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 52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00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重生之低调大亨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青儿妹妹,既然殿下心意已决,我们就不打扰他们独处吧?”绿妩对青儿挥挥手,准备离开这里,给烈王殿下与自家大小姐独处的机会。

    “嗯”青儿点点头,就走出营帐,最后望了一眼正在沉睡的大小姐,才开心的拉着绿妩小手离开。

    小福子不敢离开这里,因为烈王殿下不愿意离开,他也不能够离开。

    “小福子,你如果累了,就去休息。”百里连城声音嘶哑。

    小福子非常心疼的对百里连城道,“殿下,云轻小姐既然已经没有事,你也回去好好休息,有奴才在这里看着,你难道还不放心吗?”

    “不行,绝对不行,本皇子要看着云轻靳醒过来。”百里连城意志非常坚决道。

    小福子擦拭了一眼角的泪水,只好点头道,“那奴才就在营帐外面给你们守护吧。”小福子离开营帐,守在营帐的外面。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第二天东方鱼肚白的时候,靳云轻终于靳醒过来,她想不到烈王殿下竟然两眼无神的望着自己,只是喊了一声‘云轻,你终于醒了’就昏死过去。

    靳云轻想不到百里连城会守了自己整整一个晚上,从他那无神的眼神,可以看得出,他不但没有休息,还滴水没进。

    小福子立刻就走了进去,将军医喊进来,给烈王殿下把脉。

    靳云轻靳醒过来,靳武非常开心,在山谷这里休整了两天才离开。

    ........

    当烈王百里连城抵达华朝政治中心京都的时候,当今圣上就连续下达了两道圣旨,一道是废除百里云泽的太子之位,一道是立烈王百里连城为太子,朝野哗然。

    武皇后因为丧子发疯,被打入冷宫。

    靳昕诗意图皇后之位,被废掉昭仪!

    靳武因为护主有功,册封为君武侯,驻扎青州楚城!

    十天后,在皇帝寿宴上,皇帝派一个秘密任务交给云轻,云轻一个崭新的身份潜入当初重生在表姐,表姐的那个家中…

    表姐名唤白婉,其父身份是当朝侯爷。

    现在表姐是靳云轻,靳云轻也便是表姐,两个人是同一人。

    如此周翔计划,哪怕是表姐亲生父亲继母也没有看得出来。

    云轻,她发誓要表姐报仇,替表姐夺回应得的一切!

    “大小姐。你回来太好了!”

    满头银发的老嬷嬷,是表姐乳母,她老人家搀着靳云轻的手,缓缓步入这光可鉴人的玉砖,玉砖以梅花花瓣型向内外延伸错开,直至楼。

    “是啊,奶嬷嬷,我曾对自己说过,我一定要拿回自己的东西!”

    此间的奶嬷嬷就是表姐母亲生前的陪嫁嬷嬷,阮氏。这里就简单称谓母亲。

    阮氏既是陪嫁,又是表姐的母亲的闺中密友,奶嬷嬷原只比母亲年长两岁,表姐母亲撒手人寰,奶嬷嬷伤心过度一夜之间,才四十出头的人儿,螓发白,宛如古稀老人。

    在这个冷冰冰的永乐侯府,只要有奶嬷嬷在,才会让靳云轻觉得这个侯爷府并不是那么冷,至少还有一点点一丝丝的温情在。

    “大小姐,老奴知道您在花厅据理力争,可老奴什么也帮不上,老奴对不起夫人呐。”奶嬷嬷用手抹了抹眼泪。

    “莫氏的手段,我何尝不知?”

    靳云轻冷哼一笑,定是莫氏叫人拦住了自己的唯一亲信奶嬷嬷,使得自己在花厅之内势单力孤、倍受嘲笑一定会选择自我了断,可惜靳云轻已非以前那个,莫氏打错了算盘。

    云轻精致可人的小脸堆满了笑容,“眼下把莫氏连根拔起根本不可能,但是让她吐吐几口血,还是可以的。”如今高大矗立着的炼丹就是最好的明证。当然,也不止这座空荡荡的炼丹。

    殊不知这炼丹内藏有亡母的遗物!

    “奶嬷嬷,你知道母亲生前把《千金丹方》藏在哪么?”

