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56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98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贺皇后摸过他的剑伤,心疼地说:“母后不会让你的血白流的!一定会给你讨回公道!”

    武铭元强扯出了一个笑,试探地问道:“听说沐筱萝今日问斩,斩了吗?”

    “她还有点用,我向你父皇讨了个人情,让她和她的家人先团聚,没斩呢!”

    贺皇后看他的样子,狡黠地笑了:“没斩,可是罪没少受,你五弟都心痛了,刚才还跑来和我求情呢!”

    武铭元的脸色就阴了,楚玉对沐筱萝的感情他一直就没当回事,反正沐筱萝在乎的人是他!

    可是自从休了沐筱萝,楚玉就有点肆无忌惮了,不但去给她送轮椅,还逼着母后让她进宫参加选妃,虽然是自己不要的女人,可是这样被自己的兄弟惦记,他要说没有想法也是骗人的!

    看他的样子,贺皇后叹了口气,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轻骂道:“你别告诉我你也心痛了,后悔了?她是救过你没错,可她也害了你的孩子,功过相抵,你已经不欠她了!你不要有什么内疚的想法。 .沐家通敌叛国不是你造成的,她是死是活你也做不了主,何不想开点呢?冬卉是好王妃,你别让她伤心……”

    “我知道……我没心痛……”武铭元的话有些言不由衷,贺皇后安慰了几句就摆驾回宫了,贺冬卉端茶回来只剩武铭元躺在病床上。

    “夫君,喝点凉茶!”她给武铭元倒了茶,神色如常地侍奉完才回屋。

    连梅进来,将刚才皇后和武铭元说的话一一告诉了贺冬卉,贺冬卉脸色就越听越差,敢情武铭元还没忘记沐筱萝啊!

    “小姐,他们说的是不是沐老侯爷啊?”

    连梅虽然知道不该问,可是自持是贺冬卉的心腹,掩不住好奇之心,脱口问道。

    贺冬卉责怪地瞪了她一眼,却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猜测,点头道:“应该是吧!沐老侯爷失踪了几天,听说没人知道去了哪里,应该是落到了皇后手中吧!”

    “那沐家的通敌叛国……”连梅没说完就被贺冬卉捂住了嘴巴:“你想死啊,这是你我能讨论的吗?”

    她看了看四周,捏连梅的脸一下,说:“以后别说这件事!”

    连梅点了点头,等她拿开手,又问道:“那沐筱萝这次该死了吧?”

    贺冬卉蹙眉,状似无心地说:“那可不一定,沐家不是有免死金牌一枚吗?沐老侯爷要拿来救沐筱萝,皇上也只能赦免她无罪!”

    连梅就笑了:“小姐你傻了,沐老侯爷为什么要救沐筱萝啊,不要说她那么臭的名声,就大师说她命中无子一条,老侯爷也不会救她,救了她,沐家不断子绝孙了!依我看,沐老侯爷应该用免死金牌救个孙子,这样沐家至少还有点希望有后!”

    听连梅提到沐筱萝命中无子一条,贺冬卉有些心虚,连梅不知道,她可是很清楚,这事还是她怂恿父亲买通了大佛寺的法正大师给沐筱萝做的批文,是妄言,是为了让武铭元下决心和沐筱萝退婚的一个重要手段!

    法正大师德高望重,所做的批文十拿九稳,深得皇家信任,沐筱萝命中如果无子,作为有可能做太子的武铭元会要这样一个女人做王妃甚至太子妃吗?

    贺冬卉担心了一下,又想开了,她是知道法正大师的批文是假的,沐老侯爷又不知道,谁会将传宗接代的希望寄托在一个不会生的女人身上,如果她是沐老侯爷,她也只可能用免死金牌换一个孙子,沐筱萝必死无疑了!

    贺冬卉本来没把沐筱萝放在眼中,生了警惕之心为那天沐筱萝来王府自动请休后生的事。

    沐筱萝走后,一个丫鬟来向她报告了沐筱萝和周勤在街上生的事,当听到沐筱萝竟然自己放了玉佩去诬陷周勤时,她猛然警惕了,不能不说自己做贼心虚,那天一时得意以为沐筱萝必死无疑就把陷害她的事一一讲了出来,当时以为她昏迷不醒,又必死无疑才说的那么痛快,没想到她竟然命大活了过来,而且还演出了这么一幕,这让她有种错觉,沐筱萝是借此事告诉她,她完知道她做的事!

