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 586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5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楚轻狂斜眼,冷哼:“那你和巧燕眉来眼去的时候是不是也让人妒忌啊!”

    “我哪有和巧燕眉来眼去!冤枉啊,公子你不能这样说我,我还要娶娘子啊!”花君子大呼小叫地,要不是在马车里,早上蹿下跳了。.

    楚轻狂一撇嘴,懒得理他,低头想着事,早上接到线报,说楚云安进京了,他正为这事头疼着呢!

    楚云安为何进京,不用想也知道是为了什么事。

    自打闽南一别,自己进京被家里知道到现在他少说也收了六封信,大都是义母写的,除了报告水佩服了药已经慢慢能长起来了,就是催着他赶紧回去的事。

    回去做什么?除了成亲还能有什么事!每次看到家信他就烦躁,如他所说,他的确是将水佩当做自己的妹妹,和妹妹成亲算怎么回事啊?

    水佩能站起来,他真的很欣慰,这毕竟是多年辗转反侧才完成的心愿。

    可是有多少欣慰,就有多少内疚感,特别是面对着沐筱萝时,这种内疚感就排山倒海地涌来。

    看过吴冠子开出的断骨续筋膏的配方,楚轻狂才明白为什么老头十万两黄金也不卖,那些药复杂不说,有的真的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吴冠子辗转十年才配这药已经是奇迹,想再配一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世间可能是唯一一份能站起来的药给了水佩,沐筱萝就无法站起来了,楚轻狂每每想到这事,就心如刀绞,恨这样的事为什么生在她们身上,水佩和沐筱萝,都是他最爱的女人,换了谁不能站起来他都会同样的心痛。

    怎么就突然坦诚了自己的感情……楚轻狂唇边挂了一丝自嘲的笑,身边每个人都看到了他的疯狂,看到了他为沐筱萝抵抗回家,看到了他大把大把地砸银子到处求药,看他用从所未有的温情宠一个女人……

    谁知道这些疯狂后面掩饰了他什么感情呢?

    当听到墨鱼说她被下到了天牢,他只是赶着回来救她,他觉得是自己欠她的,抢了她的药,还她一条命算两不相欠吧!

    可是在遇到花君子,知道了她在天牢遭遇了非人的折磨,冲去从武铭元手中抢回她时……在雨光中,他看到那双离去前灵动地冲他狡黠地笑着的眼,渺无生机地紧磕着时,他愤怒了……

    他大开杀戒,也不知道是对武铭元的愤怒,还是对自己无法救她才害她变成这样的自责!

    他觉得他欠她的!他拼命地对她好……一如他所说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有一点动心就变得越来越喜欢她,觉得所有对她的好都是应该的!除了她,世间再也没有人值得他的付出!

    连水佩都不能!世间唯一能站起来的药给了水佩,如果她要,他的命也可以还给她!

    可是他的爱,他的宠,他就只愿意给他的容儿!

    一夜之间就无法掩饰自己的感情,他的淡定,他的洒脱不羁,他的无所谓一遇到她就溃不成军……

    他纵容自己第一次这样任性地喜欢一个人!

    纵容自己暂时忘了仇恨忘了大业忘了危险忘了世界地去守着她……

    谁都看到了他为她做的事,只有他自己知道不够,不够,再做多少都不够!

    那样一个烈性的女子,如果知道他的欺瞒……她已经没有再站起来的机会了!

    是他将机会给了别人,还刻意隐瞒着她……

    她会原谅他今天所做的一切吗?

    她还会接受他,留在他身边对他笑,陪他下棋,品茶煮酒论英雄吗?

    得到的越多越怕失去,爱得越深越难抽身,他一天比一天陷得更深!也一天比一天更怕失去她!

    当他看着她的笑,有谁知道他下一刻的失落……

    当欺瞒暴露,他还能拥有她的笑吗?

    就像那日在三王府,她毅然决然地转身,他怕她也对他说出:“爱到尽头,覆水难收!”从此转身,沐郎是路人!

    他不要这样的结果……不要被她排除在她的世界之外!

