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50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56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九龙圣祖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沐筱萝就好像看见了自己父亲征战沙场的场面,而那些对沐府忠心耿耿的家将就跟着他们的大将军冲锋陷阵。

    金戈铁马的沙场,也是非常让人惊叹的。

    沐许氏点了点头,然后将一个最小的鸟笼拿了出来,里面只有三个信鸽,但这三个信鸽,竟然是黑白色的,跟其他的那些白鸽不一样。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是主管后勤的沐谷,这是沐武,还有你看这气宇轩昂的信鸽,这就是我们家的沐文。”沐许氏看着这些信鸽,就好像看家将,在她面前的完不是信鸽,而是栩栩如生的家将。

    沐筱萝呆在一边非常无语,沐府的家将竟然还有这么多,而且还在沐许氏老太太的掌控之中。

    看来二叔也不是真正的掌权者,倒是自己的祖母,才是沐府真正的掌权者。

    东方氏虽然敢欺负自己这些孤女,但绝对不敢在沐许氏面前狐假虎威。

    沐筱萝低下身子,跟着沐许氏祖母看这些信鸽,她虽然不知道祖母想要干什么,但肯定与自己有关。

    “沐筱萝,听令。”沐许氏突然之间的一声大喝,非常的突兀。

    沐筱萝刚刚蹲下,就立刻站立起来,然后脸色苍白的望着自己的祖母。

    太吓唬人了啊,祖母,你不要这样吓唬孙女好不。

    “祖母,你想说什么?”沐筱萝还是疑惑的询问一声老太太,沐许氏发髻有一点凌乱,但她好像没知觉似地,竟然不理会银发散乱。

    沐许氏将那笼子打开,然后三个信鸽就飞在她的手掌上。

    “筱萝,你看见没,这三个信鸽,就是我们沐府的三个家将,现在祖母将他们交给你掌管,希望你可以撑起我们沐府的万年荣光。”沐许氏抚摸了一下三个精神抖擞的信鸽,非常爱惜的样子。

    沐府的家将部跟随沐姓,沐文,沐武,沐谷,都是沐府的家将,而且还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祖母,这样的大礼,筱萝有能力接下吗?”沐筱萝非常震撼,但又有一丝的期待。

    “筱萝,你不是想要替自己报仇雪恨吗?不是想要替你三叔与三婶娘报仇雪恨吗?既然有这样的想法,你就应该接下沐府的家将,他们都是跟过你父亲血战沙场的汉子。”沐许氏语气坚定,甚至还有一点严肃,不容沐筱萝拒绝。

    “你刚刚问祖母,为什么不替你三叔与三婶娘报仇,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不希望沐府败在祖母的手上,你能够理解吗?”沐许氏好像苍老了很多。

    沐筱萝不希望自己祖母难过,慢慢的走了过去,摸了一下那三只精神抖擞的信鸽,这样的信鸽,一般的农户肯定没,只有那些经过战场洗礼的信鸽才有这样的气色。

    将信鸽接了过去,沐许氏才露出了一丝丝笑容,然后动容道,“筱萝,你放手去做吧,东方氏的生死我不管,但这一切与沐浙无关,我不希望你对我唯一的孩儿出手,我相信你自己有分寸的。”

    “祖母,二叔对我很好,我怎么可能会对他动手呢?”沐筱萝点头答应了沐许氏的条件。

    “石林意家的,你进来吧,带大小姐到长春菀的浴池看看。”沐许氏突然之间大声的吆喝起来。

    “嘎”木门被石林意家推开,他缓缓的走了进来,当他看见沐筱萝手上的那些信鸽时,竟然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可想而知他有多么震惊。

    “石林意家叩见大小姐。”石林意家竟然猛的对着沐筱萝单膝下跪,行家臣大礼。

    “石林意家叔叔,你不要这样啊。”沐筱萝被石林意家这样的大礼吓了一跳,即使是自己父亲,石林意家也没有这样下跪过。

    “筱萝,你不要动,这是沐府的规矩,祖母老了,以后沐府的一切就依靠你支撑,侯爵有沐浙继承,你不需要担忧。”沐许氏阻止了沐筱萝鲁莽的行为。

    沐筱萝好像在做梦一样,自己不就是接下了祖母的三只信鸽吗?

