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 594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42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楚轻狂没动,靠着门嬉皮笑脸地抛媚眼,刚才那翩翩公子的形象毁了,像极了街上调戏妇女的纨绔子弟。.

    沐筱萝的答复是直接将手边的书扔了过去,森冷地说:“你去死……看我想不想你!”

    “容儿好无情,这么对待我一个受伤人士,我好伤心啊!”

    楚轻狂伸手接住了书,,扫了一眼,瞪大了眼:“容儿,你好浪费,这可是我花了好多银子买的,孤本啊!怎么可以随便拿来打人呢,要是损坏了怎么办?”

    “过来,伤在哪里,自己说,如果说谎,以后我不会和你说一句话!”沐筱萝板着脸说。

    “啊……原来你是担心我啊,早说啊!”楚轻狂笑着关了门,走过来,边说边解着长衫的腰带。

    沐筱萝瞪他:“你做什么?”

    “容儿不是要看吗?我脱衣服给你看呢!”

    楚轻狂笑眯眯地说着故意凑了过来:“容儿等下再给抱抱呼呼!我就不痛了!”

    沐筱萝一掌拍过去,楚轻狂让开了,手从腰带上放开,掳了一边长袖叫道:“我受了伤,你不能打我啊!”

    沐筱萝看见他手臂上裹了厚厚的布条,一股药味随着他衣袖的翻起冲鼻而来,她一怔,收回了掌势,瞪着楚轻狂蹙眉道:“谁伤了你?生了什么事?”

    楚轻狂的武功很高,那天一人独挫武铭元的众多手下时就知道了,在京城,他的势力有多大沐筱萝不清楚,但能让他亲自动手并受伤的肯定没几个,所以不能不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小心而已,没什么大事!”

    楚轻狂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宠溺地捏了捏她的脸,说:“不听话啊!我不是为你安排明天去祭奠的事走不开吗?非逼着花君子让我来,要是误了你的事,你又要生气了!”

    “我哪有那么小气,是你自己不说清楚……”

    害我担心……这话她咽了下去,白了楚轻狂一眼,见他除了手没什么大碍就放下了心,问道:“这几天你都做什么去了?”

    “我为保证你的安奔波啊!每天累得都没睡几个时辰,你看看我脸色是不是很差,也不表示一下心痛!”

    楚轻狂有些委屈地凑近她,沐筱萝看了看,还真有点点憔悴的感觉,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她又白了他一眼,冷笑:“是很差,楚少爷这么为我奔波,要我怎么感激你心痛你呢?”

    “抱一下就好!”楚轻狂伸手,不管不顾就将她一把拥进怀中。

    沐筱萝抬手,直接在他包扎着的手上重重一拧,楚轻狂顿时就惨叫着放开她,跳脚道:“容儿你谋害亲夫,欺负伤残病人!”

    “是吗?”沐筱萝看着他笑得阴森,亮出手上的金针,龇牙咧嘴地说:“我刚才在研究怎么把人扎哑,正想找个人试试,我不介意你继续乱说,等下给我扎了看有没有效果就行!”

    楚轻狂立刻站远了些,嬉笑:“这个不能乱试,万一以后真不能说话了,你对着一个哑巴相公不难受吗?”

    “继续……”沐筱萝转着金针笑得那个动人……

    沐筱萝笑面如花,又带了一点点邪气,让楚轻狂一时看得有些失神。

    真的很想上前好好抱抱她,他不会以为他真的这样做,沐筱萝就真的下得了狠心把金针扎在他身上。

    他只是无法忍受抱住她却什么都不能做的痛苦……何况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还是别做这样的事了!

    看看天色,收敛了笑,重新坐下,说:“明天的祭奠是在天坛,文武百官都会去,我接到消息,说边关的洪将军也赶回京城来参加祭奠了,他是你爷爷亲自带出来的将才,有他在,你的安绝对没问题!”

    “嗯,我相信,这世上总不可能人人是坏人,也会有好人的!”这是沐筱萝真心的感慨。

    “我唯一担心的是不知道武铭元会用什么借口把你留下!”

    楚轻狂伸手握住了她的手,不无焦虑地说:“他这么急着找你其实也是想找出我,我斩断他的手,让他失了颜面,这比杀了他还让他痛恨,所以他真正的目标是我!我怕你落在他手中,不是担心我暴露,而是怕他又想出什么花招折磨你!”

    “你别担心,我会见机行事的,当了那么多人前,他绝对不敢乱来的!”

    沐筱萝拍拍他的手说:“我相信你,你也相信我吧!我不是小孩子了,我懂得保护自己!再说不是还有你吗?”

    楚轻狂勉强一笑,只是说了一句:“如果可以,我愿意亲自陪你去!”

    沐筱萝就笑:“那好啊,我隆重向大家介绍救我收留我的大英雄!”