    以她了解的沐筱萝,睚眦必报是她的个性,所以她一直惶惶然,明知道断了腿的她不可能把自己怎么样,却还是担心她的报复!

    可以说沐筱萝不死,她不会放心!这是一则,另一则就是武铭元的态度,被老侯爷一番责骂后,他似乎慢慢想起了沐筱萝的好,有时坐着也会呆,不知道在想什么阴沉着一张俊脸;

    有次喝醉了竟然拉着她的手问:“你为什么不叫我元哥哥了?”,更有甚者,沐筱萝被赶走,住俞家大院,他还不顾身份地去看她!

    探子回来报告,说他竟然告诉沐筱萝,只要她求他,他会允许她继续做他的侧妃,生下他的孩子……他是忘了她不会有孩子还是根本不相信批文,她弄不清楚这一点才更惶恐!

    反正这一切让贺冬卉又气又恨,有她还不够吗?沐筱萝那个无耻的女人有什么好,竟然一直惦记着她!

    所以沐筱萝这次即使不死,她也绝对不能忍受她活着,只有除掉她,她才能睡得安稳!

    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生离死别,而比生离死别更让人痛心的是,作为一个武将,空有一身武功,却无力保护自己的家人,还要眼睁睁地看着她们被人****,目眦尽裂而无法有所作为……

    这说的就是沐立德,无端被关进天牢,就被行刑审问,面对莫须有的罪名,空有一身武艺却无法分辩清自己的清白。

    上看自己已经退隐逍遥养老的老父亲被卷进这无妄之灾,下看嗷嗷待哺的孙子受这牢狱之苦,祖孙四代,同牢共苦,怎么不叫他痛心呢!

    更让他生不如死的还有沐府的女眷,被魏昌拖走不算,被侮辱后还从他牢前招摇而过,这耻辱让他几乎咬碎了一口钢牙。

    短短两日,大刑没有摧垮他,这非人道的心理折磨就让这位身经百战的将军差点生生被逼疯了!

    一头黑一夜间变成了白,让稍有人性的狱役都目不忍睹,心下凄然,这就是武家的国之栋梁,一代兵神战神的最终结局吗?

    沐立德自然不会疯,家人孩子都在牢里,他们不死他怎么舍得独善其身。

    只是作为一个士兵,没有死在战场上,却死在争权夺利的阴谋中,让他怎么心平。

    他瞪着充满血丝的眼睛,扛着施加在身上的大刑,咬紧牙,拒不画押。

    士可杀不可辱,要让一生耿直,忠心为国的他承认通敌叛国是不可能的,他愿意痛苦地生,也不愿意耻辱的死。

    大皇子没有亲自主审,而是委派自己的小叔子,大皇妃的另一个弟弟、刑部侍郎周培主审。

    周培和沐立德有私仇,昔年沐立德做将军,他做先锋官,因为贪杯喝醉误了军机,被沐立德军法治罪,打了三十军棍,逐出军营。后来还是周国公托人,将他另换了个军营,立了战功才慢慢升了上来。

    他一直对这三十军棍怀恨在心,苦于沐立德一直受到圣宠找不到机会报复,现在逮到机会,名正言顺,怎么会不趁机报复呢!

    魏昌所作所为自然有人向他报告,他却装作不知,纵容他们为所欲为,只想等适当的时机拿出来羞辱沐立德,武将当然最了解武将,他知道什么才是摧毁沐立德的利器。

    心理上的打击有了,身体上的折磨自然不能少,烙铁,夹棍都是小儿科,周培堵了一口气,能想到的酷刑都搬了来,势要在精神肉-体上都降服沐家两个老不死的!

    天牢刑房成了人间地狱,不时在上演着人生最惨烈的戏剧,除了行刑之人,观者听者无不恨自己为什么生在人间,早死或者就不用看这悲惨到令人指的一幕!

