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 563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7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这事后,隔两日就传出大皇子搜查乱党的事,沐梓侗不是笨人,联想沐立德一番话,猛然领悟到了父亲没说出来的意思。. 沐家这棵树太大了,碍了某些人的眼,已经到了要铲除的时候。

    是坐以待毙还是主动出击,沐梓侗纠结着,举棋不定。

    而沐立德,却择了一个日子,谁也没带,自己带了祭祀的物品,进山去给妻挂纸。

    对此,二娘幸灾乐祸地对自己的丫鬟小妾说:“老爷子是想着沐筱萝没救了,先去给她说一声吧!也是啊,平日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女儿没几日就要上断头台了,他怎么和人家交待啊!那可是他亲亲娘子的心肝宝贝啊……”

    小妾哭哭啼啼:“她倒死了,把我女儿害成这样,我以后靠谁啊!”

    二娘不以为然地撇嘴,说:“不是说五皇子看上她了吗?赶紧找个大夫帮她看看,好了就让老爷去说亲,荣华富贵还不够你享吗?”

    小妾高兴起来,张罗着重金悬赏名医给沐玉芙治病,浑然没感觉到大难将至……

    今日上架四更,每更五千字,共二万,亲们继续支持风啊!后面会越来越精彩……鼓励一下,红包鲜花要钱,俺们冲咖啡就行,多多益善.

    错失良机

    入夜,二皇子武铭正的书房里还掌着灯,书房里武铭正坐在灯下,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不时看看窗外,似乎在等什么人。

    快一更时,有风吹得火光闪动,抬眼,看见一个男人已经站在书房里。

    “施先生,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武铭正站起来给对方施了一礼,问道。

    灯光照过来人的脸,赫然是楚轻狂的师兄施予,只见他一张俊脸惨白,垂眼给武铭正回了一礼,低哑着声音说:“施予有负二殿下的委托,殷大人已经被处斩了,其家人被流放千里……施予只能派人保证他们的安,等二殿下定夺!”

    “啊!”武铭正惋惜地跌坐在椅子上,蹙眉:“6海一的面子也不管用吗?”

    施予羞愧地说:“我是‘请’了李德良公公的面,汤成谁的面子也不买,执意将殷大人问斩了……”

    “连李德良的面也不买?”武铭正这次震惊了,盯着施予喃喃自语:“6海一是四海帮的帮主,四海大小河运几十个帮派无不以他为,汤成想在他手中将盐道畅通无阻不买他的面子说不过去吧?”

    施予撇撇嘴:“以前是这样,现在据说他们四海帮在内乱,汤成扶持他的对头抢夺帮主之位,自然不会买他的帐!”

    “那李公公呢?汤成的外务官据说是李德良帮他讨来的,有人说他做了李德良的义子,难道这只是传言?”

    “传言是实,只是二殿下以为一个已经没有权势的义父恩情,能和如日中天的前程相比来得更有价值吗?”

    施予心说,不止你,连一向以睿智著称的楚轻狂也看错了……不,回想那天轻狂的话,他突然觉得这样的结果其实早在轻狂的预料中,否则他就不会给他那幅字。

    武铭正想借盐道扳倒郭家,自己的心腹却被人家杀了!三皇子被刺,大皇子趁捉拿刺客排除异己,一连串的事生得骤不及防……不正包涵在山雨欲来的字里行间中吗?

    施予猛然觉得这宫廷之争还是远离比较好,自己头脑没有楚轻狂灵活,卷进去一不小心就粉身碎骨了!

    “殷大人留下了一包东西,我给你带来了,不知道有没有用!”

    他小心地递上那还带着血迹的包袱,继续克制着自己的好奇心,不去想里面是什么东西,打定主意,还了这个人情就远离京城。

    “谢谢施先生!”武铭正看见包袱突然眼前亮,激动地伸手接过包袱就要急急打开,又意识到什么,停了下来,转头对施予说:“施先生辛苦了,请坐,我让人给你倒茶水!”

    “不用,不用,事情已了,我该走了!二殿下后会有期!”

