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 569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9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重生之低调大亨

    狱役将囚犯赶回了自己的牢笼,大皇子很快搞清了事情的起源,现是狱役长魏昌惹出来的事,气不打一处来。. 狠狠骂了一顿周培,怪他没把自己的人看好惹出了这么大的事端,幸好他及时赶来止了叛乱,要是事情扩大,他都不知道怎么和皇上交待。

    就这死的兵士,还不包括囚犯就让大皇子头痛,匆匆责成他善后,就赶回宫去向皇上请罪。

    天牢的人死一个两个很正常,可是这次不只一两个,还包括很多狱役,这样数十人的死是包不住的,皇上不说吏官也要过问。

    大皇子怕被别有用心的人安上别有用心的罪名,赶在早朝结束前回到了宫中,还好皇上因病这早朝也不是天天都上,今日就没上。

    他直接到了皇上的寝宫,正好碰上三皇子来给皇上请安,他心虚,抢先讽刺道:“三弟,不是说重伤休养吗?怎么今天就上朝了?好了吗?”

    三皇子武铭元不知道是不是起早了,还是重伤亏血太多,脸色有些苍白,闻言只是淡淡地说:“在家休养了好几天,都没给父皇请安,又惦记父皇的病,今日趁早朝过来看看。”

    “父皇知道你带病来看他,一定很感动,你真孝顺啊!”

    武铭锋暗地里直咬牙,他什么时候不好来,偏偏天牢出大事了他就来,这摆明是得到消息赶来凑热闹的。

    两兄弟正各怀心事,虚与委蛇地说笑时,武二帝的近侍王公公出来宣两人觐见。

    大皇子当先走了进去,不出所料,武二帝已经知道天牢暴乱的事,一见他就怒道:“朕让你查逆党捉刺客,可不是让你纵容手下强-暴妇孺,你弄出这样的事,让百官怎么看你?沐家是逆党,你拿到口供了吗?没有查清之前就纵容手下这么欺凌他们,怎么让百官服你……咳……咳……沐家军成千上万,如果知道他们的主帅任你这样侮辱……咳……你是怕武家的江山倒的不快吗?……咳……”

    武二帝激动得一阵咳嗽,喘气都困难,贺皇后赶紧上前给他捶背递水,使了个眼色给三皇子。

    武铭元了然,上前说:“父皇息怒,都是下面的人该死!大皇兄事务繁忙难免疏忽,还好及时制止了暴乱也算功劳一件!他也是尽心尽力地做事,没想到下面的人使坏,父皇就别再责骂他了!”

    “父皇,孩儿知错,回去一定严加约束属下,保证再不会生这样的事!”大皇子趁机跪下请罪,对武铭元帮说好话微微感激了下。

    武二帝平息了一下愤怒,一阵猛咳耗尽了力气,有气无力地挥挥手说:“沐家不同于一般人家,稍有不慎就会引来兵变,你赶紧加紧审理,别拖得太久……”

    武二帝看到一旁立着的武铭元,就随口加了一句:“元儿身体不打紧的话就协助你大皇兄一起审理吧!尽快了结此事以免又生事端!”

    武铭元犹豫了一下,上前施礼,道:“父皇,孩儿失血过多,一劳碌就头晕目眩!但又不忍让大皇兄一人操劳奔波,推荐一人,二皇兄德才兼备,思虑过人,让他协助大皇兄最适合!”

    “哼!”武二帝冷哼一声,贺皇后忙解释道:“你二皇兄昨日被你父皇派去治理水患了,一时半会回不来!”

    武铭元恍然,低头道:“那孩儿就协助大皇兄吧!不过能力有限,还要大皇兄当主梁才行!”

    武二帝这才满意,挥挥手让他们出去,躺下了。

    武铭元虽然答应武二帝协助大皇子,可大都托病在家休养,偶尔才到天牢转一圈。

    大皇子也不在意,让周培盯紧拿到沐立德和沐老侯爷通敌的口供,只想他们签字画押后就斩立决。

    他逼周培,周培则想死的心都有了,这沐家两块硬骨头难啃啊!

    沐老侯爷从进来就大刑不断,身已经没一块好肉了,可就咬紧一口钢牙就是不招。

    沐立德子承父德,也是一条硬汉子,打得昏过去醒来仍是几个字:“本将军只知道杀敌,不知道什么是通敌!”

