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 57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5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墨鱼刚想往外跑,就被楚轻狂抓住了手臂:“筱萝……沐从蓉生了什么事?”

    能让墨鱼从京城追到这,想当然沐筱萝一定生了很严重的事,离开的这些天,京城不会出了什么无法意料的事吧?

    墨鱼呆住了,刚被楚云安骂了一顿,借他几个胆子也不敢再说这件事,更让他不解的是,楚轻狂是怎么猜到沐筱萝出事的?

    想到临来时花君子的话,他的心一瞬间落了下去,公子果然是在意三小姐的,那水佩小姐怎么办?

    “三小姐生了什么事?”楚轻狂眼中的蓝色越来越浓,瞪着墨鱼厉声地再问了一遍。 .

    如果有镜子,他就会看到自己一向褐色的眼眸此时已经变成了诡异的蓝色,而且随着他怒气的加深,这种蓝色就像天空一样由淡蓝一个层次一个层次地加深到湛蓝、深蓝……

    墨鱼离他极近,所以无可避免地看到他眸子转变的过程,一向熟悉的公子竟然变成了妖孽似的人物,吓得他一用力,一掌就击向楚轻狂,打得楚轻狂一痛,失手放开了他。

    墨鱼看也不敢看,转身就跑,边跑边叫:“吴大夫,你快来,我家公子被鬼神附身了!”

    他也不想想,真是鬼神附身,应该叫道士,叫吴冠子干嘛,难道吴冠子改行去当道士捉鬼了?

    楚轻狂被他击中****,那大力震得胸口剧痛,一阵苦闷,张口就吐了一口黑血出来,又接着吐了几口,这才觉得眼前的蓝色慢慢淡了,头痛也慢慢减轻了。

    等吴冠子被墨鱼拖来,他已经起身,找带束起自己散乱的墨。

    “小老弟,你的眼睛……”吴冠子一把将他转过来,依然是那双倾国倾城的狭长凤目,淡褐色的眼眸深邃明亮,哪里有墨鱼说的诡异的蓝色。

    虽然如此,他还是不放心,仔细检查了一下,又给楚轻狂号了脉,现他的毒已经清除大半,看床边那摊乌黑的血,心下恍然,就是这些污血吐出来他才恢复得如此之快吧!

    唠唠叨叨地给楚轻狂讲了他昏迷后拖着他在巫山里转,后来遇到了进去找他们的楚云安夫妇,才获救的事。

    最后高兴地说:“你要的续筋膏我已经给你义母了,这是为了感谢你救了哥哥的命,还要感谢你帮哥哥找到了好药,我恢复功力了!”

    他接着讲了在蛇王盘踞的地方现了地脉灵芝的事,说就是这灵芝帮他恢复了功力,说到最后老夫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楚小弟,当时说了找到宝物一人一半,哥哥只是无法按捺住恢复功力的诱-惑,才独吞了灵芝,哥哥实在羞愧,为了弥补你的损失,这天蜈珠就送给你了!”

    他从怀里掏出了一颗乌紫色的珠子递给楚轻狂,那珠子拇指大小,紫得亮,一看就是宝物。

    吴冠子解释道:“这珠子是治毒宝物,是我昔年在天山,从一条三尺生长千年以上的天蜈蚣骨节之中取出的。它可以吸毒,若是中了普通毒伤,只消将珠儿在伤口略放片刻,滚转几圈,便可把毒吸出,安然无事。你的毒……嘿嘿!比较棘手点,老哥哥吸了几次也没吸完,不过你可别怀疑它的功效,要不是这珠子,你早就没命了!”

    吴冠子自嘲地笑笑,又说:“这珠子还有个作用就是,可以避邪,有此一珠存身,再邪毒的蛇虫,也必远远避开,不敢接近。”

    楚轻狂就用那种怀疑的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他,吴冠子沮丧地说:“我开始也不知道天蜈珠在蛇窟中为什么会失效,可是后来我们在林中行走时,天蜈珠又恢复了作用,那些毒虫都远远地避开了,我就一直在想是不是那洞中有什么东西是天蜈珠的克星,所以才让它不能挥作用?”

    “有这可能!世间万物一物克一物,没准洞中还有宝物是你没现的!”

