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 571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7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原来爱到尽头,他于她什么都不是了!她连哀求都不屑为之……她愿意死也不想求他……

    心下戚然,又怒意滔滔,只觉得一股怨气在心中,越积越大,极想上前抓开张石,亲自掐死那女人,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离开我吗?

    只是看那簌簌抖动的身子,破败得犹如风中柳絮,似乎已经无力承担他的怒气,风一吹,或许就会消失在空气中……寂静中已经听不到她呼吸的声音……

    “殿下,太晚了,我们是不是该走了!”荣光终于无法忍受这样的折磨,小声提醒道。  .这已经不是沐筱萝在受刑,而是他们这些男人在受她无声的谴责。还有的良知让他看懂了周培的眼神,三皇子不走,他想停也不敢停,所以不顾是否会惹武铭元不高兴,他不能不说话!

    武铭元被他突然出声惊到了,回神才现房内的异样,众人都看着他,张石也停下了手。

    而他脚下,沐筱萝动也不动地爬着,面向他的脸苍白。被水冲得干干净净,素净的容颜上那双曾经灵动的眼紧紧磕着,而刚才还被他赞誉过的纤指,血肉模糊地摊在她身前,手指尖的血在水里蜿蜒细流,越来越淡……

    “啪”武铭元捏碎了自己手中的酒盅,破碎的酒盅片划破了手,顾不上疼痛地跳起来,刚想冲上去,意识到什么猛然收住了脚步,俊脸抽搐了几下,猛然转身:“本王累了,先歇息去了,周将军你慢慢审……”

    慌不择路逃了出去,才现荣光没有跟上,他扯了扯衣领,让凉风帮助自己清醒,他这是中了什么邪,竟然大庭广众之下失神。

    一会荣光牵马过来,他飞身而上,一路打马回府,荣光默默地跟在后面,在府门口下马时,他突然叫道:“荣光,你是不是觉得本王对沐从蓉很无情?”

    荣光一惊,低头道:“殿下多想了,是周将军审讯,和殿下有什么关系呢?再说殿下已经给过三小姐坦白的机会,是她自己不懂珍惜而已,殿下对她已经仁至义尽,属下懂的!”

    “仁至义尽……呵呵……呵呵!”武铭元将马鞭扔给荣光,摇头笑着往里走。

    荣光矛盾地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有点厌恶这样言不由衷的自己!比起刚才沐筱萝宁死不屈的刚烈,他觉得自己男人都不像!

    将马牵回马廊,再出来就闻贺冬卉房间传来了琴声,是三殿下喜欢的《春江花月》。

    琴声悠扬,美人在旁,伴随着月色朦胧的意境的确是天上人间至尊的享受。

    荣光看着那月亮,独独的一个挂在天上,旁边没有星星,亮得出奇,也冷得出奇……

    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

    听着耳边动听的琴声,再想到天牢中不知死活的沐筱萝,荣光突然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了!

    一直追随的武铭元也不似想象中那么伟岸,反而满脑子是那曾经不屑的三小姐!

    她的一蹙一颦,她满是血污的脸竟然比那知书达理的贺王妃更美丽、更动人……

    乱了,这世界乱了,他在乱七八糟想什么啊!

    荣光路过厨房,竟然做了自己一生也想不到会去做的事……偷了几罐酒!

    今晚不喝醉,他一定睡不着!

