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 542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61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我……”

    靳曜左面有愧色,是呀,女儿她这还是在怪他,怪他医馆才开张的时候,不来,偏偏大周皇帝给女儿加封县主之后,见女儿荣耀加身,光宗耀祖,他靳曜左才来。.

    “云轻,本侯终究是你的生身父亲吗?难道你要一辈子这么怪爹吗?”

    靳曜左右舌头含在口中汗涔了一番,然后忍不住示了软,说起来终究是他这个做父亲的不对,怎么能够容忍宠妾侍打压嫡女呢?这说出去了,要让人笑掉大牙的。

    青儿,绿妩和飞流他们在下,六颗眼珠子,你望望我,我看看你,谁能猜到这一对父女相处之道似乎存在问题,而问题的根源便是隔阂,永远无法达到互相理解的隔阂。

    “……”

    靳云轻不说话,跟着凉薄过度的父亲没有什么啥可说的。

    医馆刚刚开业的时候,永乐侯怎么不来,一听说皇帝给大小姐加封县主,他就来了?

    怪不得小姐不理他呢,青儿小丫头可知道永乐侯府宅里边的阴谋算计,永乐侯爷靳曜左能够亲自踏入医馆,想必莫大姨娘在暗处使了不少力呢。

    “青儿,收拾一下,陪大小姐一同回府。”

    靳曜左眼睛扫了一眼庭下,两个下人挺眼生的,心想是应该是云轻女儿近日收下的奴才,青儿是他府中下人,他当然认识,繁复暗纹宽袖一甩,背对着青儿丫鬟道。

    “是……”永乐侯爷话了,这是命令,她一个小小奴婢该听。

    青儿怯怯弱弱得走到靳云轻身畔,“大小姐,要不……”

    靳云轻唇角噙着一丝冷笑,是在对靳曜左说话,目光却没在靳曜左身上,而是看向藤椅下处,“父亲大人还是别难为青儿了,女儿是不会回去的了。父亲大人若是执意要留下来用晚膳,我偌大的医馆增添一副筷子便是了。”

    “……”靳曜左的胡须以肉眼可见的程度上飙而起,摆明动怒了,但是他得忍着,是因为永乐侯府之中,有一个人比靳曜左还急着让靳云轻回去。

    忍了半天,靳曜左终于妥协了,“云轻,回去吧,你爷爷要见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总不能整日在外边剖头露面,再说了你现在是县主,有县主之尊的位份,就不必每件事躬身亲为,为父这是为你好,你明白不明白……”

    后面的话极为冗长,靳云轻没有心情听太多,听多了便觉得烦闷,开口清了清嗓音道,“既然是爷爷吩咐的,孙女当然要回府一趟!”

    这是摆明告诉亲生父亲靳曜左,我靳云轻跟能够跟你回去,不是看在你靳曜左父亲大人的面子上,而是看在爷爷靳长生他老人家的面子上。

    纵横宦海几十年,官场老油条的靳曜左如何不知道这个道理?

    靳曜左的脸色已经变得乌青,狠狠甩了甩袖,乘坐轿辇而去。

    门口还剩下一个轿辇,摆明了是给云轻留下的。

    靳云轻嘴唇一勾,“青儿跟我回府。”飞流绿妩照旧留下看医馆。

    靳云轻的轿辇抬往永乐侯府过程中……

    殊不知,青霞院上房右侧花厅,已有一个狠戾女人坐不住了。

    狠戾女人手里抓着一把茶杯,狠狠扔碎在地上,“岂有此理!真不知靳云轻这个小贱人哪来存的那么多银钱,买下西街口的商铺,广药膳粥给难民也就算了,竟还被当今圣上封为县主。以后,我天天见了云轻那个小贱人岂不是要天天给她行礼参拜?”

    “姐姐,你是庶母,按照大周法律,是要给县主参拜的。这是君臣纲的要领,莫敢不从啊。”莫府医沉声道。

    莫夫人狠戾一笑,心中又似有算计,看着自己这个好弟弟,“冷谦,你的医术半桶水总有的吧,要不,你潜入靳云轻的医馆去,趁着集靳云轻这个贱人给下一个达官贵人医治的时候,你就给我在她的医治药物里狠狠下砒霜,到时候,我看靳云轻还能蹦跶几天?”

