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54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96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重生之低调大亨

    “靳云轻,你果然聪明!”百里连城走下台阶,双手负于背,“只要你能够彻底治愈本王母妃的心病,本王就把身上的金腰带送给你。.”

    “好,三王爷,这可是你说的。”靳云轻扑到百里连城的身上,两只手抠住了那金腰带。

    百里连城脸色森寒无比,“靳云轻……你……你干什么?”

    “取金腰带啊,臣女这就把它充作诊金的。”

    靳云轻平淡无奇得说,刺啦一声,百里连城金腰带一剥离,白玉锦袍下的裤子应声而落,露出了一条红红的亵裤。靠,好重口啊,三王爷竟然喜欢穿红裤衩!

    “对了,三王爷,今年是你的本命年吗?不然干嘛穿红内裤啊。”靳云轻紧追问的一句,差点没让百里连城气得喷血。

    “放手!”

    百里连城脸颊桃花泛滥,并不是他想桃花泛滥,而是被靳云轻这个没羞没臊的女人给刺激的。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对他百里连城如此放肆!

    靳云轻她是第一个,并且靳云轻还不止一次了。

    “真要我放吗?”

    靳云轻盈盈浅浅的眸子美如天上凉月,润唇一勾。

    “放!”百里连城频临恼羞成怒的边缘。

    “好,这是你说的!”靳云轻纤手一松。

    百里连城红裤衩呼啦一声,落地,露出精壮扎实的两根又高又长的**,按照21世靳世界观,这样男人****简直可以媲美欧巴高长腿的存在!

    太惊艳了!

    靳云轻忍不住双眼放光,就好像一只贪食的米虫,生怕错过了这么一场饕餮视觉盛宴。

    重要的是,百里连城两腿中央的那一根垂头丧气耷拉着的小丁丁,更引人注目。

    啧啧,不是因为他不大,是够大了,长度也够了,就是不对身为女人的靳云轻顶礼膜拜,用现代语言来说,是还不够充血……

    “无耻的女人!”

    百里连城脸色刷得变成了猪肝色,哪有像靳云轻这般的大家闺秀,扯掉自己的中裤也就算了,还扯自己的红裤衩,红裤衩里边当然啥也没穿,这是常识好不好。

    这个女人生肖是不是属……变态的!

    站在台阶两侧宫婢自动回避,就连许脩文和彦一壅也同一时间转过身去,不敢直视,他们知道,若是胆敢看一眼,三王爷一定会把他们的脑袋砍了再砍。

    “我无耻?总没有你无耻吧。”靳云轻冷嘲,“是你叫我放开!还不承认!”

    百里连城仔细想想,适才慌乱之间,靳云轻两手纠缠住他自己的金腰带,还顺便勾住了红裤衩,这样靳云轻放手的话,不单单掉了金腰带,顺带红裤衩也掉了。貌似是自己的错……百里连城考虑是否要原谅靳云轻这个蠢女人!

    谁知道,靳云轻这个女人竟然对他身为男人的傲物评头论足起来,“不过你的尺寸也就一般般啦……嗯……勉强及格成为一个男人……那个……好像不够充血……你是不是有阳痿之症呀……我用银针帮你扎几下……说不定可以帮你恢复生机……”

    靳云轻话音刚落,背过身子去的许脩文和彦一壅已经忍不住尴尬得抿嘴偷笑。

    天杀的!

    这个靳云轻真的属于大周朝的侯门闺秀吗?

    百里连城两颗死鱼眼睛狠狠瞪着靳云轻,一边迅用袍子遮挡重要部位,一边隐入帷帐深处。

    疯了,靳云轻这个女人铁定疯了,对自己那个重要部位评头论足,她还想用银针扎自己的那里,这个女人……已经到了这么饥渴……到了如此厚颜无耻的地步了么?

    百里连城以为自己躲到帷帐后就安,谁知道穿裤子的空档间,靳云轻手里捏着一根细细长长的尖锐银针,面带笑容步入帷帐中,如入无人之境。

    百里连城想要开口叫许脩文和彦一壅护驾的,谁知道都太晚了,靳云轻总比他快了一步,靳云轻已经将银针刺入腹舍,腹舍这个穴位就在一个男人的脐下三寸所在,也就是……

    不等百里连城一脸惊讶的表情,靳云轻运用泄法提出银针,银针有淡淡的金色,淡定自然得对百里连城道,“三王爷,你中了生死蛊,你知道吗?”