    从来没有一个人和他有同样的想法!从来没有人能聪明赶得上他……他喜欢这样的棋逢敌手,喜欢能和他站在同样高度看问题的她……

    从没想过那个刁蛮任性的三小姐会是这样一个女人,敢爱敢恨,刁蛮的下面是一颗执着的心,随意的任性只是不拘泥世俗!无才无德是豁达,嬉笑怒骂皆由人的淡定……

    这样一个矛盾的女子,和他亦正亦邪的处世方法异曲同工,怎么会让他不着迷呢?

    看那贤良淑德的贺王妃,还有其他拼命想嫁给他的名门闺秀,一个个是仪态大方,温柔贤惠了,可也等同嚼蜡,哪有容儿一半好!

    沐筱萝就像一块未经雕琢的玉,一天去掉一些包裹玉的石头,就露出一些她的好!一点一滴,吸引着人去开琢现,不到最后,无法现那是怎样一块美玉!

    这样的女人,怎么能放过呢?

    错过她,又上哪找一个同样的她呢!

    所以楚轻狂贪恋着和她在一起的日子,及时把握着相处培养感情的时间!

    世事瞬息即变,上一次离开就差点失去她!这一次,他不敢再冒同样的险!

    即使楚云安杀到京城,也休想让他离开沐筱萝,他暗暗想,就算让他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只要沐筱萝愿意陪着他,他也会甘之如饴。

    或许可以带她走!远离京城,放下仇恨,去过另一种生活!以他的能力,绝对不会让她过得比在京城差!

    楚轻狂想着,唇边终于带起了笑意,看得花君子极不齿地哼道:“公子又在做什么美梦了?笑得很花痴啊!”

    楚轻狂这次没给他白眼,只是淡淡地瞟了他一眼说:“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楚家,你们会和我一起走吗?”

    花君子惊讶地睁大了眼,震惊地看着他,半响才苦涩地问:“决定了?”

    楚轻狂点点头,说:“义父上京的事你也知道了,那你该知道,我这次必须做决定了!”

    “没有其他办法?”花君子颇纠结:“老爷不会准你离开的,这么多年就为了你……你甘心吗?”

    “没什么不甘心的!我本来就不热衷那事,想报仇手刃了那女人就可以,是义父……”

    他轻叹口气,垂头说:“我也知道这样走对不起大家这些年的努力,可是,我又不想委屈容儿,你清楚,我欠她的这辈子都还不了……所以,我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照顾她……我希望……会是一生!如果她不在意我欺瞒的话!”

    “可是……你没其他选择啊!”

    花君子安慰他:“三小姐不是不讲理的人,如果知道你为她这么牺牲,一定不会在意的!”

    “希望如此!”楚轻狂自嘲地笑笑:“我走后,你们好好协助顾擎吧!对不起……没能陪你们坚持到最后!”

    “公子!”花君子郁闷地说:“你再想想吧!或者会有其他方法……”

    楚轻狂一笑,看马车停了,就伸手撩开帘门,跳下了车。前面临江园已经亮了灯笼,隐隐飘出了琴音,灯红酒绿,杯酒言欢下掩盖了阴谋算计,尔欺我诈……为了权利你争我夺,兄弟相残……

    这种生活以前就不喜欢……现在就更让他厌倦,有什么舍不得放下呢……

    人间事

    “楚少,姗姗来迟可不是你的风格啊,什么都别说,先罚酒三杯吧!”

    楚轻狂才去了斗篷,还没坐下就听到武铭元阴阳怪气的声音,他随手将斗篷递给花君子,挥手让他们退下,才一抱拳迎了上去,邪魅地一笑说:“恕罪恕罪,临出门了有点急事又耽搁了,让几位殿下久等,实在有愧,我认罚!”

    “那就罚吧!”武铭元将手边的一个碗递了过来,面不改色地笑:“楚老板酒量过人,别人用酒盅,楚老板肯定不过瘾,用碗吧!采春,给楚爷满上!”

    武铭元身边的女人就抿唇一笑,真的拿了酒罐给碗中注酒。

    五皇子楚玉和楚轻狂比较好,有些不忍地劝道:“皇兄,意思下就行了,别让轻狂喝那么猛!”

    武铭元就斜了眼睛看他,阴阳怪气地说:“五弟这是对我不满了?以为皇兄故意为难楚老板?”

