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1章 570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8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九龙圣祖

    没理武铭元,她挣扎着移过自己的手,愕然地看到右手食指血肉模糊,指甲已经不见了。  .

    “你为什么就那么犟呢?众人都招供了,你为什么不招,也免得受这样的刑!”

    武铭元似乎没看到上面吊了两个人,蹲下身怜悯地拉她的手,似要查看她的伤势,沐筱萝猛地缩了回去,看着他,目光冰冷。

    以前的筱萝喜欢他,他这样做估计会让她感动,可惜她是沐筱萝,冤死的沐筱萝,她决不会相信一个无情无义的男人出现在这天牢就是为了同情她!

    “大家都招了,你不招也没什么用,大势已去,何必枉自挣扎吃眼前亏呢!”

    武铭元叹息着伸手想帮她掳掳额前的丝,他不想承认是那块为了他落下的疤痕刺进他的眼中让他感到不舒服。

    “滚……”沐筱萝打开他的手,牵动了自己的伤,痛得裂开嘴仍不管不顾地叫道:“我一看见你就恶心,你能滚多远就滚多远吧!”

    武铭元的手就僵在了半空,本就苍白的脸色瞬间变得更白,正纠结翻脸还是继续扮演‘好人’时,刑房门口传来一阵大笑……

    袁崇焕历史上确有其人,也是被冤死的,死前惨遭剐刑……风写这章是很痛心的,也有一种激情在血液中澎湃,走近英雄他们也是活生生的人……我心自有天地,还是希望大家能懂我写这章的心情……

    这世界乱了

    沐筱萝抬眼,看到周培和一些狱役举着火把进来,他边走边笑道:“三殿下别费劲了,这女人不值得你对她好,还是让小的来吧!我看她能熬得住几次!”

    火光重新将牢房照得四亮,依然是满室狰狞的刑具,那些女眷都被带走了,吃饱喝足的周培带着虎狼似的狱役又回来“玩游戏”!

    对,就是玩游戏!拷问犯人,看着对方的意志在刑具下被考验着,这个过程比赌博什么的刺激性来得强。这些天在天牢呆着,没什么消遣,周培已经爱上了这样的游戏!

    老侯爷和沐家的几个男人都已经玩过这样的游戏,没什么新鲜,换了沐筱萝一个女流,竟然不屈服在刑具之下,这让他觉得很新鲜。特别是当了三殿下的面,他也说不清是为了讨好还是炫耀,反正有种特别的雀跃促使他想表现一番!

    武铭元看沐筱萝手指上的血还没凝固,身上血迹斑斑,头凌乱,一副饱受摧残的样子。

    可怜的样子和以前刁蛮任性的样子相比,他竟然觉得还是以前的她可爱!生龙活虎,总是精力旺盛地陪着他到处跑,似乎只要有他,天下她都可以跟着他走遍。

    这一点就是贺冬卉无法相比的,小卉身体虚,又自持小姐的身份,到哪都是轿子,哪里知道马上的风光如何开阔!

    他是喜欢她的温柔,可是温柔太多也就没劲了,府上随便挑个侍妾也不敢对他大呼小叫!

    而小卉甚至还不如那些侍妾,那些侍妾最起码还懂得取悦他,而她在床上也端着小姐的矜持,羞怯得和一条任人宰割的鱼也没什么两样!

    相比之下,沐从蓉就有味得多了!至少她不高兴时敢对他大喊大叫,看现在被打成这样也不屈服……不知道在床上会不会也是这般野性难驯呢?

    武铭元想着,突然觉得自己身体有了异样的反应,再看沐筱萝,虽然穿着血迹斑斑的囚衣,却无法掩住那玲珑有致的身材……

    他的喉咙一阵干渴,才现自己差点错失了一道风景,她做他的侧妃时,他是被什么蒙住了眼,竟然忍得住没碰她!

    一阵懊恼,他阻止走近的周培,哑了声音说:“本王再劝劝她,你先一旁候着吧!”

    周培就站住了,想了想走回去,让下属拿了酒来,边喝边等,长夜漫漫,看戏也是种消遣!

    “筱萝……何必那么犟呢?沐家通敌罪证确凿,就连本王想看在夫妻一场的情分上帮你们也无力回天,你又何必坚持呢!”

