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581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1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重生之低调大亨

    他抿了一口茶,看着沐筱萝微笑不语。.

    沐筱萝漫不经心地垂眼挑着盘中的鱼刺,唇角微勾:“那有如何?”

    “你不感动吗?”楚轻狂意外地问道:“他能为你做到如此,想必是很喜欢你的!比五皇子只说不练好多了!”

    “那你呢?你不是比他做得更多!你也很喜欢我吗?”

    沐筱萝终于抬眼看他,有些事还是说清楚比较好,免得越陷越深。

    “我……为什么这么问呢?”楚轻狂眉眼间有些诧异,扬眉问道。

    沐筱萝爽直地说:“有些事我们还是说清楚比较好!楚公子,我开始找你是想做合作伙伴的,没想到生了这么多事,已经背离了这个初衷。在我孤苦伶仃的时候,承蒙你不弃冒着危险收留了我,我很感激!你为我做的事已经很多很多,多得让我不知道怎么报答你!”

    “我不要你的报答,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楚轻狂似乎意识到什么,不高兴地打断她:“我为你做的都是我愿意做的,不是我自愿去做,任何人都不可能勉强我!”

    “这我相信!所以更要说清楚!”

    沐筱萝平静地说:“我嫁给三皇子做侧妃的事楚公子你也知道,以前我一直觉得我没错,喜欢一个人就只想和他在一起,我毫不考虑我家人的感受,固执地做侧妃也要嫁给他……现在想想真的年少无知!不要自尊地乞求一份不属于自己的感情,让人家看轻我是必然的,所以谁也别埋怨,被打断腿是我为年少无知付出的代价!”

    楚轻狂面色不善地看着她,俊眉扭结。

    沐筱萝笑了笑,自嘲地说:“在天牢里,看着爷爷和我爹为了自己的名声扛着大刑宁死不屈,我是感慨的,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我觉得我愧为一个沐家人……我才知道我的行为给他们带来了什么样的伤害!虽然我觉得我没错,可是我还是错了,我忘记了我先是一个沐家人,才是我自己!”

    “你没错,容儿,你有权决定自己怎么生活!”楚轻狂移过来,拉了她的手,安慰地轻抚着。

    “别给我找借口,我知道我错了!所以,当时在天牢时,我就誓,如果我能侥幸地活着,我不会再做让我家人蒙羞的事!此生此世,不管我再喜欢谁,我也不会做他的侧室!更不会再和其他女人共享一夫!我能活着,我就找一个今生只爱我一个的男人!只有我一个妻,没有侧室,没有小妾,只和我相濡以沫,白头到老……”

    沐筱萝被烫到似地猛地抽出了手,对着一脸委屈的楚轻狂摇头说:“有这样的男人得之我幸,没有这样的男人,我命,我宁愿孤老终生也不愿再委屈自己……你懂这样的想法吗?”

    楚轻狂的脸色阴沉不定,没有点头,却问道:“谁和你说什么了吗?”

    沐筱萝才现这人不是一般的聪明,直觉太敏锐了,她自然不会说出花君子,只摇头说:“没有谁和我说什么,只是我觉得有必要和你说清楚我的想法,免得你误会!男人三妻四妾我能理解,可是我是万万不会再和这样的男人生活在一起的!这样的生活一次足矣,呵呵……我不想自己再变成妒妇,没准下次控制不住自己就不是毁了一个胎儿……我会杀人的,哈哈,你信不信啊!”

    为调节屋里沉重的气氛,她故意咬牙切齿地说着,说完自己就半真半假地大笑。贺冬卉陷害她的事没人知道,这时拿来吓吓楚轻狂也好玩,让他以为她真的是妒妇,为了他家水佩的安,最好还是别招惹她了!

