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508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81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午后的余晖洒进了房子,照射在沐妍惜惨白的脸上,非常骇人。

    听了寻梅与踏雪的话后,沐妍惜只好作罢。

    当黑夜笼罩在姑沐城的时候,沐筱萝与绿妩她们早早就睡觉了。

    长春菀里,东方氏刚刚与玳瑁耳鬓厮磨,现在还香汗淋漓。

    “玳瑁,你去喊夏婆子与陈婆子她们来我这里一下,今天晚上怎么没有看见过她们呢?”东方氏有一点不好的感觉,夏婆子与陈婆子从来没这样出错的,今天晚上是为什么呢?

    玳瑁刚刚穿好袍子,抱起东方氏丰盈的身子,亲昵了一下才道,“美人,你刚刚操劳过度嘿嘿,我现在就去喊她们来这里。”

    玳瑁本来就是东方氏名义上的奴才,所以东方氏的话,他还是不得不遵从。

    “好,你去吧,记住,给我教训一下她们,不然她们这些人会不知道规矩的。”东方氏赏罚有度,所以才将夏婆子这些奴才控制在手掌心上。

    玳瑁很快就离开了。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玳瑁就脸色苍白的跑进了东方氏的闺房,两脚还在颤抖不已。

    “玳瑁,出了什么事情?竟然将你吓得如此害怕?”东方氏有一点奇怪,玳瑁怎么说也是上过战场的士兵,到底是什么事情吓得他这样呢?

    “美人,出事了,夏婆子与陈婆子七孔流血死在房子里,石林意家大管家已经派人将那里守住。”玳瑁说话的时候还在颤抖,可想而知夏婆子与陈婆子的死状有多么恐怖。

    “到底是谁敢对我东方氏的奴才下手?即使是死,也必须经过我的同意才可以死。”东方氏有一点婴儿肥的脸蛋,抽搐起来,非常狰狞,散乱的发髻也显得人非常狼狈。

    “今天夏婆子说与听澜屿的青儿打了一架,难道是青儿她们下的死手吗?”玳瑁道出自己的怀疑。

    “玳瑁,你跟我来,记住带几个家奴,我要将青儿这贱婢剥皮拆骨。”东方氏说完就大步走出闺房,带着高大健硕的玳瑁与一群家奴冲向听澜屿。

    经过一场推搡后,沐筱萝与绿妩都被东方氏的家奴按在一边,而躺在沐筱萝闺房养病的青儿,被东方氏拖下了软床,然后带着她离开,只留下沐筱萝与绿妩在听澜屿里哭泣。

    沐筱萝瘫痪在房间的门襟上,她没有办法忘记青儿被东方氏那些恶奴拖走时那无所畏忌的眼神,而且青儿还喊自己不要难过,青儿啊,我沐筱萝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

    直到东方氏带着一群恶奴离开,那些仆妇才离开听澜屿的大门口,她们刚刚受到东方氏的指挥,不让沐筱萝破坏她惩罚青儿这贱婢。

    东方氏不敢直接对沐筱萝动手,但对这些丫鬟,还是敢下死手的,而且还没有什么顾忌。

    夏婆子与陈婆子是东方氏最忠心的爪牙,没有了这两个疯婆子,东方氏就好像失去了左右手,这就是她大怒的原因。

    甚至都不管后果,玳瑁很好的执行了她的意志,让东方氏非常欣慰。

    以后玳瑁就要代替夏婆子与陈婆子的位置,只是有一点大材小用了。

    绿妩慢慢的来到沐筱萝的面前,然后哭道,“大小姐,我们去叫老太太吧,可能就老太太可以救青儿妹妹。”

    绿妩泪水迷离,青儿那声嘶力竭的样子,她想起就心痛不已。

    沐筱萝立刻就弹起身,然后点了点头道,“绿妩妹妹说得不错,走,我们去找石林意家大管家,我就不相信东方氏在沐府这里可以只手遮天。”

    烈王殿下的帖子沐筱萝已经没有心情看,直接的仍在闺房里。

    绿妩明白大小姐的意思,立刻就跟随沐筱萝离开了听澜屿,她们必须与东方氏争分夺秒,青儿的生命堪忧。

    东方氏的手段,她们不是不了解,就是因为太了解,所以才如此紧张,到了沐府的密室,就跟人间地狱一样,想想就让人害怕。

    沐筱萝现在还记得东方氏曾经惩罚自己的一个仆妇,竟然将那个仆妇割掉舌头,然后活生生的饿死在铁架上,这恐怖的事情,还不止一起。

    谁知道青儿会受到什么酷刑呢?沐筱萝必须立刻行动起来。

    绣嫣里,沐妍惜还在着急,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热闹起来,虽然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还是露出了喜色。

