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 552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3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重生之低调大亨

    沐筱萝凛然的气势,还有噼里啪啦冠给他们的“护主无力、无用之人”两顶大帽子让王豪两人汗颜。    .

    虽然说他们是受沐将军主管,可是在沐府,沐将军还是要听沐老侯爷的,而老侯爷要是知道他们任自己的孙女受人欺负,估计也容不下他们!而这两顶帽子一旦扣上,他们在京城也没人会收留他们……

    识时务者为俊杰,两人只好灰溜溜地承认了错误,求沐筱萝别赶他们走,保证以后绝不再犯。

    王豪刚听话地推沐筱萝要走,贺冬卉惊叫着拦住他们:“筱萝,你要去哪里啊?你别走啊……前些日子姐姐身体不好,没顾上去看你,你别生气!你回来就好,腿……让夫君找最好的大夫给你医……”

    “够了!”沐筱萝冷冷地厉声喝止她,微扬了下颚,冰冷地说:“你是谁姐姐?我记得我娘亲只生了我和两个哥哥,难不成我爹在外面还养了个女人生了你?”

    额!贺冬卉顿时脸色苍白,泫然欲泣地眼泪又溢满了眶,委屈地抓紧了武铭元的手臂。

    “无礼!沐筱萝你怎么说话的?”武铭元怒喝道。

    “你才无礼……”沐筱萝不耐烦地蹙了眉,冷笑道:“武铭元,我尊敬你叫你一声三殿下……三殿下,难道你三王府是来得去不得吗?我都要走了,你们拦着我想做什么?想扣下我吗?休书已经生效,我和你三殿下再无瓜葛,请问你凭什么扣下我?”

    “我……本王……”

    武铭元没想到一向讨好他,对他唯命是从的沐筱萝突然变了,不但咄咄逼人,那一脸的不耐烦和生人勿近的气息都毫无掩饰地写满了身上,他突然觉得心里怪怪的,似乎那休书一写,有什么东西就不一样了……

    “筱萝……夫君……什么休书?”贺冬卉疑惑地问道。

    沐筱萝又蹙眉,毫不客气地说:“贺小姐,我和你不是很熟,请叫我三小姐,别叫我筱萝……我有个坏毛病,不是和我很熟的人一叫我筱萝我就起鸡皮疙瘩……”

    她故意摸了摸身上,一脸厌恶,做戏吗?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点天分,她不敢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能做卧底,这点功力还是有的!

    “至于休书,你才来不知道,就请见证人楚公子给你解释吧!”

    她有些玩味地瞟向那歪歪坐着的楚轻狂,对上了他含着笑意的眼睛,丫的喜欢看戏她偏不如他所意,也拉他扮演解说员的戏份吧!

    楚轻狂没逃避她的眼睛,故意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坐正,说:“是这样的,三王妃,刚才在二殿下和在下的见证下,三殿下休书一封,自即日起将沐三小姐逐出武门,日后任其自便,立字存照……无怨无悔!”

    他说到无怨无悔几个字时,目光盯着沐筱萝,一脸玩味。

    贺冬卉呆了呆,一把拉住武铭元,泪又下来了:“夫君,你怎么能把筱萝休了呢?我都说不怪她了,是我自己不小心……她都被惩罚过了,你就原谅她吧!”

    沐筱萝无语问苍天,她一向就不喜欢这样哭哭啼啼的情感剧,为什么就要逼着她看呢?

    沐府用膳的时间和沐将军管理军队一样严明,过了时刻即使她两个哥哥也没例外,都要饿到下一顿才能吃……看来她的晚饭要泡汤了!

    有些幽怨地瞪着贺冬卉,这女人陷害她被打,现在还要弄得她没饭吃吗?

    眯了双眼思量,她还无法自保,陷害一事还不是算账的时候,就任由她继续伪装吧!一个骗子一个薄情的男人,他们两还真配啊!

    “夫君,你收回休书吧!妾身和筱萝姐妹一场,抢了她的夫婿已经过意不去……你这样会让妾身一辈子良心不安的!”

    贺冬卉越演越厉,拉着武铭元的手要下跪了:“筱萝做错了情有可原,求夫君念在夫妻一场的情分上,再给她一次机会吧!”

