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5章 53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30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靳云轻点点头,“当然可以走了,不过你要吞下这个东西。”

    没等刀疤壮汉作出回应,靳云轻直接用手撬开他的嘴,逼迫他吞咽下去。

    “咳咳,好苦啊,是什么?!”刀疤壮汉心都凉了跟黄花菜似的。

    靳云轻幽冷一笑,“是半月断肠丸!这个世界上只有我靳云轻一人有此解药!半月断肠丸顾名思义,是半个月之后,药性就会在你的腹中毒发。当然你半月之内办好那件事情,早点找到我要解药,避免肚烂肠穿而死。”

    “哼,这药厉害的很呢。前面已经不知道死过多少人了。你应该是第一百零八个吧。”青儿冷丁丁得瞪着他。

    “不敢,不敢。”

    刀疤壮汉懊悔至极,怎么就摊上了这么的祸事呢,一点好处都没有捞着,相反还要搭上一条性命。不过横看竖看,此间的永乐侯府大小姐不像那些整日呆在大间绣房之中的愚钝闺秀,倒像是个有拿捏的精明厉害人。

    这下,靳云轻放心得把刀疤壮汉给放了。

    等壮汉走远,青儿丫鬟偷偷贴到云轻耳边道,“大小姐,你适才给那个刀疤壮汉到底吃了什么?难不成真的是所谓的半月断肠丸?”

    “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知道那个刀疤是本小姐要害死的第一百零八个死人?”

    靳云轻纤嫩玉指点了一下青儿的瑶鼻,“你呀~不过呢,我算是看出来,咱们主仆二人还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半月断肠丸是我唬他的,就算有,一时半会炼制出来也颇需时日。”《千金丹方》还真有炼制半月断肠丸这种毒丸之法。

    “我就猜,大小姐您一定是摆了那个刀疤壮汉一道。”青儿窃笑,“不过小姐,半月断肠丸到底是什么做的?”

    靳云轻慵懒得伸展了展懒腰,“这种东西内里加了生津止渴的梅子肉泥,枣泥,山药,外边裹了一层糊着苦瓜汁的糯米泥,搓成颗粒状,再用小火烘烤小半刻钟,就成了现在这个模样。入口当然觉得有点苦,不过里边却是甜的,饥渴又果腹。估计那个刀疤壮汉担惊受怕得要命,直接就给囫囵吞了下去,初尝到嘴里是苦涩之感,很让人想当然的,这是一种毒药了。”

    “小姐,我要吃,我要吃!你什么时候做的,我怎么不知道啊。”青儿哀求着大小姐。

    靳云轻从秘密的小囊包里取出两粒,一粒给青儿,一粒给自己,“这是我在炼丹的时候,三更半夜偷偷爬起来做的,起初,我怕你口风不严密,会泄露我这个独家炮制的半月断肠丸的秘密呢。”

    “对了,好吃吗?”靳云轻看着一脸吃货相的青儿,“这可是居家旅行必备的半月断肠丸哦。”

    “唔唔……好吃……唔唔……好吃……”青儿很快消掉一颗,眼珠子巴巴得看着云轻,“小姐还有吗?奴婢还要!”

    靳云轻又取出一颗,好笑得看着青儿,“你试试说一句,公子还有吗?奴家还要!”

    “……”

    青儿捂脸羞涩,不过看着一身男书生袍的靳云轻道,“对了,公子,你还是将青泥假疮疤贴上去,虽说穿上书生袍变成一个俊美无俦的书生,但问题是也太俊美了,会惹人怀疑的。”

    靳云轻点点头,赞道,“青儿,你果然心细如尘,本公子很喜欢……”旋即就把青泥假疮疤往左腮贴上去。

    附近小树林的一隐蔽处。

    “武哥哥,我们家主子一直盯着那位女扮男装的小姐看,是不是喜欢上那位娇俏小姐了?不过好奇怪啊,她怎么往自己脸上贴那种东西呀?”