    他温柔地拉起她的手,这次沐筱萝已经无力抽出了,又饿又痛让她的意识有些恍惚,就让他占点小便宜吧!

    “周将军的刑具你已经见识过了,难道你能忍受他将你的指甲一个个拔完才肯招吗?”

    武铭元爱抚又怜悯地摸过她纤长的手指,以前怎么没现她的手指如此完美啊!

    还有才气……眼睛困惑地盯在上面,那些画真的出自她手?楚轻狂珍藏的画他侥幸见过,她竟然能过目不忘地画出那幅画,她是怎么做到的?

    有这样的本事他怎么从来不知道!

    是他忽视她太久,还是她太会隐藏?那坊间她无才无德是怎么传出来的?

    心下想着,嘴上却说着:““筱萝,不要再固执了!只要你举报你爷爷通敌叛国,本王看在夫妻一场的情分上,可以向父皇求情饶你不死!听话啊……你不是最听元哥哥的话吗?你就再听元哥哥一次吧!”

    他不提这句元哥哥还好,一提沐筱萝就似被冰水淋了满头,意识猛然清醒了,腾地抽出了手,用尽身力气一口血痰就吐到他脸上:“武铭元,你别来这里假惺惺,沐家冤不冤枉你知道,想让我们死就痛快点,别搞这些阴谋诡计!”

    她停下来大口喘了几下,怒瞪着他厉声骂道:“什么狗屁元哥哥,那是从前的沐从蓉瞎了眼才会喜欢你!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沐从蓉,想让我听你的话,放你娘的屁,你他妈以为你是谁?……咳……咳……”

    一刑房的人都被她突然的怒气惊呆了,满房的男人大眼瞪小眼,看着这位沐家的三小姐用男人才会用的词语大骂无比尊贵的三殿下,不震惊都不可能,这是一个大小姐、候府的大家闺秀会说的话吗?

    跟进来的武铭元的贴身侍卫长荣光也是一脸的惊愕,这三小姐的个性怎么这么泼辣,他跟了武铭元这么久,他的个性他知道,觉绝对没人敢这样骂过他还能好好的活着!

    沐筱萝才没想那么多,喘过气来接着骂:“通敌叛国,欲加之罪,想让我们死可以,我沐家满门二十年后又是满门好汉!沐筱萝虽然是一女子,也知道什么是威武不能屈!死可以,想让我诬陷我爷爷我爹吗?没门……没有!就算你们把我的指甲部拔光,我还是要说沐家没有逆臣……沐家没有逆臣……!”

    颇壮烈的怒意在刑房上空回荡,一室的寂静可以听到针掉在地上的声音,上面吊着的沐立德已经满脸的泪水,泪水咸咸地顺着被塞住的口侵入了口中,让这位平生不知道泪水是什么滋味的将军第一次尝到了泪水的味道……

    刚才看见沐筱萝受被拔指甲的酷刑忍不住大骂周培,结果被他恼羞成怒塞住了嘴,他有些遗憾,刚才应该忍住骂,现在才能对他最爱的女儿说:“容儿,你是爹的好女儿,你和你娘都是爹这一生最爱的人,爹……以你为骄傲!”

    老侯爷布满红丝的眼睛里也有水光涟漪,看着下面匍匐地爬在地上的孙女,欣慰得脸上的皱纹都舒展开了,竟然觉得她虽然姿势狼狈,却比下面站着的任何人都高大。

    “痴儿,沐家的人都看错了你……幸好爷爷……没酿成大错!”

    一丝的善念,不忍沐家的骨血被人践踏,去将你带了回来……你有如此的表现,也不枉爷爷为你担了那么多责骂之辱……

    昔日的友人下属嘴上没明说,却有意无意地露出对他这孙女的不齿之意,对他带回沐筱萝暗地里是有非议的,他睿智一生,怎会听不出来呢!

    只是他坚信这个倔强的沐筱萝的固执如果堪颇儿女情长转个方向,那一定是可塑之才……只是他还有机会亲自教导她吗?

    心里百转千回,喟然长叹,却慢慢做了一个决定,为沐家唯一的一块免死金牌择了主,日后,是祸是福就看她的造化吧!

