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 566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0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大皇子看着远去的囚车,颇有些得意:“沐家问斩之日,就是周勤出殡之日,这下你皇嫂该满意了,不会再和我闹了吧!”

    楚玉冷冷地看着他远去的身影,问旁边的亲信:“你相信沐将军会通敌叛国吗?”

    亲信迟疑了一下,才吞吞吐吐地说:“不……不信!”

    沐府忠君为国,世人皆知,一夜之间传出叛国的事,跌掉多少人的眼球,没有真凭实据,大家都是半信半疑,谁敢为谁担保啊!

    楚玉自然知道亲信顾虑什么,咬牙道:“我也不信!本王要去请求父皇重新委派调查人员,别给某些别有用心之人栽赃陷害朝廷重臣的机会……哼……我们进宫!”

    有些人生来就是贱命,说的一点也不错,沐家没难时,沐玉芙一直昏迷不醒,被抓进天牢她却清醒了,愕然地看着身上的镣铐,半天才弄清楚自己的厄运。.

    清醒前还做着被皇子选中就可以做王妃的美梦,清醒后却镣铐加身,这巨大的落差谁能受得了,想不通就一直哭哭啼啼,让同牢房的二娘烦不胜烦,一个耳光就甩在了她脸上:“你烦不烦啊!都这样了还不让人清静!”

    沐玉芙一时被打懵了,不知道反应。

    她娘,二娘以前的贴身丫鬟不干了,以前被你欺负就忍了,都是阶下囚,又被冠了这样的罪名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出去,凭什么你还欺负人!

    小妾受了二娘半辈子的气,一时就无法忍受她这样对自己的女儿,跳起来冲过去就揪住二娘的长往牢栏上撞,边撞边骂:“我让你欺负我女儿,你什么东西,老娘都没舍得打,你打她,我就打死你!”

    小妾小户人家出生,力气又大,二娘被撞得懵,半天才反应过来,又打不过小妾,被打了几下就杀猪般地嚎啕大叫:“救命啊,杀人啦!”

    声音在天牢里又大又凄惨,让远处闭目盘膝而坐的沐立德蹙眉,狠狠咬紧了一口钢牙。

    天牢的狱役长魏昌闻讯带人跑了过来,慌忙拉开快被小妾勒得半死的二娘。

    看二娘气息奄奄的样子,魏昌气不打一处来,这天牢关押的犯人都是重刑犯,没有判刑前莫名其妙的死了他都脱不了关系,这两人在他的地盘打架致死,这不是不给他面子吗?

    一怒之下一人给了一巴掌,手劲之狠让两人的脸立刻肿了半边,魏昌恶狠狠地骂道:“都被关在牢里了还不老实!想打架给老子惹麻烦,活够了吗?”

    沐玉芙一听这几个字就扑过来抱住魏昌的双腿大哭道:“官爷,我不想死,我还年轻,我还没嫁人啊!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真的不想死啊!”

    魏昌见她扑来,本来嫌恶地想将她一脚踢走,听到她说“我还没嫁人”几个字,眼神就一亮,伸手抬起她的下颚,看了看,姿色不错啊!

    天牢只要人没死,谁管你那么多,当下邪笑,也不管众目睽睽,摩挲着沐玉芙的下颚色-迷迷地笑问:“你真的做什么都可以?”

    沐玉芙一听这话,似看到了生机,头脑简单,那知道以沐家的罪一个小小的狱役长能做什么主,以为遇到了救星,就死死地抱住魏昌的腿,头点得像小鸡琢米:“只要官爷能救我,让我做牛做马都愿意!”

    沐家的大少奶奶何凤愕然地看着魏昌众目睽睽之下将手伸进了沐玉芙的衣襟,半天才反应过来,将身边两个未成年的叔伯侄女的眼睛死死捂住,自己也脸红过耳地低下了头。

    魏昌肆意蹂-躏了一翻才验货满意般抽出手,对看得只差口水淌的手下说:“沐玉芙有事情要交待,我带她去审讯室!”,就堂而皇之地把沐玉芙带走了。

    “不要脸!”何凤冲远去的几人吐了一口水,等他们走了老远,才将两个侄女的眼睛放开,忧心地搂着她们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不是笨人,自然知道魏昌只要尝过甜头就会不断来骚-扰这些女囚,沐玉芙是自愿的,其他人呢?

