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520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178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离开了靳府,靳妍惜才明白靳府对自己的重要性,可惜以后她是无颜回去。

    靳许氏祖母也不可能轻饶了她,靳云轻已经不是以前的靳云轻,她动动手,自己就灰飞烟灭,靳妍惜感觉非常的无奈。

    飘萍的感觉,可能也不过如此了吧?

    摇了摇头,靳妍惜就跟着百里兵,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帐篷。

    太子殿下在这里也非常懂得享受,竟然就地取材,将四周的林木砍下来,然后做成了木屋,里面的东西应有尽有。

    不断有士兵在木屋外面巡逻。

    “杀啊,谁杀了烈王,我就升谁当将军。”侯兴安站在山坡上面不断的指挥虎贲营攻击烈王的防守。

    黑衣人刚刚被箭矢阻挡住,很快又有一波黑衣人杀了上去,这样的车轮战,是非常有效的战术。

    在名利的诱惑下,这些黑衣人非常的疯狂。

    百里连城这个时候开始死心了,本来以为前面的出口是没有兵马驻扎的,想不到这个时候又冒出了一群战马,而且这些战马战意滔天,就好像刚刚从战场上下来的百战之士。

    “保护烈王,杀。”大队骑兵冲杀了过来。

    百里连城一听,就大喜,原来救自己的骑兵,而且这些战马没有鲁莽,第一波的攻击就是弩弓射击,然后分开两队骑兵从斜坡攻击山坡上的黑衣人。

    山坡上的侯兴安被突然之间杀出来的骑兵方阵吓了一跳,而且从对方的气势来看,这绝对是杀人如麻的大军。

    没有经过血战的大军,是不可能有这样排山倒海的气势,直到头顶箭矢铺天盖地射下,才惊呼一声倒地掩护自己。

    当他看清楚面前的骑兵时,又惊又喜,因为对方来的骑兵不多,只不过是一千的骑兵,而且还兵分三路,两路攻击山坡上的黑衣人,一路保护烈王百里连城。

    不就是几百人的骑兵吗?侯兴安本来想逃之夭夭的,这个时候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竟然敢坏了自己的事?侯兴安大怒,立刻指挥亲百里督战,将那些想要后退的士兵顶了回去。

    骑兵的优势不是步兵可以力敌的,虽然是山坡,但骑兵仍然冲了上来,然后就冲破了这些黑衣人的防守,接着就是一边倒的屠杀。

    哪怕是训练有素的虎贲营士兵,这个时候也被前面的战况吓破胆。

    “大家,给本将军顶住。”侯兴安又惊又怒,这一次他带了五千的兵马伏击烈王,为的就是一击必杀。

    烈王府的那些亲百里不过是几百的人,自己十倍的优势,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这就注定了烈王必败的局面。

    可惜这个时候杀出的一群骑兵,打乱了他的布置。

    “敢阻扰者格杀勿论。”就在侯兴安准备督战的时候,远处又来了一群骑兵,而且这一次的骑兵铺天盖地,那些还想抵抗的虎贲营士兵,被吓破胆,还没来得及逃之夭夭,就被追上的骑兵砍下脑袋。

    “保护烈王。”靳武来了,这一次他带了二千的骑兵,他分兵一千攻击山坡上的那些黑衣人,然后又亲自攻击山涧的那些黑衣人。

    烈王已经被靳武的人解救了出来,人虽然没有事,但也伤痕累累。

    “来将何人?”被这些不知道那里冲出来的骑兵解救出来,小福子非常激动,恨不得立刻答谢这些骑兵。

    “末将靳武。”靳武说完就冲杀了过去,刚刚还想反击的黑衣人,这一次根本就没有能力抵抗靳武的骑兵大军。

    一千多铁骑就敢冲击对面的二千骑兵,这是旗鼓相当的战斗。

    山涧下,血战正在进行,黑衣人想不到有骑兵突袭自己,但他们也没有投降,而是选择了抵抗。

    “杀啊。”山坡上的侯兴安想不到靳武会来救烈王,难道这是陷阱吗?

    本来这对于烈王来说是必死之计,谁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呢?

