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4章 553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6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重生之低调大亨

    下人个子很高,虎背熊腰,嘴巴有点阔,四周一圈青青的胡茬,见沐筱萝看他,咧嘴一笑:“没吓到小姐吧?小的叫墨于,公子他们都叫我墨鱼,你也叫我墨鱼吧!”

    “墨鱼……”沐筱萝笑了,面由心生,这墨鱼不似主人狡黠,一看就是憨厚老实的人。 .

    “你们在外面候着吧,我和楚公子他们喝杯茶就走!”

    她放任墨鱼推她进去,随口吩咐春香他们等在外面,她有种预感,这楚公子和二殿下决不会无缘无故请她喝茶。

    果然,楚轻狂眼中掠过一抹满意的光,似乎很赞赏她的所作所为!

    西苑和外面就是两种感觉了,很雅致,要不是楚轻狂邀约,沐筱萝绝对想不到里面别有洞天。

    随意扫了一眼挂在墙上的字画,眼中掠过一丝惊异的光,她受过古董鉴赏训练,还有一定造诣,这些字画一看就不是凡品,摆在这不嫌糟蹋吗?

    似乎看出沐筱萝的疑惑,那少言寡语的二殿下开口了,声音和徐正也颇为相似:“三小姐没来过楚兄的西苑吧!这里不对外的,是楚老板私人用膳之处!”

    “这里……是楚公子的?”沐筱萝有些吃惊,续而释然,那她等下佘饭钱不难张口了!

    “楚公子不是水云轩的老板吗?这里也是……还真让人惊奇!”

    沐筱萝话一出口,就看到楚轻狂和二殿下的表情有些古怪,她心知不妙,只好停下来,心虚地问道:“从容说错了什么吗?”

    “没有……”武铭正看她的眼神很淡定,自然地解释道:“楚兄家……家业太大,各处商铺很多,三小姐见过的店铺前写了楚字的都是楚兄家的,你是没想到名动京城的楚家三公子就是他吧!”

    沐筱萝怔住了,她是注意到有些店铺前有个楚字,可的确没把那些店铺和面前这位看似只会吃喝玩乐的公子哥联系在一起,略有些尴尬地自嘲:“听闻过,不太注意……是从容狭隘了!”

    轻描淡写地一语带过,以从前筱萝对武铭元的执着,眼中估计也容不下其他男子,这解释应该能蒙混过关吧!

    果然,楚轻狂脸上又露出那种可恶的似笑非笑的表情,薄唇微翘说:“我在京时间不多,来来去去连上今日也就见过三小姐三次,三小姐不注意楚某很正常!”

    沐筱萝一听就放下心来,见过三次,那就是泛泛之交了,也就不必担心他这双狐狸眼会现她和以前的沐从蓉不同!

    眼睛一转,她先问道:“楚公子,听春蕊说你认识个神医,能介绍我认识吗?”

    “楚某不是妄言之人,既然说了肯定会介绍三小姐认识!只是那神医喜欢云游四海,现下不知所踪……楚某已经派人打探,一有消息就请来给三小姐看腿……”

    沐筱萝边听,唇角也学他微翘,似笑非笑。

    楚轻狂看到她的笑,挑了挑眉把手放在胸上:“三小姐若是不信,二殿下作证,楚某但有虚言,天打雷劈!”

    这么认真,沐筱萝倒不好意思起来,她习惯了现代人的有口无心,虽然不知道楚轻狂是什么样的人,可是古人都颇重誓言,她逼了人家许下这样的誓言,倒觉得过分了。

    楚轻狂又不是她什么人,即使说了不做,她也没权利挤兑他!

    忙自己解围,端起面前的茶盅,喝了一口就放下了。

    话说这时代的茶叶没有现代的制茶工艺精细,口感差了许多。楚轻狂是喜欢享受的人,他的茶已经比沐府的茶好多了,还是有些苦涩,沐筱萝实在不喜欢,一喝茶就怀念起父亲唇齿留香的毛尖,不知拿来卖给楚轻狂,能换多少银子呢?

    都说穿越者眼中遍地是黄金,沐筱萝突然觉得这是一个商机。

    以她的性格,前世上大学时就没和家里要过一分钱,现在做了不被家人喜欢的三小姐,让她回去开口要钱,以她的傲气也抹不下这个脸,倒不如……

    她若有所思地看着楚轻狂,沉思,楚家的商铺那么多,如果她想在这时代不仰仗沐家的力量,过得衣食无忧,眼前的人无疑是最佳的合作伙伴,只是……她能信任他吗?

