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539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8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好。.”靳云轻点点头,笑靥如花,陈泌清性格温和善良,是值得神交的,“再有什么,你可要时常写信给我,我必回。”

    靳云轻以一千两价格拿到商铺地契,临走之前,忍不住摸了摸陈泌清螓上的墨鱼钗,“泌清,你头上的墨鱼钗很漂亮。”

    “是吗?”陈泌清娇羞满面,“说起来,这墨鱼钗还是相公以前尚未中举人的时候在廉价虚市区给我买的,如今他宦海扶摇步步升迁,金钗银川对我而言,始终不及这低廉墨鱼钗。”

    靳云轻艳羡得点点头,“泌清,你与你相公,的的确确是只羡鸳鸯不羡仙,何况你相公又是清廉的好官,对你钟情如一,更是难能可贵。”

    “云轻,等日后你寻获一如意郎君,你定然知晓个中甜蜜。”陈泌清看着云轻。

    靳云轻有点不好意思先走了。

    青儿跟着靳云轻回到炼丹,青儿两只小指头放在胸前交叉摆弄着,“小姐您与陈泌清夫人一见如故,当真是难得,更难得是,竟然以一千两的低价把商铺卖给我们。小姐,你知道吗?我可打听好了,之前商铺隔壁刘氏钱庄出三千两银子,想必王老板正想着答应人家呢,现在倒好,直接卖给我们了。一千两花在商铺地契上,另外两千两,我们可以用在药材上,小姐,我们该去哪儿弄药材呢?”

    青儿大丫头想着云轻小姐在听她讲话呢,其实不然,靳云轻坐在案牍上,草拟了一个账目。

    “小姐,您这是……”

    青儿走上去想问,可是她知道小姐已经陷入思考之中,万万不得打搅小姐捣鼓账目,这账目貌似关于药材买办,包括包材的进仓出仓的预计之类的数据。青儿虽然看不懂,但也将就着看。

    “对了,青儿,京城附近有没有专门贩卖药材为生的山民?”

    靳云轻突然停下来,抬眸看着她。

    三日后。

    知州夫人陈泌清一家早已启程赶往冀州,临走时,她公爹王老板把空置商铺收拾得妥妥当当。

    青儿丫鬟走进窗明几净的商铺,感觉整个空气都是新鲜的,“小姐,您看好干净呀!”

    “王老板果然是个识的。”靳云轻的心情也很好,能够离开那一座冰冰凉凉的永乐侯府,住狗窝也比那个强太多了,好歹狗窝有狗性!永乐侯府没人性!感叹一声,又道,“青儿,让你联络的那些山民怎样了?”

    扑哧,青儿正喝着口茶着实被呛到,“小姐,那些山民们长年以贩卖药材,他们听说小姐您是当年享誉京都第一女医安夫人之女,就打算以后把部药材卖给您。”

    “怎么,他们也知道当年母亲的大名?”靳云轻一双杏瞳瞪了个滚圆。

    青儿连连点头道,“是呢,奴婢也是这么问他们的,怎么你们也知道当年大夫人的大名?小姐你猜他们说了什么?他们说了,安夫人在世之时,每每给无钱患病的贫苦贱民免费馈赠医药,好多穷苦山民都曾受过大夫人的恩惠——”

    难怪!

    靳云轻继承原主的记忆,想起原主孩提时期,每逢初一十五,母亲安思澜就以借去白马寺烧香祈福为名,在白马寺附近为穷苦人家赠医施药为实。如此医者仁心,也亏穷苦山民们还记挂着母亲当年的滴水之恩。

    “这样也好,以后你就负责跟山民们收购药材。”靳云轻眼珠子透出一丝锐利的光,“还有,先问问那些山民们,之前向其他药铺贩卖的药材是多么钱,我们这边给他们原有基础上再多出一成的银钱来收购。”

    青儿用手捏了自己下巴好几下,“小姐,奴……奴婢没有听清吧……还要多出一成来收购?我们买下商铺做药铺就是为了财源广进的!这样我们就会少赚了呀。请小姐三思。”

    不管青儿在说什么,靳云轻眸子满是幽幽柔柔的光,“青儿,你不仅仅要执行这个,本小姐呢为平头百姓瞧病的时候,还要少收上一成的诊金和药金呢。”

    “小姐!”青儿满脸惊骇之色,“这一来二去,九出十三归,小姐啊,我们没法赚钱了?”