    远处一群人跑跑颠颠的探出头来,正是海大福与百里云泽一群人,他们被面前的战斗吓得脸色苍白。

    特别是百里云泽身边的海大福,更是小脚颤抖,这些黑衣人是自己人,而且还没有甲胄防护的,而这个时候,不知道从那里杀出了一群甲胄鲜明的骑兵,这不是一边倒的屠杀吗?

    他甚至已经看见了侯兴安那声嘶力竭的模样,跟刚刚嚣张跋扈的气焰比起来,就是天渊之别。

    “大福,这就是你说的胜仗吗?”百里云泽大吃一惊,自己想象中的大胜没有出现,大败倒是来得及时。

    “殿下,我们赶紧跑吧,侯将军已经顶不住。”海大福连忙指挥护百里士兵,准备逃之夭夭。

    “呵呵,你们这些饭桶,不是喊本殿下看看烈王是怎么被杀死的吗?”百里云泽非常愤怒,在他看来,眼前的部是饭桶。

    “殿下,这个时候不可以感情用事,你们赶紧带着殿下回去。”海大福说完就发射了一个响箭,这是给侯兴安撤退的信号。

    那些士兵不得不拉扯着百里云泽离开这里,他们也怕太子殿下在这里遇险。

    烈王虽然被人解救了出去,但他也没有证据将凶手指向太子殿下,海大福恨死这半路杀出的骑兵。

    海大福那响箭非常响,整个战场都听到,这是特制的信号响箭。

    “难道我们真的失败了吗?”望着山涧下的骑兵,侯兴安最终还是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如果继续的血战下来,自己必死无疑,这个时候撤离,反而还留得主力。

