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5章 564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03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里面据说长满了奇珍妙药,可是除非特别一般人都敬而远之,偶尔有不迷信想去财的,都有去无回,久而久之,巫山方圆百里都无人居住,怕被这神秘的巫山吞噬了。 .

    药王怎么弄出的千年肉佛无人知晓,不过据江湖人士揣测,他肯定付出了很惨重的代价。因为药王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了很长一段时间,再出现时就不再以真身示人,有人猜测他毁了容,也有人猜测他中了自己也无法解的毒……

    各种猜测千奇百怪,因为药王神出鬼没没人证实就不了了之,此时楚轻狂一听药王进了巫山,怎么可能放过这唯一能抓住他的机会,当下让葛掌柜备马,随身带上一些解毒的灵药就要赶往巫山。

    葛掌柜劝阻无效,只好挑了几个武功不错的伙计护送楚轻狂前往巫山。

    楚轻狂才走半天,加急的快报送到了,葛掌柜看上面写着急,就先打开看了,是花君子的,上面写着三小姐被冤投毒杀人,被关押刑部大牢,救还是静观其变?

    三小姐何许人,葛掌柜不知道,不敢做这个主,怕耽搁楚轻狂的大事,就一边派人赶去追楚轻狂报信,一边去报告在楚记闽南分舵的舵主。

    报信人在分舵除了见到分舵主,意外地还见到了楚氏夫妇,楚记的大老板,楚轻狂的义父义母。这对夫妇也是冲着药王赶来的,先到了总舵,没想到就这一会功夫与楚轻狂失之交臂了。

    楚轻狂的义父楚云安是个身材魁梧的男人,黧黑的脸上一双眼睛鹰一般锐利,他接过信,看了看蹙起眉厉声骂道:“轻狂胡闹就罢了,怎么顾擎也不阻止,还放着胡闹,刑部大牢是什么人都可以劫的吗?也不想想会有什么后果,真是胡闹!”

    楚轻狂的义母俞晓宁则蹙着一双秀眉,思付这三小姐是谁啊?怎么从没听轻狂提起过!花君子花哲别看平时嬉皮笑脸的,办起正事来却一丝不苟,既然八百里加急送了这封信来,就肯定是楚轻狂亲自交代过的。

    如果楚轻狂回答救,俞晓宁相信花君子就算拼了命也会去救这个三小姐的!而刑部大牢……楚云安说的没错,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救的!那就要动用听雨楼的力量……楚轻狂竟然为了这个女人动用听雨楼的力量?!

    俞晓宁突然不安起来,这个女人在轻狂心中,难道已经过了水佩的重要,那么水佩……她蹙紧了眉,佩儿对轻狂的心她知道,她怎么能容许其他女人抢走她家佩儿的挚爱呢!

    没等俞晓宁阻止,楚云安就大一挥,代楚轻狂回了信:“静观其变,不准轻举妄动,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回信隔了几天就送到京城,形势急转直下,沐家被人检举通敌叛国,一夜间满门被抄,家大大小小六十四人部被抓,送往天牢,沐筱萝也被转入了天牢。

    天牢有御林军守卫,固若金汤,花君子闻讯望洋兴叹:错过了最好的解救时机!就是楚轻狂亲自在此,估计也一筹莫展!

    我为什么不反

    宫中,武二帝的病榻前,立着沐立德和周国公,贺皇后在一边侍奉着。

    武二帝让太监刘公公念刑部的奏折,刘公公用沙公鸭似的声音念道:“经查,疑犯沐从蓉,因妒生恨,投毒证据确凿,犯人顽抗拒不画押,依照刑律第一百一十二条,判斩刑……”

    “沐爱卿,听完了,有什么想法?”武二帝靠在软榻上,瞟了一眼周国公,没等沐立德开口又补了一句:“如果你不想为她求情,明日是周勤出殡的日子,就让刑部监斩以告亡者在天之灵了!”

    沐立德垂眼,面无表情地说:“沐从蓉已经被逐出沐家之门,和臣再无关系!她屡教不改,犯下如此大错是她咎由自取,臣没有什么想法,任皇上处置!”

    “那就准了!”武二帝在奏折上批了字,恹恹地挥手:“事情了结,杀人偿命,周国公你就别揪着不放了,都散了吧,朕要歇息了!”

