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 541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94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重生之低调大亨

    险些被靳云轻一个淡漠的眸光阻止住,靳云轻款款一笑,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对着平安侯夫妇道,“既是如此,那本女庸医也不便叨唠,就此告辞。.”

    你说我是女庸医,那我靳云轻便是了,至于是不是女庸医,云轻医馆那些曾经被医好的人,通通都可作证,而不是一个平安侯小小世子一句话就能否决的。

    “黎儿!不可无礼!”平安侯爷痛心疾得道,“你还这么年轻!这么多年来,前前后后替你瞧过病症的人,足以塞满整个平安侯府了!她是不是庸医,瞧过再作决断。”

    侯爷夫人倒是识了,连连跑到靳云轻身侧央求着,“云轻小姐,抱歉,黎儿他不是不懂事,只是这么些年,沉溺病榻,实在是太苦了他自己,所以才……”

    说着,侯爷夫人忍不住流下眼泪来。

    “夫人,我并没有因为世子骂我是女庸医而生气,我只是担心,世子如此自怨自艾实在是会加重他原本的病情,这样的话毒性会更加深入骨髓……到时候就……”

    靳云轻静默得看着侯爷夫人。

    平安侯爷一听云轻这话不免心惊肉跳起来,“怎么?犬子他是……”

    “不错,正是中毒。慢性毒……”靳云轻眼眸毫无畏惧对视着平安侯。

    平安侯爷不敢置信得看着靳云轻,“不知道云轻小姐是如何看出犬子是慢性毒,之前的几位著名医师都说是不治之症无法医治,再说玉离小姐你也不曾为犬子诊脉,如何就断出……”

    还没等平安侯爷说完,靳云轻就截断他的话,“如果之前所谓的著名医师说话有用的话,恐怕今日平安侯爷也不会找我了吧……”

    靳云轻的一句话,让平安侯爷寒碜不已。

    待平安侯爷夫妇二人面露愧色,靳云轻继续道,“世子他眼底泛白,白中又有一团浑浊样黑,是一种慢性病毒在侵染他的机理,至于是什么毒,我还未诊脉,一时之间判断不出来,得诊脉后才能知晓!”

    “诊脉!”平安侯爷拿出侯爷威势来。

    倒在病榻中的靳尺黎脸甩一旁去,他刚才说了一番话,已经耗损不少元气,所以干脆任凭靳云轻摆布。

    靳云轻摸着脉象,点头道,“脉象时强时弱,时粗时细!”

    旋儿,靳云轻接过青儿丫鬟的银针,从世子靳尺黎手的合谷穴插入,银针显淡淡青色,“看银色变成青色,果然是********无疑!”

    “现在,我为世子推血过宫。”

    靳云轻申请一个匕来,烧红消毒后,轻轻划破靳尺黎的手腕,旋儿对着靳尺黎周身推拿一番,让毒淤血放出,俗话说血生气,气统血,气本无形,气瘀积聚久而成形,推血过宫便是让淤血放出,达到治疗的目的。

    这一幕,看得侯爷、夫人触目惊心,不过他们心想儿子快点能好,就放手让靳云轻去做。

    半个时辰后,靳云轻净了手,观察一番室内众人,感觉丫鬟群中一女子极为可疑!

    “世子爷,中毒多时,难道平安侯府中人然不知吗?”

    靳云轻故意将矮几上的茶碗轰到地上,铿锵一声,裂成无数片,一个茜红小比甲丫鬟做贼心虚得跪了下去,吓的满脸毫无血色。

    “侯爷,夫人,堂下惊慌失措下跪的丫鬟,应该便是下毒人之一了。”至于背后有没有指使者,已经不是靳云轻义务范围之内。

    靳云轻上一世不但是卓绝女法医,还是微表情专家,通过研究犯罪分子的微表情,就可以看出犯罪分子是否存在着嫌疑。

    “红桃?难道是你谋害小世子!”侯爷夫人怒色狂瞪着堂下那茜红小比甲丫鬟。

    “还不是你?你的惊慌失措已经出卖了你!”