    奶嬷嬷是自己乳母,没有可避忌的,千金丹方是母亲生前千嘱咐万嘱咐的重要之物,说是母家的传家之宝,她说了一句东西在炼丹就撒手人寰。

    若不是因为《千金丹方》,偌大的炼丹对于靳云轻来说就是一个空架子,不稀罕。靳云轻心里不稀罕的东西,继母莫氏却把它当成了可以翻身的宝贝。

    “大小姐,您的外祖是药香世家——大周赫赫有名的安家!可惜自打夫人去了,安家也就没落了。老奴还记得当年在安家当差那会,也有所耳闻,可惜不曾见过。”

    奶嬷嬷叹息了一口气。

    靳云轻眨着好看的娥眉,“奶嬷嬷,你是安家的老人。如今母亲去了,难道从前母亲都不曾跟你说过吗?”

    “没有,《千金丹方》传闻是两百多年前,一个域外王开疆扩土的战利品,里边记载各种奇丹妙药的制作方策,听说有种回春丹,能够让人起死回生;长生续命丹,让人长生不老——可惜,只是传闻,我却是没有看见过。老奴虽然安家老人,可是夫人不主动说的事情,老奴不会过问的。因为老奴知道,如果夫人自己想说,她一定会说出来。可能是太过重要的缘故……不过大小姐……老奴陪你一起找找吧。”

    奶嬷嬷想想夫人当年不对自己提起,也是经历过深思熟虑的,如此宝贵的东西,里边竟然有长生不老丹药的提炼制作,肯定会被当今当权者所觊觎,搞不好会惹来杀身之祸!

    靳云轻和奶嬷嬷准备花一夜时间把炼丹翻个底儿朝天。

    这个东西,就连父亲继母祖父祖母都不知道的呢。

    进入炼丹,第一时间就闻到了淡淡药香,一方古朴雅韵的方桌,上面有小小的捣药的药捶药钵,方桌后壁便是清一色的药柜子,外边柜子镌刻着一排排熟悉的药名,熟地,枸杞,麻黄,生地,葛根,当归,苏子,陈皮,何首乌……俨然走入了一间药铺。

    闭上双眼,靳云轻轻轻用鼻子一嗅,浓烈的熟悉感陡然从腹内升腾,还依稀回忆母亲坐在桌案上誊写药方,一丝不苟的模样。

    “这间炼丹是夫人当年嫁过来的时候,倾安家之力,在原有基础之上改建而成,夫人还是很疼爱小姐的。老奴亲眼看着夫人是如何****夜夜督促那些工匠小心得把盖好那一桩一瓦的,可惜现在夫人看不到大小姐您出嫁了……还险些被莫氏抢夺了去……”

    奶嬷嬷走到书案间,用手摸了摸摆放在书桌上的医书,仿佛那里依然残留夫人的余温。

    “我们开始找吧,奶嬷嬷,可能母亲把它夹在医书里也说不定呢。”

    靳云轻瞧着大药柜两侧便是医书架子,知名的,不知名的,一应盖。千金丹方这么重要的东西,也许是一本古籍,也许是一张方子,谁也说不准。

    “嗯!”奶嬷嬷点点头。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按照现代的时间观念便是四个小时,竟一无所获。

    “大小姐,还是算了吧。改日再找找吧。”

    奶嬷嬷走过来,不顾及脸上一头汗,用干净的帕子先给云轻擦去一头汗,怜惜得说。

    “莫氏是如何歹毒的人,你我都知,迟则生变。”

    靳云轻知道奶嬷嬷这么说,完是心疼自己,《千金丹方》是母亲留给自己的遗物,可以说是保障自己未来的保命符,再说了,还不知道莫氏想什么法子要回这间楼。

    就在靳云轻也想放弃的时候,无意间抬眸往牌匾看去——

    “奶嬷嬷,你瞧,那是什么!”

    靳云轻突然抓着奶嬷嬷的手,指着上头四个字“悬壶济世”的松木金漆牌匾。

    “难道是夫人显灵了?”

    奶嬷嬷也不禁惊骇了一声,只见月光从上方横梁斜角透射进来,如水银的斑点错落在药柜子上方呈现不规则的图案,隐隐昭示着某种意义。

    正好有月光斑点所落之处,是三个药柜子。

    靳云轻忍不住眸光绽放异彩,“太好了,太好了!”

