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538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42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天阿降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

    青儿回到炼丹告知靳云轻,靳云轻淡然一笑,“这就对了。  .侯爷父亲生性多疑,既然对继母莫氏怀疑一次,就必定有第二次。青儿,这头一件事,你办得还算不错!那第二件事怎么样了呢?”

    靳云轻其实是叫青儿放出风声,说莫夫人趁着去白马寺烧香礼佛间隙与外头的野男人有染,就是这么一句话在下人们里头偷偷瞎传,自然落入侯爷的耳,要不然靳曜左吃饱了撑着去侯后角门拦截莫氏?

    靳云轻这么做,势必造成父亲靳曜左对继母莫氏产生了信任裂痕,从而形成一股危机!从而达到离间他们二人的目的。也算是帮助母亲安思澜报仇!

    “小姐,您叫我做的第二件事情不就让我去京城打听可以用来做医馆的商铺吗?我打听好了,之前玄武道西街口的绸缎庄的王老板要去冀州享他儿子上任知州的福,家老少举迁,说商铺地契可以便宜点卖给我们!王老板说如果我们出三千两银子的话,他就答应……”

    青儿话音刚落,却不由得靳云轻大吃一惊。

    “什么,三千两?”

    靳云轻摇摇头,“就那个商铺地契要三千两?太贵了吧!再说我们统共三千两,买过来的话,哪有多余的银子买办药材呢?”

    “那,小姐,我们该怎么办呀?”青儿难为得说。

    靳云轻淡淡一笑,“还能怎么办?凉拌呗!”

    “小姐,凉拌是啥?”青儿眼珠子满是问号。

    靳云轻腹诽一笑,自己这个穿越女跟正经古代人说这些做什么,旋儿欣然道,“别问了,走,跟本小姐一起去讨价还价,我就不相信了,那个王老板真的还坚持三千两?那样的地界商铺一千两已经是顶天了的。”

    “什么,一千两!”青儿满脸黑线,愣在当场。

    “那你走不走?”靳云轻已经出门。

    “走!”青儿点点头,不管成不成,但是云轻小姐她就是霸气!

    ……

    西街口,王氏绸缎庄。

    “王老板,您好您好。”

    靳云轻这个永乐侯千金端的是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王老板是个身宽体胖的面善人,“您好您好,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我们商铺要关门大吉了,暂时不卖布了。”

    “我不是来买布的。”靳云轻欣然一笑。

    青儿丫鬟赶紧从小姐身后跳出来,嘻嘻道,“王老板,不认得我了吗?”

    “哦,原来是青儿丫头啊,这位是……便是永乐侯府的大……大小姐……云轻小姐……”

    王老板愣了一下,他做生意几十年来,在满满京都见过不少达官贵人,可看着如今的云轻大小姐风华气度绝非往日那些闺秀可比,倒是眼前一亮,“原来是靳小姐……”

    王老板若有所悟得道,“靳小姐您若是想要鄙人这家商铺,三千两是一分都不能少。”对方是永乐侯府的千金大小姐又如何,就是侯爷王爷亲自来了,也是这个价,在商言商嘛。

    “真的是一分钱都不能少了。”王老板摆摆手道。

    内进间,一个头绾墨鱼钗的白嫩媳妇模样的人儿抱着一个六岁大的女娃子耍,脸色娴静得对王老板道,“公爹,相公远赴冀州上任之时,嘱咐我们,三千两是底线,万万不能再少了。何况我们家举迁,一路上用度要花耗不少银钱呢。”

    靳云轻瞧着这个媳妇儿,外边大方娴静,却一肚子的精明,倒是个懂持家的。

    “娘吃,娘吃嘛。”媳妇她怀中的女娃子一手抓着一把山楂果,山楂汁吃的满嘴都是,就好像一个可爱的年画宝宝。

    墨鱼钗媳妇儿宠溺道,“昕儿吃,昕儿乖,娘都给你吃。”

    靳云轻反观了一女娃子气色,淡然道,“如此,就打扰了,青儿,我们走吧。”

    “是。小姐。”青儿还能说,三千两那王老板和他儿媳妇可是说了,人家压根儿不让再低价了。

    靳云轻前脚出门,后边就传来女娃子的哭声,“娘,肚子疼,呜呜,肚子疼,哇哇哇哇——”

    靳云轻回旋转身,正如自己所预料的那般:之前看女娃子隐隐有嗳气泛酸之感,且哭闹加剧了痛楚!

