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章 532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09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青儿惊呆了,就在云轻小姐把头抬起来的那一刻,就看到了大小姐的崭新貌。

    简直就是青泥难掩天人姿啊!

    “大小姐!您真乃神医也。您把自己脸上的疮疤治好了呀。”

    青儿对靳云轻竖起了大拇指,青儿没有尝试过,自己有一天会这么脩拜自己的主子。

    “不。”靳云轻净了面,面对着铜镜之中美得有点离谱的大美人,淡定得摇摇头,“只怕这疮疤三年之前,母亲已经为我治好了。”

    不明白的青儿眨巴着眼睛,嘴巴却是张得大大的,“大小姐,您到底在说什么?”

    “丹参和羊脂是可以达到祛除疤痕的效果,就算是如此,效果也不可能这么明显。刚刚从本小姐脸上掉下去的那一块,是黑泥,是三年前母亲给我上的黑泥。母亲她是故意的——”

    靳云轻的表情很是笃定。

    青儿也在回忆着三年前的事,“是了,奴婢记得三年前,在大夫人的央求下,侯爷才肯从武德王那借来两千精兵包围平南王府,平南王才把小姐您放出来,而二王爷百里爵京竟不用一兵一卒,大小姐,青儿早就说过了,二王爷那人不可靠,可惜大小姐那会儿不听奴婢的劝……”

    “好了,青儿,咱们不提那个渣男。”

    靳云轻勾唇冷笑,青儿她说的对呢,原主怎么就分不出青儿与银月二人,哪个是忠哪个是奸呢?

    青儿点如鸡啄米,“知道了,大小姐。奴婢是扯远了。就说呢,大夫人生前可是享誉京都的第一女医!奴婢就说大夫人怎么会治不好大小姐您呢。原来呀,大夫人实际上已经治愈大小姐脸上的疮疤,只是用黑泥来遮挡,掩人耳目呢?”

    “青儿,你还挺聪明的。”靳云轻多怕青儿太过蠢钝,以后碰到尖锐的事件不能擅自抽身保,这样也好,看得出青儿还是有脑子的,但是云轻还是想要考验一下青儿,“那你接着说一说,母亲她生前为何要掩人耳目?”

    “奴婢不知。”青儿摇摇头。

    靳云轻轻松一笑,心想,如果青儿知道了,那么这大小姐的位置干脆由她坐好了,淡淡得笑着道,“母亲当年用黑泥遮挡,掩人耳目。就是希望伪造一个表象:本小姐仍旧是永乐侯府无颜嫡长女,借此来试一试二王爷百里爵京的真心?看看届时百里爵京会不会嫌弃我本小姐丑?如今看来,却是都给试出来了。呵呵。”

    母亲,你真的是用心良苦啊——靳云轻走出内,抬头凝望顶上一片青天,好像看到了娘亲。

    “天呐……”青儿眼珠子瞪得滚圆,“想不到大夫人竟有如此远见!”

    “大小姐,正如您所说,真真给试出来了!百里爵京他这般的狼心狗肺!”青儿两只粉拳握得紧紧的,“如果奴婢下一次再看到他,一定拿石子扔他,哼哼,敢对大小姐不好的人,奴婢把她都给灭了!”

    百里爵京是高高在上的二王爷,青儿一个小小下等奴婢,竟然有这样的胆识!

    说起来,靳云轻对青儿风挺钦佩的,“不过,青儿,我还有件事要嘱咐你——”

    “大小姐请说。”青儿眼珠子滴溜溜得看着自家主子。

    靳云轻一边说,一边把黑压压的青泥继续贴在自己的左腮,故作丑颜之态,“这件事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奶嬷嬷,少一个人知道,少一分危险。也保障了奶嬷嬷的周。”

    “是……是……”青儿点点头,觉得靳云轻大小姐说的太对了,“大夫人生前这么做是为了保你周,顺便试出百里翌京的假心假意,这样也好。只要对大小姐好的,青儿一定保密,谁也不说!”

