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51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77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都是你这个奴才不好,我打死你。”沐浙又开始狠狠地揍玳瑁。

    长春菀外,石林意家出现了一下,就离开,沐浙还是没有发现。

    石林意家来到长春菀外面的一处林子里,这里有两个奄奄一息的家奴,他挥挥手,身边的府兵就拉着这两个家奴离开。

    “埋了他们吧。”石林意家对身边的府兵说了一下就离开,沐浙是他故意叫到长春菀来的,为的就是撞破东方氏与家奴伤风败俗之事。

    那些府兵点了点头,就拉着那两个家奴离开,就好像拖死狗一样,两个家奴眼中充满了惊恐,他们也明白自己死期不远。

    “不要埋怨老夫,是你们自己罪孽深重。”石林意家说完就离开这里。

    既然做了玳瑁的狗腿子,就应该有这样的觉悟,他们自己选择的路,唯有他们自己去承受。

    长春菀里面的声音也静了下来,只剩下一个哭泣的东方氏,而玳瑁已经两眼圆睁的昏死在房间里,披肩的长发布满了鲜血。

    沐浙没有眼看东方氏,拉着昏死过去的玳瑁就往外面走,东方氏想拦住他,但还是无能为力。

    “沐浙,难道你真的要休了我吗?”东方氏还在求情,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沐浙没有理会东方氏的哭闹,带着玳瑁的残躯就离开了东方氏的房间。

    东方氏看见沐浙失去理性的样子,也非常害怕,但她更加害怕自己身败名裂。

    无论自己多么的放荡,也是接受过贵妇教育的,东方氏非常明白这样意味着什么。

    大床边缘上,白绸垂下,东方氏望着那白绸,竟然凄惨的笑出声。

    门外是沐浙用兵器挖地的响声。

    第二天,沐筱萝正准备吃早点,就被沐许氏老太太的丫鬟叫到了祠堂,她不知道沐府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从沐许氏那严肃的表情看,她已经明白事情非常严重。

    “筱萝姐姐,你来了啊?”沐筱萝刚刚踏进沐府的祠堂,沐媚儿就走了出来,她小鸟依人般的拉着沐筱萝的芊芊玉手。

    沐筱萝伸出玉手,整理了一下沐媚儿有一点散乱的百合髻道,“三妹,你的自己也要照顾好自己啊。”

    帮沐媚儿正好了百合髻,沐筱萝才笑出声。

    “嗯,还是筱萝姐姐对媚儿最好。”沐媚儿低声道,然后又拉着她的筱萝姐姐不愿意松手。

    祠堂里,府兵林立,一看就是出了大事,而沐武与沐文站在沐许氏的后背,一片的肃穆。

    二叔呢?怎么今天他没来祠堂?沐筱萝有一点奇怪的张望四周,可惜她还是没有看见沐浙二叔,只看见了低着头不敢说话的沐昕波与沐昕寿两兄弟。

    “怎么妍惜丫头还没有来啊?”沐许氏看了看祠堂,发现,除了沐筱萝与沐媚儿,还有沐昕波与沐昕寿两兄弟,沐妍惜竟然没有来,就连她的两个丫鬟踏雪,寻梅都不在这里。

    沐许氏望了一眼面前的家奴,这些家奴不敢说话,只见这个时候外面兴匆匆的跑来一人,正是沐府的大管家石林意家。

    “老太太,不好了,沐妍惜二小姐昨天晚上离家出走了。”石林意家非常着急,来到沐许氏老太太的面前时,还在喘气。

    “想一走了之吗?呵呵,果然是家门不幸。”沐许氏非常愤怒的望着石林意家的,询问道,“她这个丫头是怎么逃离沐府的?难道她还飞了不成?”