    翻来覆去就是咬定了这几个字,弄得周培快崩溃了也不见换点新鲜的词。眼看被大皇子逼死也没出什么成绩,周培在有心人的提点下将心思动到了沐家女眷的身上。

    一牢残余剩下的女眷都被带到了刑房,看到高高被吊着的老侯爷和被打得惨不忍睹的沐立德,有些女眷还没等周培开口就吓晕了。

    金晶银莹簌簌抖地紧紧抱在一起,金晶娘暴乱时被狱役杀死,两小丫头现在走到哪都相依为命了!

    沐筱萝被扔在了最前面,匍匐在地上看到曾经救过她的老侯爷一把年纪还被打得如此之惨忍不住一阵心痛。而赶她出门从来没见过面的父亲沐将军正用一双充满内疚的眼睛俯视着她。

    那是怎么一双眼睛啊!花白的眉毛上还挂着血迹,眼眶里布满了血丝,瞳孔中饱含着浓浓的慈爱。那深沉的爱意似疗伤的圣泉,滴在了沐筱萝心上,让她有种错觉,觉得这些日子以来受过的委屈伤痛有这一刻的抚慰不算什么……

    仿佛就是为了这一刻的折磨羞辱,周培气定神闲地伸手一指,刚好指到沐玉芙,这女人是第一个委身魏昌的沐家人,应该是最好攻克的对象!

    狱役将沐玉芙提了出来,还没等周培开口她已经跪下了,哆哆嗦嗦,凄凄惨惨地叫道:“官爷,你要我招什么我都招,别给我用刑啊!”

    沐立德听见,在上面绝望地闭上了眼,为自己养出了这样的不肖女而无颜面对老侯爷。

    似乎为了后面审问的顺利进行,周培挺满意沐玉芙的表现,将写好的供状拿过去让沐玉芙签字画押,然后大手一挥,沐玉芙就过关了,毫无损地站到了一边。

    沐梓泱和沐梓侗看见破口大骂,没骂几声,周培就让狱役挑出了沐梓侗和沐梓泱的孩子,两人顿时一齐哑了口。

    周培笑着踱步到他们面前,伸手扬了扬手中的供状,问道:“画押不?画了他们也可以站到那边……”

    手一指沐玉芙站的地方,斜瞟着两人。

    沐梓泱和沐梓侗顿时就矛盾了,自己七尺男儿可以扛得住大刑,这几个小孩最大的也才五岁,估计一上刑就死翘翘了!

    沐梓泱人直,顿时大叫起来:“周培你这奸贼,你有什么狠毒的招式你冲老子来,对付小孩你算什么本事?”

    周培被骂也不恼,走到他面前笑眯眯地说:“我是奸贼,你是大英雄,奸贼自然不能和大英雄比,我就只会有奸贼的本事!”

    他的手一挥,两个心腹就把沐梓泱的孩子提到了刑房的角落,那里有个池子,沐梓泱一看,撕心裂肺地大叫起来:“周培你不是人,你******把他放下!”

    那池子里养了数百条蛇,是虿盆,犯人被扔下去就要生生地被咬死……

    沐梓泱孩子才多大,他怎么舍得让他受这样的酷刑啊!

    目眦尽裂地嚎叫,周培也不喊停,眼看孩子已经快到池边,沐梓泱大喝一声:“我画押,我都招,周培你******放了他们!”

    泪水随着这声声嘶力竭的吼叫后翛然滑落,他不敢看父亲和家人,低垂着头任泪水冲刷着自己的羞愧……

    周培这才满意地挥挥手,将供状拿给了沐梓泱画押。

    有前车之鉴,沐梓侗也轻易地拿下了,那些女眷没几人扛得住这样的阵势,都纷纷画押,金晶和银莹也被按着手签了供状。

    沐筱萝看着老侯爷和沐立德灰败的脸,很明白他们哀莫大于心死的心情。两个老人一生戎马,将生死置之度外才有了沐家的繁荣,他们为了什么?又是为了谁才变成这样!

    作为一个警察,作为一个军人,作为一个武将的后代,她深深地理解他们此时的痛苦!

