱萝听到了春香的声音,语气里有焦急也有掩不住的兴奋。

    有银子了!她笑了,叫道:“我在这!后面!”

    春香就兴冲冲地跑过来,人还没到声音就到了:“筱萝,你猜我当了多少银子?”

    沐筱萝失笑,一定很多吧!这丫头已经兴奋得唯恐天下人不知了!

    “筱萝!”春香冲进来,看见地上的沐筱萝愣住了,手指着她半天才叫道:“你……你怎么啦?”

    “没事,刚才摔了一跤!”沐筱萝有些疲惫地抬抬手:“来扶我上去!没摔伤,洗洗就干净了!”

    “是不是三殿下做的?我回来时看到他过去,我避开了!”春香急忙放下手中的袋子,走过来扶她。

    丫头年龄不大,力气不小,在她的帮助下,沐筱萝坐回了轮椅。

    身上都湿了,很难受,她强撑着回到前面,才想起问道:“让你找的工匠呢?”

    春香脸有些红了,不答先折回去拿了袋子过来,对沐筱萝兴奋地说:“小姐,想不到你的画那么值钱,以后我们不愁银子了!”

    她兴冲冲地给沐筱萝讲了她去当画的事。按照沐筱萝的吩咐,她走进第一家当铺时人家给了她二两银子一副画,她没当。

    拿出来到楚记当铺,她开口当二十两银子一副画,那当家的奇怪地看了她半天,又拿着画看了半天,最后二话没说给了她四十两银子。

    这可把春香乐坏了,怕掌柜的反悔,拿了银子就急忙跑了。跑了好远没见掌柜的追出来,才放心地找个僻静的地方拿了些碎银子出来买了些食物和生活用品。

    “剩下的在这,给你!”春香将布袋递给沐筱萝,她没接,说:“你保管吧!该买什么就买,用完了我们再赚!”

    春香推辞了半天,看沐筱萝坚持才收好银子,期期艾艾地说:“筱萝,工匠我也找来了,外面等着呢!他手艺很好,你要做什么告诉我,我去吩咐他吧!”

    “你让他进来,我给他讲一下我要做的东西!”

    沐筱萝急着想说了让春香弄点水来洗澡换衣服,可是春香迟疑着不动,她疑惑地看看她,奇怪:“春香,有什么问题吗?

    春香“咚”的一下就跪在她面前,急急说:“小姐,外面的工匠是张清,小姐可能不记得他了!他是管家的侄子,以前一直给沐府做木活的那个小木匠!上次因为沐府失窃的事大夫人怀疑他,将他赶走了……可是春香对天发誓,张清他决不是这样的人……他很老实……他要真会偷也不会沦落到乞讨的地步……刚才在街上见他可怜,不忍心就将他带了回来……求小姐看在春香的份上,收留他……给他一点事做吧!”

    苦其心志

    春香说到后面已经是泣不成声,沐筱萝看她的样子,心下有些了然,这张清和春香的关系应该不简单吧!

    她也不点破,摆摆手:“好了,我知道了,就让他先留下吧!反正这里这么大,多一个人也无所谓!”

    春香惊喜地叫道:“小姐,你同意收留他了?”

    沐筱萝无奈:“你是我的姐妹,你忘记了?怎么又叫我小姐了!你相信的人我也会相信的!让他在外面院子找间房间先安顿下来吧!你给我弄点水,我洗洗换身衣服,弄病了可就麻烦……阿嚏!”

    她话还没说完就接着打了几个喷嚏,吓得春香赶紧端水来给她随便洗洗换了干净的衣服。

    也不知道春香怎么抽空吩咐了张清,她才换了衣服他就烧了姜汤端进来,站在门口垂了头,低哑着声音小声叫道:“三小姐,姜汤熬好了!”

    沐筱萝眼睛一扫,就知道了春香说的是真的。眼前的张清,穿得破破烂烂的,赤了一双脚不安地侯在门外,连头都不敢抬,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

    这样的人会偷窃?给人陷害还差不多!

    沐筱萝扼腕,这沐府不算大,怎么觉得挺复杂的。

    “你洗干净没有?”春香口气是埋怨,动作却毫不迟疑,快步上前接了姜汤端进来:“筱萝,快喝了去睡一下,别生病了!”

    沐筱萝乖巧地喝了,招呼张清过来,把自己画的图纸给他看,又细细说明怎么做,最后张清表示懂了。沐筱萝才满意地笑了,让春香给他银子去买材料,顺便再买些吃的用的和穿的。

    等她随便吃了点春香买回来的食物睡了一觉起来时,天已经黑了,身上有些冷,还好没感冒的症状。她摸索着刚给自己加了衣服,就看见春香掌了灯走进来。

    “筱萝,你醒了?正好,张清给我们买回来很多东西,还有新的铺盖呢!等下我给你换上,今晚就可以好好睡了!”

    春香将灯放到桌上,高兴地说:“你让他做的东西他也做好了,我去给你拿来!”

    比起新的铺盖,当然是拐杖更让沐筱萝开心,她能站起来,就意味着不用时时依靠春香了。

    一会春香和张清一起回来,张清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洗干净看上去还有点眉清目秀。他恭敬地将一对拐杖交给沐筱萝,胆子也大了点:“三小姐,小的试了一下,还不错,这里怕磨到你,给你加了些棉花,不知道你满意吗?”