    “老太太,二小姐她知道沐府的密道,昨天晚上带着踏雪,寻梅这两个丫鬟趁着夜色离家出走了。”石林意家不敢有半点的隐瞒。

    “传令下去,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二小姐,如果她出事,拿你们是问。”沐许氏指着面前的那些家奴道。

    “是,老太太,我已经派人去追寻二小姐下落,相信很快就有消息。”石林意家不敢直视沐许氏愤怒的目光。

    就在这个时候,沐浙终于出现,后面还有四个府兵抬着一张木床板,东方氏直挺挺的躺在上面,眼睛睁大,非常恐怖。

    “沐浙,我的孩儿,沐府祠堂是不容伤风败俗之人进入,你就随便埋了她吧。”沐许氏挥挥手,身后的沐武与沐文就冲出去,拦在沐浙的面前,不让东方氏的尸体踏进沐府祠堂半步。

    沐浙眼睛红彤彤的,他‘噗通’的跪在祠堂外面,悲戚道,“娘亲,孩儿知道内人没有资格踏入沐府的祠堂,只是她有遗言,死者为大,孩儿不得不遵从啊。”

    沐浙说完就猛的磕头,额头上立刻就红彤彤的。

    沐昕寿与沐昕波立刻就扑到东方氏的尸体上哭泣起来,他们现在才知道自己的母亲已经死去,而父亲竟然一夜之间苍老了好多,他们悲从心生。

    沐浙没有理会自己的儿子,只是静静的望着天空,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出来,东方氏该死,但沐浙与她怎么说也是几十年的夫妻,感情肯定是有的。

    玳瑁已经被他活埋在长春菀的树林里,当昏死过去的玳瑁想要爬出土坑的时候,沐浙又是一拳他后脑,打昏他再埋,不过玳瑁命硬,后来又用手挖土,差一点爬出来,沐浙继续打昏他再掩埋,昨天沐浙整晚都是在树林里度过的。

    东方氏的尸体还是沐府的仆妇去送早餐的时候才发现,仆妇惊呼,沐浙才知道自己的内人已经上吊寻死。

    沐筱萝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反应才好,东方氏死了,自己心底里非常开心,但又不开心,因为她不希望沐府从此一蹶不起。

    沐妍惜这个歹毒的小人竟然逃跑了,看来昨天她被沐武他们这些家将吓怕了。

    “东方氏的尸体不能够进入我们沐府的陵园,埋在外面的乱葬岗吧。”沐许氏说完就在石林意家的搀扶下慢慢的走出沐府祠堂,她没有眼看东方氏的尸体。

    石林意家非常平静的样子,好像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但沐浙还是猛的瞪了一眼石林意家,然后被沐许氏骂了一声‘孽子’,他才低下头颅。

    石林意家目无表情的离开了祠堂,沐武与沐文还在守在沐浙的两边,他们预防沐浙怒火中烧做傻事。

    “姐姐,我们走吧,这里太抑郁了。”沐媚儿不喜欢这里的气氛,她非常开心,而且也从心底里鄙视东方氏的尸体,就差吐口水。

    沐媚儿昨天开始就不再隐瞒自己哑巴的事情,而且这还是沐筱萝的意思,如今沐武与沐文这样的家将已经在沐府,东方氏还真的没有办法祸害沐媚儿,所以她就没必要装聋扮哑。

    沐筱萝点了点头,就起身离开,绿妩与青儿也跟随自己的大小姐离开沐府祠堂,沐妍惜竟然离家出走,这事情绝对不简单。

    “三妹,为什么你还是郁郁不乐呢?”路上,沐筱萝有一点好奇的询问沐媚儿,害死三叔与三婶娘一家大小的东方氏已死,沐媚儿应该开心才是。

    沐媚儿摇了摇头道,“筱萝姐姐,你知道吗,我恨不得亲自手刃东方氏,但她竟然上吊自杀,我失望呐。”沐媚儿说完就露出了一丝戾气。

    沐筱萝理解三妹的心情,深仇大恨的人,只有亲自手刃她才痛快,沐妍惜这个小人已经离开沐府了,自己以后也要抄她出来,然后亲自手刃她,替表姐报仇雪恨。

    祠堂里面除了沐昕寿与沐昕波两兄弟哭泣外,也有一些仆妇在大哭,这些都是跟随过东方氏的仆妇。

    只是夏婆子与陈婆子死了后,玳瑁就不信任这些仆妇,而是信任自己的那些狗腿子。

    送走了沐媚儿,沐筱萝才说道,“绿妩妹妹,青儿妹妹,你们回去准备一下,我们也是时候启程了。”

    “好的,大小姐。”绿妩与青儿不得不回去听澜屿准备行李。

    当今圣上的大寿即将到了,沐筱萝不敢违烈王殿下之约。

    “大小姐,你过来一下。”就在这个时候,石林意家的也悄悄的出现在沐筱萝的面前,看他神色,非常紧张,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自己。

