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7章 576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5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沐王妃?哪个沐王妃?”戚泽冷笑道:“我车上只有沐家余孤沐三小姐,没有你说的沐王妃,你找错了!”

    荣光耐着性子说:“末将接的就是沐三小姐,还望戚大人别为难末将,将三小姐交给末将带着走!”

    “我呸!”戚泽性子也够烈的,一泡口痰就吐在荣光脚前,冷笑道:“三殿下休了三小姐世人皆知,她什么时候又变成了三王妃?沐家遭了大难的时候她怎么不是三王妃?我不管他打的什么主意,沐家人都死光了,也该放手了!别说我不放心将三小姐交到他手上,就是三小姐醒着估计也不会答应!你若还有点血性,就让路,如果想抢人,就问问我的剑答不答应!”

    他抽剑在手,怒瞪着荣光,荣光蹙眉,心中并不是十分情愿将沐筱萝带回去,无奈奉了武铭元的命令,除非不要军职,否则是不能不遵守的!

    转头看戚刚,颇为难地说:“戚大人,同朝为官,末将也是奉命行事,请戚大人别为难末将!”

    戚刚看看他,挥手让儿子退下,对荣光施礼说:“荣副将,沐三小姐是圣上用免死金牌赦免的,圣上已经准她去留自便。.荣副将想要将她请去三王府,那要看她愿不愿意,她要不愿意,荣副将难道想无视圣旨抢人吗?”

    荣光镇定地说:“那就请三小姐说话吧!”

    戚泽怒道:“荣光,你别逼人太甚,你明知道三小姐昏迷不醒,她此时怎么会说话?”

    荣光旁边的马向也是武铭元的心腹副将,更是贺冬卉的远房表哥,受表妹私下授意,逮到机会就除掉沐筱萝。

    马向此时就狞笑道:“三小姐既然不能说话,戚大人又怎么知道她不愿意回去呢?分明是戚大人有私心,想扣下三小姐,弟兄们,给我上,把三小姐抢回来,我们好向王爷交待!”

    说完他也不等荣光反应,抽了剑出来一剑就刺向了戚泽的马匹,马受惊乱跳,带得载了沐筱萝的马车受惊,蹦跳起来。

    戚泽大怒,抽剑就冲他刺去,一时乱成了一片。

    戚刚暗叫不好,他们只是接人,自持圣上都放过了沐筱萝,也不会有人和她为难,带的人马就少,此时被荣光一等虎狼之师围住,想脱身很困难啊!

    可是如果沐筱萝落到他们手中,又让他很不甘心,觉得对不起沐老侯爷的一番嘱托,心一狠,紧紧抱住人事不省的沐筱萝,对车夫说:“老四,冲出去!”

    只要赶进城,谅荣光一等也不敢在京城里追杀他们,他戚刚再怎么说也是朝廷一品大员,就是皇上要杀他也要有凭有据,三皇子的兵马算什么!

    赶车的老四做了戚刚一辈子的车夫,心意一说就通,抓了马鞭,狠狠一甩,就驾着马车横冲直撞想突围而去。

    无奈马向也不是笨人,早有防备,两个心腹拿了长马刺就狠狠戳到马腿上,两匹马负痛乱跳,戚刚抱着沐从蓉就被从马车上甩了下去。

    戚泽一看,怒了,这已经不是抢人了,分明是要把他们父子也斩杀于此才甘心啊!长剑一挥,狠狠地刺向荣光。

    荣光下意识地避开,也愕然,事态已经脱出了自己的控制,刺杀朝廷一品大员,这罪名可大可小啊!

    他被戚泽逼狠了,一剑刺伤了手,不想死就只能反击,两人斗在了一起。

    而马向目标在沐筱萝,看见他们摔在地上,就冲了过去,半路被戚刚的护卫拼命拦住,一时不能近前。戚刚见状,慌忙爬起来,抱了沐筱萝,也不顾老骨头有多少力量了,死命地往前跑,没跑多远,竟然又冲来了一队马群。

    马上为的人竟然是那去而复返的三皇子,他已经卸下了戎装,一身天蓝色的锦袍在火光的映照下显得贵气逼人。

    “戚大人,这是要带本王的王妃去哪啊?”

    三皇子高高坐在马上,似笑非笑地俯瞰着戚刚,戚刚气得抖,冲着他骂道:“三殿下,你还有没有王法?皇上都赦免了三小姐的罪,你还抢人,是不是不把皇上放在眼中?”

