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574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0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委屈疼痛坚持妥协……所有的感情不用说这男人都懂,他弥漫着温柔慈祥的眼扫过他,那平静的光就安抚了他所有的情绪……一切尽在不言中!

    刑房门推开了,两人的目光都移了过去,看到那娇小的身影走进来,站在他们面前,推开了斗篷,露出了下面那张曾经倾国倾城的脸时,两人都没有太大的震惊,一致沉默着看着那女人。.

    那女人很从容,慢慢地解开了斗篷,随手递给了旁边的侍卫,挥了挥手,侍卫默默退了出去,守在了门口。

    正黄色的凤袍,胸前精细地绣着展翅的凤凰,再配上明晃晃的凤簪,雍容华贵的贺皇后在牢房里也气质不凡,她微笑着看着沐家父子,等了半天也没见谁上前行礼,笑容就慢慢僵在了脸上。

    “沐大哥……你怎么变成了这样?”目光从老爷子身上移到沐立德脸上,呆了一会才把眼前这老态并现的男人和沐立德联系在一起,贺皇后震惊地捂住了嘴,防止自己惊叫出声。

    眼前这苍老的男人是前些日子在宫中见到的器宇轩昂的中年将军吗?那意气风,那满头的黑哪去了?虽然知道他在天牢中会受苦,可是在宫中锦衣美食的她怎么想象得到天牢中的辛苦呢?怎么想象得到这人间炼狱是怎样的度摧残人的身体和尊严……

    沐立德慢慢直起身,挺地站着,俯视着眼前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女人,她光洁的容颜,雍容的装束和他的破烂的囚衣,还带着斑斑伤痕的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没有恨,也没有怜悯,甚至没有一丝做为人臣对君上的尊敬,就像一个路人看过往的风景,看过了,挥挥衣袖就弃之脑后,连留恋都谈不上。

    贺皇后被这样的轻视钉住了,她的盛装在这男人眼中就那么云淡风轻?连仰视尊敬都没有?

    老侯爷似乎精力不济,垂着头似睡非睡,对她的盛装乃至她的到来都不屑一顾,这更让她怒火飙升。

    就是这样的不屑一顾……就是这样的轻视……二十多年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她贺小玉在他们沐家眼中就是这样不堪吗?

    曾经的贺小玉被轻视也就罢了,现在的她是一国之母,是掌握着他沐家生死大权的天神,他们还用这种轻视看她,怎么让她心平。

    “老侯爷,我是小玉啊,你还记得我吗?我来看你了!”贺小玉屈尊就卑地走到老侯爷身边,弯腰叫道。

    老侯爷抬眼,眯了眼打量了半天,似乎才认出她,笑道:“小玉?贺家的小玉……啊,都长大了啊!哦……你怎么穿了皇后的衣服啊……你快脱下啊,你不能穿啊……这是大逆不道的罪啊!”

    贺小玉脸色僵住,抬眼看看沐立德,没人和她说老侯爷神经出问题了啊!

    沐立德却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似乎根本没听见老侯爷的话。

    贺小玉就冷笑了笑,退后两步说:“老侯爷,你人老了,健忘了?我是贺小玉啊!我爹去你们家说亲,你不要我做你们家的媳妇,我爹就把我送进宫了,我现在是皇后娘娘,这衣服怎么不能穿啊!说到这,哀家要感激你呢,要不是你不让沐将军娶我,哀家也不会是皇后了!你说……哀家该怎么‘感谢’你呢?”

    重重地咬了‘感谢’两字,她也懒得掩饰自己眼中的恨意,为这一天等了这么久,再憋屈自己又何苦呢!

    老侯爷听了又认真地看看她,随即笑道:“你是该好好感激我!要不是我不准立德娶你,你早和我们一样变成反贼,阶下囚了,你细皮嫩肉的吃不了这样的苦,还是不适合做沐家的媳妇!我没看错你!”

    “你……”贺小玉大怒,也不装了,怒道:“老不死的,我到底怎么惹你了?二十年前你说我心机深,肚量小,不适合做沐家的媳妇,难道那短命的云清就适合做吗?她到底哪里比我好?你让沐大哥选择她!……你知道不知道,就因为你的一句话,你毁掉了我一生的幸福……我不甘心啊!”