    兰袍君子手里的白羽扇哗啦作响。

    “……跟你说了多少遍,别再叫我武哥哥……我看不对,那个人,明明是男子,何谈女扮男装,许脩文你个书呆子,你是不是读书读傻了。”

    紫袍将军眼里满是对兰袍君子的浓浓不屑。

    “彦一壅!我警告你!请你别再说我是书呆子,我可是当朝最风流的一品书生!你整天把十八班武器摸过来摸过去,也不怕手里的茧子长得比你的脸皮还厚!”兰袍许脩文冷笑。

    紫袍将军彦一壅是个急脾气,“你……”

    “别吵了,你们俩一天到晚,总是吵。吵的本王的耳朵都起茧子了。”

    百里连城嘴角勾起一抹懒意,“好了,今日狩猎尽了兴,也过了一把看好戏的瘾,足矣,打道回王府吧。”百里连城可看清楚了,靳云轻不但不丑,相反必将是美貌名动京华第一人。

    “是,主子。”彦一壅严肃得道,端的是一副大将军的气魄。

    许脩文正准备跟连城三王爷他们离开的,却又看到了新状况,“不好了,那位女扮男装的大小姐被一大队人马包围住了。”

    “快走,闲事莫理。”

    百里连城实在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样无谓的事情上,百里连城认识那个大队人马为首的人,正是永乐侯府的管家靳福。

    “主子,您真的不理她吗?”许脩文叹息了一声,“主子,您未免太绝情了。”

    百里连城瞪了一下许脩文,“你还说?再说,本王叫一壅铩了你白羽扇上面的羽!”

    “主子,千万不要。这把白羽扇是我这么多年来寻获的第一大宝贝,求求您放了它,我不说便是。”

    许脩文吓得毛骨悚然,这会子激怒三王爷可不行。

    靳云轻这边,她和青儿二人果然被靳福管家围住了。

    “请大小姐回府吧,老太爷病重,侯爷吩咐了,一定要请您回去替老太爷诊断。”

    靳福管家把姿态摆放得很低。

    青儿记忆中的靳福管家可没有这么好说话,什么时候来了大转弯,竟然眼里装着大小姐了?

    “想本小姐回去?求我!”

    靳云轻悠闲坐在马车上,端看着来人。

    “想本小姐回去?求我!”

    云轻大小姐的气势肃杀冲天!

    似冷冽寒冰带着一股不容反驳的声音犹在耳畔,靳福管家身子微微一抖,密林寒风袭了过来,他差点站不稳。

    “求大小姐回府!”

    靳福双拳紧抱,迫于靳云轻带给他的威压,他不能不从。

    “青儿,是不是我耳边有蚊子的叫声?”

    靳云轻捻起纤纤玉指在耳边挥挥,故作惊讶得瞅着身侧的青儿大丫头。

    青儿这个物似主人型的丫头,淡淡的语气漂泊如烟霭,“大小姐,奴婢没有听清。”

    “什么?”

    靳福真想大吐一口老血出来。

    靳福他呆在靳府差不离20年,曾经伺候过上一任的老侯爷,就算是现任永乐侯靳曜左也要给他几分薄面。

    永乐侯府一拨下人里头,就属他最大。

    不过奴才终究是奴才!

    见了主子!就得像狗一样的虔诚!

    靳云轻清风云淡且极有玉离的目光之中,满是对靳福管家的鄙夷。

    这个靳福素日里可没少帮着二夫人莫氏编排自己,试问靳云轻能不生气?

    青儿丫鬟,如是!

    靳福心里知道,这是大小姐靳云轻有意难为他,就是要当着众位永乐侯府下人们面前,狠狠下他靳福的面子,以正她靳云轻做主子的声威!

    靳福此刻倒想依然做从前那般,把眼前的靳云轻大小姐视作无物,可是,眼下却是万万不能,这是永乐侯爷下的命令,无比要寻获大小姐,让大小姐为太老爷治癫痫顽症!

    那么,唯有暂时拉下脸来。

    靳福双拳再次紧抱,双眸卑微恭下,不敢直视云轻大小姐,“老奴有请云轻大小姐回府!请大小姐勿要因为记恨老奴过去种种,让老太爷的病情陷入为难之中……”

    “住口!”靳云轻眸子一厉,斥道,“混账狗奴才!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只不过是祖父身边的一头狗奴才罢了!别把脏水往本小姐的身上泼!”

    靳福此言无非是想要令靳云轻这个嫡长女的声望在众下人面前倒地?

    倘若以后落入别人口实,说云轻大小姐为了达到记恨一个家奴的目的,宁愿不去医治自己的爷爷,这要是传出去,恐怕比之前那些恶言恶语还要来得厉害三分!