    武铭元唇角微扬,奇怪地反问:“谁告诉你本王抢人了?筱萝是本王的侧妃,无家可归本王接她回府有何不可?倒是戚大人奇怪了,不肯放人,难道是对筱萝有所不轨?”

    一句话噎得戚刚老脸深黑,瞪着武铭元说不出话,武铭元突然手中的鞭子一甩,长长的鞭尾就卷向了戚刚怀中的沐筱萝。

    戚刚手中一空,沐筱萝已经被卷上了半空,冲武铭元落了下去,他张开怀抱,就等着接沐筱萝。

    突然空中传来一声尖啸,又一长鞭飞来,卷住了沐筱萝,用力一拉,沐筱萝就斜斜地飞了出去。

    武铭元愕然,就见半空中一人如大鸟般飞过,于半空中揽住了沐筱萝,手一动,身上的斗篷就扯下来裹住了沐筱萝。

    他垂眼一瞥怀中的女人,再扬起睫毛,那眼眸中就惊现楚众人从所未见的蓝焰,越来越深……越来越深……,竟然比红红的火焰更可怕,一瞬间将众人冰冻在原地似的,惊愕地忘了反应……

    那人落在了前面不远处,一身白色的长衫,头脸都被一块白色的丝绸包住,看质地应该是他长衫上扯下来的。

    他抱着沐筱萝,长身而立,身上传出的凛然寒意让武铭元莫名地打了个寒颤,他是谁?筱萝怎么认识这样一个异类?

    “啊……!”那人突然长啸,声音尖锐而刺人耳膜,啸声未停,几匹快马呼啸奔来……

    武铭元警惕地抽出了剑,就见那人将沐筱萝抱到了一匹无人的马前,细心地安放好沐筱萝。

    回身,两把长剑赫然在手,武铭元刚想不妙,就见他双手舞动着长剑,挽出了一个个漂亮冰冷的剑花。

    如鬼魅一般,那人风一般地掠了过来,武铭元一提马绳,迎了上去。

    人还没到,就感觉到了那人身上的冰霜寒意,那比眼睛中的蓝焰还要冻人的杀气刮得脸颊都痛!

    剑一交手就被震飞了,也没看人家怎么出手,马失了前蹄,将他跌倒在泥水中,右手一阵钻心地痛,却来不及去查看,只顾睁眼看着那妖孽似的人,在他的侍卫中横冲直撞,手中一双剑似长了眼睛,一挑一个准,顷刻间数十人都倒得倒伤得伤,躺了一地……

    他不是人……是恶魔!嗜血的恶魔!

    武铭元痛心地看到自己军覆没,才见那人仰头对着雨水长啸,也不知道是想洗去脸上的泪水,还是洗去沾上的血迹……

    所有的人都看呆了,包括他的伙伴,都一色的蒙面,露出的眼睛目光复杂地看着他从所未有过的大开杀戒……

    武铭元颤抖着去抓剑,伸出手才在火光中看到自己右手的手指不见了,光秃秃地齐骨节而断,呆怔片刻,他突然难以相信地狂叫起来,叫声凄厉,让戚刚还以为他死了爹娘!

    那妖孽低头垂视他,蓝眸已经慢慢变淡,拖了一双长剑过来,冷冷地笑:“你让她失了双腿,我就取你一手,还是你赚了!”

    “你这魔鬼……”武铭元嘶叫,一掌击向他:“你要不就杀了我,否则我一定会报这一剑之仇的!”

    那妖孽,雨水泥水在他白衣上似乎无法留下痕迹,他狂笑着后退:“我今天不杀你,你慢慢感觉一下活着没手的痛苦吧!你武家欠筱萝的,欠我的,可不是这一剑就能偿还的……我会慢慢的,一点一点地来讨还的!”