    “三小姐……咳!”武铭正一声轻咳唤回了她飘远的思绪,她转眼看着武铭正酷似徐正的脸,心下又一悸。

    从一现武铭正酷似徐正后,她就下意识地回避去看他,穿越前被他杀的那一幕是她心口永远的痛!

    这痛没有因为她重生了而减轻,当她每个深夜被噩梦惊醒后,她都清晰地感觉到胸口被徐正刺中的地方疼痛真实得似上一刻才生……

    “三小姐……”武铭正沉吟了一下,有些为难地看看沐筱萝,似不知道从何开口。

    沐筱萝突然有种感觉,把她叫进来喝茶不是楚轻狂的意思,更像是这位二皇子的授意。心下反感,只是才树立了一个三皇子做敌人,还是别把二皇子也拉进来吧!

    直视他,沐筱萝淡然地说:“从容虽然和三殿下不是夫妻了,但如果二殿下不嫌弃,从容还会视二殿下为兄长一般!有话但说无妨!”

    武铭正自嘲:“那本王就厚着脸皮虚做三小姐的兄长了!三小姐直言,本王也就爽快地问了,今日自动请休一事,敢问是三小姐自作主张还是沐府的意思?”

    沐筱萝一挑眉,不客气地反驳:“有什么区别?”

    武铭正和楚轻狂对视一眼,楚轻狂若无其事地低头喝茶,武铭正蹙眉说:“三小姐或许不知道,五弟……前日进宫,对皇后娘娘大雷霆,说他不选妃,如果要娶,他的王妃也只能是你……”

    “所以,二殿下以为我自动请休是想做五殿下的王妃?”

    沐筱萝扬起唇角,讽刺地打断他:“二殿下有没有自视甚高了点?还是把从容看得太轻浮?觉得做武家的王妃、侧妃都是莫大的荣耀?以为从容像外界传言一样没心没肺?打断了腿也要不择手段地往武家爬?”

    一连串的问题咄咄逼人,问得武铭正脸色都变了,半响苦笑:“三小姐……还真是快人快语……或者是本王身份的原因,让三小姐误会了!本王可以对天誓,绝没有轻慢三小姐的意思,之所以告诉三小姐这件事,纯属一番好意……”

    他脸皮不够厚,无法自吹自擂,只好求助地看向楚轻狂。

    楚轻狂无奈地一笑,只好替他解围,对沐筱萝说:“五殿下对三小姐的心我们几个都知道!二殿下原是担心三小姐为和皇后娘娘赌气才提醒一下……既然三小姐对五殿下没心,那……冒昧了!”

    沐筱萝讽刺地看了看两人,将自己的茶喝完,拒绝了楚轻狂续茶,说:“时辰不早了,我该回去了!麻烦楚公子再让墨鱼把我送下去吧!”

    “那是自然!”估计看气氛尴尬,楚轻狂也没挽留她,叫墨鱼进来送她出去。

    沐筱萝趁墨鱼出去叫春香她们时,对楚轻狂说道:“楚公子,今日从容出来的匆忙,忘了带银两,刚才吃了一桌菜,不知能不能改日送过来?”

    楚轻狂一愣,笑了:“三小姐见外了,别说一桌菜,就是十桌八桌也值不了几个银子!三小姐要喜欢这的饭菜,以后尽管来吃,都算楚某帐上吧!”

    “那就谢谢楚公子了!”沐筱萝意味深长地说:“从容一定会再来打扰的,楚公子别嫌烦就行!”

    楚轻狂和她对视了一眼,彼此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一份狡黠……沐筱萝再次觉得眼前这比女人还俊美的男人,比那沉默寡言看似睿智凌厉的二殿下……更可怕!

    沐筱萝几人回到家已经天黑了,两个护卫送到院门就去休息了。春香推了沐筱萝往里走,边说:“小姐,今日幸好是遇到楚公子,要不然我们丢脸了!现在三殿下休了小姐,以后月银该找谁要啊?”

    “这个我会想办法!”沐筱萝安抚着她,拐过弯,猛然看见老侯爷在月光下踱来踱去,似乎满怀心事的样子。

    “爷爷,等容儿吗?”沐筱萝挥手让春香她们下去,自己滚动着轮椅上前。有些心虚,自动请休没有告诉沐家,也算自作主张了吧!