    待靳云轻左腮帮贴好了青泥,听到外面奶嬷嬷的声音。

    “大小姐,园子里头,老身听说您领着青儿回炼丹了,还把管嬷嬷打得一个牙齿都没有,这府中的下人们都传开了呀……”

    奶嬷嬷焦急的声音越来越近。

    青儿迎了上去,给奶嬷嬷深深一福,“奶嬷嬷,青儿回来了。”

    “哎呀,青儿你回来做什么?大小姐为了你,又开罪了二夫人,指不定二夫人又想什么来祸我们。”

    奶嬷嬷脸上浮现一抹焦虑的神情。

    靳云轻走上去,安慰奶嬷嬷,“奶嬷嬷,别担心。就算我们不开罪她,她迟早也会开罪我们的。”

    “大小姐,这,这……”奶嬷嬷还是很担心,“老身怎么不担心呢。不行,大小姐,咱们还是把青儿送走吧。等会儿二夫人来要人!”

    “奶嬷嬷,我还愁着她不来呢,她若是来了,我自然有道理。”靳云轻眼里射出一道狠戾的芒,“管玉桃那个老妇当着青儿的面辱骂我这个正牌主子,难道还有理了?我倒是要看看那个大姨娘莫长枫有没有道理与我讲,大不了再闹到侯爷爹爹面前,到时候叫她吐出来的,就不止区区一栋炼丹?”

    莫长枫,是二夫人莫氏的名。

    举府上下,没有一个人敢直呼二夫人直名,但是靳云轻,她就敢!

    靳云轻她是嫡,她再大也左不过一个庶出,凭她是天顶上的圣母白莲花,也要在靳云轻的裙摆下唱征服!

    青儿看着大小姐说话,感觉大小姐好厉害的说。

    奶嬷嬷也觉得云轻说的太有道理了,也不再说什么了。

    “大小姐,老祖宗让你用过午膳去庆福堂为老祖宗诊治。”

    过来的丫鬟叫绿翘,是老祖宗心头尖最最得意的一等大丫头。

    那丫头对上靳云轻的眼,倒也不卑不亢,没有不恭敬,也没有太恭敬,总之来说,淡淡的。

    靳云轻身为穿越女,觉得这个大丫头是个奇葩,人格很独立,丝毫奴颜卑膝的奴才样都没,正正气气的,倒是招人喜欢。

    “好了,知道了。”靳云轻也淡淡得答道。

    那丫头知得福了身子,便回了庆福堂。

    庆福堂,是老祖宗靳史氏的居所,位于永乐侯爷的西南方位,占用面积不大,但也不小了。

    “老身怎么给忘记了,今日是大小姐您要给老祖宗诊治的第二日呢。”奶嬷嬷提及这个心理就不是滋味了。

    青儿倒是好奇了,“奶嬷嬷,你怎么了,老唉声叹气的。”

    “青儿,你是不知道的,老祖宗说了,等大小姐替她老人家医治好了身子。满十日,大小姐她便要被老祖宗撵水月庵了。”

    奶嬷嬷垂首道。

    “什么?”青儿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这算着日子,今日若是第二日,那便是八日后大小姐要离开靳府了吗?天!大小姐可是老祖宗的亲生骨血呀。”

    “别说了,什么时辰了,该摆饭了吧。”

    靳云轻肚子觉得有点饿了。有些事情,靳云轻实在是能不想就不想,想多了烦。

    ……

    十日后。

    正值靳云轻给老祖宗完成疗程之后的第十日。

    果然,靳如泌带着三个贴身丫鬟银月、圆荷和方荇闯入这炼丹。

    “你来干什么?”青儿挺在银月的跟前,不让银月开道,银月无法开道,靳如泌也就不能过去。

    “好大胆的青儿!二夫人可说了!要把贱婢青儿卖到青州妓寨去了。”

    银月眼里浮现一抹狠辣的光。

    “散开!”靳如泌一只手扶着尚未显怀的肚子,对炼丹的人道,“靳云轻,十日已过,你可要滚了!”

    靳云轻走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挎了一个锦绣包袱,冷冷得道,“哼,用完即弃这个道理,我是知道的。”

    “哟,还挺知的嘛。”靳如泌用手帕掩盖口鼻嗤嗤一笑,“不错,正是老祖宗的命令!就连侯爷爹爹也不能违抗!”

    “大小姐!”

    “大小姐!”

    奶嬷嬷阮氏也走了出来,跟在云轻后边,青儿眼眶满是眼泪。

    “青儿,你要跟着我么?可不要嫌水月庵太过寂寥。”靳云轻冷嘲一笑。

    “青儿矢志不移追随大小姐。”

    青儿知道,走出侯府说不定是一条生路也说不定。留下来,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等着被卖到青州妓寨。

    “咱们走。”

    靳如泌用手撑着后腰,作了一个挺着大腹便便的动作。

    切,真是叫人恶心!