    “臣等告退!”周国公冷冷扫了沐立德一眼,拂袖先走了出去。

    沐立德施了一礼,退了出去,没走远,站在殿外向前看着太和殿,思索再三,转身又要进去。

    眼前一黑,贺皇后仪态大方地站在身前,他吓了一跳,退后几步施礼:“皇后娘娘!”

    贺皇后唇角微卷,看着他笑咪咪的:“沐将军不是告退了吗?怎么还在这啊?还有事吗?”

    沐立德想了想,摸出袖中的奏折双手递了过去,禀道:“回娘娘的话,臣忘记还有一事没奏,请娘娘代为转奏!”

    “哦,是什么急事吗?”贺皇后接了过来就随手打开,这于礼不合,沐立德刚想阻止,话到嘴边又咽下了。

    “教女无方……要告老还乡……哈哈!”

    贺皇后扫了几个字就笑着掩上奏折,瞟了沐立德一眼嗔道:“沐将军,你正当壮年,正是为国效力的时候,怎么提告老还乡的事啊!幸好我看了,否则不让人笑掉大牙才怪,拿去,皇上不会准的!”

    她随手扔了过来,沐立德及时接住了,苦笑着看着贺皇后无语了。

    “是不是因为你家筱萝要被处斩的事心灰意冷啊?”贺皇后抬手指了指花园:“陪我走走,让我听你说说!”

    贺皇后边说边往前带路,沐立德看她窈窕的身影有些怔,不知道该不该跟上。

    贺皇后走了一段路回头没见他,就嗔道:“快过来啊,你还怕我吃了你?”

    沐立德不自觉地走过去,才现贺皇后没有自称哀家,而是用了‘我’字!不由一惊,矛盾地看着地面。

    “前几日筱萝进宫,我当时看见她大吃一惊,她简直就和年轻时的云清长得一模一样啊!”

    贺皇后似乎没现他的失态,歪了头好像在回忆当年的姐妹云清,边说边笑:“对着她的样子,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你那么喜欢云清……当年失去她你都痛不欲生,现在再失去筱萝……就是让你再经历一次失去云清的痛苦……想着就很残忍……”

    沐立德听她提起云清精神有些恍惚,他平生最遗憾的事就是妻云清的死,如果她还在,他的儿女也不至于因为他忙于军务而放任如此吧!

    “你们都喜欢她!你和爷爷……以前喜欢云清,云清不在了就把对她的爱都给了筱萝……我真的‘很’明白她对你们的重要!”

    贺皇后的手似无意地放在了沐立德手臂上,扬起那张保养得很好的脸不赞同地说:“你明明舍不得她,为什么不救她呢?你可以的,只要你开口,皇上念你们沐家的功劳多少也会给你面子的……实在不行,你们沐家不是有免死金牌吗?拿出来救她啊!”

    沐立德被她的手碰到,一惊,退后了几步:“娘娘,微臣逾越了!”

    贺皇后瞪了他一眼,咬了咬嘴唇:“沐大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和我见外!此时我不是什么皇后娘娘,我是你的小玉妹妹,是云清的姐妹,我帮她关心一下她的女儿不行吗?你非要和我见外,是怨恨我刚才没帮你们说话吗?”

    “不敢!”沐立德口拙,躬身行礼:“娘娘关心臣心领了,沐从蓉被斩是她咎由自取,臣没有什么想法,任皇上处置!臣告老还乡实在是自知能力有限,不敢误国误民,决不是什么心灰意冷,望娘娘明鉴!”

    贺皇后看着他躬身还没直起来的背,眼里闪过了浓浓的恨意,待沐立德站直,眼波已经转为伤心了:“沐大哥还说不是责备我,你放心,不为你,就为我以前的姐妹,我也会去求皇上开恩的……相信没多久,你们家就能团聚了!”

    沐立德看着她,突然开口说:“娘娘还记得云清立德真是欣慰,那么娘娘应该也记得云清的性格!”

    “我记得,那时我们吃住在一起,她有什么好的都和我分享!她是个好姐妹!”贺皇后眼波中有珠花闪动,似乎想起了那段日子。

    “筱萝和云清很像,性格也差不多!”

    沐立德状似无意地说:“她爱憎分明,被我惯的有点刁蛮,家里的哥哥妹妹甚至丫鬟没少被她欺负!可是,她又是极护短的人,她欺负自己人可以,如果别人欺负到家里人,那她是绝不允许的,就算为此关黑屋饿肚子她都会拼了命地去维护自己人……娘娘,这种性格和云清像不像呢!”