    “你去哪了?怎么这么晚?”老侯爷虽然是责问的语气,却是一脸的关怀,还上前帮她推轮椅。

    沐筱萝思付纸包不住火,倒不如坦白从宽先招了:“爷爷,容儿今天做了一件事可能会让你很生气,不敢请你原谅,愿意领罚!”

    “什么事?说说!”老侯爷将她推到院子的石凳前,坐下和她平视着。

    沐筱萝盯着他的眼睛,将今天去三王府的事都一一说了,未了说:“容儿自作主张,先斩后奏,自知目无尊长,请爷爷责罚!”

    老侯爷愣了愣,半响苦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揶揄道:“还知道你做的事目无尊长啊!不错不错,容儿长大了,你以前从来不会这么说话的!你以前做错了,没少挨你爹打,可就算打得满院子乱跳,你也不承认你做错了……现在会主动认错,也算爷爷没白疼你吧!”

    “爷爷……支持容儿的决定?”沐筱萝试探地问道。

    “傻孩子,爷爷带你回来时就说了,你要愿意回去决不阻拦你,你要离开自然也会支持你!只是……傻丫头,这被三殿下休了,你以后想嫁人困难了……”

    老侯爷虽然一代名将,可也抵不过痛孙女心切,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怜悯和自责!

    那神情让沐筱萝心一热,似乎看到了父亲的影子,安抚道:“爷爷,有人不敢娶肯定有人敢娶……真没人娶,容儿自己一个人过也没什么!”

    “哎……都是爷爷不好,出去应该带你一起去见见世面,或者就断了你对他的痴心,眼下……哎!”

    他摇摇头,直言道:“容儿,五殿下选妃的事你知道了吗?”

    沐筱萝一听就明白老侯爷等在这的原因了,主动说:“爷爷,这事我知道了,容儿可以向你誓,今天主动请休绝对不是为了五殿下,容儿从没想过要做他的王妃,以前没想,以后也不会想!”

    “容儿多心了,爷爷没有其他意思,只是问问……你一个女孩家,对外面时局不了解……为免生祸事,既然无心,皇子们还是远离比较好……”

    老侯爷叹息着拍拍沐筱萝的肩,说:“等爷爷料理一下这的事,过几天就带你去求医吧!”

    “嗯,好!”沐筱萝看着老侯爷离开,高大的背影有些佝偻,她突然有种预感,这选妃还没开始就暗潮汹涌了……

    第二天,沐筱萝照例在院子里晒太阳,努力做一些运动不至于让自己腿血脉萎缩。

    正做着,看见二哥沐梓泱怒气冲冲地走进来,一脸兴师问罪的样子。

    沐筱萝停下手中的运动,淡淡叫了声:“二哥。”

    从她回到沐府,二个哥哥来看她的次数屈指可数,由此可见这身体的主人和两个哥哥感情也算不上很好。

    她前世是家中独女,没有和兄长相处的经验,来不来也无所谓。

    “沐从蓉,你昨天出门是不是去三王府了?”沐梓泱手指都快指到她的额头,满眼的怒火。

    “是……”沐从蓉才一张口,就见沐梓泱的手指换成了掌,一个耳光就甩了过来。

    沐从蓉蹙了眉头,一把抓住了他的掌,用力太大,扯得背后的伤又裂开了,她没空计较,冷冷喝道:“二哥要打我?敢问我做错了什么?”

    沐梓泱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腕被沐筱萝抓住,立刻勃然大怒,一挣却没挣开,愕然地瞪着沐从蓉。

    沐家是武将出生,两个哥哥自幼就习武,虽然不敢说绝对力大无穷,可也是一般人无法掌控的。现在竟然无法从沐从蓉手上挣开,沐梓泱不吃惊才怪!

    “你这臭丫头,敢和兄长动手了?都怪大家平时太骄纵你,才会让你目无尊长,今天就让我好好教教你什么叫礼仪!”

    恼羞成怒,沐梓泱另一只手劈头就打了下来,沐筱萝下意识地举手架住了,也怒了:“二哥,我尊敬你叫你一声二哥!我做错了什么你指出来,错了我会认罚……再这样无理取闹,休怪我不客气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