    沐筱萝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幸运,因为腿断了,魏昌对她没有兴,几次挑去侮辱的女眷都没有她。

    她缩在自己的角落里,看着被侮辱回来的女眷绝望呆滞的表情,那凌乱的丝,斑斑的血迹都刺痛着她的眼。

    虽然不是真正的沐家人,她的心也痛得一点点在滴血,愤怒得恨不能有能力,来毁掉这无间地狱,解救这一牢无辜的女子。

    这样的时候,她最恨的就是自己不能动的双腿,让她空有一身怒气都无处泄!

    忍耐已经一点点耗空,她暗暗誓,只要魏昌的狗爪子敢伸向那两个未成年的侄女,她一定拼了这条贱命不要,也要和他拼个你死我活……

    不自由毋宁死,与其这样眼睁睁地看着罪恶生无法阻止,她愿意以死止暴。

    这一天避不可避地来到了……

    这几天风休假,每天的更新会在一万字,即两章,等上班后恢复正常更新,每天不会少于六千字,希望多多理解多多支持,谢谢!

    另外感谢下给我送红包的朋友们!不管你们送红包还是鲜花或者冲咖啡风都喜欢,因为这都是你们支持我的表现,谢谢!

    众怒难犯

    沐筱萝是人,一个平凡断腿的穿越者,没有异能,也没有什么绝世武功。

    被关在大牢里,浑身病痛折磨着已经是悲哀,还要目睹着同姓的沐家人被折辱。

    虽然其中有些是自愿的,可是如果不是被关押在这大牢里,被刑具所威胁,哪个女人愿意抛弃自己的自尊委身于猪狗不如的狱役呢?

    所以她无法去谴责那些为活命失去贞洁的女子,只能痛心自己无法保护她们,而让她们一个个被****。

    这样的心情下,她完能体会沐立德和沐老侯爷的心情,也能体会二哥沐梓泱半夜近乎狼叫的哀嚎。

    二嫂姿色不错,见沐玉芙委身魏昌回来后去了镣铐,还带回了吃的,就心动了。魏昌再来,她不顾二娘、小妾的白眼,不顾在自己孩子面前的形象,半敞着胸襟迎了上去。

    魏昌自然来者不拒,拖着她出去,一路动手动脚,还从沐梓泱牢前走过。让沐梓泱一见眼睛顿时血红,在牢里用镣铐砸着牢栏,骂到声嘶力竭,其凄厉如受伤绝望野兽的嚎叫让闻者无不动容,无不心酸。

    大嫂何凤听着那叫声心惊胆战,如果沐梓泱可以出来,那一定是不能容二嫂活下去的,她抱着一双侄女,瑟瑟抖,抗拒着沐玉芙食物的诱-惑,害怕自己忍不住也做下如此低贱之事。

    有沐玉芙带头做下这辱没沐家的忠烈的事,沐筱萝以前做侧妃的事就不算什么了!

    先是两个小侄女沐金晶和沐银莹开始亲近沐筱萝,两个小丫头是沐立德哥哥的遗孤,金晶有点野,和以前的沐筱萝脾气很像,也和她很亲近,沐筱萝做了侧妃后她被娘亲交待不准和她来往,才疏远了。

    银莹有点孤僻,和金晶年龄差不多,在沐家被人欺负时就是金晶帮她出头,久了就成了金晶的跟屁虫,金晶对谁好她就和谁玩。

    沐筱萝被关进牢里,腿断了又没丫鬟侍候,那些狱役才不管,吃的放在牢门口,数量还极少,就是想看沐家女眷为抢吃的争个你死我活。

    每当这时候,沐筱萝宁愿饿着也不愿去抢,一来不愿众目睽睽之下为吃食爬过去,二来为了老侯爷,身为一个沐家人也不想狱役将她们看扁。

    金晶她们就没这么多顾虑,吃的一来就奔上去抢,照顾了娘和何凤,看沐筱萝没吃的,半夜趁娘睡着悄悄地塞给她。

    弄上两次,被她娘现,破口大骂一顿索性光明正大地给了,她娘没办法,都在牢里了,打也舍不得,就由她了。

    沐筱萝心下感激,就暗暗誓,如果魏昌敢把爪子伸到她们头上,她一定给他点颜色看看。

    两个小丫头才六七岁,按理说牢里的女眷成年的很多,魏昌挑来挑去也不可能挑到她们。可是沐筱萝前世做过特警,那观察能力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比的,她早现魏昌每次来眼睛都要在这两小丫头身上停留好一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