    “是有点像!”贺皇后不自觉地附和,眼睛贪恋地盯着他的脸,似看不够一般仔细地看他的眉,他的眼!

    沐立德武将出身,四十出头的人还保持着一副精神奕奕的样子,墨黑的没一根白丝,整齐地束在头顶。浓黑的眉,高直的鼻梁,器宇不凡的样子让贺皇后透过他的脸似乎看到了年轻时的他,一袭黑色铠甲,威风凛凛地于大军前一站,就征服了她和云清两颗情窦初开的少女心……

    她和自己的姐妹爱上了同一个男人,就像现在的沐筱萝和贺冬卉,都为了想得到他互相竞争着。

    她们不顾少女的矜持,寻找机会和他相处,她最终以为他是喜欢自己的,缠着父亲去说亲,正碰上云清家也去说亲。不知道老侯爷和他说了什么,他竟然选择了云清,所以她只能看着自己的姐妹嫁给了自己深爱的男人,而自己却被送进宫,强颜欢笑去侍奉自己根本不喜欢的人……

    尽管他是一国之君,尽管他带给她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她还是无法真正的快乐!

    谁知道她为了站在这个位置付出的努力,谁知道她想要的只是现在身边这人的爱,每次看到那夫妇两恩爱地站在一起,她就恨!恨云清抢了她的爱,恨老侯爷拆散了他和她,恨再也无法回到当初……

    看见沐筱萝出现在她面前时,那酷似云清的面容又勾起她的恨……这一切沐立德明白吗?

    拉回神思听到沐立德幽幽地叹道:“云清死了多年,在那边一定很孤独!就让筱萝去陪伴她吧!……死者已矣……一笑泯恩仇吧!”

    沐立德似意兴阑珊,说了这话就不再多言,躬身施礼走了。

    最专业的纯言情小說网站,言情小說吧(&a;a;lt;ahref=':\/\/.xs8&a;a;lt;\/a&a;a;gt;)提供优质正版

    贺皇后孤单地站在花园中,想着沐立德莫名其妙的话,半天才醒悟过来,沐立德绕着圈子说什么云清的性格,原来根本不相信沐筱萝会下毒!她既然不可能下毒杀自己家人沐玉芙,那么误杀周勤就更不可能!

    贺皇后一惊,危险地眯起了双眼,那么,他是知道她想做什么了?

    他之所以赞成处斩沐筱萝,是想牺牲沐筱萝保住沐家的人吗?指望一个沐筱萝平复她的仇恨之心?真是可笑!

    她忍了这么多年,为的就是把沐家踩在脚下,让她现在放手,可能吗?

    贺皇后的眼慢慢冷了下去,一笑泯恩仇,谈何容易,箭在弦上不得不,就算她肯忘了私人恩怨,为了自己儿子的前途,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沐家是不能不除去的。

    沐立德,老侯爷,哀家说没多久,你们家就能团聚了!那就一定能团聚的!

    *****

    功高震主,历来是帝王大忌,沐立德怎么会不知道这个道理呢!

    沐家于武家功劳太多,父亲因此被封为异性侯爷——定远侯,对沐家,已经是走到了顶峰,如果不急流勇退,等待的就是盛极而衰。

    沐老侯爷四个儿子只剩沐立德一个了,其他的都战死沙场。算算哥哥弟弟们留下的侄儿侄女,包括自己的两个儿子两个女儿,沐立德找不出一个能让沐家扬光大的可塑之才。

    沐梓侗刚愎自用,跟着沐立德上过战场立过功,可就一副暴躁的脾气让沐立德断定他没有前途。

    小儿子沐梓泱耳朵软,媳妇说啥就是啥,这样的性格怎么堪大用。

    有女沐从蓉,倒是生了一副风风火火的刚烈性格,却脱不了儿女情长……

    那小女沐玉芙,弱弱的样子就更入不了沐立德的眼了!

    就像现在,沐筱萝被关押大牢,沐玉芙昏迷不醒,两个哥哥却各忙各的,人影都见不到,沐立德站在院中就有些沐瑟,望月喟叹,他可以指挥大军如何打胜仗,为什么对自己的家人就束手无策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