    *****

    众目睽睽之下,武铭元被吐血痰,被厉声骂,饶是他对沐筱萝动了心,也无法忍受这样的屈辱,呆怔了一下,反应过来,一个耳光不假思索地抽了过去。

    “啪”地一声,沐筱萝感觉自己的脸立刻肿了,嘴里是血腥味,她抬手擦了一下溢出唇边的血丝,冷笑道:“说中心事,恼羞成怒了?所以你就别假惺惺了,装着累,我看着也累!”

    “嘴硬……”武铭元站起来,掏出帕子擦去脸上的血痰,将帕子扔到她身上,回头对周培说:“她不是说把指甲拔光都不招吗?那就一个个拔,本王看她能嘴硬到几时!哼……”

    他走了回去,在周培对面的桌子边坐下,给自己倒了杯酒,摆好姿势要看戏了。

    周培迟疑了一下,这三皇子真的要看自己以前的女人受刑吗?悄眼看看,武铭元冷着一张俊美的脸,真在等开始了!

    硬了头皮,周培这次不敢亲自动手了,圣心难测,三皇子虽然不是皇上,可要一个不慎被他记恨,他日后也吃不了兜着走。

    挥手让一个心腹上去,那狱役张石还真是一副铁石心肠,面无表情地拿了竹签抓起沐筱萝的手狠狠就戳了进去。

    钻心的痛让沐筱萝眼前一黑,这次有了心里准备,又不想让武铭元看轻,生生咬住了一口银牙,没惨叫出声。只有剧烈颤抖的身子,还有脸上豆大的汗能让人看出她受了什么样的痛苦。

    荣光立在武铭元身后,震惊地看着这一幕,沐家满门被抄的事他知道,只是没想到沐筱萝竟然受这样的刑罚。

    周培带来的狱役大都是军营中来的,不是真正的狱役。他们最少的也打过十几场战役,厮杀的大都是男人,有些酷刑不是没见过,可是这样对一个女人却是头一次见。

    开始没太大的感觉,两次后见沐筱萝痛得晕过去又被泼醒继续,那女人嘴唇被咬破,浑身都像筛子一样颤抖也死死地撑着不让自己出惨叫的样子,就让这群男人都动容了。

    荣光尤其动容,上次沐筱萝受三十棍刑他在场,没想到没多长时间又要亲眼见到这女人受刑,她到底是不是血肉之躯啊,竟然能忍受这样的折磨!

    有几个不敢再看,悄悄地低垂了目光,连张石都有点下不了手了,询问的目光转向周培。

    周培也有点动容,没想到这外界传得声名狼藉的三小姐竟然如此血性,让他矛盾万分。

    如果三皇子不在,他已经兴味索然放弃了!折磨男人是成就感,折磨一个女人作为一个军人多少还是有点不自在的,特别还当着自己下属的面……要是沐筱萝招了还说得过去,这样抵死不招,不尴尬才怪!

    可是现在三皇子在,用刑也是他说的,他不喊停,他敢喊吗?

    悄眼看武铭元,只见他阴沉的脸已经快和牢里的墙一个颜色了,手里握了酒盅捏得骨骼分明青筋暴露,瞪着沐筱萝,一副要吃了她的样子……

    你就这么犟,一声哀求就这么难开口吗?

    武铭元心中似翻江倒海,眼前不断闪现的不是眼前受刑的沐筱萝,而是那个为了他打架,被关在柴房里饿了几天不认错,是他央求父皇去沐府求情才被放出来的小丫头;

    是那个拖着马缰冲着他叫‘元哥哥,你快跳啊,我拉不住了,马要掉下悬崖了……”的傻丫头;

    是他和贺冬卉拜堂咬着牙站在一边,有泪却背过身悄悄抹去的犟丫头;

    是那个坐在轮椅上冲他说“敢爱敢恨敢失去……纵然你荣华富贵,位高权重也无怨无悔……”的陌生女子;

    爱到尽头,覆水难收……这就是他和她的结局吗?

    他的眼前一片模糊,心有些钝痛,才现对她也不是然没有感觉,只是她的爱看上去太唾手可得……所以他才放纵自己去漠视,去辜负,去践踏……

    以为那个傻傻的,爱他如命的丫头离不开他,任何时候,只要他转身,她都会在原地等着他!

    只要他招一招手,她就会不顾一切,就算做侧妃也会趋之若鹜地飞奔而来……

    他所仗的是什么?不过是她对他的爱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