    “谁说没法赚钱的?”靳云轻笑,“倘若是那些达官贵人,王孙公子来瞧病,本小姐要向这些人群多收一成诊金和药金!”

    青儿努力得眨巴着眼睛,才缓缓得嘘嘘了一口气,“哎呀,小姐,您这是要劫富济贫!”

    “嗯!的确跟某些打家劫舍的好山贼有异曲同工之意。”靳云轻满满正义的样子,“我们不偷不抢,穷人来了,就算我们少赚一,我们也是开心的,那些穷人已经够惨了,如果再因为看不起病等死,岂不是惨上加惨?富人来了,我们狠狠鲸吞他们一,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九牛一毛罢了。”

    青儿看着大小姐云轻,越是脩拜起大小姐来,“大小姐,您的善良心性真真是随了大夫人!其实,青儿也知道,小姐您让奴婢多以一成价格收购那些山民的药材,就是希望能够帮助一下山民,奴婢何尝不知道,那些山民们的惨况,周边的药铺看他们出身卑贱,无不压低他们辛辛苦苦采来的药材,小姐您这么做,相信山民会把小姐您的恩德永远记在心中。”

    “你这个丫头,今早蜜饯吃多了吧。”靳云轻白了青儿一眼。

    青儿捂着嘴,满脸的纯真,“没有啊,小姐。”

    “没吃,嘴还那么甜,得,得,你现在去煮药膳吧。给我煮一大锅的药膳。嗯,按照这个药方来煮。”

    靳云轻推搡着青儿的肩膀,旋即给了她一张粟米粥药膳的方子,道,“这是今日粟米粥药膳粟米粥药膳方子,明日我会给你一张红稻米粥药膳方子,后日是粳米粥药膳方子……”

    “小姐,先不说粟米粥了,红稻米粥的红稻米俗称胭脂米可是金贵之物,小姐,这是要破产的节奏吗?”青儿搞不懂大小姐为什么要下如此之大的重本,弄大锅的药膳粥。

    靳云轻知道青儿这个小家气永远成不了什么大气候,不过云轻也挺有耐心得解释道,“青儿,你这个小丫头,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嘛?酒香不怕巷子深,同理,药香照样不怕巷子深。之前陈泌清夫人说了,之前这家西街商铺营业寡淡不景气赚不了几个钱?因为什么?就是因为地位位置太过偏僻,吸引不了顾客。”

    “既是如此,小姐何必又要买下这家商铺?”青儿眼珠子睁得大大的。

    靳云轻摇摇头道,“药铺与寻常的绸缎铺不同,药铺只要名气响,患者不远万里也会来瞧病的。所以我们想要医馆生意红火,第一件事便是吸引顾客,我们须要每天连续炖煮一大锅的药膳粥,犒劳周边的民众,一传十十传百,大家觉得药膳好,自然也觉得我此间医馆好,病患者6续有来,当然了,我们布施药膳粥只要五天,五天一过,本小姐保证我们的医馆客似云来!”

    “原来如此,小姐!你的脑袋瓜子很好用!很适合经商啊。”青儿的眼睛就只有靳云轻三个字了,她是打心眼觉得大小姐好能干,比永乐侯府里边的如泌二小姐强太多了。

    两个时辰后,药膳粥好了,靳云轻和青儿两个人在铺子门口架起了大锅子,满满的药膳粥的药香飘了整条西街口,把众多馋虫吸引过来。可惜的是,这医馆上上下下,就她们主仆两人,人手根本不足,靳云轻有点郁闷。

    “快来咯,快来咯,亲爱的街坊邻居们,为了庆祝云轻医馆开张,新煮好的粟米药膳粥,一分钱不用,免费大赠送,每个人一碗,放完为止!走过路过,千万别错过了哟喂!”靳云轻扯开了大嗓门道。

    医馆对面,一对衣衫褴褛、濒临死亡边缘的姐弟俩。

    大一点的姐姐对弟弟说,“弟弟,有药膳吃,有药膳吃了,来,姐姐搀着你,我们要活下去!我们答应死去的爹爹和娘亲的,一定要活下去!知道吗?”

    “姐姐,你去吃吧,不用管我。”被唤做弟弟的少年,不过十六七岁,嘴唇干瘪,面色蜡黄,是多天滴米未进的缘故。

    靳云轻看到对面一双姐弟模样的人,并且听到他们微弱的说话声,赶紧用铜勺子从大锅底捞一点浓稠的,盛了两碗热乎乎的药膳粥,走了过去。

    “天冷,这两碗是给你们的!”