    谁知道楚轻狂却眯了眼睛,似笑非笑地说:“你要真为我变成妒妇,我不会不高兴的!至少证明你喜欢我到了狂的地步……而不是如此该死……若无其事的冷静……”

    他突然倾身,伸手捏住了沐筱萝的下颚,下一刻,沐筱萝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唇就印在她的唇上。

    他柔软地还带着茶香的气息瞬间就侵占了她的唇齿之间,狠狠地肆虐过她的唇舌,让她不得不后仰,试图摆脱他的控制。

    可是轮椅背局限了她的后退,让她只能仰了一些头,却更深地承受了他越来越霸道的吻。

    他惩罚性地轻啮着她柔软的唇瓣,侵略的舌纠缠着她的舌,似乎压抑了许久的热情一经找到泄口就岩浆似地灼热喷出。

    沐筱萝觉得身的血流都被这个吻烧沸了,奔腾呼啸着往脑部涌来,让她觉得头晕目眩,无法思想,只能被动地承受他的吻,极力忽视被这吻调动起来的异样感觉!

    这个吻持续了好久,久到她几乎快要不能呼吸了,久到她以为自己会这么缺氧死掉时他才放开她。

    她的嘴唇红肿,唇上传来的刺痛感让她一时无法开口,只能愤怒地瞪视他。

    楚轻狂却亮了一双有些淡蓝的眼眸,俯视着她,用那蛊惑般霸道的声音说:“沐筱萝,晚了,你只能是我的……只是我的!”

    那闪闪亮的蓝色,闪着瑰丽耀眼的光芒,怎么有人的眼睛会是这样的颜色?沐筱萝觉得自己一定是在梦游,连同这个突如其来吻,都是梦境中才会生的事……

    世间有没有报应

    “我没用……我不够强大……我无法保护她……所以才害她音信无,不知道是死是活,是不是?”

    醉花楼,喝多了的五皇子楚玉一把抓住楚轻狂的手,浓眉紧锁,是痛苦的纠结:“楚兄,我该怎么做?我要怎么才能找到她?”

    楚轻狂一笑,抬手将他的手压了下去,递过一杯浓茶:“五殿下,你喝多了,醒醒酒!”

    “不……别管我,我还要喝!来人,给我上酒!”

    他大呼小叫着,一旁醉花楼的头牌亦巧姑娘看了看楚轻狂,用眼神询问。

    楚轻狂挑了挑眉,不置可否,亦巧就站了起来,提了酒壶给楚玉加了酒,柔声说:“五殿下,少喝点,酒多伤身体!”

    楚玉醉眼半睁,看着亦巧温和的笑脸,伤感涌上了心头,下意识地拉住她的手,叫道:“筱萝,我对你是真心的,为什么你就是不相信!我不要别的女人做我的王妃,我只要你……你回来,我只要你!我会保护你……我一定会的!”

    “我知道……我懂!”亦巧温柔地轻拍他的手,眼角瞟到楚轻狂站起来,就扬起头用目光追了过去。

    楚轻狂却似没见她的期待,整了整锦袍就走了出去。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亦巧失望地垂下眼睫,给楚玉加酒,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美眸中的不耐烦。

    楚轻狂走出醉花楼,墨鱼给他牵了马过来,问道:“爷,回去吗?”

    楚轻狂沉吟了一会,摇了摇头说:“你先回去吧!我去顾擎那里转一转!”

    “哦……那你小心!”墨鱼骑了马回酒楼。

    楚轻狂沿着花坊街一直往下走,七拐八拐最后竟然消失在人群中,让后面跟踪的人面面相窥,又找了半天,实在找不到了才回去复命。

    三王府。

    王妃贺冬卉孤独地在灯下看书,不知何时,自己的丫鬟连梅捧了个食盘进来,叫道:“王妃,莲子粥熬好了,你给王爷送过去吧!”

    “哦,好!”贺冬卉放下书,过去接过连梅的食盘,就要出去。

    “王妃,等下,披上斗篷啊,外面起风了!”

    连梅慌忙给她去拿斗篷,贺冬卉想了想说:“不用了,我还能承受!”

    说完也不等连梅,就自己捧着食盘往武铭元书房走去。

    已经深秋了,的确很冷,她穿的又单薄,还没走一半路就瑟瑟抖,强撑着往那房间走去,还没近前就听见里面有人说话,就下意识地站住了。

    里面怒气冲冲的声音是武铭元的,虽然听不清楚说什么,可是声音是熟悉的。另外两个听不清,模模糊糊的,武铭元在处理公事吗?

    她有心回避,又觉得都走到了这样回去不甘心,正犹豫着,有人走了出来,她认出是马向和另一个将士,就微微颔。

    马向看到她手中的盘子,就招呼道:“王妃,给王爷送宵夜啊!”