    楚玉就哑了,看到二皇子武铭正在对面轻微地摇头,就陪笑:“小弟只是觉得这上好的花雕让轻狂这样狂饮太糟蹋了,这可是二皇兄好不容易弄到的,哪能便宜他一人啊!我也喝,亦巧,给爷满上!”

    旁边他带来的亦巧悄然扫了楚轻狂一眼,垂眸给楚玉加酒。

    楚玉悄悄对楚轻狂做了个爱莫能助的动作,就一手搂了亦巧喝酒了。武铭元受伤后性情大变,越来越难相处,此时摆明了要为难楚轻狂,他还是别干涉了,免得搅了二皇兄的生辰宴。

    武铭正也颇无奈地冲楚轻狂使了个眼色,意思让他多担待。

    楚轻狂什么人,别说做生意这些年什么人没见过,他真要不想喝,皇帝老子来了也拿他没办法。

    只是眼一扫,看到武铭元受伤的手依然惯例地藏在了袖中,想起那晚他爬在雨水中冲自己绝望嘶嚎的样子,再想到刚才出门前容儿小娘子一般的叮嘱,不由在心中一笑,珍宝一样的容儿被武铭元错过,却被自己金屋藏娇,此等快意又怎是武铭元所能知晓的!

    心情大好,这酒就不是罚了,端了碗笑得那个得意:“来,楚某来迟,就先自罚三碗,给各位殿下陪不是了!”

    脖颈一扬,一碗酒几口就喝了,递给一边的采春,邪魅地一笑:“再满上!”

    他脱了斗篷下面是月白的长衫,那质地一看就是上等的丝绸,色泽纯正又泛着自然的亮光。他人本就生得风流倜傥,被这月白色的锦裳一衬,再加上狂放不羁的洒脱,一笑亦邪亦狂,逗得采春芳心乱跳,给他加酒差点洒了!

    陈年的花雕一罐也没几碗,刚才就被几个皇子喝了些,眼看就只剩半罐,楚轻狂索性伸手提了过来,晃了晃说:“别倒了,剩下的两碗也不多了,轻狂就喝了吧!来,借这酒祝二殿下华诞又添,赶紧娶个温柔贤惠的王妃进门,来年再添娇儿吧!”

    将酒罐一扬,他大口大口的喝酒。要是一个壮汉如此喝酒会显得粗鲁,偏他生得儒雅邪魅,倒喝出了一种潇洒之感。

    亦巧斜眼扫过在座的男人,觉得这些什么皇子王孙都比不上楚轻狂来得不羁,要什么样的女人才能配得上她们狂放的少主啊,她有些妒忌那不知道还在何处的女人,有些落寞地将一双美目藏在了长长的睫毛下,黯然神伤……

    见楚轻狂喝了酒,脸上扬起了红色,武铭元就冷哼一声,暂时不再为难他,用完好的手转动了一下酒盅,才故作漫不经心地说:“楚少,前些日子上哪去了,怎么好久不见了?”

    楚轻狂心下冷笑,武铭元前些日子肯定怀疑那蒙面人是他,找了许多人监视着楚记和酒楼,直到什么也没找出来才不甘心地撤了。

    人可以撤,他心上的怀疑却不是立刻就能打消的,只是他哪里知道狡兔三窟,他藏容儿的地方另有玄机,任他想破头也不会想到沐筱萝竟然还安然呆在京城!

    心下不屑,却不能不应酬,假装烦不胜烦地摇头说:“别提了,楚某回了老家一趟,原因嘛,和五殿下差不多,给我说亲呢!你们不知道,烦不胜烦啊……那乡野的女子哪能和京城里的相比,粗野不堪……我呆不住,住了一些日子借口京城有事就回来了!一路上又视察了一下生意,所以耽搁了些日子,错过了京城许多热闹啊!”

    二皇子淡淡看看他,无奈摇头:“楚兄爱看热闹的毛病还没改啊!真是小孩性子!”

    “哈哈,人生无,自己又没那么多热闹,不看热闹怎么过这漫漫长夜啊!”

    楚轻狂斜瞄了一眼楚玉,嘿嘿笑道:“五殿下,不是说皇后娘娘给你选了妃子吗?好像是那郭家的小姐,什么时候成亲啊,到时也让楚某去热闹热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