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504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7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让他们等下,我还没好!”沐筱萝蹙眉看向花君子,骂道:“你还不快说,浪费我的时间!”

    花君子也知道现在不是斗口的时候,就挑着重要的说:“我们公子临时有事出城了,让我给你带口信,今天的宴会能不去就别去了,有危险!”

    “就这些?”沐筱萝狐疑地看看欲言又止的花君子,总感觉他还有话没说完。

    “公子还说药他会想办法去弄,让你放心,其他的事等他回来再说!”

    花君子说这话时心虚地避开了沐筱萝的眼睛,他不是故意擅自更改楚轻狂的话,而是和顾掌柜商量了一番,觉得这样说对楚轻狂最有利。

    沐筱萝这颗棋子暂时无人能看破用处,就有她存在的意义……这是顾擎顾掌柜的原话!

    如果这世上花君子第一诚服的人是楚轻狂,那么第二个就是顾擎,顾擎事事都以楚轻狂为重,他说怎么做对楚轻狂有利,花君子就绝不会怀疑地照做。

    沐筱萝不是神仙,自然猜不到其中的转折,听花君子这样一说,就认为楚轻狂同意了他们的合作关系,放下心说:“知道了,谢谢你来传话!要是早点更好,现在你看我能不进宫吗?”

    花君子已经听到脚步声传来,忙说:“我会在暗中保护你的,但你自己还是要小心点,见机行事吧!”

    “嗯,替我谢谢你们楚公子,对他说他一定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沐筱萝冲隐身进暗处的花君子一笑,挺直了身,觉得自信了许多。

    “筱萝,我来接你了!”楚玉大叫着推开门,阳光随着他进来重新照亮了屋子,他没注意大白天的沐筱萝躲在黑屋子,一进来就兴奋地叫道:“筱萝,母后同意你参加选妃的宴会,你好好表现一下,我一定让母后同意你做我的王妃!”

    沐筱萝就蹙起了眉头,无语地看向楚玉,有种恨不能扁他一顿的冲动!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她沐筱萝又不是嫁不掉,更不是非他不可,他是弱智还是怎么的,看不懂她根本没有一丝一毫想嫁给他的心吗?

    “筱萝,你不高兴吗?”楚玉看她一双秋水般的眼睛看着自己,明净的脸上没有丝毫笑容,不由惶恐起来。

    “没有,我是想时辰不早了,我们进宫吧!”沐筱萝让春香带上拐杖,随她进宫,张清就留下来看守大院。

    世事洞明皆学问

    有楚玉亲自迎接,再加上沐筱萝行动不变,马车享受了特权,直接将沐筱萝送进了内宫。

    从进皇城,一直到内宫,沐筱萝目睹了古代皇家的排场。一座座宫殿都是权力的象征,难怪引无数英雄为此竟折腰啊!

    马车路过御花园,有许多小姐夫人在其中三三两两地站着赏花,看见楚玉,有些不顾矜持地跑过来给他行礼。

    沐筱萝平静地看着,想起曹雪芹先生说的:“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的话深以为然,只要有人,这钻研之术不管什么时代都吃得香啊!

    楚玉似乎怕沐筱萝生气,虚应了几句就走。春香坐在马车前,突然回头对沐筱萝说:“筱萝,四小姐也来了!在那边呢!”

    四小姐?沐筱萝等看到那面色不善的少女时,才想起是父亲小妾的女儿沐玉芙,她卧床时来看过她一次,远远站着,一副躲避瘟疫的样子。

    沐筱萝对她没什么感觉,此时看见,同是沐家人不能让外人看了笑话去,就停下微微颔首算是招呼。

    谁知道沐玉芙却吐了泡口水扭头就走,让周围看热闹的女人顿时小声嘀咕起来,沐筱萝倒没怎么,楚玉就怒了,马首一拉冲到那女人面前,喝道:“你是哪家的小姐,见到本王为什么不行礼?”