    她狂叫,随手抽过架子上的皮鞭,劈头劈脸就往老侯爷身上打,沐立德伸手扯住了鞭尾,淡淡地说:“老父身体羸弱,娘娘要打就打立德吧!”

    他说完放开皮鞭,拦在了老侯爷面前。

    贺小玉呆怔了一下,随即恼羞成怒:“你以为我舍不得吗?沐立德,我已经不是二十年前的贺小玉,我早已经不喜欢你了……”

    她边吼边不要命地挥鞭狂抽,沐立德身上很快就血迹斑斑,混合着旧伤迸开血肉淋淋。

    沐立德连眉都没皱,就静静地站在老侯爷前面,等贺小玉打累丢了皮鞭才讽刺地扬唇:“你该满意了吧!我们可以走了吧?”

    贺小玉怔住,看他满身的鲜血,有些不相信是自己打的,更不相信他竟然就要这样走!

    “你恨我吗?沐大哥……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知道刚才我是怎么了!我怎么把你打成这样……”

    她慌忙掏出帕子,上前给他擦脸上的血迹,沐立德脸一偏,闪开了,怒喝道:“够了!贺小玉,你够了!”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贺小玉掉下了泪,手足无措,泫然欲泣地看着沐立德。

    沐立德厌恶地皱眉,不齿地冷哼:“你就别装了!贺小玉,我沐立德这一生,最不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你知道吗?”

    “是什么?”贺小玉有些期望地看着他。

    沐立德笑,带着血的脸有些欣慰:“就是听了我父亲的话没娶你!姜还是老的辣,他老人家没看错你!”

    “啊……”贺小玉被打击得退后几步,看着沐立德,再看看也是一脸欣慰笑的老侯爷,突然觉得真的没有装的必要了,人家早已经把她看得清清楚楚,她何苦还像个小丑一样上蹿下跳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呆怔了一下,突然狂笑起来,笑得本就阴暗的刑房更是阴气森森,而她的笑声从绝望慢慢上升到得意再到猖狂,笑得越来越肆无忌惮,极尽疯狂。

    沐家父子两看着这一国之母丑陋的一面,眼里都是同样的轻视,这轻视更刺激了贺小玉,她拾起地上的鞭子,狠狠地甩在沐立德身上,笑得极其邪恶。

    “说我心眼小……哈哈,我是心眼小……老侯爷,你英雄一世就不知道心眼小的女人不能得罪吗?”

    她弯腰看着老侯爷,笑得不可抑止:“为你当年的一句话,赔上你沐府满门的性命,你觉得值吗?”

    “果然是你……”沐立德咬牙,一副想扑上去将她掐死的狠样,才动了动门口的侍卫就冲了过来,护在了贺小玉身前。

    贺小玉摆摆手,依然笑着:“没事,他要敢碰哀家,明天沐家上刑场前把那些女眷先送到各囚房里犒劳下那些囚犯!”

    一句话就止住了沐立德的身势,咬牙切齿地瞪着她,贺小玉轻佻地笑:“不是说我心眼小吗?我就心眼小了,你咬我啊!”

    “无耻!”沐立德吐出这句话,看也不看她,搀起老侯爷,两人互相扶持着往外走。

    “你来报仇啊?你们家老小都是哀家送进来的……你不敢杀哀家吗?哈哈哈……老侯爷,看着自己一句话葬送了一家老小,你真的就没一点点后悔吗?明日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在你面前,你敢说你不后悔吗?哈哈哈……哀家就成你,让你死在最后,让你尝尝哀莫大于心死的滋味……哈哈哈!”

    沐家父子两没理她,拖着沉重的镣铐往外走,贺小玉笑半天,见两人快走到门前都不回头,忍不住大怒,喝道:“沐立德,你给我站住!”

    沐立德顿了顿还是往前走,贺小玉叫道:“你求我啊,你求我哀家就赦免你们家!老侯爷,只要你承认你当初看错了我,哀家就取消你们明天的斩刑!”

    她追了过来,不顾皇后的仪态,拦在了两人身前,扭曲了一张绝美的容颜,不知道是因为绝望还是无法忍受被轻视的失落,焦急地叫道:“你们求我,我能救你们的!我一定能的!”