    沐筱萝接过来,一看,棉花用布条裹在了臂弯处,的确可以减轻点压力,她迫不及待地就想试试,一站起来,重心不稳,就跌了下去,春香和张清慌忙接住了她。

    沐筱萝尴尬地笑笑,坐了回去,不过两秒钟后,她又不怕摔地再次尝试起来,为不让春香心痛,将他们都赶了出去。于是一晚上,她屋里都亮着灯,重复着跌倒了爬起来,爬起来再跌倒的顺序……

    “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这句话成了她这晚勉励自己的座右铭!

    投石问路

    经过几天艰苦的熟悉拐杖的过程,付出了身被摔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沉痛代价,沐筱萝基本能用拐杖代替自己的双腿到处行走了。

    当然她行走的范围只在俞家大院,大院外暂时没出去过。

    多了一个男人好处很多,张清人老实又勤快,春香做不了的事他包了。

    他清理了被枯叶落满的井,把大院里里外外都打扫干净,还提了几大桶水,把沐筱萝住的房间窗户都冲洗干净,换了新的窗户纸。

    春香则把厨房打扫出来,花了一天的功夫把生锈的锅碗瓢盆都擦洗干净,让张清买来米菜,当天就生火做饭了。

    当三人围坐在张清新做的饭桌上吃饭时,春香感慨得眼泪都出来了:“筱萝,真好……做梦都没想到我们会过上这么好的生活!整个大院都是我们的,想住哪间住哪间……”

    沐筱萝笑了:“你不怕鬼了吗?”

    春香不好意思:“住了这么多天,也没什么异常,估计是谣传吧!”

    无风不起浪!沐筱萝没和她讲这个道理,这几天俞家大院的确很平静,就别吓她了。

    沉吟一会,她说:“春香,吃了饭你叫上张清再去楚记当二幅画,这次不要银子,你就告诉当家的,让他去找这俞家大院上任的主人,用房契换画。”

    “啊,这大院都没人住,卖都没人要,你怎么还要买啊!”

    春香嘟了嘴:“再说你的一幅画能当二十两银子,买这没人要的院子也用不了这么多啊!”

    “小气鬼!”沐筱萝无奈:“你知道谁是上任的主人吗?你知道怎么把房契换成我们的名字吗?不知道吧?”

    “那……他们就知道吗?”春香不服气地反问。和沐筱萝在一起时间长了,她已经发现这个小姐不会和她计较她的无礼。筱萝被打后变了很多,随和是最明显的一点。

    “他们自然有办法知道!否则我怎么会让你用一幅画去换房契呢!多余的就算给他们的酬劳吧!”

    春香还是有些心痛银子,嘟了嘴说:“不买也能住啊!我们别花这冤枉钱啊!”

    沐筱萝苦笑:“你还真想占山为王啊?买了我们想怎么弄都可以,否则你不怕我们修整得干干净净,人家眼红来赶我们吗?”

    春香一想,是这个理,这才高高兴兴地答应了。

    沐筱萝回屋画画,这次目标就是楚轻狂。

    她上次小露一手只是投石问路,笃定了楚轻狂对她的兴。楚家当铺能用比别的当铺高十倍的价格买她一幅简单的画,除了楚轻狂事先打过招呼,她想不出别的原因。

    她还没那么自恋,以为自己的墨迹能令洛阳纸贵。

    既然目标是楚轻狂,她自然不能像上次简单地敷衍了,要让那狡黠如狐的男人看重,不露一点实力怎么能捕获他呢?

    过目不忘

    “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水云轩后楼,楚轻狂躺在竹椅上,蒲扇轻摇,驱着暑热,长眼微眯,脑子里又闪过了这句话。

    这是沐从蓉说的!那个在众人眼里刁蛮任性,不知廉耻的沐三小姐说的……

    楚轻狂一想起这句话,就想起说这话时沐从蓉的样子。

    当时她用一对奇怪的木杖支撑着自己学走路,摇摇晃晃地,没走几步就摔倒了。她挣扎着站起来,又走,又摔倒……

    他站在窗外看着都替她痛,她却只是抹抹汗,继续重复着这一过程。

    而这些话,就是她在一次摔倒后,半天爬不起来时勉励自己的话!

    楚轻狂无法否认自己初听到这话时的动容,这是那个众人都轻视的沐从蓉吗?怎么感觉和传言中完是两个人!

    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楚轻狂正琢磨着,听到有人轻扣门,随后花君子推门而入:“少主,刚才五号当铺又送来了二幅三小姐的画,老四派人送过来了,你要不要看看?”

    “这次要当多少银子?”楚轻狂漫不经心地伸手。

    花君子将画卷递给了他,嘻嘻笑道:“这次不要银子,要用画换俞家大院的房契……”

    “什么?”楚轻狂一怔,画卷就掉在了地上,花君子赶紧弯腰去捡,边说:“少主别担心,我敢打赌她们什么都不知道!估计是怕被人赶走,想买下来安心点吧!”

    楚轻狂冷冷扫了他一眼,花君子立刻心虚地低下头,收敛了笑认真地说:“少主要是不放心,我今晚就去把她们赶走!”

    楚轻狂不置可否地接过他递过的画卷,徐徐展开,边淡淡骂道:“她住了这些天都平安无事,偏要买下时出事,你当她和你一样猪脑子……”

    他的眼睛被展开的画吸引住了,忘记骂花君子,蹙起俊眉:“这是沐从蓉画的?”

    “是啊,她那丫鬟亲自拿来的,老四不敢做主,让人送画过来问问您的意思……值不值?”花君子小心翼翼地回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