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 58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5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想了想,只好硬着头皮说:“你说你不喜欢水佩,只是把她当妹妹,娶她对她不公平,我觉得你想得没错!可是我现在也不能答应嫁给你,做你的娘子……因为,我还没喜欢上你……至少,还没喜欢到想嫁给你的地步,我觉得应该说清楚,否则对你不公平!”

    她不敢看他,觉得自己才是最忘恩负义的人,人家在她最危难的时候收留了她,给她锦衣玉食,一个以身相许就那么难吗?或者古人的女子很容易做到,可是她独立的个性让她觉得很难做到,以身相许就意味着承诺,她做不到就不会轻易许人!

    “我知道!我没指望你马上喜欢我!”楚轻狂听了她的话后失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说:“你才遭大难不久,又遇到武铭元那种男人……以你的性格,让你再轻易喜欢上一个人应该很难!没关系……我可以等!只要你不讨厌我,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的,我有这个信心!”

    一听这话沐筱萝就放心了,楚轻狂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种小心眼的男人,如此看来,就算日后她真无法爱上他,他也能豁达地放手吧!

    “我不讨厌你!我喜欢有你这样的‘朋友’!”沐筱萝刻意地加重了朋友两字,微笑着看向楚轻狂说:“我们先做朋友吧!如果有一天你现有更让你喜欢的女人,你尽管去娶,我绝对不会怪你,我们还是朋友!”

    “不会有让我更喜欢的女人了,容儿,这一生我就认定你了……不管多久,你记得我今晚的承诺,我等着你喜欢我,做我的娘子!”

    他深情地看着她,从怀中掏出了一颗珠子,乌紫色,紫得亮,用丝线络在其中,像一条项链,他倾身,给她戴在了脖颈上,说:“这是吴大哥给我的天蝎珠,辟邪防毒,比什么宝石都好,我就转送给你当定情信物啦!嘿嘿,你就当是我的心,时时陪着你!”

    沐筱萝顿时就脸红了,慌忙想取下珠子,被楚轻狂按住了,他用威胁的口气说:“你敢取下,或丢掉,我知道了会惩罚你的!”

    “我怕你啊!”沐筱萝嘴硬,一来不想接受这象征定情的东西,二来她就没带饰物的习惯。.

    “不怕就试试……我会吻你……”

    楚轻狂话还没说完就捏住她的下颚,唇覆到她唇上,舌柔软地缠绕住她,灼烫的热度在唇片交缠间传送,热烈而不令她反感时放开了她。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身上完完布满了我的气息,脑里心里是我……将武铭元驱逐得干干净净……你相信吗?我能做到的!”

    他低叹着退后,轻轻地道:“不早了,你休息吧!明天见,我的容儿……”

    微微的凉风吹过,屋里的灯火轻闪了下,楚轻狂已经消失了。沐筱萝怔然地看着对面的窗户片刻后亮了起来,脸有些烧,呆坐了一下,她慢慢把棋子收回盒子中。

    别对我太好……别让我慢慢陷下去,否则,有一天现这都是梦时,你让我情归何处!我怕……习惯了你,从此除切巫山不是云……

    从这一天开始,沐筱萝现花君子他们对她不一样了。

    开始是巧燕,拿了刘掌柜的账本来给她,说刘掌柜找人誊写账本,花君子出门了,一时找不到识字的人,问沐筱萝能不能帮帮刘掌柜。

    沐筱萝一听也没疑心,反正自己闲着没事,就一口答应下来,花了一天的时间将账本工工整整地誊写出来。

    因为用的是毛,坐一天下来手酸腰痛,她也没叫苦,还为自己能为楚轻狂做一点事高兴。巧燕去还账本时,她还让巧燕告诉刘掌柜,以后这样的事都可以找她。

    刘掌柜拿了账本就随手放在了一边,这是楚轻狂交待的事,他只是奉命去做而已,并没想太多。

    到月末算账时,他拿过账本清算,没想到随手拿了沐筱萝誊写的那本,娟秀又工整的字迹先吸引了他的注意,比以前花君子随便乱划的看着就赏心悦目。

    他就认真地看了下来,一本看完吃了一惊,这帐本虽然忠实地照抄了原著,可是中间夹了一些字条,标明了不对的地方,还指出怎么做才能节约成本,怎么列账目管理方便,等等……

    刘掌柜是老商人,明是酒楼老板,实则是京城掌管楚家生意的总掌柜。他为楚云安效力了近三十年,是楚云安的得力助手,楚家在京城设点,楚云安怕楚轻狂年轻派来帮扶他,权力就是楚轻狂之下,众人之上了。

