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54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77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够了!长枫媳妇儿此番也是为了治愈喉疾罢了,哪有你想的如此龌蹉?”

    靳长生是史宝珠的丈夫,这件事情,连这个永乐侯府的当家人靳曜左都没有言权,史宝珠她还有权了?

    “宝珠!”靳长生老太爷爆喝,“住手罢!住手罢!宝珠,大媳妇思澜已经死了,难道你还要儿媳妇长枫死了不成!”

    被靳长生太爷一叱,史宝珠手中的拐杖滑落,铿得一声,坠落在地上,史宝珠的心砰蹦一声,仿佛也应声而落!

    “长生~!”史宝珠唤了一声,无奈捂脸伤心走出庆福堂。 .

    老祖母贴身丫鬟绿翘,怯生生凝了靳云轻小姐一眼,对于绿翘来说,觉得云轻小姐恍若天人一般!

    靳长生太爷从来不曾这般态度对老祖宗过,打小绿翘就跟在老祖宗身边,今天便是头一次。

    若不是云轻大小姐的缘故,他们这两位永乐侯府大巨头,何至于此?

    “母亲,你快起来,你快起来,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

    靳如泌锦帕捏着琼鼻,不敢靠近,生怕从莫夫人那给自己染一身的恶心尿骚味。

    “如泌,你快来搀我一把,我感觉自己喝了老太爷的尿,喉咙真的好多了,只怕喉疾是真的好了呢。”

    莫长枫用手摸了摸喉咙,很明显,感觉比之前好太多了。靳云轻那个小贱人果真是神医呀!

    站在靳云轻身边的青儿丫鬟掩嘴嗤笑,忙对靳如泌使眼色,“哎唷,二小姐,你赶紧搀二夫人起来呀,难道二小姐你没有听见你母亲叫你吗?”

    “贱婢!你怎么不去扶!”靳如泌挺着肚子,要挟道,“本小姐腹中有二王爷的种,未来的天家贵种,要本小姐去扶?若是臭着了我腹中麟儿可怎么使得?青儿,你这个该死的贱婢,怎么不去?”

    靳如泌怒瞪着青儿,青儿到底是一小小丫鬟,当然会示弱。

    靳云轻眸子冷傲睨视靳如泌,“如泌妹妹,长姐没有想到你竟如此不孝!堂下那位喝尿的大姨娘好歹是你的亲生母亲,难道你因为你母亲肮脏骚臭不堪,你就甘愿让自己的亲生母亲受苦吗?如泌妹妹,你实在是让长姐太失望了!如泌妹妹,你不是想要做二王妃,你如此不孝?还能安心你的王妃?到时候上京所有人都会议论如泌妹妹是为不孝,届时,当今圣上也会不高兴的,圣上若是不高兴了?请问如泌妹妹,你这个王妃还能当得下去?”

    “靳云轻……你……哼!”

    靳如泌用手摸摸肚子,心想,靳云轻贱人倒说的挺在理,亲生母亲莫夫人叫自己呢,不过去,不孝事小,传到当今陛下耳中,可是大大不妙,再怎么恶心,再怎么臭,靳如泌锦帕掩住口鼻的力量加重了几分,然后徐徐轻轻移动步伐过去,“母亲,你快起来,女儿来搀你。”

    还没靠近莫夫人身侧,靳如泌已经开始吐了,“呃……呃……”毕竟肚子有胎儿,壬辰反应难免。

    也怪老太爷的尿骚实在是太腥太臭了,浓臭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猛往靳如泌手帕缝隙往鼻孔里钻,靳如泌手帕掩盖住口鼻的力加重几分,哪怕用手帕把如泌自个儿掩窒息了,也没得法。

    这人总不能不要呼吸,靳如泌忍不住松开帕子舒一口气,这下,闻到的却是更多是尿骚腥臭的味道!

    “呃……”靳如泌忍不住大吐狂吐。

    过了一会儿,靳如泌好些了,她心想,若是自己过去,肯定要顶着呕吐的压力,眸眼一扫身后的三个丫头,“银月,圆荷,方荇,你们三人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本小姐的母亲搀起来?”靳如泌思着无法命令靳云轻贱人身边的心腹丫头青儿做事,但是命令自己的贴身丫头做事,还是可行的。

    圆荷和方荇面面相觑一番,踟蹰得看着银月。

    银月明白圆荷方荇眼中的意思,她们意思是说,她银月之前是靳云轻大小姐那边的贴身丫头,背弃了大小姐,辗转到靳如泌二小姐麾下,为二小姐效命!