    怎么就搞得石林意家对自己下跪呢?

    “大小姐,以后你的命令,就是沐府的命令,石林意家保证执行。”石林意家没有一点刻意的表情,完是发自内心的。

    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那三个信鸽意味着什么,这可是沐府的家将,这等于沐筱萝拥有了一支百战百胜的军队。

    侯府都有府兵,而且家将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当的,沐筱萝竟然白痴一样,搞得石林意家哭笑不得。

    一个女孩子如此年纪轻轻就大权在握,即使是那些侯爷,也不过如此而已。

    沐府名义上的家主还是沐浙,只有石林意家这样的人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家主,沐许氏才是真正的家主。

    尊老是华朝的传统,即使是帝王之家也是一样。

    “石林意家叔叔,你起身吧。”沐筱萝想了一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连忙将他扶起来。

    可惜沐筱萝手上还有信鸽,所以没有办法使力。

    石林意家也不难为沐筱萝,立刻就起身,然后站在沐许氏老太太的面前。

    “石林意家的,你带筱萝大小姐到长春菀的浴池看看,有些事情,还是让她知道的好。”沐许氏说完就闭上眼睛,好像在下一个很大的决心似地。

    “大小姐,老太太已经说了,你请跟我来密道。”石林意家想不到沐许氏老太太终于下了决心,这事情可大可小。

    “筱萝,你去吧,家将们,也是时候归家了。”沐许氏说完就拍飞了沐筱萝手上的三只信鸽。

    三只信鸽收到了信号,立刻就扑扑的飞向天空,在福寿苑四周飞了一圈后,才愿意离开。

    沐筱萝呆在一边,沐府的家将吗?自己以前怎么从来就没听说过呢?

    这些家将平常不在沐府的,只有沐府出了大事,他们才会归来。

    “祖母,那我先走了。”沐筱萝不得不跟祖母告别。

    沐许氏点了点头道,“筱萝,当你看清楚一切真相后,记住不要妄动,要等你二叔回来处理。”

    沐筱萝不知道祖母为什么这么说,但既然祖母都这样说了,肯定不是无的放矢。

    “大小姐,请。”石林意家在前面带路。

    “嗯”沐筱萝不得不跟随石林意家大管家前行,长春菀不是东方氏的住所吗?难道里面还有什么东西值得自己一见?

    ‘嗖’沐筱萝跟随石林意家刚刚离开安生室,一条白影就飞了进来。

    正是优雅楼的李秋云,她早就赶了过来,就是担心事情失控,幸好一切都非常顺利。

    “老太太,你真的打算清理门户了吗?”李秋云有一点震惊,她做什么事情,都必须需要得到沐许氏老太太的允许才敢做。

    沐许氏好像老了很多似地,语气有一点忧伤的道,“李秋云,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我不得不舍弃没有用的棋子,沐府的未来在沐筱萝丫头身上,如果再让东方氏胡作非为,我们沐府最终会毁于一旦。”

    李秋云也点了点头,然后才道,“老太太想得周到,如果不是为了沐府的利益,也不可能独自承受丧子之痛,十几年过去了,也应该有个了断。”

    “没有错,我们沐府不是小人之家,怎么可以让东方氏如此胡作非为,败坏了家风,这事情你不要理,让筱萝小丫头去处理吧,我想看看她有没有能力掌控事态,如果这一点事情都办不好,还怎么去争皇后之位?”沐许氏说到最后,竟然露出了一丝笑意,这是她发自内心的笑。

    “老太太,昨天晚上绣嫣放飞了一只信鸽,是北飞的,应该就是幽州的方向,看来沐妍惜这个丫头,准备要半路对大小姐不利。”李秋云有一点担忧的汇报道。

    “呵呵。”沐许氏没不开心,相反,她笑道,“慕容世家还不敢轻举妄动,倒是慕容雪这个小丫头跟沐妍惜关系不错,虽然沐筱萝会有麻烦,但还不至于有危险。”