    “石林意家的,你找我有事吗?”沐筱萝有一点好奇的询问道。

    石林意家点头道,“大小姐,今天晚上你就启程吧,沐府外围探子太多,我怕对你不利。”

    “今天晚上就启程吗?”沐筱萝有一点惊讶,但很快就镇定下来。

    “嗯,就今天晚上,沐武已经准备好,到时候他会保护你去京都。”石林意家点头道。

    沐筱萝知道自己肯定提前启程,但晚上偷偷摸摸的启程,让她非常不爽,自己想大摇大摆的离开沐府,有沐武这些大军保护,沐筱萝不相信有人敢打自己的主意。

    “石林意家的,东方氏被二叔撞破的事情,是你一手安排的吧?”从二叔沐浙怒瞪石林意家的眼神,沐筱萝就已经猜到七分。

    石林意家点了点头道,“大小姐,这样的事情,你就不要多问,记住路上要万事小心。”

    “嗯,那我回去准备了。”沐筱萝点点头,不再问东方氏的事情。

    石林意家满意的离开这里。

    回到自己的听澜屿,绿妩与青儿在细致的检查衣服与化妆用的梳子有没有带,看见沐筱萝过来,她们就笑嘻嘻的。

    姑沐城沐府的气氛非常诡异,外面兵马巡逻,而里面竟然热闹非凡,东方氏之死,好像根本就没有办法影响大家的心情似地。

    沐筱萝整理好自己的行李,就准备去祭祀自己父亲与母亲。

    “大小姐,这是蜡烛,这是香,我们有这些就可以了。”绿妩准备了一些祭拜用的东西,就准备启程。

    青儿指了一下自己手上的菜篮子道,“大小姐,这有猪头肉,侯爷生前最喜欢吃的就是这个。”

    沐筱萝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唯有青儿与绿妩最了解自己,于是就点头道,“青儿妹妹,绿妩妹妹,我们走吧。”

    东方氏没有得到沐许氏祖母的原谅,所以今天沐浙只好将她的尸体埋葬在外面的山头上。

    沐许氏叫沐浙埋在乱葬岗,但他做不出来,夫妻一场还是给她找了一个风水非常不错的地方。

    沐昕寿与沐昕波两兄弟也无喜无悲,当他们知道真相后,竟然开始不哭了,相反,他们兄弟俩觉得这样的东方氏不配当自己的娘亲。

    沐筱萝不是什么铁石心肠的人,但好像东方氏这样的恶妇,她是不会同情的,无论是怎么死的,她始终还是死了,恶有恶报,不是不报。

    沐府埋葬先祖的地方就在沐府里的一个山坡上,那里古树参天,几个人都没有办法抱住。

    踏在半米高的树叶上,软绵绵的,沐筱萝心里面也胡思乱想起来。

    今天晚上自己就要启程京都,也不知道路途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幸好有沐武这样的大将军守护,不然自己还是处境堪忧。

    定西侯的那些骑兵给沐筱萝带来了很大的威胁。

    开始的时候还不知道慕容雪的目的,但如今,沐筱萝已经搞清楚了原因,她想不到烈王百里连城与慕容雪还有这样的故事。

    换了是自己,可能也不会善罢甘休吧?

    女人最大的敌人还是女人,沐筱萝是女人,所以她比任何人都要明白这个道理。

    “大小姐,我们到了,这就是沐将侯爷的安睡之地。”绿妩将手上的那些东西放下来,然后就清理坟墓上的那些落叶。

    虽然外面落叶铺地,但这里的落叶并不多,而且落下的那些落叶,也是不久前才飘落下来的。

    看得出来,沐筱萝经常来看望自己的父亲与娘亲。

    青儿也拿出了菜篮子里面的鸡蛋跟猪头肉,还有一瓶清酒,这就是她们今天祭拜沐将的东西。

    远处是沐府的那些祖先埋葬之地,沐筱萝不会轻易过去那边,除非得到了沐许氏祖母的同意,这些都是规矩。

    家族祭拜跟自己祭拜父亲,娘亲还是有区别的。

    沐筱萝点了点头,就对绿妩她们说道,“青儿妹妹,你的那些祭品放在这里,绿妩妹妹,你点蜡烛吧,其他的那些事情,就让我亲自做。”

    说干就干,而且沐筱萝还怕自己用手擦得不干净,直接的拿出自己的锦巾小心翼翼的擦拭墓碑上的尘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