    不仅圆荷和方荇两人如此,靳如泌的意思如此,她眸子冷冽的光得滑过银月丫鬟的腮帮,故作清音道,“唷呵,银月,该是你为二夫人和本小姐表忠心的时候了……”

    “二小姐我……”

    银月两颗眼珠子眼巴巴得凝了靳如泌一眼,希望靳如泌觉得她可怜,会放过银月她,毕竟二夫人莫长枫身体浑身上下皆是尿骚臭味,这要是不小心沾染上了,恐怕十天半个月,也不能祛除那股子恐怕的味道!

    “哎,真是万万想不到如泌妹妹竟如此不孝,自己不身体力行,反叫一个下贱的丫鬟代替?试问,这普天之下,为人子女的孝道可以找人代替的么?”

    “身为长姐,我真真为如泌妹妹寒心!”靳云轻详作百无聊赖之态,晙了青儿一眼,“青儿,飞流,我们走。”

    飞流长身静立,等候靳云轻吩咐。

    青儿洞破此间玄机,顺着靳云轻的话说,“不知道大小姐要奴婢们去哪里?”

    “去天香楼茶馆,把普天之下,这桩不孝的事情,好好跟宾客们说一说,让他们评评道理。”靳云轻正欲抬步,手不经意挽挽螓上的素雅钗环。

    靳如泌吓得要死,忙叫住靳云轻,变得柔声起来,“且慢——长姐,妹妹没有说不去搀扶着母亲起来。”

    靳如泌忍下一通恶心奇臭,一只手扛起莫长枫的胳膊,殊不知,莫夫人身畔的地砖都是尿液,靳如泌脚底一抹油般,直接摔得压道莫夫人身上……

    “啊……”靳如泌想死的心都有了,莫夫人身上大半的尿都染到她身上,好臭啊,奇臭无比!

    “噗嗤~”飞流再也忍不住了,用手掩住嘴唇,不让自己笑起来,飞流他看看青儿,还有圆荷方荇俩丫头,也是如此。

    靳云轻心里好笑,可还想着要给继莫夫人和庶妹靳如泌吓一记猛药,“哎哟,大姨娘,如泌妹妹,本县主忘记一件事,那就是,其实不用喝尿,也可以把喉疾治好的。喉疾只需一味药‘人中白三分’就可以彻底治愈,人中白是铲取年久的尿壶、便桶等内面沉结的尿垢,除去杂质,晒干,服用最好。”

    “哎呀……大姨娘你可要原谅云轻才好呢……”靳云轻看向莫长枫那一张已经气得冒烟的脸孔,无辜得道,“怪云轻太粗心了,本来可以祛除臭味再服下,云轻一时之间学艺不精,所以忘记了,还请大姨娘原谅——”

    “啊!”莫长枫两只拳头伸向天空,“靳云轻!我看你是……你是……故意……故意整我的!”

    对,姑奶奶我就是故意整你的,咋的?你特么咬我哇。

    靳云轻心中腹诽,脸上却堆砌柔善面容,“哎唷,大姨娘说这话,真让云轻寒心。云轻可是好心好意要帮你的,怎么大姨娘不领情。罢了罢了,以后大姨娘以后有啥头疼脑热的话,就不要来找云轻了。毕竟是云轻学艺不精,让大姨娘怪罪,哎,这好人难当,飞流,青儿,我们回医馆。”

    眼睁睁看着靳云轻带着两个婢仆,甩着云袖飘然离去,莫长枫一激动,一股尿液呛得喷出来,直接喷到了亲生女儿靳如泌脸上。

    “哎呀……母亲……你干什么……天呀……这是祖母的尿啊……”

    靳如泌刚刚说完,一股恶心味道侵袭上来,捂住胸口,狂呕,“呃……呃……”

    站在茶几两边的银月,圆荷,方荇三个丫头,不敢贸然靠近。

    二夫人莫长枫暴怒,“银月!圆荷!方荇!你们是死了!还是眼睛瞎了!要不要我现在马上把你们一个一个卖到青州妓寨,当一辈子的土娼!”