    “姐姐,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姐夫若是带着云轻贱人回来,姐姐可要好好使力,让我可以加入她的医馆去?”莫冷谦阴鹜一笑,“云轻这个贱人,敢骂我是废物!哼,那我这个废物就了结她吧……”

    永乐侯府。庆福堂。

    “云轻,让爷爷看看,让爷爷看看~”

    靳长生老太爷端着云轻的手,左看右看,仍然觉得看不够,看不厌。

    “爷爷,您身子可大好些了?”靳云轻回报着爷爷的舐犊情深,甜甜一笑。

    “可不是大好了!”

    旋即,靳长生眉眼一开,怜爱得抚摸云轻螓上的钗环,“若是没有你,爷爷恐怕早就不久于人世,是你给爷爷第二次生命!云轻,你的孝心,爷爷比谁都知道?怪不得当今陛下封你县主呢!爷爷很开心,爷爷很开心啊,哈哈哈…”

    祖孙二人共聚天伦,几人欢喜,几人愁。

    听到靳长生老太爷如此盛赞嫡长女云轻,下的莫夫人心犹似在滴血。

    靳如泌手捧着渐渐丰盈的肚子,单单闲气就充了半个肚皮,更别说胎儿所占用的空间。

    坐在一旁喝茶的靳曜左,见长女对老太爷如此尊重,分明与一个时辰前的医馆后庭,那个冷冰冰的云轻长女判若两人,靳曜左是喝了一口茶没有错,但怎么也咽不下去。

    犹如鲠在喉!

    靳曜左他这个身为父亲的,心寒!

    可惜啊——

    永乐侯靳曜左永远只会为他自己的立场思索,却从不站在云轻长女的立场,为她想一想?看看靳曜左这么些年,是如何一步步让云轻寒心的?

    老祖母靳史氏见长生与云轻爷孙俩如此融洽,她一个老妇人哪里还继续摆着一张谱,饶是亲密得对云轻道,“云轻,你在外边这么些日子,祖父和祖母怪念叨着你,以后你医馆也不用开了,好好呆在永乐侯府,就等着嫁人吧,嫁不成二王爷,其他名门宗室,也是可以的嘛。”

    哼。靳云轻心中冷冽一笑,如果是爷爷亲口说怪想她念叨着她,靳云轻是无条件相信的,可是老祖母靳史氏?这个冷漠祖母,跟父亲一般薄情,靳云轻还真真不敢苟同。

    如果老祖母真心想着靳云轻,靳史氏还会忍心驱逐她出府吗?

    难道靳史氏她这个做祖母的不知道,出了永乐侯府,外边凶险重重吗?亏她还活了这么一大把岁数了!

    也许,这是扯远了,靳云轻在外开医馆,靳史氏可曾派她贴身丫鬟绿翘过来慰问一番?没有!

    没有便没有,靳云轻倒落了个干净的!

    现在一家人都听闻当今大周帝给靳云轻封一个县主,位尊,人更显,一个一个紧巴巴得过来巴结?

    可笑,真是可笑!

    你们一个一个连门都没有!

    当日,是谁****我,驱逐我,让我为整个永乐侯府所不容?

    还不是你们?

    罢了,靳云轻权当自己忍下一口气罢了,但他们,今生今世也别想获得靳云轻的原谅!

    靳云轻的心底斩钉截铁得告诉自己:重生而来的那股恨,不能忘!坚决不能忘!

    “不好意思祖母,医馆方面,孙女还会开下去,上京那么多病患,孙女忙都忙不过来呢。”靳云轻直接拒绝了靳史氏的“好意”,这座永乐侯府,她真心是呆腻歪了。

    靳长生摆摆手,反而对靳史氏道,“宝珠,大孙女喜欢开医馆就让她开,济世活人,也没啥不好。我还就喜欢云轻能够像先媳妇思澜一样,成为一个万人敬仰的女医!可惜啊思澜命薄……”宝珠是老祖宗靳史氏之儿时闺名。

    老太爷的话,使得庆福堂陷入一片短暂的寂静。

    很快,云轻明媚的声音再次回荡开来。

    “对了爷爷,孙女既身为县主,貌似堂下有庶位之人,定要向孙女行礼,这大周的君臣纲貌似有这么一条礼仪规范吧。”

    靳云轻声音轻轻的,恍若渺万里层云中一声鹤唳,声音虽小,却足以化作匕刺穿某人的胸腔之内。

    二夫人莫长枫,心默然一剧,那种心绞的感觉,更甚万箭穿心,这靳云轻小贱人说的要行礼的人岂不是莫长枫她自己?哼,套一个先帝君臣纲,然后拐着弯儿来摆弄自己。

    “长枫,如泌,你们母女知道怎么做了?”