    “踏雪,你出去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沐筱萝这个贱人被毒死了啊?”这方向正是听澜屿的方向,沐妍惜恨不得立刻就冲出去看热闹。

    踏雪也脸露惊喜之色,然后道,“二小姐,那奴婢就出去看看,你不要出去,等我打探清楚了再出去不迟。”

    踏雪说完就快速的走出大厅,寻梅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一点不认识自己的大小姐。

    毒死人这样的事情,是非常残忍的,但寻梅也不敢说什么。

    “寻梅,你拿件风衣来,我们也准备准备,看来沐筱萝那个贱人应该毒死了。”沐妍惜非常开心,一想到沐筱萝七孔流血的样子,她就想笑。

    寻梅只得立刻进去沐妍惜的闺房拿风衣来,既然二小姐准备出去,她也不想在这里发呆。

    等待了整整一个下午,都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沐妍惜甚至还没有怎么吃饭,既然听澜屿方向出事,那肯定是与沐筱萝有关的。

    一炷香后,踏雪终于回来,脸露喜色,但也有一点犹豫的神情。

    沐妍惜非常开心,踏雪这样的表情,肯定是喜事。

    “踏雪,你过来说说,沐筱萝这个贱人,到底死了没有啊?”沐妍惜就希望沐筱萝死,这是自己的情敌。

    在沐府这里,自己不过是一个二小姐,而沐筱萝是大小姐,沐妍惜不喜欢被人压住的感觉。

    踏雪点了点头道,“二小姐,听澜屿的确是出事了,青儿那丫鬟已经被二夫人拉到家族祠堂,准备对她用刑呢。”

    沐妍惜一听,就跳跃起来,难道是沐筱萝被毒死了吗?然后着急询问到,“你的意思是说沐筱萝被毒死了吗?然后青儿就当了一次替死鬼吗?实在是太好拉。”

    寻梅仍然面无表情,她冷酷的样子,不说话的时候,有一点冷冰冰的感觉。

    踏雪这个时候也不敢胡言乱语,只好摇头道,“二小姐,沐筱萝这个贱人没有被毒死,倒是夏婆子与陈婆子这两个馋嘴的家伙被毒死了。”

    说完,踏雪就有一点犹豫的望着寻梅,她想不到夏婆子与陈婆子敢吃了自己二小姐送给听澜屿的食物,只是她们死了就死了,为什么沐筱萝这个贱人不死呢?