    施予说完不等武铭正回话就从窗户飞了出去,武铭正只看见他在屋顶起起落落,一会就消失在月色中。

    武铭正看着暮色呆怔了半天,才克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关好窗子,回到桌边慢慢打开了那带血的包袱。

    里面是想要的东西,一堆厚厚的账本,这些年郭家私吞盐道属于国库份额的证据。将这些证据呈上去,郭家何愁不倒,而大皇子争夺太子之位仰仗的就是郭家……

    武铭正手拂过这些得来不易的账本,陷入了沉思。大皇子这几天正得圣宠,这时候抛出这些账本有可能使得其反,局势未明,还是再等等吧!都等了这么多年了,也不在乎一时!

    沐家那边无动静,楚轻狂也失去了踪迹,他的好心情又低落下去,蹙眉想着这不在掌握中的事,眼前又浮现出了沐筱萝镇定地坐在大殿里的样子。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他不知道何时沐筱萝竟然走进了自己心中,那个以前总是有点刁蛮,任性随意的小妹妹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

    她不再笑得没心没肺,而是淡淡的,随意地挂上一缕笑就比大笑更能夺去你的目光。

    像一颗珍珠,慢慢地自淤泥中一点点地露出自己的光芒,让你看了一点还想再看一点,想象着整颗珍珠露出来是怎么样的光华!

    是她一句‘敢爱敢恨敢失去’触动了他的心扉吗?他无法想象那平凡的外表下竟然有这样一颗轰轰烈烈的心,似乎就一瞬间看到了自己的同类……

    母妃不得势,习惯了隐忍,教育他也是隐忍,忍、忍、忍……心上一把刀,谁知道什么都要忍的痛苦!

    父皇有好的赏赐,弟弟们喜欢,他要忍着自己的喜欢让出去!

    跟着大皇兄去平叛乱,冲锋陷阵的是他,功劳长幼有序,他再让……

    习惯了将自己真实的想法用冰山表情掩盖,他慢慢也以为自己是这样的人,直到看到那女人,被打断了腿,坐在轮椅上还坦然地宣扬自己敢爱敢恨敢失去!他才知道他一直渴望的是什么……

    敢爱时,可以舍弃自己的生命去换对方好好活着!

    恨了,也旗帜鲜明地表露出来,并为自己的任性承担后果!

    不爱了,任你日后荣华富贵,覆水难收,无怨无悔……

    这样的沐筱萝颠覆了他对女人的认识,让他一瞬间妒忌三皇子,何德何能,竟然有这样一个女子爱他,竟然有这样一份爱放在眼前不懂珍惜……

    看他那些妾室和过往认识的女人,一瞬间都变得苍白无色,唯有眼前的女子,似罂粟花,开得那么妖艳又那么壮烈,让他第一次萌生了如此想得到一件东西的渴望!

    他想得到她!

    他有种直觉,她才是最配和他站在最高处欣赏风景的人!因为他们骨子里是一样的人,将热情掩盖在冰山的下面,所不同的是她比他活得直接!

    可是,似乎她的好不是只有自己能看到,楚轻狂也看到了!

    一向在他面前游刃有余,似乎万事不在乎的男人动了心,以致不顾凭着暴露自己的实力,不怕得罪人也要赢取她的欢心。

    想着他的表现,武铭正有些懊恼,对楚轻狂这个人,他一直看不透!

    他的谈吐不像一般商贾,他的背景无懈可击,他就像一夜之间冒出来的新贵,吸引着众人的视线,吸引着他们靠近。

    最专业的纯言情小說网站,言情小說吧(&a;a;lt;ahref=':\/\/.xs8&a;a;lt;\/a&a;a;gt;)提供优质正版

    春花秋月,风月无边,他离他们很近,却又感觉很远!他觉得他是个谜,他却直白得有些什么产业都一一交底。

    武铭正私下让人查过他的底细,调查的结果和楚轻狂所说的小有出入,却无伤大雅。

    只是,再详细的调查也没人说他会武功!要不是那天沐筱萝从墙头跌下来,他真的不知道这个看上去就是翩翩公子的楚轻狂有那么高的武功,竟然能抢在武铭元的前面接住沐筱萝……

    一瞬间,不止自己喜欢的东西被抢走,还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让武铭正很想杀了楚轻狂……他盯着他抱着沐筱萝进去的背影,从那一刻起,将楚轻狂列为自己的劲敌!