    楚轻狂随口安慰他的话没想到让吴冠子当了真,这老头一生对药物痴迷,听到还有能克天蜈珠的宝物,哪有不动心的道理,日后还真邀上楚轻狂,再探蛇窟,又现了洞穴后还别有洞天,当然这是后话,暂时略过……

    吴冠子一定要把驱毒宝物天蜈珠给楚轻狂,弥补他失去灵芝的损失,楚轻狂推辞不过,只好接了。老人又给他一些肉佛做的药丸,看他没什么事了,就去睡觉。熬了几个通宵炼药,老骨头也撑不住了。

    楚轻狂等他走了,叫过墨鱼,淡淡地说道:“我再问你一遍,三小姐生了什么事?我知道老爷吩咐过不准说,你也可以不说!只是……以后就不用跟着我了!”

    老实的墨鱼一听这话大惊,他是楚云安捡回来的孤儿不错,可是从小一直都是跟着楚轻狂的。

    小时他笨头笨脑的,没少受人欺负,是楚轻狂不嫌弃他,一直将他带在身边,学武什么的有不懂的也耐心地教他。虽然年龄比他小,却可以算亦父亦兄了!

    一听楚轻狂不要他,顿时就吓得招了,从沐筱萝进宫以投毒的罪名被抓,再到沐家满门被抄等事都告诉了楚轻狂,最后说:“花大哥给你了几封急报都不见你回,就让我亲自赶来找你,问问到底救不救啊!说沐家这样的罪名一定是满门抄斩了,不救,三小姐就死路一条了!”

    楚轻狂听完呆住了,没想到一向风平浪静的京城,他才离开几天就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想到沐筱萝被转到天牢,心一紧,站起来就沉了一张俊脸,对墨鱼说:“去找两匹快马,我们回京城!”

    墨鱼迟疑道:“公子,老爷交待过你好了让你回江南,我们去京城……这不好吧!”

    楚轻狂扫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那好,你回江南,我去京城……”

    话还没说完,墨鱼箭一般地跑出去找马了,让他离开楚轻狂,这比回去挨老爷一顿打还痛苦,想都不用想当然知道选择什么。

    楚轻狂也不管头还晕眩,跑到吴老爷子房间里,将刚进入睡眠状态的吴老爷子抓起来,急急地叫道:“大哥,你告诉我,断骨续筋膏要些什么药才能再制一剂,我去找齐,你给我再制一剂!”

    吴老爷子半梦半醒,被他打扰了睡眠,没好气地叫道:“你以为那些药是家常小菜那么容易弄啊?那可是我花了十多年的功夫,死里逃生了多少次才弄齐的,有些根本就是世间难求、人间绝种的!要那么容易,我不会再去弄几副卖给你这傻瓜啊!”

    一向就自负聪明过人的楚轻狂被骂成傻瓜,也顾不得恼,依然抓住吴冠子说:“我不管,你把药方子写出来,我去弄,不管怎么困难,我一定会弄齐!”

    吴冠子败给他,只好说:“那么多药我一时半会哪想得起来,你等我睡够了再给你写吧!”

    楚轻狂看他说话都闭着眼睛,一副半梦半醒、疲惫得要死的样子,深知此时逼他也没效果,只好说:“那你睡够了记得给我写,我有事要赶去京城,写好了让楚记的人给我带来,你睡吧!我走了!”

    “嗯……”吴冠子顺口答应着,睡了半天突然惊醒,气急败坏地叫道:“臭小子,你给我回来,你不要命了!你的毒还在血液里没部散尽,不易颠簸啊!要是进入心肺,有你好受的……”

    赤足跳着出来,早已经人去房空,吴冠子气得胡须乱颤,大呼小叫着:“葛掌柜,给我备马,老夫要去追那不知死活的东西……老夫医的人要死在半路,这不是砸我的招牌吗?”

    沐家次日问斩,似乎天都不忍看这人间惨剧了,后半夜就开始下起了雨,大雨带了冰雹打了半宿,到天亮才止住了冰雹。大雨却一直下着,弄得行刑的时间一直推延,让一干将士都有些莫名其妙。

    往日再大的雨该斩就斩,今日这是怎么了?难道还有什么变故不成!