    “你做什么啊!”武铭元一把抓住她,羞恼地瞪了一眼沐筱萝,咬牙道:“不是本王要赶她走,是她自己请休的!……”

    “啊……”贺冬卉有些意外,看向沐筱萝,叫道:“筱萝,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你不肯原谅……我?”

    在沐筱萝讽刺的目光下,姐姐二字是再也说不出口,临时换成了我,有点别扭地过来扶住轮椅凄然地叫道:“你如果真的不肯原谅我,那我走吧!夫君本来就是你的,我把他还给你……只愿我们姐妹还像从前一样毫无间隙……”

    “小卉,你别胡言乱语!”武铭元也不顾怜香惜玉了,一把拉过她,阴沉了脸怒喝道:“管家,送客!”

    赶她走?沐筱萝不乐意了,她想走人家要拦,人家赶,她还不想走了!

    抬抬眼皮扫过武铭元,叹道:“晚膳也赶不上了,说了半天,口好渴,夫妻一场,三殿下赏杯茶喝了再走吧!”

    话是对武铭元说的,秋水一样的眼睛却扫向了楚轻狂,那人真是个妙人儿,微笑着起身,将手边的茶盅带了过来,双手递过来:“三小姐,在下的茶还没动过,不嫌弃的话先用吧!”

    “谢谢,我还真渴了!”沐筱萝自然地伸手去接,茶盅交换时,她感觉到楚轻狂纤长的手指抚过她的手背,她抬眼,他却一脸平静地退了下去。

    沐筱萝盯了他一眼,名字轻狂人也一样轻狂吗?

    如果不是无意,那这男人很危险……当了三殿下二殿下两个身份尊贵的人,他竟然敢非礼皇子的前侧妃,就这份胆子……那也是不容小窥的!

    抬手掀开茶盖,将茶盅举到唇边,手一抖,茶盅莫名其妙就打翻了,茶水泼了裙子一身,她故作愕然,抬眼看看楚轻狂,失笑:“看来我不止和三殿下无缘,和他们家的茶水也无缘,罢……罢,天意啊!”

    楚轻狂挑挑眉,颇有深意地说:“三小姐不是敢爱吗?抛弃世俗的看法也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现在怎么屈从天意了?”

    他的眼睛真的很漂亮,狭长、深褐色、明澈、流光四射、仿佛能洞察一切事物……

    沐筱萝有些失神,这人应该是人精,进退迟度应该修炼得很好,今天抢着出风头,是在吸引她的注意力吗?为什么呢?

    “敢爱?”她微笑着扫过武铭元和贺冬卉,才将目光重移到楚轻狂脸上,状似伤感地说:“爱到尽头……覆水难收……就像这茶水,泼了,你还能收回来吗?就算能收回来,还是原来的茶水吗?所以,是从容执着了,该放手时就该放手!”

    拍拍裙子,将茶盅随手扔了,对王豪说:“走吧!累你们赶不上晚膳,本小姐请你们在外吃吧!”

    这一次没人拦她了,茶盅扔在地上的破碎声让武铭元脸色变了又变,贺冬卉一脸愕然地看着满地的碎片……

    沐筱萝扔得随意,可是那份决然的狠绝却让她心虚……

    为了接近武铭元,她让自己和讨厌的沐从蓉做朋友,知己知彼,沐从蓉的任性,刁蛮,有头无脑等等毛病她都见过,也知道她喜欢武铭元到了什么程度……

    冲她不顾家人反对,做侧妃也要嫁过来的执着……放手?她会放手吗?

    可是将茶水故意泼了,说什么覆水难收,摔了茶盅,借此表明对武铭元毫无留恋的行为……这样的沐从蓉,还是以前的沐从蓉吗?

    有什么不一样了?

    贺冬卉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却知道这样的沐从蓉已经不在掌握中!

    脱了缰绳的野马虽然不一定能伤害自己,却……很危险!

    啊啊啊啊,很喜欢这样的从容,写了这章,专门去找华仔的这歌来听,那感触啊是澎湃的:爱到尽头,覆水难收,爱悠悠,恨悠悠,为何要到无法挽留,才又想起你的温柔…………和大家共赏!共赏!

    沐筱萝很囧!

    囧字是新新人类从漫漫词海中找出来的生僻汉字,她第一次看到表妹在上打过来的这个字时,本着求知的精神不耻下问地请求表妹告诉她这个字怎么读,是什么意思?