    山涧下已经被战马与尸体堆砌,甚至有不少的尸体变成了肉泥,场景非常恐怖。

    千军万马在下面杀来杀去,即使是石头,也会被踩成齑粉。

    黑衣骑兵一边后射,一边撤退,即使是这样,还是有不少骑兵被靳武的骑兵射杀。

    本来这些骑兵还想追杀的,但被靳武阻止了,穷寇勿追的道理,靳武还是知道的。

    他清点了一下兵马,自己损失了一百多个骑兵,还有几百个伤兵,不过对方损失更加惨重,死了一千士兵,还重伤不少,结果就是那些伤兵部是烈王府的那些亲百里亲自杀死。

    靳武从不杀俘虏,他本来想要阻止烈王府那些亲百里,可惜被烈王阻止了,因为这些亲百里的兄弟战死了几百,他们剩下了不到五十人,杀红了眼,已经将俘虏当成了敌人来杀。

    靳武只好旁观,直到最后一个伤兵被烈王府的那些亲百里砍下头颅,他们才开始掩埋自己那些死去的兄弟。

    靳武也派遣骑兵挖坑埋这些死尸,不管是自己人还是敌人,都是一样掩埋。

    虽然是埋葬,但还是有区别的,那些黑衣人,靳武只是随便的挖一个大坑,将他们群葬。

    而自己那些死去的骑兵,他是一个坑埋一个人,这就是最大的区别。

    烈王府的那些亲百里也是依样画葫芦,花费了几倍的时间,才将自己死去的兄弟埋掉。

    “末将叩见烈王殿下。”靳武不得不给烈王百里连城躬身。

    “免了吧,你就是靳府派遣出来的大将军吗?你又是怎么知道本皇子有难的?”烈王百里连城有一点好奇,自己的那些斥候即使是跑到附近郡县,也不可能如此快就搬来救兵的。

    “烈王殿下,末将是受主母命令,护送靳云轻大小姐到京都,勤王纯属是巧合。”靳武抹了一下冷汗。

    如果烈王百里连城以为自己与这一群袭击者是一伙的,那就大祸临头。

    “原来如此,靳云轻小姐在前方吗?”烈王百里连城又开心了起来,想不到自己要接的人,竟然如此巧合的解救了自己。

    小福子也安心下来,搞清楚了对方的情况就好,如果发生了误会,那就大事不好。

    “殿下,我们还要调查这些黑衣人的身份,靳武将军,你是不是有义务调查这些人的下落?”小福子安心下来,才想起最重要的事情。

    “末将已经查看过这些人的衣物,暂时还没有头绪,如果以后有结果,肯定会向烈王殿下禀报。”靳武迟疑了一下才回答。

    “这样最好。”小福子也不为难靳武,他心里面比谁都清楚来袭的人是什么身份,只是不能够道出而已。

    靳武反而满脑子的黑线,他想回去保护大小姐,但又不知道用什么借口。

    “靳武,赶紧带本皇子见见你家大小姐。”烈王百里连城挥挥手,就上马,准备离开这是非之地。

    靳武领命离开。

    夜非常黑,靳云轻望着夜空,没有办法入睡,山谷的回音非常大,她竟然浑身的不自在。

    “末将靳秦叩见大小姐。”就在这个时候,靳秦的声音响起来。

    “何事?”靳云轻想不到这个时候靳秦会来自己帐篷这里。

    马车就停靠在一边,必要时可以当盾牌使用。

    “禀报大小姐,靳武将军带着烈王殿下归来了,正在大帐里等着你呢。”靳秦声音中带有一丝丝的惊喜,听得出他声音里的兴奋。

    回来了吗?靳云轻也开心不已,烈王百里连城没有事就好。

    靳云轻立刻就穿上了外套,跟着靳秦去见见这个困扰了她好久的男子。

    “烈王,你不要死啊,烈王殿下。”靳云轻刚刚来到大帐,就听到小福子想哭又哭不了的悲戚声。

    靳武站在大帐外面满脸的肃穆,靳秦也只好呆在一边。

    靳云轻着急的走了进去,只见烈王百里连城躺在木床上,浑身血迹,手上还包扎了一层纱布。

    “烈王殿下,你没有事吧?”靳云轻走了进去,就扑在烈王百里连城的身上哀呼起来。

    小福子抽噎了一下道,“云轻小姐,我家殿下可能是惊吓过度,休息一下就会没有事。”

    小福子满不在乎的语气,跟刚才哭声有天渊之别。

    摸了一下百里连城的额头,望着他那有棱有角的脸庞,靳云轻一阵的失态,然后才道,“既然烈王殿下是受了惊吓,我拿人参过来给殿下补补身子。”

    靳云轻说完就着急的起身离开这里,小福子想拦都拦不住。

    靳武看着自己家大小姐着急的样子,欲言又止,身边的靳秦也是一样,两个人交流了一下眼神,就沉默起来。

    靳云轻刚刚离开了这里,百里连城那修长的身子就一下子坐起来,然后喃喃自语道,“哈哈,小福子,本皇子的演技不错吧?”

    “殿下的演技简直就是出神入化。”小福子惊喜道。

    姑靳城靳府灯火通明,外面不断有兵马集结,内府也有不少士兵紧张的巡逻。

    靳许氏坐在靳府大厅的太师椅上,她面前站着一群将军,靳浙坐在右手边,靳文坐在左手边。

    以靳浙与靳文为首,那些将军站成了两排,一片肃穆之色。

    “靳浙,如果烈王殿下真的有什么差错,我们靳府也不可能幸免,我命你坚守姑靳城,做好一切最坏的准备。”靳许氏面色严肃,跟她以往的慈祥有很大的不同。

    “喏”靳浙没有一丝丝的含糊,立刻就起身领命。

    靳许氏满意的点了点头,也对身边的靳文沉重的道,“靳文,本来我打算你留守靳府,但如今情况有变,我们靳府也不能够独善其身,现在我命你带一千轻骑驰援靳武,如果遇到任何抵抗,格杀勿论。”

    “喏。”靳文立刻站起来,躬身道。

    身边的那些将军也躬身领命,整个大厅弥漫着一股冲霄的杀气。

    每一个人都披挂着锁子甲,即使是外面的那些斥候也一样。

    靳许氏非常满意靳浙与靳文的态度,再看了看外面单膝跪着的那些斥候,她挥挥手,那些斥候就起身退下。

    “娘亲,孩儿现在就去布防姑靳城,接管姑靳城的防务。”靳浙站起来,准备离开。

    烈王殿下竟然在姑靳城与登州城的交界位置出事,靳府是没有办法幸免的。

    如果当今圣上趁机削掉靳府的权势,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皇家只看重他们自己的江山,至于那些侯爷的势力,能够削弱,就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靳许氏点了点头道,“今天晚上之后,华朝将会有大变,圣上必然会大索天下,凡是有牵连的相关人员,都会被他连根拔起,即使是滥杀无辜也在所难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