    他退到马边,上马,将沐筱萝抱了起来,温柔地抱在怀中,转头,深深地看了武铭元一眼,那眼眸中的深蓝色已经变成湛蓝,像两颗蓝宝石,闪着明亮妖艳的光……

    一提缰绳,他纵马飞奔,他的人迅跟上,一群人就消失在雨夜的掩护中。等京城里维护治安的卫队赶来,已经寻不到这群人的任何踪迹,雨水将一切痕迹都冲洗得干干净净……

    郭荥阳什么也没问出来,三皇子绝口不提生了什么事,带了所剩不多的残兵败将回府,紧闭府门不容任何人探视。

    而戚刚,半月后递了奏折,请求告老还乡。

    其子戚泽借口老父年纪大,身边需要人侍奉,也辞了刑部的官职。

    武二帝挽留不住,只好恩准了。

    戚家人早已经变卖了家产,圣旨一下,当夜就离开了。

    有人说戚家人没有回乡,而是往蜀地去了,也有人说往江南去了,众说纷纷,却没人知道事实真相如何!

    伴着和二皇子治水患的五皇子回来,曾经夭折的选妃一事又被重新提起,京城人津津乐道谁家女儿有望成为五王妃,戚家就随着沐家的事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对这天生的事,沐筱萝并不是然不知,众人眼中的她是昏迷的,可只有她知道,她无力睁开眼睛,可是她是有意识的。

    大雨淋在身上,对其他人来说是痛苦的,可对正处在身燥热得似在蒸笼里行走的她,却又是舒坦的。

    她卧在雨水中,感觉自己似在大地母亲的怀抱,周围的一切动静都能听到,甚至不知道多远的马蹄声都清晰可闻。可是她又是昏昏沉沉的,无力睁开眼睛,连挪一挪手指都没力气。

    沐家被斩,她听到了行刑令牌掉地的声音,也听到了人头滚落掉地的声音,一个一声,都敲在了她的心上。

    哀痛的泪水无意识地流着,混合着雨水血水在脸下蜿蜒。

    武家,周培……只要我活着,我一定会为沐家讨好公道的,一定……我誓……

    意识被心中剧烈的疼痛模糊了,再有感觉是被戚刚抱着跌落马车时有的。

    武铭元的声音……厮杀声……在半空中被人接住……那温暖还带着干燥熟悉的气息包裹住她时,唤起了她心中久远的回忆!

    是又不似……记忆中这熟悉的味道似乎又不是这声音……是谁呢?

    朦朦胧胧中被小心地抱在怀中一直走,下马,进去,屋里的温暖扑面而来,更多的香味安抚了已经疲惫了许久的神经……和天牢混合着血腥臭味相比,这香味是天堂。

    “容儿……让你受苦了!”

    熟悉的声音已经没了初见时的狡黠,那沉痛的内疚比温水更能安抚放松纠结的肌肤……

    楚轻狂……真的是你!

    她在心底低叹着,任自己长途跋涉了许久的神思沉沦下去,她实在太累了,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她选中的伙伴会守护她的,听他刚才的表现,她毫不怀疑地相信这一点!

    这一次,希望她没再看错人!

    “我的天……什么样的畜生竟然对一个女人下这样的毒手……”

    吴冠子看到楚轻狂斗篷里的沐筱萝暴露在灯光下,奄奄一息的样子让他惊得只差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

    楚轻狂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只说了两个字:“救她!”

    “这是当然!”吴冠子也是刚才‘蒙面侠客’中的一员,楚轻狂大开杀戒的妖孽样也落到了他眼中。

    对楚轻狂冒着蛇毒攻心的危险,跑废了几匹好马赶回京城来救的女人,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对他这个新结拜的干弟弟有多重要,他怎么可能不尽心呢!

    看楚轻狂小心翼翼地要将沐筱萝放到床榻上,他皱了皱眉,说:“不如先给她洗个澡吧!她身上这么脏,会弄脏你的床的……”

    刚才沐筱萝被戚刚抱着滚到了泥地里,脸上囚衣上都是泥水。

    楚轻狂一看,反应过来,让墨鱼去提水来给沐筱萝沐浴,倒不是怕她赃,而是这一身看着就不舒服。花君子则趁机出去找丫鬟拿了几套新衣服来。

    吴冠子在热水中倒了一些药酒,丫鬟来抱沐筱萝,楚轻狂板着脸说:“不用!”,亲自抱了沐筱萝过去隔壁,关了门,自己替沐筱萝洗澡。

    花君子和墨鱼面面相窥,却不敢多说什么,以他们对楚轻狂的了解,他还在震怒中,此时说什么都会触他的霉头,倒不如什么都不说。

    “筱萝……容儿……你受苦了!”

    此时的楚轻狂对沐筱萝根本没有男女之间的忌讳,看到她满身的伤已经让他的心痛得纠结在一起,怎么可能还有那么多想法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