    沐玉芙没想到楚玉竟然帮沐筱萝出头,被他的气势吓了一跳,怨恨地瞪了沐筱萝一眼,低头行礼:“沐家小女沐玉芙给五殿下请安,五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沐家的?怎么没听说过!我只知道沐家的小姐是筱萝!”楚玉倒不是存心侮辱沐玉芙,他的确不知道沐立德小妾生的这个女儿。妾室所生,一般大场合都不能出场,他不知道也很正常。

    沐玉芙一听脸色就惨白,庶出本就有些心里不平,刚才又被其他名门小姐因为沐筱萝的事挤兑了一下就更憋气。此时当众被五皇子这样一说,无法下台,委屈的眼泪就扑哧扑哧地掉了下来,哭得梨花带雨。

    “五皇弟,你别欺负玉芙妹妹,今天来的未婚女眷都有可能成为你的王妃,你别做下落人笑柄的事啊!”

    一个熟悉的女声从旁边传来,沐筱萝还没转头就有想扶额的冲动,不是冤家不聚头,贺冬卉也来了!

    “二皇嫂!”楚玉下马行礼。沐筱萝坐在马车上,想了想无动于衷地坐着。反正和她又不熟,依照以前筱萝的脾气,这样应对也很正常。

    “筱萝,你好些了吗?那天我突然不舒服,就被夫君带回去了,也没进去和你说说话,你别在意啊!今天我们有时间好好聚聚了,回头我们找个地方聊聊,我有很多话想和你说呢!”

    贺冬卉一袭王妃的宫装,雍容华贵地往马车旁一站,和不能站起来,只能坐在马车上,一身素服的沐筱萝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对峙

    赢家和输家的区别,沐筱萝猛然觉得贺冬卉如此盛装就是为了这一刻的彰显……

    只是以往的沐从蓉或许会被激,她的功力嘛,在毒枭面前都能稳如泰山,一个小小的贺冬卉还没放在眼中。

    微笑不语,看着贺冬卉温柔地帮沐玉芙擦泪,柔声安慰着,唇角就掠过一丝冷笑,这女人真能装!等她有空剥掉她的画皮,让真正的她展露在众人眼前,那场面一定很劲爆吧!

    正想着,听到太监的传叫:“皇后娘娘凤撵驾到!”,这次沐筱萝不敢托大,让春香赶紧将她搀下去坐到轮椅中,候在一旁。

    楚玉看到凤撵先迎了上去,兴奋地说:“母后,孩儿已经将三小姐接进宫了,她正要去给你请安呢!”

    “你这孩子,大热的天跑来跑去不热吗?来,母后帮你擦擦汗!”

    皇后抬手爱怜地帮楚玉擦着汗水,贺冬卉已经带领众女眷跪了下去:“恭迎皇后娘娘盛安!”,春香也吓得赶紧跪了下去。

    人都跪下了,沐筱萝坐在轮椅中就尤为突出,她看到对面金凤羽冠下一张绝美的脸,衬在金黄色的凤袍上贵气迫人,皇后很年轻,一点也不像生过二个孩子的女人。

    古代宫廷里的女人真会保养!她才掠过这样的想法,就感觉到那双凤眼凛然射过来的目光充满了寒意和一种矛盾的恨意。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沐筱萝相信自己会倒在这样的目光下。

    皇后恨她!瞬间得出这样的认识,她才发现自己的第一感觉是正确的,让她进宫绝对是鸿门宴!

    “母后,筱萝的腿站不起来,请恕她不能给你行礼之罪!”楚玉没发现两人的异样,以为沐筱萝的尴尬,忙着解围。

    贺皇后的目光从沐筱萝身上移开,再转向楚玉时又恢复了温柔备至:“知道,哀家又没说要治她的罪,你慌什么!去,把她推过来,哀家和她说几句话!其他卿家都平身吧,刚才在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别让哀家打扰了你们的雅兴!”

    楚玉就高高兴兴走过来,把沐筱萝推了过去。沐筱萝瞥见贺冬卉拉了沐玉芙也走过来,顾不上多想,只能先应付贺皇后。

    “皇后娘娘金安,恭祝娘娘吉祥如意,福寿如天齐……”沐筱萝将春香教她的祝词说完也没见皇后的眼睛多了温度,就淡淡一笑,静坐着等她指示。

    贺皇后盯着她的脸,看了半天笑道:“你倒是和你娘越长越像了!没想到这一晃十多年了,还真怀念和你娘做姐妹的日子……要是她还活着该多好啊!也能看看她的女儿长成什么样了!”

    夹枪带棒……沐筱萝敏锐地觉得贺皇后话里有话!沐从蓉的母亲要还活着,是该为她长得像她自豪呢?还是为她做侧妃被人打断腿而感到耻辱呢?