    靳云轻现在要做的,便是喝住他,板起大小姐谱来,让靳福管家好好感受一下如何方能为一个合格的狗奴才?!

    “伺候好大小姐上马车!”靳福高呼了一声,以为靳云轻她也不过是外强中干的一个闺秀蠢女罢了。

    就在靳福以为靳云轻真的听他的话,靳福得意得走到领头的马队,准备跳上马背,骑马回府。

    殊不知,就在此刻,事情发生了转折,坐在马车里的靳云轻幽幽得对靳福管家道,“老太爷的病,本小姐自然会诊治,不过你嘛?既然是奴才,是老太爷身边的一条狗。本小姐可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一条狗还能骑上马背上的?你,就给本小姐一路走回永乐侯府,就当为祖父祈福!”

    “哈哈哈哈哈……”

    顷刻间,除靳福一人,其他下人都在哈哈大笑,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向来怯弱的大小姐竟然也有如此幽默的时候。

    青儿大丫头也来调皮补了一刀,“是呢,靳福管家,你该为老太爷好好祈福才是。若是不从,大小姐定然会回禀老祖宗和侯爷,到时候,靳福管家可要仔细数数你颈项上一共长着几个脑袋瓜子,够砍不够砍,还要另说呢。”

    “哈哈哈哈哈哈——”

    青儿的话,又引得那几个随着马队而来的下人们狂笑。

    “笑什么,你们这些兔崽子,看我不回去不修理你们……”靳福心中暗暗含着恨意,对靳云轻更是如此。

    靳福老眼一黑,双拳紧握,不甘心也得甘心得道,“一切听大小姐的便是。”谁让老祖宗侯爷大人需要她呢,有朝一日,当永乐侯府不需要靳云轻此人,便是靳福大仇得报的时候。

    可惜啊,靳福一直都未能得报今日被云轻大小姐折辱之仇。

    因为靳云轻已经容不得他,他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

    ……

    永乐侯府,庆福堂。

    “老祖宗,老爷,云轻她性子执拗,恐怕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莫氏哭得那叫肝肠寸断,声声凄厉,声声啼血。

    永乐侯靳曜左眸子一凌,瞪着莫氏,“性子执拗也倒罢了,何故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糟了!

    莫氏忘记了,靳云轻可是侯爷的亲生大女儿,就算他一个做爹爹再怎么不喜欢自己的亲生女,也不会希望她惨死!

    莫氏她表面上嚎哭不已,内里则是高兴都来不及,一下子派去了两拨人去弄死靳云轻,人贩子,土匪帮的人,就算靳云轻得逃得过初一,难不成还逃得过十五?

    莫氏心里以为靳云轻死定了,所以才会脱口而出说什么“恐怕永远不会再回来了”勾起了靳曜左的怀疑。

    “长枫,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刚才到底是何意?”靳曜左也在想,难不成莫氏有什么瞒着自己吗?

    狡猾的莫氏继续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老爷,妾身还能是何意?靳福管家去了那么久,妾身想,云轻大女儿一定是远走他方,永远再也不回来了。哎呀,都怨我!都怨我呀!老爷,是妾身没有照顾好云轻!妾身对不起你呀——云轻只怕是真的回不来了——呜呜——”

    靳如泌看到母亲莫氏眼眶中莫须有的眼泪,得意之极,哭声道,“云轻长姐,你该不会遇到什么不测了吧,你可千万不能死了呀!”

    “呜呜……云轻你要是不能活……母亲我陪着你去下黄泉……”莫氏端是一副好继母的姿态。

    “通通给我住口!”靳曜左觉得够了,“老太爷病榻在前,你们这是做什么,提前设灵堂吗?哭哭吼吼得做什么?成何体统?”

    莫氏依旧用袖子擦着眼泪,“可是妾身认为,玉离她真的永远不会回来——”

    “大姨娘!你当然希望本小姐永远回不来了!”

    一女子明艳无极的声音回荡在庆福堂中央。

    众人还没有看到云轻此人,已然听到云轻中气十足彪悍无边的声音。

    单单听这声音,就知道靳云轻不但没事,相反,还好得很呢。

    如此这般,在莫氏心中产生极大反差,她说话都开始结巴,“玉……娴……回回……回来了”怎么可能,派去的两个人可都是千里挑一的悍匪,靳云轻小贱人一个小女子家家怎么可能还活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