    云轻她那暖若春日晨光的声音,荡入姐弟两的耳中,这是飞流和绿妩这辈子听过最好听的声音。

    俩姐弟呱唧呱唧喝完手中热乎乎的药膳粥,嘴角皆浮现了幸福温暖的笑意。

    “好好喝。”十六七岁的少年双瞳闪烁黑曜般的光芒,看来体力恢复了。

    “是呢,弟弟,我们快谢谢这位小姐!”少年的姐姐赶紧拽拉着他的身子,对着靳云轻跪拜又磕头,“谢谢小姐的一粥救命之恩。”

    靳云轻摆摆手,“不用客气,你们这是打哪来?”

    “今夏,雍州老家大水,我们跟着爹娘一路逃难,爹娘生了痢疾惨死途中,我和弟弟爬千山涉万水,想要寻找一处安身立命之所,怎知,盘缠也用尽,我和弟弟十天多一直在上京街头浪荡……”

    衣衫褴褛的女子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少不得用手去捋捋额前的凌乱丝,却陡然显出一个“****”二字的黥面标志。

    那女子虽一身枯槁,但在靳云轻看来一双眼珠子颇为灵动,与十六七岁的少年很是酷肖,当然人家是亲姐弟,能不相像吗?

    “你脸上的黥面是……”靳云轻倒不是看不起他们的意思,只是觉得好奇。

    女子抬眸,一点儿也不生怯,“回小姐的话,这是我们姐弟逃离雍州关口,被官兵所捕,官兵见我们拿不出出关费,就硬生生得刻上去的!”

    话音刚落,少年双目阴狠得对女子道,“姐姐,他朝,我一定要把他们给活剐了!我有黥面不要紧,但是姐姐,你可是女子,未来可是要嫁作他人妇的,你的脸有了黥面,以后谁还肯娶你呀……姐姐……”

    “弟弟,别说了,大不了,姐姐一辈子不嫁,一辈子守着你。”女子抱住弟弟,二人又是一番痛哭。

    从雍州那边进入上京势必要出关口的,都大水,见钱眼开的守关士兵还要趁机收刮,死人财,着实可恨!

    姐弟二人撩开额前脏乱的头,靳云轻看得更加清楚了,黥面“****”两个字将会一辈子陪伴着他们,听姐弟二人道,这是用长久不褪色的特种黑墨沾在利刃之上,然后在他们的脸上刺上这两个字。

    靳云轻都听不下去了,怒声道,“这个世界竟有如此心狠手辣的黥面守关士兵!”呵,狠毒程度直追永乐侯府的那位夫人和白莲花婊渣靳如泌了!

    “你们以后要去哪里?”靳云轻看着他们。

    “小姐,雍州老家大水了,爹娘又死了,天地之大,竟无以为家!小姐求求您收留我们姐弟吧,我叫绿妩,十七岁,弟弟飞流,今年十六岁。”叫绿妩的女子眼里满是眼泪。

    弟弟飞流双手撑在地上,向云轻磕头,一下,两下,三下……,“我们不要工钱,只求小姐给我们一日二餐果腹足矣,飞流和姐姐会一辈子为大小姐您做牛做马,生死无悔!”

    “生死无悔!”绿妩也诚心叩拜。

    除了眼前的布施药膳粥的好心小姐,就再也没有人愿意帮助他们了。

    “绿妩,飞流?!很好听的名字。正好我们医馆缺人手,你们以后就留在这里打打下手。一日二餐怎么够?当然一日三餐,你们不吃饱,如何帮本小姐干活?”

    靳云轻轻松一笑。

    “谢谢小姐!”

    绿妩和飞流姐弟俩对云轻感激不尽,他们誓一定要穷尽一生之力报答好心善良的小姐!

    “小姐,小姐,快过来!越来越多的人来排队领药膳粥了,我……我一个人忙活不过来呀!”

    在粥棚里负责的青儿丫鬟倒不是埋怨云轻小姐把布施工作扔给她,而是青儿她实在是忙的手忙脚乱的,又要拿碗,又要用铜勺子盛粥,忙得不亦乐乎。

    “来了,来了,青儿,我叫来了两个好帮手来帮你。”靳云轻带着绿妩飞流过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