    正是因为沐筱萝的存在,才让踏雪无缘无故的被二小姐揍,这一切都是沐筱萝害的。

    “什么?沐筱萝这个贱人竟然没有死吗?”沐妍惜差一点就瘫痪在椅子上,幸好身边的寻梅出手快,小手立刻扶住她,这样才不至于失态。

    “二小姐,我们就等着瞧吧,青儿这个贱婢也肯定不会有好下场,我听玳瑁说,二夫人要打死青儿这个贱婢呢。”踏雪将自己从外面打探来的消息对沐妍惜道出。

    听了踏雪这样一说,沐妍惜心情才好了一点,即使毒不死沐筱萝这个贱人,但可以打死青儿这个为虎作伥的贱婢,也是好事。

    沐筱萝少了一个爪牙,自己以后想要对付她,也容易多了。

    “扑扑”就在这个时候,一只信鸽就从天而降,然后降落在沐妍惜面前的椅子上。

    “慕容雪的回信回来了。”沐妍惜非常惊喜的走了过去,然后将白色的信鸽抓住,将脚下的信筒拔出来,然后认真的看起来。

    寻梅与踏雪也非常紧张,因为这事情可不是自己这些丫鬟可以插手的。

    慕容世家的势力实在是太强大,哪怕是肃顺侯爵,也比不上人家。

    不过大家都是华朝的豪门家族,所以江水不犯河水的规矩,大家都心知肚明。

    从沐妍惜的表情上,踏雪与寻梅就知道好事不远。

    看完信纸,沐妍惜非常激动的笑了,这一次她真的是不再担心没有办法对付沐筱萝。

    “踏雪,寻梅,好事,慕容雪已经准备带兵出来阻扰沐筱萝这个贱人进京都。”慕容雪的目的非常简单,那就是不希望沐筱萝有机会进入京都,这样她就没有办法与烈王殿下见面。

    女人一旦疯狂起来,是没有人可以理解的,沐妍惜明白,所以她这一次笑得非常开心。

    夏婆子与陈婆子死了活该,只是可惜这里自己的计划功亏一篑。

    “恭喜二小姐,沐筱萝这个贱人肯定会死无葬身之地。”踏雪非常开心,沐妍惜开心,她也替自己家二小姐开心。

    “没有错,可惜今天烈王还送了帖子给沐筱萝这个贱人,我怕她提前启程,这样慕容雪就没有办法赶上她的步伐。”沐妍惜唯一担忧的就是这个原因。

    寻梅点头道,“二小姐的担心奴婢理解,我们监视着沐筱萝与绿妩她们就可以,我就不相信她们飞了呢。”

    沐妍惜非常满意踏雪与寻梅的态度,然后坐在太师椅上休息,踏雪与寻梅立刻就过来替她揉骨头。

    福寿苑安生室的大门又被沐筱萝推开了,这一次她不是质问沐许氏祖母的,而是求救的。

    “筱萝,我的孙女,青儿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你想干什么我明白。”沐许氏望着面前发髻凌乱的沐筱萝有一点心酸道。

    沐筱萝‘噗通’的一声就跪在沐许氏的面前,然后才开口道,“祖母,青儿今天早上去买菜的时候就被夏婆子与陈婆子打伤,一直都在我闺房养伤,不可能去杀了夏婆子与陈婆子的,她是被冤枉的,请求祖母替孙女做主啊。”

    绿妩她也跟随自己家大小姐下跪,而且还在磕头,小脑袋的额头上,立刻就鲜血淋漓。

    “啊”沐许氏不知道说什么好,想不到今天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夏婆子与陈婆子是东方氏的心腹,她们死了,比砍了她手都难过。

    “祖母...”沐筱萝又绝望的呐喊一声。

    “家门不幸啊,筱萝,你去祠堂找石林意家的,他会服从你的命令,放心,有他在,东方氏还不敢对青儿使酷刑。”沐许氏对沐府的那些酷刑非常了解,而且东方氏为了增加自己的威信,还增加了不少的新型酷刑。

    在东方氏的手底下,能够痛痛快快的死,也是一种幸运,最可怕的是那些流干了鲜血还没有死的人,这才是最恐怖的折磨。

    沐许氏也非常无奈,家奴死了就死了,但夏婆子与陈婆子是东方氏的人,这就不一样。

    除了东方氏之外,还没有人可以定夺夏婆子与陈婆子的生死。

    “谢谢祖母,那我现在就去找石林意家的。”沐筱萝不敢逗留,告辞了沐许氏,就带着绿妩离开这里。

    沐府祠堂离这里不远,但对于沐筱萝来说,这距离非常遥远,她恨不得立刻就驱赶到祠堂,然后阻止东方氏对青儿使酷刑。

    望着沐筱萝离开的背影,沐许氏喃喃自语道,“筱萝啊,这也是你立威的机会,有些事情,还是需要经历的,不然就没有办法控制沐府。”

    绿妩与沐筱萝气冲冲的离开了福寿苑,然后就直扑沐府祠堂,刚刚赶到这里,就看见两件直挺挺的尸体,正是夏婆子与陈婆子的尸体,七孔流血的样子,非常骇人。

    绿妩被吓了一跳,不得不掩住了眼睛,而四周的那些家仆,也不敢阻扰沐筱萝,只好让她冲了进去。

    “谁敢冲撞祠堂。”一声大喝响起,正是东方氏的声音。

    随着东方氏一声大怒,就有一群人冲了出来,正是东方氏与自己身边的一群恶奴,走在前面的,正是东方氏的姘头玳瑁。

    玳瑁有一点好色的盯着沐筱萝看,然后露出了两个猥琐的牙齿道,“呦,这不是听澜屿的沐筱萝大小姐吗?你们赶紧走开,让沐筱萝大小姐过来看看夏婆子是怎么死的。”

    玳瑁说完就对着东方氏闪了一下眼神,东方氏点了点头,他才敢走到夏婆子与陈婆子的面前,将盖在她们尸体上的白布掀开,露出了四肢和下半身。

    沐筱萝闭上了眼睛,她想不到夏婆子与陈婆子死得这么惨,七孔流血还没有什么,但那睁大的眼睛,圆鼓鼓的,才最恐怖,特别是下面的四肢,竟然肿涨起来,肥腰好像大了一圈。

    绿妩刚刚镇定下来,想不到又看见了这样恐怖的一幕,不得不又‘啊’的一声闭上了眼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