    恨吗?那都是自己的家人,身上流着自己的血液,是自己存活于世的依据……

    不恨吗?那一鞭鞭打的是血肉之躯,那流出来的不是水,是鲜红的血液,他们的坚持都是为了谁啊?

    “你……画押!”一声暴喝打断了沐筱萝的恍惚,拉回了她的神思,她看着丢在自己面前的供状,又看了看那得意洋洋的周培,一瞬间有了决断,横竖是死,何不堂堂正正的死呢!

    她不是真正的沐从蓉,可是也姓沐,没准和他们还是一个祖宗!她没有沐梓泱他们的顾虑,就当为了老侯爷,为了沐将军,成他们的忠烈之义吧!

    “画什么押?你们想屈打成招吗?”她一把扯烂了供状,冷笑着扔到了狱役的脸上,骂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你们这般奸贼明明就是想陷害我们沐家,要杀要刮痛快点,何必弄这些无谓的东西来掩人耳目呢!”

    她的声音不大,却言辞凛然,让狱役心虚地退了几步,才愕然反应过来,她是个断腿的女人,他怕她干嘛!

    满刑房的人都被这意外呆了一下,周培没想到顺顺当当的时候竟然有人出来当英雄,抬头一看,是沐家三小姐,不由笑了。

    这三小姐的名声在京城那是人尽皆知啊,被三殿下退婚还廉不知耻做侧妃也要嫁过去,又妒忌成性,害三王妃掉了皇子被皇后一怒之下下令打断了腿,还被沐家赶出了家门……

    她出头?周培不知道这女人是脑筋有问题还是想出风头,不过大多数都搞定了,他也不在乎多抽点时间陪她玩玩!

    “哟,是三小姐啊!”周培站起身,慢慢踱了过去,停在她面前,笑眯眯地:“你刚才说什么?屈打成招?!呵呵,打了吗?我们打你了吗?哈哈哈,你知道什么是屈打成招吗?”

    他慢慢地转身,走过了一排刑具,不知道拿了什么,招了招手,两个狱役就将沐筱萝拖了过去扔在他脚下。

    他慢慢地蹲下来,拉起了沐筱萝的一只手,沐筱萝挣扎,被他死死地握着,然后沐筱萝惊恐地看到他另一只手拿了颗长长的针,脑子里才搜索到关于手指的刑具,还没看清周培怎么出手,针就戳进了自己的指甲中,狠狠地推到了底……

    “啊……”沐筱萝想咬住唇,可这疼痛实在太撩人了,没忍住就叫了出来,还没来得及去看手怎么了,又一阵巨大的痛疼传来,似乎指甲手指都分离了,不再是自己的,她一阵晕眩,觉得痛到了骨髓里,然后猛然失去了意识……

    不知昏迷了多久,隐隐听到有人说话,声音很熟悉,说什么:“我劝劝她……夫妻一场……腿断了也可怜……”

    “谁……”沐筱萝睁眼,眼前一片黑暗,似乎又回到了毒枭的地牢,黑得不见光,她的神思有些恍惚,是梦吗?

    那些王爷殿下都是梦吗?或者是幻觉,她被囚禁了太久才幻想出来的人物!

    根本就没什么老侯爷,也没有什么楚轻狂,更没有什么大牢诬陷……

    一定是卧底前看了老爸那本《袁崇焕传》才有的胡思乱想,袁将军死的那么悲惨让她一直嘘嘘不已,心有所思才会有这样的奇思怪想……

    可是……手好痛,一动就撕裂般钻心的疼不是假的,她的手怎么啦?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一片光亮随着一个火把还有一个人走了进来,那飘飘的锦袍,还有绣花的步云靴粉碎了她的希望,这不是梦,她真的穿越了,还在天牢中!

    “筱萝……你怎么样?”那熟悉的声音举着火把,让沐筱萝要眯了眼努力看才能认出他是谁!

    “武铭元……”她生涩沙哑地叫出这名字,觉得好陌生,这男人来做什么?

    “你想喝点水还是吃点东西?”武铭元的表现很奇怪,让她产生又是一个梦境的怪想,否则怎会见到这样的武铭元!

    他将火把放好,沐筱萝眼睛扫过四周才现这还是刚才的刑房,她就一直昏睡在这。上面还吊着老侯爷和沐将军,两人口被塞住,只能静静地看着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