    大步上前,靳云轻单手用力扣住茜红小比甲丫鬟的手腕。

    先不说什么,小丫鬟被靳云轻凌厉无比的双眸刺痛了一般,整个人忍不住颤栗,连连向平安侯爷夫人磕头求饶,“侯爷夫人饶命呀,奴婢迫不得已,是有人逼奴婢这么做的——”

    靳云轻陡然松开小丫鬟的手,极是礼貌得对平安侯爷夫妇淡然一笑,“接下来,便是平安侯府的家事,请恕云轻不能久留,医馆还有众多病患者等候云轻去医治。”

    “青儿,我们走。”靳云轻抬眸看了一下已经把药箱收拾好的青儿。

    青儿丫头点点头,旋即又低声对靳云轻,“可是大小姐……诊金方面……”

    靳云轻勾唇一笑,笑青儿为何多此一言,堂堂的平安侯府会出不了区区诊金。

    正如靳云轻所想的那样,平安侯爷靳玄开口了,“云轻小姐留步!”

    “……”靳云轻悠然转身,嘴上并没有说什么。

    “来禄!”平安侯爷靳玄让管家靳来禄去账房取银两来。

    旋即,靳来禄端出一千两纹银递示于靳云轻面前。

    靳云轻看看了银两,目光不咸不淡得看向平安侯爷,“平安侯爷,这数目不大对呀,应该是一千一百两银子才对。”

    “这——就算宫中年一针年院判断来到平安侯府诊病,也最多一千两。”

    靳来禄真心没有想到看着如此温雅娴静的永乐侯千金大小姐靳云轻,竟狮子大张口。

    侯爷夫人郑氏看不过眼,心急口快,“敢问云轻小姐,你一个年靳轻轻,要的诊金竟然比年老太医还要多?我们是见你年靳轻轻给我们儿子诊病,又在抓到了谋害犬儿的下人,一千两,已经够……够给你面子了。”

    “奴婢也敢问侯爷夫人,既然年老太医那么厉害?为何贵府亲自请我们大小姐来这里为世子爷断症呢?”

    青儿心里窝了一团怒火,小姐为他们治愈了小世子靳尺黎,还当场抓到谋害之人,他们竟然还唧唧歪歪的,真是太可恶了!

    说得平安侯府上上下下无一人敢反驳。轩室内鸦雀无声。

    “青儿,不得对侯爷夫人无礼。”靳云轻嘴畔勾起了一抹平静的笑,“我靳云轻为人瞧病有一条铁律,达官贵人者,多收一成诊金,布衣平民者,少收一成诊金。如果侯爷和夫人嫌贵,大可不必给……就当本小姐从未给令世子看过病——青儿我们走。”

    青儿冷哼得紧跟靳云轻身后。

    “且慢——”

    堂堂平安侯爷叫住了靳云轻,给夫人郑氏努力作思想工作,郑氏无奈点点头。

    平安侯爷靳玄让管家来禄多加了一成诊金。

    青儿风含笑收起来,跟着靳云轻出府。

    看着靳云轻就这么走了,郑夫人一脸冤屈,“侯爷,你怎么就顺了靳云轻这个永乐侯府丑颜弃女的意,给她一千一百两银子,这实在是太贵了。”

    越有钱越是抠门,郑夫人的秉性如此。

    平安侯靳玄却不是这么想,瞪了一下郑氏,“你呀你呀,所以本侯常说你们女人头长见识短,你懂什么?我们堂堂平安侯,这区区的银两会拿不出来?当然,这只是其一,你没有看到我们儿子尺黎已经好了很多了吗?还有靳云轻当场说出谋害我们儿子的下人红桃,靳手云轻眼神那股子锐利之态,大有女将之风!非是寻常闺之女可以比拟!这乃是其二!如果靳云轻真彻底治愈我们的尺黎,那么一千一百两银子就花得值了。”

    “哼,如果治不好我们家的尺黎,看我不拆靳云轻的医馆!”郑氏冷哼了一声,便马上去看儿子靳尺黎,靳尺黎脸上缓缓有了血色。

    ……

    数日,平安侯府命人传来捷报,平安侯府世子靳尺黎多年沉珂已痊愈,也通过对红桃丫鬟严刑逼供,供出下此等灭绝人性的********之幕后黑手,竟是平安侯爷膝下一妾侍。

    靳云轻治愈平安侯世子之事震动整个上京,之前开设药膳粥棚广济来自雍州之地大量流离失所的难民,大周帝那边已经有耳闻。

    一袭华贵白袍的三王爷百里连城亲自拿着晋封圣旨,到云轻医馆宣达圣上旨意。

    “靳云轻跪下听旨。”百里连城一脸倨傲,浑身透着不忍亲近的玉离冰寒。

    靳云轻跪了下去,“臣女听旨。”

    “永乐侯府嫡女靳云轻,前日开放药膳粥救济雍州难民,为上京府解除燃眉之急,秉性纯良,高德大意,朕甚悦,晋封尔为县主!望继续悬壶济世,救济万民,行善积德。钦此——”

    圣旨宣读完毕,百里连城看着这个曾经强吻过自己的蠢女人,竟如此吸引到高高皇城之内的父皇,以至于让父皇封她为县主,古往今来,少有世袭侯之女晋封县主,除非大功于社稷。

    自大周开创盛世以来,靳云轻她是第一个!