    青儿给了靳如泌背影一记毒辣的目光,旋即看着靳云轻大姐,目光才变得温暖,柔情。

    青儿她没有什么,只是为了大小姐云轻打抱不平,转而对云轻道,“大小姐,谢谢让青儿跟着您。”

    青儿忍不住湿润了,她倒不是怕此次路途遥远,青儿她是不忍心大小姐如此,在大夫人还在世那会,云轻大小姐哪一天不是活在大夫人的庇佑之中,何曾吃过半丁儿的苦?

    “老身以为,老祖宗不会舍得让你去那么寒凉地,哎,她终究还是让你去了。老祖宗可真够狠心的……”

    奶嬷嬷双手环扣云轻的手,“大小姐,老身也陪你一同去。”

    云轻摇摇头,“不,奶嬷嬷,你万万不能去,你身子骨弱,肯定禁不起舟车劳顿、寒霜风雪,你对莫氏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威胁,她暂时还不会加害于你,你且安生呆在府中。”

    “我这把老骨头禁不起舟车劳顿、寒霜风雪,大小姐您就禁得起?”奶嬷嬷忍不住眼泪簌簌而下,“如果大夫人还世的话,绝不会让您受这种苦头!这三年来,大小姐您的苦已经太多太多了哟。”

    奶嬷嬷推心置腹的话语,逼得靳云轻的心又是一软,跟这个所谓的永乐侯府列位亲人比起来,奶嬷嬷阮氏更像自己的亲人,不是亲人,胜是亲人!

    “大小姐,您真的要走啊?”阮氏自然是万分舍不得,捶胸顿足道,“老身对不起大夫人……”

    “奶嬷嬷,快收起眼泪,若是被莫氏爪牙看到,定然又要拿这个文章。”云轻看着这个满头银发的老嬷嬷,她说舍不得自己,然而自己又何曾舍得了她?

    青儿也连连安慰,“是呢,奶嬷嬷,你要听大小姐,咱们都要听大小姐的。”

    待奶嬷嬷将靳云轻送到后门,哪里有一辆早已准备好了的马车就送她们往水月庵。

    主仆三人含泪告别,最终奶嬷嬷看着越跑越远的马车,无力瘫软在地上,唉声叹息……

    坐在马车内的青儿,手指挑开车辇一角,眼珠子溜溜得环视了一下四周,“小姐,这去水月庵要多久的车程呀?”

    “大概几十里吧,天黑之前,马车应该能抵达。”靳云轻接过青儿递给自己的水壶,喝了一点水,然后把水壶交给青儿让她青儿喝,青儿先是推辞,后来也喝了。

    既然主仆二人已经准备好生死相依,那么又何必顾忌主仆尊卑?

    靳云轻替青儿挽了一下额前被山风吹乱的绿妩,“青儿,你真的不后悔吗?”

    “至死无悔!”青儿丫鬟斩金截铁得道。

    “好一个至死无悔!”靳云轻心生感动,紧扣青儿的双手微微用了力,“青儿,我发誓,若她朝我能涅槃重得三年之前的荣耀,此生此世定永志不忘你的大义!”

    青儿红着瞳孔,“大小姐,别这样说,明明是你救了我……”

    “等等,这里是什么地方?”靳云轻用手拨开车辇一角,映入眼底的竟是一片干枯昏黄的草地,不远处更是脩山峻岭盘旋其上,“青儿,这应该是某处山脚下了,刚刚似有山风吹过,我就觉得有点奇怪了!”

    青儿吓了一跳了,抱住云轻的身子,“糟糕,大小姐,我听人家说,水月庵在南边,这好像是北边的山脉……简直是南辕北辙……莫非我们被……被算计了……”

    “马夫何在,停车啊……快停车啊……”青儿意识到自己和大小姐被骗了,便马上催促那个马夫停车,谁知道,马车前头的棕马纵横驰骋,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

    永乐侯府,青霞院。

    “管嬷嬷,那件事情可办好了?”

    莫氏坐在上房主位上,安安静静喝着茶水,一副波澜不惊的做派。

    “呃……呃”无法开口说话的管嬷嬷连连点头,她的牙齿部被打掉了,就算说话,完漏风,听也听不清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