    表妹也本着二十一世纪扫盲是人人应尽、义不容辞的义务,百度给她看了‘囧’字的读音和解释。

    所谓囧,音jong,本意光明,被网友们赋予“郁闷、悲伤、无奈”之意。因为使用频率很高,“囧”被形容为“21世纪最风行的一个汉字”。

    因为有了这个字,所以沐筱萝觉得眼下的遭遇完不能用郁闷、悲伤、无奈这些词来形容,只能用一个‘囧’字,才能更好形象地表现出她此时的无言。

    沐筱萝扬眉吐气地从三王府出来,自知赶不上沐府的晚膳,又不想挨饿,就带丫鬟和侍卫们下馆子,吃了一顿比沐府厨娘做的好几十倍的饭菜……

    该回去了,付账时问题来了,春香哭丧着脸,用比蚊子还细的声音附着她的耳朵说:“小姐,我忘记了,我们没银子了!”

    沐筱萝受过训练,耳力极好,做特警的本能又很容易抓住重点,没和忘带是两回事!小丫头没说错吧?她堂堂沐府三小姐,会没银子?零用钱总要有点吧!

    狐疑地看着小丫鬟,春香急得要哭了,推着她一声上茅房就往后院去,在后院没人打扰的情况下,才期期艾艾地告诉她为什么会没银子。

    沐府小姐是有月银,沐筱萝没嫁前都按月支取,她不顾家人反对嫁给武铭元沐府就断了她的月银。

    这不是沐家人故意为难她,女人嫁人自然由男方供养,和娘家再没关系。

    嫁到武家做了侧妃也是有月银的,只是这月银和正妃贺小卉就是天上的地下。她又不受武铭元宠爱,嫁过来几个月也没赏赐礼物什么的,再加上沐三小姐大大咧咧惯了,用钱极为爽快,每月的月银都入不敷出……

    这不,被打后回到沐府,虽然医药费都沐府支出了,可月银一事却没人过问。

    二娘直接告诉春香,说沐筱萝名义上还是三殿下的侧妃,沐府给月银名不正言不顺……让两个嫂嫂知道了也会有意见的!

    沐筱萝一听,傻眼了,原来还有这样的内情。万恶的旧社会啊,原来看似高高在上的大小姐也会有这样的悲哀,囧!非常囧!

    现在怎么办?她摸了摸身上,除了那摔成两瓣的玉佩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这玉佩本来是武铭元的聘礼,请休应该还给武家,摔坏了她没敢拿出来,怕被冠上什么罪名!

    现在摸到这玉佩,不禁苦笑,她刚才只图自由,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走得甚潇洒,现在落得吃顿饭没钱付,早知道应该和武铭元要点分手费啊……好歹这桩婚姻名誉身体还有心……受伤的都是她!

    写文的快乐就是有人看,喜欢我编的故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理想中的江湖,这书就是风想象中的穿越,有人喜欢就好……

    快过年了,上班的人都知道越到年底七事八事格外多,还有家事,大家小家事事烦心,为保证质量,更新度就慢了些,过了年咱们再加快度,亲们多多谅解,谢谢支持……

    沐筱萝在这边苦恼着,还没想出结果,就见春蕊匆匆进来,叫道:“小姐,楚公子和二殿下也在这用膳,让小姐不嫌弃的话过去和他们喝杯茶,他说他认识个神医……或者对小姐的腿恢复有帮助!”

    “哦……”沐筱萝眼一眯,这么巧?

    淡淡一笑,这楚轻狂真是厉害,怕冒昧就丢出诱饵,试问她怎么能拒绝站起来的诱-惑呢!

    让春香推她出来,就见楚轻狂站在院门口,看见她微微一笑,说:“外面人吵,我们去西苑吧!”

    他做了个手势,后面跟着的下人就过来,代替春香推着轮椅,沐筱萝看前面高高的台阶想着春香也没力气将她弄上去,就默许了。

    “墨鱼,小心点!”

    到石阶前,那下人端着轮椅下面凌空将沐筱萝抬起来,十多层台阶他一鼓作气抬了上去。

    楚轻狂在一边状似吩咐下人,实则安抚沐筱萝。

    沐筱萝什么危险没经过,自然无惧,只是下意识看了看那下人,这辆轮椅笨重,再加上她的体重,有近百斤,这下人脸不红,气不喘,力气可观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