    今晚不喝醉,满脑子的她怎么驱除……

    心能离开吗

    沐筱萝在天牢受罪,她选中的‘伙伴’楚轻狂却一无所知地在神秘的巫山中追逐着吴冠子。

    巫山终年聚雾缭绕,无人深入也就无人知晓这山脉竟然绵延千里,越往里走,积雾越浓,人眼看到的范围越来越少,到最后十米之外的人都看不清楚。

    毒虫猛兽遍布山谷,有毒的植物不小心沾上就会身溃烂而死,更过分的是因为看不见,往往走到危险处也不知道。

    楚轻狂带进山的几个伙计,都死的死,伤的伤。就连他自己,也不小心踩滑,滚下了山崖,仗了一身过人的轻功,只是擦破了脸和腰上的一层皮才安然无事。

    这一来和伙计都失去了联系,只能凭着直觉追逐着吴冠子的去向。

    越往山谷中走,浓雾就越大,雾里还有毒气,他吃的解毒丹也无法抵抗了,头脑渐渐失去了清醒,晕头转向也不知道怎么还让他找到了一个巨大的山洞。

    雾气罩着洞口,他然不知,只是想歇息一下扶住山壁却按了个空,跌进了一个黑暗的洞穴里。

    是陡坡,又滑又湿,他一直跌到下面才止住了下降的身势,洞中一片黑暗,他缓过神现最远的角落有一小片光亮。

    摸出火折子,他才打开就迅灭了,就这一刹那的功夫,他已经看到周围的山壁上大大小小盘绕着成千上万条蛇,仅从那花花绿绿的颜色就可以看出是些剧毒之蛇。

    饶是他胆识过人,也被这一瞥惊得身都是冷汗,害怕自己被这些蛇吞噬了,他这百把斤的身子,估计还不够它们打牙祭啊!

    僵僵地站了一会,倾听着这些蛇毫无动静,他稍稍地放下心。让眼睛习惯了黑暗,依稀就看出那片光亮处是个洞穴口,也不知道另一边是什么。

    而自己跌下来已数十米,要想从这滑不溜手的洞穴攀上去也是难上加难,更何况,看到这么多的蛇,他早已经心有余悸,刚才那滑不留手的触感会不会都是蛇堆呢!

    这样一想,他更没有勇气往上攀了。既来之则安之,这个洞没准就是吴冠子要找的洞,洞那边是什么不去看看也对不起天意了。

    老天将他跌进这洞一定有它的深意!抱着这样的想法,楚轻狂再次打开了火折子,仍是让光亮一闪而过,却迅地打量了洞中的情形。

    这样弄了三次后,让他找到方法过到那洞口而不惊动蛇群。想到就做,他歇息了一会,调匀好呼吸,突然将火折子点亮,往高处的蛇堆一扔,借了这光亮飞身掠向了空中,在岩壁上一点,再飞身,几个起落就到了那洞口。

    回头,高处被扔了火折子的蛇乱成了一团,一条巨大的蛇盘旋在其中,眼中的蓝光爆着残戾的光芒瞪着楚轻狂,尾巴金黄色的光芒在眼中一闪而过。

    蛇王?楚轻狂一凛,火光已经被蛇液弄熄,最后只能看到那巨蛇突然绷直身子,箭一般地向他弹来。

    空气中顿时掀起一股腥风,楚轻狂大惊,急向光亮的洞口掠去,没想到下面还是陡坡,一连滚了几个踉跄,才跌到底。

    头被尖锐的山壁撞破了,身上也被撞得鲜血淋淋,锦袍撕破,箍掉了,一头墨散乱。如果此时有京城里认识他的人在此,一定想不到众人眼中的翩翩公子楚轻狂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

    轻狂却顾不上看自己,拔开遮住眼的丝,就看到眼前白茫茫一片,他仍是在洞穴里,没有亮光,白光是洞穴壁本身出来的。

    那些洞穴里的石头都似玉一般透明晶亮,他愕然地瞪着大大小小上万棵奇形怪状的石柱,差点以为自己来到了人间仙境。

    可是没等他好好欣赏一下这美景,就听见有人微弱的叫声:“救命……救命!”

    这里有人?楚轻狂寻着声音到处找,转过一丛石柱时,惊讶地看到一个老人倒在地上,身已经溃烂了,却还不屈不挠地挖着地上的一棵石柱似的东西。

    楚轻狂定眼一看,那石柱和其他石柱不一样,不是白色的,而是肉红透明色的,行状似手掌,短短粗粗的煞是可爱……

    千年肉佛?楚轻狂心一跳,顿时知道眼前的人是谁了!

    药王吴冠子?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不费工夫啊!

    “来……帮我!”老人嘶哑着嗓子冲他叫道。

    楚轻狂走过去,看看他身大大小小被啃噬过的伤痕,揶揄道:“你不会是被那些蛇都咬过一遍才过来的吧?”

    吴冠子已经没力气和他斗嘴了,只是无力地说:“你要是身功力尽失,你也会像我一样的!”

    “你功力尽失?”楚轻狂吃惊了,看他爬着,挖那棵石柱都有气无力的样子,又不能不信,忍不住问道:“这一路你是怎么来的?”