    看着小妾和二娘还有弟媳无端的沉默,似乎也动了心思。她茫然,如果事情生在自己身上,她是一死以保贞洁呢!还是苟延残喘,为活着而放下自尊……

    这是没有答案的事,不到最后绝望的时候,谁会把自己最不堪的一面呈现给家人看,如果、万一他们被证实是冤枉的,以后谁还有脸呆在沐家啊!

    何凤祈祷着,千万别让自己选择,她还有两个孩子,她不能让孩子活着以她为耻啊!

    沐玉芙还没回来,沐筱萝先被送来了,没戴镣铐,一被送进来就被沐家的女眷用恨不能噬她肉的眼神盯着,似乎她是害沐家被抄的罪魁祸,扫帚星,从做了侧妃沐家就一直不顺。

    碍于二娘和小妾打架反被打的前车之鉴,没人敢上来打她,骂也是小小声的,违恐被狱役听见飞来横祸。

    沐筱萝缓过力气,挣扎着坐起来,现沐家认识不认识的女眷都关在一个牢笼里,而且都用想杀了她的眼光看着她,她愕然,续而觉得自己明白了原因。

    能让一家满门都被关起来的原因,历史上就那么几条,不过就是通敌叛国,或者意图谋反,没什么稀奇!

    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沐家树大招风,又有兵权在手,他不倒几个皇子怎么坐稳江山啊

    所以她被陷害被打都只是小儿科,真正惨烈的就在这。

    沐筱萝父亲是上将,酷爱历史军事,沐筱萝受其侵染,对历史上一些名将也了如指掌,对历史上冤死的一些大将更是怀了兔死狐悲的同情心。

    与沐老侯爷虽然相处不久,但老人的铮铮铁骨,还有博大的胸襟都深入她心。

    冷兵器时代的将军都是用血肉之躯拼来的,一将功成万骨枯就足见其功劳的艰辛,这样一个用累累血汗伤痕换来的沐府两代将军,她不会理解仅仅是个荣誉,而是从相处中感受到了老侯爷的人格魅力!

    就连那穿越过来就只闻其名没见其面的父亲沐立德,她也不会以为他将她赶出来就是对她毫无父女之情,反而,透过他,她更想念自己的父亲……不会喜形于表,表达自己真实思想感情的老人,那份藏在心里,爱之深责之切的感情不是曾经经历过又有几人能懂!

    大爱如山,军人的爱更是比山沉重,他们不会用花言巧语证明自己,只会默默地流血流汗,男儿有泪不轻弹!沐筱萝相信,看到自己的忠心被践踏,这才是为将者的悲哀……

    而沐府的沉沦,沐筱萝觉得,比任何事都能打击沐将军和老侯爷,谁想打击他们,这命脉拿得出奇的准!

    人生最惨烈的戏剧

    楚玉气冲冲地赶进宫,撞到了母后的凤撵,皇后娘娘抱着自己的爱猫正在散步,看见他急匆匆地进来,就让刘公公把他叫了过来。

    “皇儿,你这是上哪去啊,忙得一头大汗的!”贺皇后怜爱地将爱猫交给宫女,取出手绢帮他擦汗。

    楚玉被动地让她擦完,才说:“儿臣找父皇有事,去去再来陪母后说话!”

    刚想告退,就被贺皇后拉了手说:“你父皇刚吃了药睡下,交待任何人不准打扰!母后正要出宫去探望你三皇兄,不如你陪母后去吧!”

    楚玉一听父皇刚睡下,脸上掩不住露出了失望的神色,想了想就陪贺皇后前往三王府。

    路上,看贺皇后心情很好,就试探地问道:“母后,儿臣有一事想请母后帮忙,不知……”

    “哦,你不说母后还想不起来,你一说母后就想起来有件事要和你说!”

    贺皇后打断他,高兴地说:“那天生辰宴,你看到郭尚书的女儿郭梅跳的水袖舞了,你觉得如何呢?”

    楚玉被打断话题,有些不高兴,沉了脸说:“没注意!儿臣有事和母后说,是……”

    “怎么没注意呢?那么大一个人,跳的舞好,身材又好,人也长得很美,最重要的是知书达理,温柔贤惠……母后是越看越喜欢呢!”