    “大小姐你怎么了,可不要吓老奴。”

    奶嬷嬷生怕靳云轻突然魔怔了,安家没落了,安家少爷安思邈了无音讯,如今可以算是安家血脉唯云轻尔,云轻她有意外的话,她定会吞金自尽,再没脸苟活人世。

    用力抓拢着奶嬷嬷的手,靳云轻激动得道,“奶嬷嬷现在有三更了吧。”

    “是,差不多三更。”大小姐没有魔怔,意识还如此清明,太好了,没事就好,奶嬷嬷吓坏了。

    “我记得母亲跟我说过一句诗,‘三更时,仙乐飘飘处处闻,未曾抛一片心’,仙乐不就是神曲?飘飘处处闻不就是满天飞?后者蕴意的药名便是人中白三分,难道说……”

    靳云轻看着月光斑点落在药柜上的三个药名,“神曲”,“满天飞”,“人中白”。

    从小跟在侯爷夫人安思澜身边的奶嬷嬷,耳濡目染,也知道这三味药,看来,侯爷夫人生前对云轻小姐所说的,只怕是真有所指!

    这三个药柜附近三分区域有古怪,一定是这样!

    母亲是何等聪明睿智的医者,没有原因,她不会无缘无故乱说的,靳云轻就搬来了一个小圆凳,及到一人高处的三个药柜的月光区域轻轻敲打,果然在药柜旁边抠出一个空荡荡的夹层,手指头往内一推,夹层进去了,一个暗格弹出来,竟然是一把微型博如蝉翼的绫绢扇。

    站在圆凳上的靳云轻打开扇子一看,上面竟然密密麻麻填写了不尽其数的的药方,多是不寻见的药方,只是翻到后面,才发现扇面缺了后半部分,就连扇坠子也不见了。

    “大小姐,这扇子怎么只有一半呀?还有,哪个扇子是没有绿妩坠子的?”

    奶嬷嬷经历了烈火烹油到颓败的安家起伏,自然是见到不少好东西,这把绫绢扇扇骨是用精美的象牙,上面的绫绢材质更是一等一,天下无双!

    靳云轻无奈得叹息,“难道有人比我还快?好像不可能,就算母亲对我说,也是用药名暗示,今日月光引落丹方位置,更是巧合!一定要查出到底是谁取走了半面绫绢扇,何以只取走了半面,若是部拿走,岂不是更好?”话说,这个可疑贼人是谁?

    “奶嬷嬷,帮我铺纸研墨。”靳云轻坐在书案前。

    “是,大小姐。”奶嬷嬷照做。

    花了差不多一夜通宵,靳云轻誊写完绫绢扇面上记载的千百种药方,然后收入袖中藏好,如果这幅记载着千金丹方的绫绢扇再丢失了呢,可不是还有备份?

    拷贝很重要,如今易主的靳云轻有现代聪明女人的思维。

    四更末。

    天色将亮未亮,炼丹被徐徐涌入的大灯笼火照了一个亮如正午。

    尖锐的嘈杂人声刺破楼中的宁静!

    “靳云轻,你给我滚出来!”

    靳如泌搀扶着老祖母靳史氏,在一帮婆子丫鬟的拥拢之下,踏进这家炼丹。

    “不孝孽孙!靳云轻!你是不是当着我这把老骨头死了呢!”

    老祖母靳史氏听如泌在自己的别院上房哭了整整一宿,可是什么都明白了。

    “孙儿,拜见祖母。”靳云轻轻轻打开门,走出来,对着靳史式盈盈一福。

    靳史氏冷哼道,“哼。我却不知道你眼里竟然还有我这个祖母!还愣着做什么!今天你给我滚出永乐侯府!有多远滚多远!我权当没有你这个孽孙!只有如泌是最最孝顺我的!”

    “老太太,云轻她还是一个未出的侯府千金。您让她出了侯府,她还有活路吗?”

    奶嬷嬷对着靳史氏跪下来,两只手抱住老祖宗的银丝锦鞋,“老太太三思。云轻可是您嫡亲的孙女呀。”

    “去死吧!老祖宗的腿也是你也可以抱的?”

    靳如泌森冷一狠,用脚朝着奶嬷嬷的心口用力一踢,脚尖抵了心,奶嬷嬷趴在一边猛烈咳出一口血。

    靳云轻抱起阮氏,“奶嬷嬷,你怎么样?”

    “靳如泌!可别忘了!我可是你的长姐!可以教训、责骂、训导你的长姐!”

    靳云轻飞扑上去,一只手抓起靳如泌的手腕往后掰,痛得靳如泌骨头脆脆得响,“哎呀,祖母,快救救如泌!如泌要死了!这个靳云轻要杀了我!”

    “放开如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