    他一个武功高强的人都来得艰辛,他武功尽失,是怎么支持走到这里而没半路死翘翘呢!

    “先把肉佛挖出来,否则你就和尸体说话吧!”吴冠子已经气息奄奄,倒在一旁大口喘气。

    楚轻狂不再废话,拿着他的药锄跟着他的指引继续挖石柱。挖了一下就现为什么吴冠子挖不出来了,这石柱就像和下面的石头铁汁浇灌一样,挖了半天才掉了一点石头屑下来。

    他愕然,抹了抹汗继续挖,挖得手心里是泡才刨除了一点肉佛的根须。

    吴冠子看见眼前一亮,对他勾勾手,让他把根须拿过来,又指引着他掏出自己腰间一个小玉瓶,拔了瓶塞将根须弄碎塞进玉瓶中。过了一盏茶的时候,让楚轻狂将玉瓶中的汁液喂进他口中,就让楚轻狂继续挖,自己挣扎起来盘膝吐纳。

    楚轻狂边挖边观察他,慢慢现他的脸色开始红润起来,身上露出来的溃烂地方也止住了流血流脓,虽然没有传说中那么立刻痊愈的神奇,也足见这肉佛是好东西了!

    “你就是要千金买我断骨续筋膏的那楚家小子吧?”吴冠子缓过神,睁眼就问道。

    楚轻狂此时也没了和他计较为什么躲他的心思,诚恳地答道:“正是我!前辈要多少金子尽管开口,但求良药,楚某就是倾家荡产也会给前辈的。”

    吴冠子苦笑,指指自己满身的伤痕,说:“你觉得金子和生命什么重要?老夫为了弄这药的艰辛你也看到了,这还只是其中的一种,你觉得老夫稀罕你的金子吗?”

    楚轻狂就是看到这些伤痕才没有和吴冠子计较的心,药是他冒着生命危险弄来的,他有权利卖还是不卖!

    沉默了一会,他苦涩地说:“前辈,这药我不是为自己求的,而是为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我只能说,前辈要是把药卖给我,就算我欠你一个人情,日后赴汤蹈火,就算要我的命,只要前辈开口,我在所不辞!如有违此誓言,就让我被刚才蛇窟的万蛇啃噬,骨肉不存!”

    “呵呵,这誓言的真让人感动,只是别怪老夫心狠,药只有一份了,还是因缘际会才弄出来的,老夫今生也不可能再弄一份了,还要留着救急,恕不能从命!”

    吴冠子斜了楚轻狂一眼,颇傲气地说:“你要后悔救了我,这千年肉佛在这,你可以杀了我,挖了这肉佛走人。虽然它不能让你的病人站起来,也是一件好东西!”

    楚轻狂蹙眉,心里一瞬间还真闪过杀了他的念头,这固执的老头,他留着药难道等自己腿断了医吗?

    看他有恃无恐的样子,药肯定是不在他身上的,要是在他身上,为了水佩,他还真下得了这个手!

    他自小就遭大难,蒙楚云安收养,深得他豪放的性格,为人做事就亦正亦邪,毫不墨守成规,所以丝毫不会以夺药杀人为耻,自然也不会做毫无意义的事。

    转了念苦笑:“前辈你还真固执,我不会杀你,肉佛是你找到的,却是我挖的,见者有份,一人一半如何?”

    吴冠子眼珠一转,自己虽然恢复了一些,也没力气做这活,一人一半也不吃亏,就答应了。

    楚轻狂又辛苦了半天才部挖出了肉佛,下面的根须只有几根,上面吊了一串肉瘤一样的果实。

    吴冠子拿出一个盒子,犹豫了一下对楚轻狂说:“楚小弟,这肉佛你别看是好东西,可也是剧毒,弄不好就失了它的药效,你要相信我,就交给我拿回去制成药丸,再分你一半,可好?”

    楚轻狂也狐疑,在这蛇窟里长的东西虽然《山海经》里说过有妙用,可具体怎么弄也没说清楚,吴老头刚才玉瓶里的汁液一定有蹊跷,自己不懂难说会糟蹋好药,倒不如做个人情,给吴老头算了。

    当下就无所谓地说:“那你保管好了,制成分一点给我就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