    贺皇后似没注意他阴沉的脸,再次打断他自顾自地沉浸在回忆中,说到后面眉开眼笑:“那天那些女人,母后就相中了她,过几日找个吉日去给你提亲吧!”

    “母后!”楚玉怒了:“儿臣已经说了,除了沐筱萝,孩儿不要其他人做王妃!对了,儿臣要和你说的事就是沐家的事,儿臣不相信沐家是逆臣……”

    “住口!”楚玉话没说完就被贺皇后喝止了,她收敛了笑意,满脸怒意地瞪着楚玉:“你有完没完,沐家是不是逆臣是你说了算吗?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他们不是逆臣?抓人审讯的是你大皇兄,你这样说是不是说他冤枉好人?授权你皇兄审理的是你父皇,你是不是想说你父皇有眼无珠?”

    一连串问题问得楚玉张口结舌,半天悻悻然地说:“儿臣担心大皇兄公报私仇,为了周勤冤枉好人!”

    “你……”贺皇后被他气得要死,捏了捏他的脸,恨铁不成钢地骂道:“这话就在这说说就算了,你要出去乱说惹祸了母后不会给你撑腰的!”

    楚玉不平地说:“本来就是事实,哪有那么巧,周勤才出事,沐家就被举报通敌……”

    “啪!”贺皇后给了他一个耳光,狠狠地骂道:“你给我闭嘴,你还怕活得安逸了吗?就算你有证据证明是你大皇兄做的,你也给我老老实实地装不知道!沐家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你大皇兄背后有周国公一党撑腰,又拿了御林军的兵权,正得你父皇信任!此时别说一个沐家,他要你的命也能神不知鬼不觉,你拿什么去和他斗?”

    楚玉没想到一向爱他的母后会打他,捂了脸不知所措。

    贺皇后看他委屈的样子,自知过分,口气也放软了,耐心地劝道:“你大皇嫂背后是郭家,财大势大!你父皇又生病,三皇兄重伤未愈……稍有不慎,他完可以取而代之……你是想把他逼到这个地步才甘心吗?”

    “我……孩儿没想这么多!”楚玉心虚地承认。

    贺皇后叹了一口气,抚过他被打的脸,劝道:“你担心沐家没错,可是也不能这样莽撞,没有真凭实据说出来只会让人以为你妒忌英才,落人口实,你是皇家的孩子,与平常人家不一样,要多个心眼,好好想想清楚再说!”

    “可是孩儿担心筱萝,你不知道那些人怎么折磨她,孩儿看了心疼!”楚玉老实地述说自己的真情实感。

    “母后知道,母后也是过来人,怎么不知道你对筱萝的一片真心,否则也不会同意让她进宫了!”

    贺皇后拍拍他,微笑:“母后会让人去天牢吩咐一声,让你大皇兄别为难她,好不好?”

    “多谢母后,孩儿代她感谢了!”楚玉脸上这才露了笑脸,跟着贺皇后下轿进了三王府。

    *****

    三皇子武铭元胸膛被剑刺伤,据说差点就刺到了心脏,卧榻休息,听闻贺皇后驾到,慌忙要从床榻上下来,被贺皇后拦住了,嗔道:“自家母儿,多什么礼啊!母后不会和你见怪的!”

    武铭元让一旁侍奉的贺冬卉代替自己行了礼,吩咐:“小卉,大热的天难为母后辛苦,你亲自去沏点凉茶给母后消消暑热!”

    贺冬卉答应着离开了,贺皇后对着楚玉夸奖道:“看看你皇嫂,多贤惠,娶王妃就要娶这样的女人,知书达理,温柔贤惠……”

    楚玉不爱听,说房间太热,出去透透凉就离开了。

    贺皇后看他离开的背影,收敛了笑容摸上武铭元的胸膛,怜悯地说:“受罪了,这大热的天难为你了!”

    武铭元笑了:“让母后担忧了,这点罪还能忍……孩儿只是担心那老侯……”

    “这个你别担心,他已经和他的家人团聚了!”贺皇后微微一笑制止了他没讲出来的话。

    武铭元蹙眉,还是担心的样子:“他离开的这些日子去了哪里弄清了吗?”

    “他嘴硬不说……你放心了,有的是办法让他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