    此番话,是靳曜左开声,因为根本用不着靳长生老太爷,如果靳曜左连这点眼力见儿都没有,他干脆别当永乐侯爷了,去府邸外边长街小弄堂当一个臭要饭的得了。

    靳如泌到底年少气盛了些,挺着肚子的她火气还挺爆的,与生母亲莫长枫,互相大眼瞪小眼,然后连连冲靳云轻行礼,“妾身见过县主!”

    不错,身出庶位的其女其母,统称为“妾”!

    “如泌妹妹快起来,若是不小心惊动腹中胎儿造成流产,到时候长姐去哪找一个狸猫赔给你和二殿下?”

    靳云轻勾唇一笑,让靳如泌起身,也没有忘记狠狠羞辱她一把。

    “你……”靳如泌气得快要吐血了,若不是顾着腹中胎儿,她还真想扑上去,撕了靳云轻这个小贱人的一张臭嘴,什么流产,什么狸猫,这靳云轻不是诅咒她将来要生一个狸猫吗?

    靳云轻平静一笑,“是了,狸猫是畜生,人怎么可能会生畜生呢?所生畜生的一定是母畜生才对。如泌妹妹,是长姐玉忽了,如泌妹妹你是人,不是畜生呀。不好意思,如泌妹妹,原谅长姐嘴笨,你怀了孩子呀,长姐是一时太开心了,所以才说错话的……”

    靳云轻一脸无辜得看向庶妹妹靳如泌越好看的面色,真的就好像茅厕中央的搅屎棍上面的颜色,真是又臭又会黑!

    “靳云轻……你……”靳如泌眼泪被靳云轻逼了出来,岂有此理,靳云轻竟敢这么说她?

    见靳如泌如斯模样,靳云轻再下了一剂猛的,“哎呀,如泌妹妹你怎么生气了?难道长姐说你不是人,是畜生,你才开心吗?”

    陡然间,靳如泌被弄得哭也不是,上吊也不是,就差没找个地缝钻进去。

    “县主,如泌她不懂事,您也别怪她。”莫长枫把套在袖子的玉手狠狠掐了掐,脸上却扯出一丝明媚的笑容,凌厉怒火被她暗暗压了下去,“如果县主继续开医馆的话,想必医馆人满为患,颇要人手,这样吧,莫府医医术高明,可否县主让冷谦加入?我们好歹是一家人,冷谦是如泌的舅舅,自然也……就是县主的舅舅……岂不妙哉?”

    靳云轻眼中淡漠一笑,嫌恶得瞪向莫长枫,“敢问大姨娘?莫冷谦莫府医算我哪一门子的舅舅?莫不成是从永乐侯府偏门抬进来的舅舅?”

    此话一出,庆福堂众位丫鬟婢仆忍不住掩嘴嗤笑。

    就连老太爷靳长生也忍不住用手捻了捻胡须,嘴角微微上翘。

    至于靳曜左,笑得更加明显了,因为靳曜左本来就不喜欢这个总攀龙附凤的妻弟莫冷谦!

    靳云轻直白有力的一个质问,叫莫长枫的心脏深深一窒,气得她唇齿颤,差点就站不直了!

    好一个银牙利齿的小贱人!

    莫夫人再生气,可她终究是人家的庶母,碍于老太爷老祖宗侯爷在上,莫夫人也不方便加以动作。

    谁让她莫长枫是个庶出的,从偏门抬进府里头来的,顺带着弟弟莫冷谦,因为她的裙带关系,也入了这偌大永乐侯府的偏门。

    所以,靳云轻说的,莫冷谦这个便宜舅舅,就是从永乐侯府偏门抬进来的,没有错!

    别说莫长枫了,就一直要强的靳如泌,竟无言以对。

    莫长枫再笑的时候,已经笑得极苍白极无力的了,她知道自己在说,靳云轻那个小贱人也不会答应,只能虚情假意恭顺道,“是,是,县主说的对,那冷谦就不去医馆帮忙了,如果县主需要人手帮忙,一定要记着冷谦,希望县主多多…多多提携冷谦。”

    恶心,我们大小姐干嘛要提携你这个母老虎后母的弟弟?

    青儿丫鬟可不是省油的灯笼,微微低着眉眼,频频闪烁着,她心里头的恨,可不会比大小姐靳云轻的少。是谁把青儿嫁给了那个苟延残喘肺痨鬼葛二大?还不是拜莫长枫这个史上级无敌头号最贱白莲花婊所赐?这恨比天高,比海深,青儿至死都不会忘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