    主斩官周培却是苦不堪言,他何尝不想赶紧斩了回家吃饭,可是一早宫中有个公公就亲自送口信过来,说皇后娘娘和沐家以前有些恩缘,这沐家大难虽然咎由自取,可也曾经为武家江山立过大功,于情于理,送送故人都是应该的,她要亲自来为沐家践行。

    大雨澎湃,皇后娘娘自然不可能冒这么大的雨赶来,就让公公传信,说雨小点就赶过来。眼看这大雨哗哗一直没见小,周培虽然心再急,皇后娘娘这个面子不给也不行啊!

    所以就一直等,囚犯们是早已经押在了刑场,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了,周培也没什么顾虑,就将他们一直扔在了雨中。

    大雨将所有人都淋湿了,有些身子骨不好的早被冲打得东倒西歪,沐家父子盘膝坐着,任雨水冲洗着满身的污垢,也算质本洁来还洁去吧!

    一直到快晚膳时,雨才开始小了,宫中又传了个口信来,说皇后娘娘用了晚膳就过来。

    这宫中的晚膳排场很大,用完都快天黑了,周培看满地被淋得横七竖八的沐家人,总算反应过来这皇后娘娘与沐家人的‘恩缘’倒不如说‘恩怨’更为恰当,死罪不免,活罪也不轻饶……

    淋够了,侮辱够了,再让做个饿死鬼投胎……难怪世间要说唯女人和小人难养,一个恶毒的小女人那是万万不能得罪的!

    周培也放开了,和一群属下去吃饱喝足回来,终于见到了皇后娘娘的凤驾光临,随身护卫的是三皇子的兵马。

    三皇子一身戎装高高骑在马上,铠甲锃亮,面无表情地看着刑场中爬在雨水中不知死活的女子,眼中泛着的矛盾之光只有他自己清楚是什么。

    荣光的马在他后面,眼睛也和他一样落在了那女人的身上。沐老侯爷的免死金牌换了她的事他也知道了,只是不知道沐老侯爷为什么要这样做,失去了沐家人又断了腿的她该怎么活下去啊!

    雨虽然小了却没停,皇后娘娘在凤车中也没下来,只撩了帘门,怕雨似地裹紧了斗篷,让公公提了一罐酒过来,说是给沐家人践行。

    众将士七手八脚地上前将沐家人扶好,插上草标,一字排开在刑场上,刽子手抹了抹满脸的雨水,提着亮闪闪的刀站在后面,等着号令。

    刘公公将酒倒了两碗,送到了沐老侯爷和沐立德面前,沐家父子只是淡淡一笑,伸手接了过来,泼在自己前面的雨水中,然后将碗砸碎了。

    刘公公回头看看凤车,终摇摇头退到了一边。

    老侯爷的目光落在陪他们在雨水中淋了一天的沐筱萝身上,眼中掠过了一丝担忧,投向远处的戚刚时又欣慰地释然了。

    该做的都做了,就看她自己的造化吧!

    “行刑……”周培扔了令牌,跺了跺脚,这天气怎么还没入秋就开始冷了,赶紧把这一切都了结完,就可以回家钻小妾暖暖的被窝了……

    刽子手的刀高高扬起,鲜红的血在脚下无情地蔓延开,汇着雨水四下流开,一汪一汪,就像天下了血雨,上天也为这人间惨剧而疼痛……

    天黑压压地压在了众人心头,周培恭送凤车走后,回望笼罩在雨水中黑沉沉的天牢,突然打了个颤,有生之年,即使做主审官,他也不愿意再来天牢了……

    军覆没

    皇后的卫队离开了,戚刚赶紧和周培办了文书手续,就让儿子戚泽去带沐从蓉,天可怜见,本就受了那么重的刑伤,还这样淋了一天的雨,是不是不想她活啊!

    戚泽将沐从蓉抱上马车,赶紧带人回府。戚刚明知道这样做会让皇后一帮人视他为沐家一派的‘逆党’,此时也顾不上考虑这些了,只想保住沐从蓉的命,也算为沐老侯爷做好最后一件事。

    从天牢进城再到戚府有一段路,马车还没走了一半,就遇上了荣光,荣光带着一小队士兵拦在了路口。

    戚刚心一跳,还没说什么戚泽就扬鞭问道:“荣副将,你拦在路上想做什么?难道我戚家犯了什么法?”

    荣光跳下马,拱手行礼,道:“不敢!戚大人,末将是奉三殿下之命,来带沐王妃回府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