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558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50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九龙圣祖

    老侯爷虽然承诺过帮她医腿,可是自从她被赶出沐家就没见过他。  . 春香悄悄打听过,老侯爷从那天早上离开沐府就没回去过,他一定还不知道她被赶出来的事。

    不将希望寄托在未知上是沐筱萝一贯的宗旨,所以她能“走”了,就要开始为自己努力了。

    春香去当画有张清陪着她没什么好担心的,她思付楚轻狂看到那两幅画也该有所表示了吧!他要依然无动于衷,她就要另外寻找合作者了!

    在院子里慢慢转了一圈,活动了一下,就听到外面有人大叫:“有人吗?有活着的出个声!”

    声音有些熟悉,她略想,就听出是贺冬卉身边的丫鬟连梅的,她来做什么?

    她没出声,用拐杖拖着自己沉重的身体慢慢走了出去,那丫鬟依然无礼地大呼小叫着:“是不是都死了?活着好歹也哼两声啊!”

    沐筱萝站在矮墙处看出去,只见一顶软轿停在大院外的空地上,武铭元的侍卫荣光和两个轿夫侍候在轿旁,连梅猛拍着大门。

    她叫了半天,估计手都拍痛了,才回身走到轿边叫道:“王妃,没人啊!我们回去吧!”

    “不会吧!王爷不是说筱萝住在这吗?她腿不能走,一定是丫鬟走开了,我们进去看看吧!”

    轿帘轻撩,贺冬卉披了一件白色绣花的披风,弱不禁风似地走了出来。

    “王妃,别进去了,俞家大院风水不好,您身体才好些,别惹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连梅搀住她,劝道。

    “有什么不干净的?筱萝住这都没什么事,我能有什么事!”

    贺冬卉嗔怪着往前,看到外墙的荒凉叹道:“筱萝好可怜,住在这种地方,外面都这么破落,里面能住人吗?”

    “那是她自找的!王妃你别同情她,做错事的人是该受到惩罚!活该!”连梅快人快语。

    “住口!你越来越没大没小了!”贺冬卉猛地喝道:“筱萝和我情同姐妹,如果不是我,现在王妃是她,难道值不得你一声尊敬吗?她年纪尚幼,做错了事也情有可原!她已经受到了惩罚,就不能给她机会改过吗?什么叫‘活该‘?”

    “我……”一番话说得连梅羞愧地低了头:“连梅知错了,王妃恕罪!”

    荣光在一旁赞许地颔,难怪王爷喜欢贺王妃,的确有王妃的风范,不计仇怨,宽以待人,很大度!

    这时,不知道何处传来了一阵动听的歌声:“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

    众人抬头,看到矮墙上,一个黑衣少女坐在墙上,眯着眼,看着远方的天空,随意地哼唱着……

    目空一切

    “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目空一切也好,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扰,只想换得半世逍遥,醒时对人笑

    ,梦中忘掉……来生难料,爱恨一勾销,对酒当歌我只愿开心到老……”

    那少女旁若无人地唱着,曲调闻所未闻,随意中流淌着一种豁达。

    风轻轻吹拂着她的长,夕阳在她身后柔柔地洒满了霞光,荣光被这歌声沉醉了,迟钝地看着那女人,熟悉的面孔,陌生的神态……这是那个臭气冲天,奄奄一息被抱走的三小姐吗?

    贺冬卉和连梅也被这充满异域风情的歌声迷惑住了,以致没注意远处来了三匹马,马上的人也听到了歌声,远远就勒住了马,和他们一样,都将目光投注到墙上的沐筱萝身上。

    沐筱萝此时真的是目空一切了,如果开始唱这歌时是想取笑贺冬卉的虚伪,那么唱着唱着,就被歌词拓宽了心胸,脑里想的是林青霞演的东方不败,那种傲然风里来云里去的洒脱,就觉得世间被加诸在身上的痛苦没有什么是放不下的!

    “今天哭明天笑,不求有人能明了,一身骄傲……”

    目光冷冷越过马上的武铭元、武铭正,最后越过楚轻狂,重新投向那遥远的天边,有种索然无的孤独……这不是她熟悉的世界,她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

    笑着哭……楚轻狂逮住了她一瞥而过的眼神,才在脑里浮起这几个字的同时,觉得心被狠狠地撞了一下。

    透过那坐在夕阳光中的少女,似乎看到了那个雨夜,在黑暗中背着妹妹逃亡的少年……

    他漂亮的眼眸变得深邃而幽黑,最深处的寒意近在身旁的两人都没看到。

    武铭元用陌生的眼光盯着沐筱萝的脸,那女人还真的目空一切,看见他视如不见,连招呼都不打地依然我行我素!