    “走。”

    百里连城甩袖而走,俊逸如仙的脸蛋,依旧寒冰冷漠至极。

    哼,你不理我,老娘还不想理你嘞——

    靳云轻接过圣旨,见青儿,飞流,绿妩还在堂下跪着,“你们快起来,还跪着做什么?三王爷已经走了。”

    “啊!我没有听错吧!我没有做梦吧!小姐!您以后就是县主了!”

    青儿高兴得都要跳起来。

    绿妩就不明白了,“县主是……是多大的官?”

    “当朝从二品。”青儿看了一下绿妩姐弟,“这个你们就不知道了吧,永乐侯府老祖宗她老人家就是正一品的诰命,而庶出莫大姨娘就没有任何品级。”

    飞流那一只书生冠冕下的清澈俊眸射出精明的光,“如此说来,永乐侯府莫大姨娘见到我们家小姐,就是要先行礼了?”

    “没错,飞流,你真聪敏!”青儿嘻嘻笑了笑,“绿妩,那可要跟你弟弟学习学习。”

    “青儿姐姐,绿妩知道。”绿妩不好意思极了,吐了吐舌头。

    笑归笑,不过绿妩很快伤感起来,眼珠子噙泪央求靳云轻,“小姐您的医术天,倘若那时我们也有小姐您这般的医术,爹娘也不会得了区区一个痢疾就惨死途中,求小姐教我们医术——”

    绿妩拉着飞流一同向靳云轻跪了下来。

    靳云轻心一动,“医学是一门艰涩枯燥,又需要极强毅力,你们是当真喜欢学医吗?”

    “是真的,求求小姐教我们吧。”飞流和绿妩眼睛双双湿润了。

    靳云轻点头,“好,以后跟着我身边好好学习。一切从望闻问切最基本的开始……”

    暖暖的午后,靳云轻在医馆后庭闲坐,背后靠着是竹篾子藤椅,这把椅子是飞流亲手做的。

    飞流绿妩姐弟老家在雍州大岭下,祖祖辈辈都以采伐林木,编织竹篾藤椅为生。

    极软极轻巧,很舒适,让云轻有一种昏昏欲睡之感。

    也是,这几天,靳云轻就差人没有掉进药堆里去,忙得够呛,该好好休息。

    “小姐,小姐,侯爷来了!”

    青儿丫鬟咋咋呼呼得从明堂跑入后庭。

    “侯爷?哪个侯爷?”

    靳云轻依旧我行我素得背靠藤椅,凤眸微垂,懒洋洋的,仿佛睁开一个眼皮儿都觉得是极为费劲的一件事。对了,莫不是平安侯爷来了,不可能,这不是刚刚为他儿子靳尺黎瞧过么?

    “不是,是……是老爷。”青儿舔了舔舌头,一副心情激荡的样子,青儿的意思是永乐侯,云轻亲生父亲来了。

    未曾见到永乐侯,老远听到靳曜左带着无比怜爱的劲声,“云轻,我的乖女儿!”

    靳云轻腾得一下从藤椅上起身,抬眸凝了一眼跟前的华服中年男子,“父亲?云轻竟不知道是什么风让父亲大人御尊降低,来到这里?女儿有失远迎,还望父亲大人莫怪。”

    “噫,云轻你这是做什么?为父来了你不高兴吗?你还是随从前一样,叫我爹爹吧,别左一口父亲大人右一口父亲大人,太过生分了!”

    靳曜左知道自己这个嫡长女心里还有气,但是免不了劝慰一番。

    靳云轻福了一礼,语气不咸不淡,道,“女儿尊称您为父亲大人,是出自大周君臣纲的要领,如果女儿不这么称呼的话,只怕大姨娘那边不答应呢。”

    “她敢?”靳曜左眸子一瞪,旋儿看向靳云轻的时候,眼里款款的舐犊柔情。

    靳云轻道,“如果父亲大人真让女儿改唤您做爹爹,除非让娘亲她还在世上,‘爹爹’这两个金贵的字眼,只有当娘亲还在的那个情景里才会产生的;正如同今日父亲大人您能够来,是因为知晓大周皇帝给女儿加封了县主,所以父亲大人才会来医馆一趟,一样!没有任何的区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