    “难道你已经将沐府的家将交给大小姐了吗?”李秋云听见沐许氏老太太如此肯定的语气,就知道不简单。

    沐许氏点了点头,李秋云说得不错,自己的确是这样做了,所以才如此的自信。

    沐府的家将也是百战百胜的,虽然没有与慕容世家的家将战斗过,但肯定不比他们差多少。

    “沐武,沐文,沐谷,这三个沐府最得力的家将,我已经交给筱萝丫头,相信他们可以护送丫头到京都,你不需要担心。”沐许氏肯定了李秋云的疑惑。

    就该这样,听了沐许氏老太太的答案,李秋云开心的笑了,自己知道老太太肯定会放权给沐筱萝的,但想不到会给了这么重要的家将。

    家将才是一个侯府能够立足的底蕴,其他的那些都是虚的。

    上了战场的时候,主帅最终还是依靠自己的家将去冲锋陷阵,其他的那些将领都不会百分百服从你的指挥。

    “老太太,既然有沐武,沐文,沐谷三个将才协助大小姐,那老朽就告辞了。”李秋云担心沐媚儿会出意外。

    “嗯,你出去吧,记住,不要打草惊蛇,烈王到访沐府,肯定会惊动京都,圣上也会派遣司马下来调查情况,你们不要露怯。”沐许氏没有想背叛华朝,自己只是想保护好孙女的安危,没有其他的意思。

    “老朽明白,保证不会给沐府带来麻烦。”李秋云之所以隐藏在沐府,也有原因的,这是她与沐许氏老太太的协议。

    李秋云曾经作为一个西域匪首,虽然她的队伍已经被华朝大军歼灭,但她还是逃了出来,最终被沐许氏打动她的心,就留在这里以奴仆隐藏身份。

    沐许氏望着李秋云离开的背影又深入了沉思。

    她想了很多自己曾经不敢面对的事情,推论的结果,还是符合她的底线。

    长春菀的浴池里,东方氏与自己的姘头玳瑁在里面嬉戏,四周没有一个人存在,即使是陈婆子与夏婆子这些仆妇,也好像消失了似地,没有一个留在这里。

    浴池的不远处,有一座假山,假山上树林林荫,特别是那些山头,栩栩如生的样子,非常耐看。

    假山下面有一个山洞,这个时候,里面探出了一个中年男人的脑袋,然后又有一个小脑袋探了出来,正是沐筱萝与石林意家两个人。

    沐筱萝刚刚看了一眼长春菀的浴池,就差一点惊呼起来,幸好石林意家反应快,堵住了她嘴巴,这样才没有打草惊蛇。

    东方氏那丰盈的身子在阳光下泛着水晶般的光,这是水滴在太阳下反射造成的结果。

    而东方氏的面前,竟然还有一个牛高马大的男子,两个人都是一丝不挂,而且偶尔还暧昧的拥抱在一起,两个人抱紧彼此,在做一些苟合的事情。

    沐筱萝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发火,相反,她非常开心,原来东方氏还有这样的一面,如果被二叔看见了她的好事,是不是就可以迅速打倒她呢?

    “大小姐,你不要轻举妄动,这事情只有老太太与我知道,如果不是你已经接下老太太手上的担当,她也不会叫我带你来看这些丑事。”石林意家没有一点的开心,相反,他脸色抽搐,可能是在愤怒。

    沐府就是败在东方氏的手上,而且现在还玷辱了沐府的名声,跟什么人不好,竟然跟一个奴才鬼混在一起,实在是伤风败俗。

    石林意家有时候不得不感叹一声,这个世间可能就沐许氏老太太可以有这样的容量,对一个毒杀自己儿子的妇人,竟然还可以如此宽容,自己就做不到这一步。

    沐筱萝小脑袋在摇晃,这个时候东方氏竟然与那个奴才站出水面,已经到岸上苟合了。

    场面实在是太火爆了一点,沐筱萝受不了,只好转身不看,然后在紧张的喘气。

    耳朵里,隐隐还可以听到东方氏那娇喘的声音,这里空无一人,除了一些鸟语,就没有什么响声,所以她听得一清二楚。

    石林意家也知道自己不能够再呆在这里,不然会忍不住过去扇死这两个贱人。

    东方氏还不敢对石林意家怎么样,这是他这个大管家的威信。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