    他堂堂武氏王朝的三皇子,到哪不是被恭敬地迎来送往,几时被人这样无视过啊?

    特别是被以前热情得天天只差粘在他身上,追着他屁股后面叫着元哥哥的女人冷落,这冰与火的差距,落差何其大啊!

    武铭正还算正常,万年冰山似的脸没有什么异样,只是眼底迅掠过一丝讶异,随即悄然无波……

    还是贺冬卉第一个现了武铭元三人到来,沐筱萝歌声才落音,她就叫道:“夫君,你怎么也来了?”

    武铭元瞪了沐筱萝一眼,跳下马快走过去,边说:“我回到府上,管家说你来了这,怕你有什么闪失,就过来接你了!”

    还有点小小的私心他自然不会说,比起接贺冬卉,其实他更想看看这女人过得怎么样了?她的腿是不是彻底没治了……

    欲擒故纵

    “我会有什么闪失,你也大惊小怪了!我是听说筱萝被沐家赶了出来,特地过来接她的……夫君,你别生气啊!筱萝变成这样我也有错,就让我带她回去治腿,好吗?求求你了!”

    贺冬卉抓住武铭元的手臂撒娇地摇了摇,一脸的哀求。

    武铭元看看墙上那歪了头似笑非笑的女人,默不做声。他也不是没想过这样做,只是憋了一口气,要走的是沐筱萝,她不主动要求回来,他是抹不下这个面子主动让她回来的。

    贺冬卉和他夫妻那么长时间,怎么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看他默不做声,心知他已经动摇,心里顿时非常不舒服。打沐筱萝时武铭元都能下得了手,这才过了没多长时间,怎么就变了?

    想起眼线报告武铭元来看过沐筱萝的事,她更是恨得牙痒。

    难道被打断了腿,还有沐老侯爷的一番话勾起了武铭元对沐筱萝的怜悯之心?想起了她以前的好?

    如果是这样,当初她就不该心软,不该让背着武铭元买通的行刑之人只是打断她的腿,依仗皇后的旨意就算真打死她也没人会怀疑她!

    悔不当初,却只能继续扮演自己的贤惠,转向沐筱萝说:“筱萝,你就说句软话啊,夫君不是无情之人……你道个谦,我们还是一家人,跟我们回去吧!”

    沐筱萝懒得看他们,贺冬卉的世界就只有武铭元,她沐筱萝来自二十一世纪,看透了****,爱情不是生活的部,她已经誓不会再傻傻地陷进****之中。

    目光慵懒地转向楚轻狂,她微翘唇角,懒洋洋地笑道:“楚公子,遇到春香了吗?”

    楚轻狂目光扫过那对夫妻,见他们被沐筱萝漠视了,他有些意外,昔日那么爱三皇子的沐筱萝真的放下了吗?还是这些都只是她欲擒故纵的一种手段?

    不管怎么,现在这个沐筱萝对他的脾气,她的忙该帮。

    他就学着她慵懒地一笑:“三小姐缺银子说一声就行了,何必让丫鬟去当东西呢?以前楚某不知道三小姐去楚家当铺当东西就算了,今日知道了就不能允许这样的事再生!三小姐要是看得起在下,就交了在下这个朋友,以后生活用度需要,尽管开口,楚某要皱皱眉头,就不配做你的朋友!”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楚轻狂,武铭元蹙起了眉头,楚轻狂这是什么意思?明目张胆地支持沐筱萝离开他吗?

    贺冬卉也瞪大了眼,盯着楚轻狂的背影陷入了沉思,这个楚轻狂……他到底知道不知道这话一出就是得罪武铭元?他是一时冲动还是深思熟虑的选择?