    “公爹,了不得了,了不得了!昕儿又患病了,哎呀!这可怎么办呀?”墨鱼钗媳妇儿眼泪涟涟,“我们还打算去相公上任的冀州之地,把昕儿这一年多的病症给彻底治愈,想不到,又患病,这可咋整呀。明天我们就要去了,诸般适宜已经打点好了,我最担心昕儿受不了周车劳顿,病情加重……”

    靳云轻的注意力在女娃子身上,忽略了墨鱼钗媳妇所说的一筐子的话,马上走到女娃子近旁,“伸出舌苔,让我再细看看!”舌苔薄腻,果真是——

    王老板是个眼力见儿的,诧异道,“什么?靳小姐是个懂医术的?”

    “难道王老板没有听说过,当年永乐侯府大夫人安思澜吗?”青儿反唇相问。

    “安思澜,安夫人?当今安老太妃的亲生侄女?”王老板用手拍了一下膝盖腿儿,“记得,当然记得,安思澜夫人是好人呐,三年前,安夫人还治愈我老伴的失明之症,一个针灸下去,已然让老伴她过世之前能够好好看一看这万千世界,原来是恩人之女!鄙人谢谢您,谢谢您。我还想着安夫人如果活在世上该有多好,就能够治我的孙女昕儿,她这般反复肚子痛一年多了,许多名医游方郎中都束手无策的呀。”

    靳云轻抓住关键的一点,抬眸凝了王老板一眼,“一年多了?”

    旋即再问,“可是一年多了,你们都给她吃山楂?”

    “昕儿喜欢吃,我也一直把山楂果当做零食给她吃,怎么……”

    墨鱼钗媳妇儿说道这里,颤抖了一下。

    靳云轻跟墨鱼钗媳妇儿说话的时候,已经抓了女娃子的手诊了脉的,确定是脉弦,“问题就是出在这里,山楂果是用来消化积食的,你天天吃,还吃了一年多,肚子能不闹腾吗?严格说起来,不是肚子,而是胃!你家闺女是胃脘痛!”

    听着靳小姐直接点名了病状,王老板和她媳妇眼珠子瞪得滚圆,异口同声道,“胃脘痛!”

    “不错!”靳云轻斩钉截铁得道,“吃太多的山楂果,山楂果是起消化作用的,如果人吃饱了饭食,再吃山楂果,适量吃点对身体有益;倘若空腹吃山楂果,无饭食积累腹中供于消化?那你们说,山楂果这时消化什么?”

    “消化什么?”他们两个眼珠子鼓胀得快要爆炸了。

    “消化肉!把胃里边的肉也也给消化了!”靳云轻一语中的。

    难怪呢,之前她太过溺爱女儿,长年用山楂果哄女儿吃饭,都是先吃山楂,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始吃饭。

    墨鱼钗媳妇儿赶紧抓着靳云轻的袖子,“靳小姐,请您一定要救救昕儿,昕儿是我相公的命根子,你可一定要救救她呀。”

    “我自然会救她。你们以后别给她空腹吃山楂果就好。”靳云轻点点头,“青儿!银针!”

    “是!小姐!”青儿取出银针,这样救人性命的东西当然随身带着。

    靳云轻对着女娃子身上的内关、中脘、足三里、期门、阳陵泉、太冲这六大穴位,配合着热针灸下去,用的是泻法,很快女娃子不哭了。

    “王老板,稍后你去药铺跟郎中要女童剂量的胃脘痛的药材,他会给你的。”靳云轻说出王老板想要问的话,王老板更是感动连连。

    墨鱼钗媳妇儿对靳云轻行了一个大礼,“此番多谢靳小姐!”

    旋即,媳妇儿又把云轻拉到了内进间悄悄道,“只是,靳小姐,恕妇人冒昧,我与相公自诞下昕儿六年多了。此前相公尚未远赴冀州上任,我们一直频繁行……房……久不见梦熊有兆……不知靳小姐有没有个中之法呀?”

    “请问知州夫人,你相公行房时间多久?”靳云轻只是循例问问。弄得饶是经历人事的媳妇儿羞赧如霞遍布腮根。

    墨鱼钗媳妇声音犹如蚊呐,“相公行房之初……有时未曾进入就泄……有如打败仗一般……溺尿之时常伴随着断断续续……”

    听着这位冀州知州夫人对他相公的描述,靳云轻第一时间联想到百里爵京这个阳痿渣男。

    想了想,靳云轻好笑极了,旋即眸子冷冽淡然得道,“嗯,是肾气太弱之缘故。还请问知州大人他此去冀州之时,是否有腰膝酸软、眩晕耳鸣、口燥咽干、潮热颧红、盗汗、小便短黄之症?”