    “是,二夫人!”银月她们吓得半死。

    银月率先第一个搀着二小姐靳如泌起身,靳如泌愤怒得没地儿撒气。

    靳如泌见银月这个臭丫头到了自己跟前,靳如泌一手拔下头上的百里爵京赠的凤头金钗,另外一只手压低银月的头,把风头金钗对准银月的头颅狠狠得戳,戳得银月头上冒开凄厉的血水来。

    “哎呀——疼啊——二小姐饶命——银月不敢了。”银月咬着银牙,痛苦不堪,金钗扎头的剧痛侵入骨髓一般,狠狠得一下又那么一下,似乎靳如泌二小姐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直到银月脸色因为剧痛变得青紫,靳如泌又握住银月的青葱玉指,靳如泌面色阴狠得将尖锐的金钗尖锐一头,扎进银月丫鬟的手指甲缝中,鲜红色的血喷了出来,喷得靳如泌满脸都是,骚臭的尿液还有血水,构成了一副绝美的画面,叫人不忍看!

    ……

    玄武西街口,云轻医馆。

    “大小姐,我想,银月这个叛徒,现在肯定在遭殃,您信不信?”

    青儿一想到,当初银月和二小姐靳如泌沆瀣一气,诓骗大小姐云轻去五里外的靳府家庙,栽赃陷害大小姐靳云轻!也该是要得到教训。

    “青儿姐姐,这还用说嘛。”飞流两只手负于后背,一脸镇定自若的样子,“当二小姐叫银月表忠心的时候,银月没有按照二小姐的意思去做,肯定遭殃!他们是狗咬狗。”

    “哼。”靳云轻冷哼,“银月那种下贱的贱婢,无须本小姐出手,靳如泌自会好好修理她。我乐个清闲。”

    绿妩一直留守医馆,一边整理草药,一边皱着眉头问,“到底怎么回事,飞流弟弟,你给姐姐说一说。”

    “好的,姐姐。”飞流弟弟,言简意赅得说了事情经过,他原本就不是一个多话的男子。

    绿妩用手掩住唇,噗嗤一笑,“该!也该让他们看看我们大小姐的厉害!哼,没有想到,二夫人二小姐之前竟这般陷害我们大小姐!我们大小姐现在可是县主了?还用得着她们?让她们现在狗咬狗,是最好!”

    靳云轻摆摆手道,“饿了,绿妩,青儿,下去摆饭吧。”

    “是,小姐。”绿妩和青儿同去掀开潇湘妃帘子,进入后厨房忙活。

    见绿妩和青儿不在这里,飞流走到靳云轻身侧,郑重得道,“大小姐,眼下小人已经查清了,下砒霜的人是莫府医,二夫人的亲生弟弟,大小姐,难道您就不想报复他吗?就这么让凶手逍遥法外吗?”

    “报复!当然要报复!不过不是现在!”靳云轻走到书案旁边,泼墨挥毫,写了一个字,“待!”

    一个字“待”!

    飞流自幼出生雍州大岭下,家宅边邻有一落魄书生,屡试不第,书生日|日与飞流为友朋,有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飞流的肚子也有不少墨水。

    飞流看了这个字之后,旋即很快明白过来,双拳紧抱,“大小姐的意思是说,要等待时机,他日定将莫冷谦严惩!”

    “真是知我者飞流!”靳云轻勾唇一笑,“莫长枫,莫冷谦姐弟二人这么想害死我?飞流,你说他们会放过一次又一次的机会吗?总有一天,我让莫冷谦折在我手上!让莫长枫尝尝我这个侯府丑颜嫡女的厉害!”

    飞流认真得看着靳云轻的左腮的一圈烫疤,斩钉截铁得道,“不!大小姐您一点儿都不丑!大小姐是飞流这一辈子见过最漂亮最动人的女子。”

    “这么说,你很喜欢我是吗?”靳云轻好笑得看着飞流。

    殊不知飞流那里,已经启唇太快,来不及收回,“是……”猛然间,飞流已然感觉自己说出不该说出口的话,“不不不,飞流只是下人,没有资格喜欢大小姐。未来一定有一个高高在上,霸气盎然帝君一样的人,喜欢上大小姐。飞流不配。”

    “没什么配不配的……”靳云轻喃喃道,“我们又不是手机和充电器……”

    “大小姐,您说什么?”飞流听不懂了。

    靳云轻勾了勾舌头,自己这个穿越女对一个故人说什么插座和充电器,连忙转移话题道,“哦,没什么,本小姐是说,不小姐肚子饿了,你去看看绿妩,青儿菜好了没有?”

    “是,小人遵命。”飞流双手一拱,旋即跑入厨房后间。

    青霞院。

    “贱人!贱人!贱人!”

    洗了澡,换上一身净服的莫长枫咬牙切齿得恨,“靳云轻那个贱人如此捉弄于我!靳府上上下下没一个下人没有笑本夫人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