    而武铭正,诧异地看了楚轻狂一眼,明智地又恢复了面无表情。

    沐筱萝俯视着下面的楚轻狂,突然做了一个谁也想不到的危险动作,她从矮墙上扑了下来……

    今天情人节啊,祝亲们有情人终成眷属,情人节快乐……

    你满意了吗

    “小心……”

    随着几声不同的惊呼,武铭元,楚轻狂,武铭正,荣光从不同的方向掠了过来,齐齐扑向了沐筱萝。

    武铭元动作快,可是在马上的楚轻狂动作也不慢,马腹一夹,急冲过去。眼看马头收势不住就要撞上矮墙,他却飞跃起身,脚尖在马背上一点,长臂搂住了沐筱萝,飘飘落在了地上。

    武铭元站在地上,一扑抢空,楚轻狂的马在矮墙前被飞身上来的武铭正勒住了缰绳,蹄子扬起的灰尘扑向了他,他下意识地后退,还是被灰尘洒了满脸……

    荣光见三人扑了上去,奔出几步就止住了步伐,莫名奇妙地看着。

    一瞬间的变故让贺冬卉愕然,回过神来,只见楚轻狂抱着沐筱萝站在一旁,玉树临风,神态潇洒,旁若无人地低头温柔地问道:“三小姐没受惊吧?”

    沐筱萝抬眼,顿时愣住了,楚轻狂离得极近,他浅褐色的眸子闪着促狭的光,鼻尖都快抵到她的鼻子了。

    呼吸间是他的气息,淡淡的幽香和一种干燥让人舒心的味道,混合着入眼他唇角的微勾,一瞬间似乎被这种气息扰乱了心神,她突然心跳加快,脸颊不自觉地飞起两朵可疑的红云……

    这红云自然落到了楚轻狂眼中,无端地让他的气息也乱了,怀中这羞怯的少女是刚才面对着两个皇子毫无顾忌地唱:“对酒当歌我只愿开心到老……”的女人吗?刚才那份洒脱哪里去了?

    这抹微红在苍白有些病态的脸上令人无法漠视,是因为他而红吗?

    目光就这样和沐筱萝纠缠在一起,彼此都在探索对方目光后面真正的思想,一时忘了周围还有其他人,也忽视了此时抱着她的动作在别人眼中形成的暧昧……

    武铭正蹙起了眉头,武铭元则目光阴冷地盯着楚轻狂,以往就有点不待见这个风-流不羁,看似八面玲珑的“小商贩”,此时见他竟然目中无人地把自己的女人搂在怀中,一瞬间莫名地有了杀他的心……

    气氛有些怪异,沐筱萝最先醒悟过来,避开了楚轻狂的目光,蹙眉说:“刚刚头晕……幸好楚公子接住了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我的拐杖在墙后,麻烦公子……”

    “没人照顾,三小姐以后还是别爬墙上唱歌了,很危险!”楚轻狂自然地说着就抱着她走到门前,用脚一踢,门开了,他径直将她抱进屋,一直进到里面她的轮椅处。

    “你满意了吗?”

    他将她放进轮椅中,贴着她的耳朵淡淡地问:“我通过你的考验了没?”

    沐筱萝身子瞬间僵直了,不是因为他的话,而是因为他说了这句话后的动作,他竟然用舌尖舔过了她的耳际,滑落到她的耳垂时,颇为情-色地重重吸-吮了一下……

    开心啊开心,写到这章沾情人节的光终于有了进展,后面节奏会越来越快的,亲们多多收藏支持啊……

    若是你想要

    “为什么选择我?”

    楚轻狂双手撑在她轮椅的扶手上,沐筱萝只能被动地往后仰,才能拉开和他脸的差距。

    她绝对不会承认是他的气息让她无法思考,也尽量不去注意他的动作形成的暧昧……她等于被他用身子和手圈在了怀中,虽然还有一点距离,却逃无可逃。

    “楚公子……想多了吧!是你自己接住我的,可不是我选择了你!”她尽量调匀呼吸,平静地看着楚轻狂,

    “是吗?”楚轻狂唇角微勾,似笑非笑:“你的画不管送到哪家当铺,都会有人出高价,为什么偏偏是楚家呢?”

    沐筱萝依然平静:“因为楚家太有名,我想楚公子会比较‘识货’!”

    楚轻狂看着她,一手依然撑在扶手上,一手伸了过来,修长白皙的手指挑起她肩上的长,绕在手指上,边漫不经心地说:“还有更识货的人!二殿下年前没了王妃,有意续弦,楚某受托帮忙物色人选……前几日二殿下忽然对楚某说很欣赏你,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