    聪明人一经提点就一通百通,他一看这字条上面的方法就顿悟,现简便有效,按这样的方法的确能取得事半功倍的作用。为证明确实行之有效,他还专门拿了一家店铺做试点,结果半个月下来,的确取得了意料中的结果。

    喜得他当天就去找楚轻狂,汇报了这一成果,还喜滋滋地说:“少主,三小姐真是聪明,你要同意,以后这些账目就让三小姐亲自管理吧!也免得我老头子每天整理弄得头晕眼花不说,还没什么效率!”

    楚轻狂只是拿过他呈上的沐筱萝誊写的账本看了看,才微微一笑对刘掌柜说:“容儿的方法是不错,按她的方法,你找两个机灵点的伙计学习下,忙时帮帮你!她的伤还没完好,不易操劳,靠她也不可能,你偶尔拿点事让她做做,别让她闲得觉得自己没用就行了!”

    这么一说,刘掌柜懂了,这三小姐在楚轻狂心中还真像大家想的一样,是小心宠着还要照顾她心情的重要人士,活儿要做,但不能累着。要累到了,这少主第一个会心痛的!

    再想到从楚轻狂接了三小姐来后,不间断的名贵药材,还有花巨资不惜血本买来的珍奇补药,刘掌柜心下更是了然,跟了多少年的少主情动了,只怕在他心中,三小姐的分量和水佩小姐是不相上下的!

    或者更甚!想到家里一封封催命般的来信都被楚轻狂以不同的借口搪塞了,他不能不这样想!

    以往楚轻狂花重金千方百计求药就是为了水佩小姐能站起来,如今家里来信说水佩小姐已经能站起来了,楚轻狂却没有欣喜若狂地赶回去,一拖再拖地赖在京城是以往不可想象的事……

    刘掌柜不能不为此感到忧虑!他也是男人,男人为一个女人做到如此说什么同情或者别有目的都是空的!

    虽然知道以俞夫人的地位,还有水佩小姐对少主的救命之恩,沐筱萝不可能威胁到水佩小姐做楚夫人的地位,可是也不能不担忧。

    沐筱萝在京城的名声,从做侧妃开始就无人不知,她被术士说命中无子……她因妒生恨!她推怀孕的王妃落水导致胎儿掉了,她被打断了腿……

    虽然天牢中受了酷刑也不指认老侯爷一家通敌叛国为她挽回了不少名声,可是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也体现了沐筱萝不是一个弱女子,她的烈性对自己的狠都不是从小被俞夫人,楚轻狂等捧在手中小心呵护的水佩所能相比的!

    她真要进了楚家的门,不管是做侧室还是正妻,水佩都不是她的对手……刘掌柜忧心的就是这一点!

    禀着对楚云安的忠心,刘掌柜在下一次的家书中就多写了些沐筱萝的事,他的本质并不坏,就是提醒老爷趁早为楚轻狂和水佩完婚,早点了却一桩心事,免得夜长梦多。

    至于楚云安接到信后怒气冲冲上京就不是他意料得到的事了,毕竟这么多年来,楚云安已经习惯了将京城交给楚轻狂打理,自己很少亲临……

    沐筱萝并不知道还有这样的内情在里面,有了开始,对刘掌柜交待的事就尽心尽力地去做。虽然足不能出门,以现代一知半解的经营管理方式指导一下刘掌柜还是绰绰有余。

    日子就这样慢慢过去,京城迎来了寒冷的冬天,照例有人欢喜有人愁……

    当欺瞒暴露

    这样寒冷的冬天,北风凛凛,又飘点雪花的日子,要是窝在家中,烧热了炕,砌一壶好茶,看看书,和心爱的人下下棋,那日子是神仙也羡慕啊!