    沐筱萝进宫一事,他怀着矛盾的心情暗示了楚轻狂会有危险,可是他也想不到事情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生,让他骤不及防地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侍卫押走,连辩解的余地都没有更别说救她。

    沐筱萝被关入大牢,小丫鬟也失踪了,三皇弟遇刺,大皇子变捉拿刺客为捉拿反贼,一桩事接着一桩事的生,让武铭正都有点找不到方向了。

    只觉得朝局如海,他只是海上的一叶小舟,背后还有一只巨大的手在推波助澜,他只能随波逐流,等看清方向再做决定!目前他什么都不能做!

    *****

    闽南一家楚记客栈。

    楼上最好的一间客房,空气中飘着淡淡的幽香,屏风后面有热气蒸腾,转过去,大大的浴桶中有一半裸的男子在闭目养神。

    墨潮湿地飘散在水中,闭着的双眼纤长的睫毛上还沾着水滴,俊秀的眉宇泡了半天也没散去那不知道积攒了多日的疲惫,男子正是马不停歇赶来的楚轻狂。

    泡了半天觉得自己被马颠簸得快要散架的身子骨舒坦了许多,楚轻狂这才擦干身子,换了一套干净的衫子出来。

    这个分店的葛掌柜已经给他泡好了茶,准备了几碟精致的小菜,等楚轻狂神清气爽地吃完,他才在一旁坐下,开始汇报药王的踪迹。

    从接到药王进了闽南地带的消息,只要是楚记的店铺都力分派人手搜寻药王的踪迹,可是这药王仅仅亮了一次相就消失在人海里,任楚记出动多少力量,只差挖地三尺也不知道他究竟去了哪里!

    “公子,不是小的们不尽心,实在是这药王神出鬼没,又精通易容之术,弄得我们就像大海里捞针,难上加难啊!”葛掌柜唉声叹气,倒不是推卸责任,这些天他为了寻人给楚轻狂一个交待,已经弄得快心力交瘁了!

    “我知道,我也就是让你们留意,他要那么容易找到,他也不是鬼见愁了!”

    楚轻狂眯了双眼,冷笑,吴冠子有两个绰号,一个就是被他医好的病人送的雅号‘药王’,另外一个就是江湖人送的‘鬼见愁’,人家要杀的人他要救,小鬼纳不了命怎么向阎王交待啊,所以叫鬼见愁。

    一般人都以为鬼见愁是形容他医术高,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他不仅医术高,轻功在江湖上也是数一数二的,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跑得不快怎么救人啊!

    楚轻狂这两年来为了找到吴冠子,快跑遍了中原,还让人传话,说吴冠子最后一份续筋膏不管要多少金子他都买了!这传言传来传去就变成某国君十万两黄金求购续筋膏,谁知道这求药的正主是楚轻狂!

    可是楚轻狂已经做到这份上,这吴冠子却油米不进,不但不卖,还唯恐他抢似地一直躲着他。

    弄得一向不轻易动怒的楚轻狂差点抓狂,眼看水佩一天天衰弱,吴冠子还和他玩你追我躲的游戏,楚轻狂暗暗誓,吴冠子最好别落到他手中,否则不把他折磨得死去活来他就不姓楚……

    所以提起吴冠子,楚轻狂咬牙切齿是有原因的。葛掌柜也知道这段缘故,陪笑道:“公子也别急,今晨有伙计打听到有人进了神秘的巫山,我就在猜想是不是药王,刚想明日派人再去仔细查看,公子你就来了!你赶路累了就先歇着,等他们落实了再过去也不晚!”

    “巫山?”楚轻狂蹙眉想了一下,突然跳起来说:“不用去落实了,那一定是他!给我准备马匹,我这就赶过去!”

    断骨续筋膏据说有一味千年肉佛就是来自巫山,楚轻狂曾经看过的一书《山海经》中记载,这种植物生于深山古洞,为可遇不可求之物,色呈肉红,阴凉滑软。若获此等肉佛,蒸以文火,取其汁液,只饮一盅不仅可以增长功力,还能祛病延年,化腐朽为神奇。

    楚轻狂判断那人一定是药王,自然有他的道理。巫山终年聚雾,里面毒蛇肆生,山壁陡峭,还有毒瘴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