    沐立德看这昔日动过心的女人此时疯狂的失态,为了证明自己竟然牺牲了他的家人,他已经说不清自己恨不恨了,只是觉得她真可怜……这一辈子纠结的就是这个吗?

    二十年来,他已经走遍了千山万水,看遍了人间风景,她却还留在原地,不管位高权重,她的心都被自己封在了二十年前,错失了多少美景……

    “你该救的是你自己!”他摇头:“我们可以求你……那没什么!可是你会救我们吗?”

    他直视着她的眼睛,里面一片平静,刚才的愤怒已经淡然无波,风轻云淡地戳穿她:“你不会!……所以我们何必求你!”

    贺小玉怔住了,只听他说:“让你无药可医……才是上天对你最好的惩罚!”

    求你……满足了你的虚荣,你追求的就是这样满足的时候!

    不求你……你辗转反侧,心里永远有得不到认可的空虚感,这空虚感任你坐上九五至尊之位,任你拥有天下至财,总有那么个地方总是空空的,永远也没有你需要的东西来填满……

    人间绝种

    “三小姐?又是三小姐……花君子他们没事做吗?一天汇报的就是这个沐筱萝的事!”

    “……事关紧急,听说是公子亲自吩咐过的……不知道是不是对公子很重要……”

    “再重要能比轻狂的命重要吗?胡闹,都给我下去,没有我的命令,以后谁也不准和轻狂说这些事!”

    楚轻狂蹙眉,手指轻微地动了动,却没睁开眼,听着外面的声音慢慢消失了,才微微睁开眼。

    头顶有华贵的床蔓,鼻间嗅到了熟悉的香气,窗台上有绿萝随风轻摇……眼前的蓝色烟一样越来越淡,视线里的东西越来越清楚……

    他是在楚记的客房,那么……巫山和蛇窟已经成为了记忆!

    这么说有人救了他们,是义父义母吗?楚轻狂记起刚才熟悉的声音,赫然就是楚云安和俞晓宁的。

    他们在说什么?沐筱萝……三小姐她生了什么事吗?

    楚轻狂猛地坐了起来,头一阵晕眩,看到自己的手臂还有些蓝色没褪尽,骇然,这蛇也太毒了,竟然霸道如此。

    扯过一旁的衫子胡乱披上,摇摇晃晃刚要出去,就见墨鱼小心地端了一碗药走了进来,看见他坐着,墨鱼高兴地咧开嘴笑了:“公子,你可醒了!你可快把人吓死了,昏迷了这么多天!哎呀,你要早醒一会,就能见到夫人老爷了!他们刚走一会呢!”

    “他们去哪了?你什么时候来的?”楚轻狂头痛欲裂,盯着墨鱼的脸眼睛中又出现了蓝色。

    “他们回江南了,拿了药赶着回去救水佩小姐呢!”

    墨鱼将药放在桌上,惋惜地说:“本来要带你一起走,是吴老爷子说你余毒未清,不易颠簸,他们才留下你,让我好好照顾你!让你好了就回江南,京城暂时别去了,说刘掌柜会打理的!”

    吴老爷子?药?楚轻狂呆呆地看着墨鱼的嘴张张合合,半天才弄懂他说的是什么。

    “救水佩?吴冠子是不是让出了断骨续筋膏?”他扯住墨鱼的胳膊,急急地问道。

    “是啊!吴老爷子说是因为你救了他才肯让出这药的,要换别人,想都别想。俞夫人怕耽搁,就拉着老爷子赶回江南去,说等你好了,就能看到活蹦乱跳的水佩小姐了!”

    墨鱼看他衣襟散乱,伸手给他整理着,憨厚的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笑:“公子,等水佩小姐好了,你们就可以成亲了!”

    成亲?楚轻狂一把推开了墨鱼,脸色有些变了,蹙眉瞪着他,心中不知怎么有些空空落落,得到了梦寐以求的药,为什么就没想象中那么高兴呢?

    水佩……筱萝……他求来的药最终还是救了水佩,这是天意吗?

    “公子,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我去叫老爷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