    楚轻狂虽然不怕冷,却最讨厌这样的日子出门,他喜欢干净,不喜欢被雪水弄脏了衣服,可是又不得不出,原因无二。二皇子生辰,说在临江园备了薄酒,请几个兄弟聚聚,顺便听曲。

    要是往日,平常的日子,楚轻狂可以托词拒绝,可这生辰……再加上最近朝中暗涌横流,打探消息都要托人,送上门来的怎么能放过呢!

    所以虽然不喜,他还是一早让刘掌柜备了厚礼……一个厚着脸皮求来的紫砂壶,当然没少了金石大师的题字!装了让墨鱼带上,就要去赴宴。

    走时习惯地到沐筱萝房间看看,正好看到巧燕在教沐筱萝绣花,估计沐筱萝不喜欢,又不好拒绝巧燕的好意,一脸痛苦地拿着绣花针对着绣布,看见楚轻狂进去,如释重负地叫道:“轻狂,大冷的天你要去哪里啊?还说找你下棋呢!”

    楚轻狂看她的样子,脸被旁边的火烤得有些红,长又束成了个马尾,露出光洁的额头,他强忍住在上面印一个吻的冲动,宠溺地笑道:“二皇子生辰,邀我去喝酒呢!要是回来的早再陪你下棋吧!我就是过来说一声,免得你记挂着!”

    “哦,那你去吧!少喝点!”沐筱萝冲他努了努嘴,冲巧燕的方向比了比。

    楚轻狂就笑了,心里爱煞了她这个样子,要不是顾及着巧燕在,他想吻上她的红唇,将她抱在怀中好好疼爱一番。

    可眼下只能轻咳一声,说:“巧燕,我房里有本书,是昨天寻到的,我没时间看,你去拿来给容儿看吧,看了让她给我讲讲大概就行!”

    “哦,好,我这就去拿!”一听是他的事,巧燕二话没说就走了出去。

    楚轻狂这才依着门笑道:“不喜欢绣就明说啦,何苦折磨自己呢!”

    “她一番好意了,说绣花好,可以磨磨脾气,以后好嫁人,估计怕我性子暴,欺负人家吧!”

    沐筱萝将绣布放回榻上,冲他比比脖子,说:“领口系好,外面下雪了,小心冷!”

    楚轻狂低头一看,忙着过来和她说话的确没系好,不由心一动,走过去站她面前弯腰,有些赖皮地说:“看不到,你帮我系!”

    沐筱萝就抬手,帮他将斗篷带子打开,重新系。

    楚轻狂低头,看着她认真的脸在鼻尖附近,隐隐还闻得到她丝的香味,心一动,异样的感觉就遍布了身,想也没想,就将唇印在她光洁的额头上。

    沐筱萝顿住了,偏了头瞪了他一眼,伸手推他:“赶紧去吧!别胡闹了!”

    楚轻狂没动,反而伸手将她拥进了怀中,低笑道:“你知道你刚才的样子像什么吗?”

    没等沐筱萝回答,就自问自答了:“像一个小娘子,给出门的相公系斗篷呢!”

    放开沐筱萝,果然看到她的脸又红了,她怎么就那么容易脸红呢?楚轻狂无法想象一个在酷刑之下都那么坚强的女子会有这样小女儿的表情,有些着迷,不自觉地伸手抬起她的下颚,在她唇上轻吻了一下,说:“我喜欢这样的你……真舍不得离开,想和你永远这样!”

    沐筱萝顺手拿了绣布过来打了他一下,娇嗔道:“肉麻,你还没完没了啦,赶紧去啦!”

    楚轻狂也听到了巧燕的脚步声,这才恋恋不舍地转身:“那我走了!回来的早会给你带宵夜的!”

    出来看到墨鱼和花君子一脸暧昧的笑,深知两人看到什么,楚轻狂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表现,出去钻进马车就让墨鱼出。

    外面风雪很冷,花君子也跟着他钻进了马车,坐在他对面依然用那种暧昧的笑看着楚轻狂。

    楚轻狂瞪了他一眼,明知故问:“你笑什么?”

    花君子笑道:“你和三小姐还没成亲就一副新婚夫妇的样子,甜蜜得让我们妒忌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