    “你……你说什么?”百里连城好像没有听清楚云轻的话。

    身为三王爷属下的许脩文和彦一壅,扑入帷幔之中,屈膝百里连城左右。

    二人面目严肃异常,冷凝靳云轻,异口同声道,“靳小姐你说我们的爷中了蛊毒?”

    “不错,正是生死蛊。”

    靳云轻点点头,神态镇定自若,未穿越之前,靳云轻身为法医接触过不少苗疆高手,按照百里连城所表现的体征,应为最为厉害霸道的生死蛊没有错。

    此刻已经穿好裤子的百里连城,躺在金镶玉的软榻上,乌青的剑眉深深一沉,“到底,是谁要谋害本王!”

    “会不会是贤妃娘娘。”许脩文话一说出口,立马就后悔了,此事万万不可乱说,事关皇廷宫闱内部秘事,怎么好对外人道。

    彦一壅黑面神似的瞳孔,狠狠瞪了一眼许脩文,“休要胡说。”

    “我错了,武哥哥,我不该胡说。”许脩文用白羽扇轻轻打了一下自己的嘴,是呢,彦一壅说的对,休要胡说,要不然被抓去割舌头也是轻的。

    “我警告你很多次了……以后不准你叫我武哥哥……”

    彦一壅原本黑漆漆的面门更黯淡了不少,就差吐一口老血喷薄在许脩文脸上。

    见百里连城冷漠面瘫似的这么一个冰山王爷,竟然摊上一对呆萌逗比的属下,靳云轻不禁为百里连城轻笑了数声,“咯咯。”

    “你笑什么?难道向本王下毒的人,是靳云轻你吗?”

    百里连城两只手稍微运内力,身子一腾,犹如猛虎一般,扑到靳云轻近前,狠狠捏着靳云轻白瓷般晶润下巴,“说!是不是有人叫你谋害本王的!”

    “三王爷!你脑袋抽了吧,我靳云轻干嘛要害你啊。”靳云轻直接不屑得抛了一个白眼给百里连城,“如果是我下毒,我为何要告诉你,你中了生死蛊,早知如此,我便不管你不告诉你,你奈我何?”

    呃……

    这个蠢女人说的还蛮有几分道理的,百里连城抓着她的下巴用力了几分,“那你为何笑?”

    “笑还不能笑了?大周朝的制度有规定人不能笑吗?”靳云轻嘘嘘叹息了一口气,“百里连城,我真为你感到悲哀。”

    什么?

    这——靳云轻小姐可是第二次直呼三王爷名讳,按照大周朝的惯例,这是要杀头的!

    许脩文和彦一壅搞不懂靳云轻小姐竟这般不怕死,而且他们的爷好像一点也没有想过要处死靳云轻的意思哩。

    “靳云轻你大胆!”

    百里连城真想把靳云轻大卸八块的心思都有了,这个蠢女人,刚才对自己的命根子一顿儿的评头论足,现在又说出言语来侮辱自己!

    “难道三王爷不想知道自己悲哀在什么地方吗?”

    靳云轻讥笑道。

    “……好……你说……如果说不出来……今日……本王会让你躺着出三王府!”

    百里连城威胁道。

    靳云轻清冷一笑,故意往百里连城脐下三寸的地带,凝了凝,“根据目前三王爷的状况,三王爷您应该先关心如何解除自身生死蛊之毒,破解三年以来的不举之症,再来和臣女讨论一下,如何让臣女躺着出三王府的事情。而实际上,三王爷您并没有这么做,是不是很悲哀呢?”

    这个十恶不赦的女人!竟然把本王的不举之症当着两个属下许脩文和彦一壅面,说了出来,还好他们并不是旁人,但是,终究是男人的私密之事,被靳云轻这么一公开,百里连城不免脸颊烫。

    “脩文,一壅,给本王杀了靳云轻这个贱人!”

    百里连城感觉到自己男人威严被破坏,他一定要杀了这个可恶的女人。

    “爷,请您三思。”许脩文两只手擎着白羽扇,“靳小姐既说出爷您身上有生死蛊这样可怕的蛊毒,那么就一定有解救之法呀。”

    一向拥有雷霆脾气的彦一壅冷静下来,点点头道,“是呀,属下也觉得靳小姐一定有破解生死蛊之法。靳小姐生死小,爷您的身子为大呀。没有好的体魄,如何成就大业?”