    贺皇后指的应该是后者吧!

    败也沐何

    所谓才艺展示,沐筱萝一向就没多大兴。穿越前难得看电视,上面的什么舞蹈琴艺都觉得有点哗众取宠的味道。

    这宫中众女眷展示的琴棋书画等技艺,在她看来就是为了取悦男人的争相献媚,她是不屑而为的。

    被贺皇后赏赐坐在下首,表面上是莫大的恩宠,可实际上是受罪。别的太太小姐三五成群地坐着,贺皇后似乎知道她姐妹两不和,把沐玉芙安排和她一桌。沐玉芙冰冷着一张脸,坐下就没说过两句话。

    沐筱萝心里明白呢,即使她没嫁过,以皇后对她的恨意她也不可能做五王妃。恩赐她进宫赴宴,或许是皇后不忍拒绝五皇子而已。

    以前听春香说皇后很宠楚玉,今日一见,才发现果然如此。

    皇后坐在上首,身边是楚玉,二皇子和另一选妃的主角四皇子坐在沐筱萝对面。

    四皇子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大热的天还穿了一件厚厚的棉袍,露出的脸惨白得似终日不见阳光。

    沐筱萝多看了他两眼,感觉有点不对,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不好意思盯着他看,就将目光移开了。

    二皇子武铭正的存在有些尴尬,五皇子和四皇子是选正妃,他是续弦,膝下还有幼子,那些达官贵人的小姐们想当然也不愿嫁过去就做娘啊!抛媚眼的对象就集中在四皇子和五皇子身上,对比之下二皇子就冷落了些。

    沐筱萝眼睛扫过眼观鼻,脸上面无表情的二皇子,忍不住乱想,这里看来看去就她比较适合二皇子,如果皇后乱点鸳鸯谱,她有拒绝的权利吗?

    看着武铭正,想到徐正,她思绪就飘远了,如果他们不接受那次任务,现在他们会结婚了吧!然后一起等着宝宝的出生……

    想到宝宝,她手下意识地摸向腹部,平坦的手感让她自嘲地一笑,命运真是和她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竟然从一个孕妇变成了处-女,是给她改正错误的机会吗?为自己识人不清!

    恍惚中,突然听到太监高声传:“大殿下,三殿下,康王殿下来给皇后娘娘请安。”

    皇后立刻笑靥如花:“传……”

    一会三人走了进来,走在前面的男人手牵了一个小孩,沐筱萝一眼认出是街上扔她鸡蛋的周勤,他身边的魁梧男子就是大皇子了?

    武铭元走在后面,目光没有投向贺冬卉,却一眼就盯上了沐筱萝,意味深长的目光久久停留在她身上,引来了许多猜疑的目光。

    沐筱萝懒得看他,扫了一眼就落在周勤身上。小孩玉冠锦袍,看上去还像那么回事,估计也认出了她,脸上的表情怪怪的,冲她挤眉弄眼,沐筱萝忍不住莞尔,小孩子不记仇,真纯洁!

    成也沐何败也沐何!沐筱萝再聪明也不会想到这三人,特别是周勤的到来将是对她阴谋的展开……

    只是开始

    大皇子和康王一来,气氛就更热烈了,皇后赐座,安排在了沐筱萝这一桌。

    也是,那些女眷都几个挤在一张桌上,沐筱萝姐妹两霸了一张桌子,也不像话。三人过来坐下,就有宫女加了酒水果盘。

    先前就沐家姐妹,两人又不和,两个茶盅放得很开。宫女忙着换新的,也顾不上收拢,周勤走热了,坐下一看桌前有茶水,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拿起咕咕地喝了起来。

    他拿的是沐玉芙的茶盅,玉芙慌忙阻止,他却已经喝完了。沐筱萝只淡淡扫了一眼,没放在心上,反正茶水都是个摆设,基本没怎么动过!

    他们没进来前是郭尚书的女儿表演了一曲水袖舞,接下来礼仪嬷嬷宣布是沐玉芙的节目,她将弹一曲《凤凰来仪》恭祝皇后娘娘生辰。

    沐玉芙冲大皇子,武铭元施了个礼就抱琴走到了台下,盘膝坐下,垂眼轻轻拨弄琴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