    贺冬卉点头,微笑道:“王爷这两日上火,妾身给他熬了点莲子粥败败火,王爷他……不忙了吧?”

    “已经没事了,王妃快进去吧!这都起风了,别凉着!”

    马向悄悄冲她眨了眨眼睛,贺冬卉了然,知道武铭元正在生气,就有点心虚,不敢进了。

    自从沐家被斩那天起,武铭元就像变了一个人,以往温和的脾气不见了,变得易怒,动辄一不如意就砸东砸西,打骂下人那是经常有的事!

    连对贺冬卉也没以前好了,没耐心不说,连她的卧室都很少来了,常常流连在几个妾室之间,弄得有些下人猜测她是不是失宠了。

    连贺冬卉娘家的人不知道何处听到这传闻,前两天父亲为此还把她专程叫回家,责骂了一番。

    大致就是让她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她可是正牌的王妃,要是三皇子被圣上立为太子,她就是太子妃,以后的一国之母。

    父亲让她脾气别大,多让着武铭元一些,哄着他高兴,早点生下小皇子,母凭子贵,也好将来年老色弱时保住自己的尊贵地位。

    贺冬卉被训的郁闷不堪,她怎么就没想方设法讨好武铭元了!她已经够低声下气讨好他了,还要怎么着?

    她怎么不想早点生个小皇子!只是前面的孩子胎死腹中,大夫让她半年内最好别要孩子,否则也可能保不住……

    那大夫侍奉贺家很多年了,贺冬卉不会怀疑他有坏心,是为自己好,不能不听。

    可是看武铭元现在的态度,她又蠢蠢欲动了,或者真的生个一年半女,武铭元一高兴,又会像以前一样宠着她。

    所以虽然害怕他喜怒无常的脾气,她还是想方设法接近他,指望他临幸下自己,也好有个孩子。

    鼓足勇气给自己打气,贺冬卉一手端了盘子,一手轻敲书房的门,柔声叫道:“夫君,天凉了,妾身给你熬了点莲子粥,你要不要吃点暖暖身子!”

    房里一片寂静,她不甘心地再敲门,才敲了一声就听见武铭元的暴喝:“滚,我什么都不想吃,给我拿远点,以后别给我送什么宵夜!”

    贺冬卉一时就被噎住了,这么没面子的事似乎是第一次,以往武铭元再生气,也不会如此驳她的面子,难道这怒气和刚才马向他们有关?

    镇定了一下,她低低地说:“既然夫君不想吃,那妾身就不打扰了!夜深天凉,夫君你早点歇息吧,妾身回去了。”

    说完她转身,慢慢离开了书房,边走边憋着自己不时咳嗽几声,可是一直快走完长廊,也不见书房的门打开。她失望地转身,站在走廊的阴影中看着那亮着灯的书房,武铭元就这么无情吗?以前听到她咳嗽,早紧张地问东问西了,现在这是为什么?怎么一夜之间变了!

    站了半天,身上冷得难受,正要回房,突然听见另一边走廊传来了说话声,听声音是另一个妾室湘琴的,她不由站住了,下意识地想看看她会不会也遭冷遇。

    湘琴和一个丫鬟过来,丫鬟手中也捧着一个食盘,她们走的是另一边,所以贺冬卉也不担心她们会看到自己。

    她走近些,挑了个很隐蔽的地方,看着湘琴走到书房门,轻轻敲了敲,娇声叫道:“爷,琴儿给你送你最喜欢的莲子粥来了,琴儿可以进来吗?”

    额……她嗲得似青楼卖笑女子的声音让贺冬卉听了都脸红,再细看,湘琴穿了件薄如蝉翼的粉色裙子,在走廊幽暗的灯笼光照射下都能看到里面若隐若现的丰满胸部,还有那蛇一样款款扭动的纤细腰肢……

    额……贺冬卉脸更红了,穿得这样放-荡,武铭元不会生气吗?

    可是让她惊奇的事生了,武铭元听见湘琴的声音,并没有像对她一样怒喝滚,而是平静地唤道:“进来吧!”

    湘琴就接过丫鬟手中的食盘,挥了挥手,丫鬟就退下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