    “有呀!靳小姐你真神了!”墨鱼钗媳妇头如点蒜,“相公他确是如此。”

    靳云轻摇头晃脑道,“那便是了,此乃肾阴虚之症,要好好调理才是。这样罢,我教你一些古法,然后一些相应的药膳,我想,知州大人他一定会药到病除的!”

    “如此,多谢靳小姐了!”墨鱼钗媳妇眼里翻滚着泪花儿,极是感激。

    靳云轻瞥了一眼墨鱼钗媳妇,“知州夫人,先别急着谢,夫人这次若抵达冀州,入夜前,劳烦夫人两手掌对搓至手心热后,分别放至你相公腰部,手掌向皮肤,上下按摩腰部,至有热感为止。可早晚各一遍,每遍约2oo次。

    此运动可补肾纳气。两手握拳,手臂往后用两拇指的掌关节突出部位,自然按摩腰眼,向内做环形旋转按摩,逐渐用力,以至酸胀感为好,持续按摩半刻钟,早、中、晚各一次。

    肾为腰之府,常做腰眼按摩,对你相公固肾之本、培肾之元相当有益处,切记切记。

    每日炖些肉苁蓉羊肉粥、肉苁蓉鹿鞭羹与你相公吃,双管齐下,必让你夫妇二人三年抱两。”

    靳云轻几乎是一气呵成得说完,并且关于两种药羹汤材料及烹煮方法,都用毛字写在一张小方子上,递给墨鱼钗媳妇儿。

    看见靳小姐如此真诚得襄助自己,墨鱼钗感激涕零道,“若真如靳小姐吉言,他朝我和相公必另重谢!”

    “不客气。夫人收好此方。”靳云轻温雅一笑,旋即掀了潇湘竹帘子出去。

    靳云轻和青儿主仆二人正欲走出商铺之时,王老板叫住了她。

    “靳小姐,请您留步。”王老板眼里多了十二分的温和之意,与之前的玉离淡漠大大不一样。

    靳云轻回头看到墨鱼钗媳妇儿一脸笑容,想必是她跟自己的公爹说了什么,才使得王老板对云轻如此重视。

    “靳小姐,您给我们王家这么多帮助。理应鄙人要报答靳小姐才是,如果靳小姐不嫌弃,鄙人可以将商铺一千两纹银抵押小姐您。”

    王老板态度很是诚恳。

    青儿飞快得晙了自家云轻小姐一眼:天呐,小姐,刚刚王老板说了3ooo两后死活都不再便宜,这会只要一千两这么好。

    见靳云轻犹犹豫豫的样子,王老板有些为难得道,“靳小姐,你救了我家孙女昕儿,按道理,鄙人理当把这家商铺分文不收给你以做抵押医药费,但是鄙人无能,初初远在冀州上任的儿子,是个两袖清风的清官,人家当官是十年雪花银,可是我们家出了一个当官的却是一个……”

    王老板叹息了一声,挺不好意思对着云轻小姐。

    墨鱼钗媳妇惭愧道,“是呀,只是我们这一路上远赴冀州,也要些盘缠傍生不是?这一年多我们的商铺丝绸生意也挺不景气的……”

    靳云轻听到这对公公媳妇诉苦,满脸真诚的样子,但是云轻怎么可能忍心让他们分文不取就把商铺给了自己,那自己岂不是成了女强盗了吗?

    “王老板,知州夫人误会我了。”靳云轻盈盈一笑,“我是觉得一千两银子很是公道了。你们一家子长途跋涉远赴冀州也不容易,也该有盘缠傍身。”

    身为堂堂的知州夫人陈王氏却对靳云轻恭敬一福,“多谢靳小姐大恩了!”

    “您可是知州夫人不敢当。”靳云轻马上过去一搀,“夫人快快请起。”

    墨鱼钗媳妇见靳云轻小姐看起来冷漠玉离,但实际上是个热心肠的主儿,免不了真心托付道,“云轻小姐,我小名泌清,不过比云轻小姐痴长了七八岁,我与你一见如故,以后叫唤我泌清,若我身孕之日,我定然写信报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