    如何成就大业?

    百里连城眸子一滞,目光冷冷扫过彦一壅,嫌他话太多了。

    彦一壅连忙垂下头去,再也不敢言语一句。

    “靳云轻,你真的有办法?”

    百里连城一直认为自己的耐性很差,要不然他宁愿去沙场上纵横驰骋奋勇杀敌,也不愿意在朝堂之上,与那些文绉绉的文武百官斗文戏。

    “当然。”

    靳云轻挑眉一笑,“三王爷如此一说,已经明了自己悲哀在何处。臣女当然会协助王爷破除生死蛊之毒。”

    “你刚刚说本王三年以来就不……不举……”百里连城脸红了一把,事实上还真是如此,这三年来每天清晨好像也不晨勃,除了用来撒尿之外,几乎毫无他用,顿了顿嗓音,继续道,“也就是说本王被歹人偷下了生死蛊?”

    “嗯。”靳云轻满意得哼哼,“三王爷您果然冰雪聪明。”

    晕,这冰雪聪明不是通常形容女子的么?百里连城霎时间脸更红了。

    百里连城实在忍受不了第二个第三个男子在场,旋即命令许脩文和彦一壅退了下去。

    他们两人走后,百里连城才敢厚着脸皮儿问。

    “靳云轻,你是如何看出,本王三年以来就不……不举的……”

    百里连城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腆着脸问着这样的问题。

    靳云轻倒是稀松平常得道,“看你脐下三寸之物,伞盖前端有三圈极为细微的纹状,这,俗称生死蛊的纠缠之地,而臣女适才用银针以泄法刺入腹舍穴,就是想要探测是否存在毒性。”

    “原来如此——”百里连城竟无言以对,虽然与眼前的女子交流,可交流的却是他的胯下之物,当然甚感尴尬。

    百里连城愣了一下,又觉得那里不对,“你到底怎么看出本王中毒的?”

    “臣女到底是一女子,三王爷您既然对臣女没有任何生理反应,在那个时候,臣女已经想到你可能中了某种毒了,臣女用银针只是探测罢了。”

    说白一点,靳云轻就是把百里连城当做白老鼠。

    百里连城明白得迟一点,还没等他想明白,靳云轻紧追问道,“对了,许脩文那家伙说了什么你到底怎么看出本王中毒的贤妃娘娘,她是什么人。”

    “三年前父皇奉天行狩,路过巫泽部落,纳了一个女子慕容氏为妃,她,便是贤妃娘娘,父皇很宠幸与她。”

    百里连城提及贤妃,眼里孤寂冷漠得没有一丝感情。

    靳云轻想要问下去,贤妃娘娘到底是怎样的人,见百里连城眼里透着莫名的冷漠,便没打算再问。

    靳云轻旋即盈盈一福,“如此,三王爷得了空闲,再让臣女随同您入宫,诊治王爷您的母妃。没有其他事情的话,臣女先行告退,臣女还想要去骠骑大将军府邸一趟呢。”

    “等等——”百里连城眼看靳云轻娇弱的身影飘出雅室之外,赶紧叫住了那个蠢女人!

    被百里连城如此近乎粗暴的一叫,靳云轻面部的后背一凉,不敢转身,更不敢停留步伐,而是以往如前,只是嘴边洋溢着话语道,“不知三王爷还有什么吩咐?”

    “靳云轻,你好大胆!”百里连城轻功一抵,就越过靳云轻身前,男子身影轻飘飘的,宛若连城之中,百里连城他的确对得起他的名字。

    “怎么?”靳云轻抿唇,抬眸正视着她,“莫非三王爷打算现在就将臣女躺着出三王府?”

    原本这番话并没有什么过度深入的涵义,只是,靳云轻的眸眼时不时得抬往百里连城三王爷脐下三寸之所在,未免让百里连城甚是气恼,无疑,靳云轻她话中有话,且句句字字命中他的“死穴”。

    “你这个蠢女人!”百里连城两只手紧扣靳云轻的下巴,“刚刚本王问你,你到底怎么看出本王中毒的?你是怎么回答的……”

    咝……好疼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