    “我是说真的!”楚轻狂郁闷地揉了揉她的头,将她抱进了怀中,声音有些低沉了:“如果实在危急,你可以让二皇子帮你,他和五皇子相比,成熟稳重,也有一定的实力。武铭元没坐上太子之位前决不会和他翻脸的,他如果要带你走,武铭元也不会撕破脸地阻拦。”

    “嗯,好。”沐筱萝听着,想起武铭元那张酷似徐正的脸,并没有楚轻狂那般自信。

    她转念一想,想起那日选妃看见的那个病号似的四皇子,她心一动,问道:“不是还有个四皇子吗?他怎么样?”

    “四皇子?”楚轻狂的声音有些奇怪,问道:“你怎么想起他?”

    沐筱萝耸耸肩:“就觉得他活不长似的,随口问问,在武家他有没有地位啊?”

    楚轻狂笑了笑,说:“这个问题不好回答,他是最奇特的存在,等以后和你解释了!如果实在不行,你也可以向他求助,他帮你的可能也是有的,毕竟你是沐家人,帮你能博得沐家旧部的好感!”

    “嗯……”沐筱萝乖巧地点头,计划没有变化快,楚轻狂只能让她熟悉大概,到时是什么只能自己见机行事了!

    “自己小心!”楚轻狂将她紧紧压在怀中,抱了一会才放开她,微笑道:“完了这事,我就带你到处阅历去,我们去你喜欢的天竺,去看你向往的大海……只有我和你……朝夕相处……”

    朝夕相处?楚轻狂离开了半天,沐筱萝才反应过来,这不是自己和楚云安说成亲的定义时说的词语吗?

    楚轻狂当时也在吗?

    他是用这词语变相的求婚吗?

    五皇子楚玉一大早起来,就有点心神不宁,看看天气,雪还没停的意思。

    侍妾给他换上朝服,手紧了点被他生气地一把就推开了,吓得那侍妾战战兢兢地赶紧出去通知其他人,楚玉起床了。

    楚玉自己扣着朝服的莽带走出来,看到了副将施琅已经穿戴整齐站在门外候着。

    楚玉扫了他一眼,蹙眉问道:“三小姐有消息吗?”

    施琅禀道:“还没!三殿下那边没消息,洪将军那边也派人打探了,也是一无所获!”

    楚玉看着雪花飞飞,眼里露出了痛苦的神情,有些艰难地问道:“施琅,你说三小姐会不会……死了?”

    施琅小心看看他的脸色,有些为难地说:“这不好说!三小姐伤得那么重……又失踪了这么长时间……如果还活着,我们这么大范围地找她,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吧!”

    “你觉得她是死了?”楚玉忍不住握紧了拳,痛苦地叫道:“都是我不好,明明知道她被抓到了天牢,还相信母后的话,说会保证她的安……原来都是骗我的……他们都骗我!把我骗出去,才会害得筱萝生死不知……我怎么就那么傻,一次次地被骗……”

    施琅汗滴,这话涉及到皇后皇上,楚玉说说没事,他一接口,不知道会不会变成教唆五皇子逆反啊!

    小心地看看四周,其他士兵更是齐齐低了头,唯恐不小心落个教唆犯上的罪名。

    楚玉猛地抽出剑,冲园子里的树就乱砍一气,边砍边骂:“我为什么要生在皇家?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不能保护,我算什么皇子?我根本就没用……我没用……”

    几棵树被他砍得惨不忍睹,枯枝和树上掉下来的雪花飞得到处都是,施琅任他砍了一会,估计气也撒得差不多了,才上前劝道:“五殿下,你先别急!未将刚才想了,三小姐没有消息不一定就是死了!今天是沐家的祭奠之日,事前三殿下不是张了许多皇榜寻找她吗?末将想三小姐是不是离京城太远,一时赶不到,我们才没有她的消息!”

    楚玉怒瞪他:“她腿脚不便,她能走多远?你别安慰我了!”

    施琅说:“不是安慰殿下,未将想,三小姐要是活着,她一定会来参加沐家的祭奠,这可是皇上为沐家拨乱反正的大典,她作为沐家最后一点血脉,又是最疼爱她的老侯爷用免死金牌换下的……不来岂不是对不起老侯爷?三小姐那么血性,又怎会不来呢?”

    楚玉点头:“对,筱萝如果活着,一定会来参加祭奠的!她不会让沐家人走得孤单遗憾……走,备马,我们去天坛!”

    楚玉带着士兵出了五王府,向天坛而行,出了南门,遇到了一队也是去天坛的军队,为的男人一身黑色的铠甲,头盔下的脸黝黑布满了风霜,浓眉有些花白,下面的眼睛却炯炯有神,扫过来,严厉中带着的寒意就让人心一抖,先怯了三分。

    “洪……洪姨丈,小侄有礼了!”

    楚玉冲他抱拳行礼,不敢称本王,武二帝的妹妹平成公主是他小姨,嫁给了洪将军,所以于情于理他都不敢在洪坤面前托大。

    洪坤蹙眉,看他穿了朝服,明显是王爷的……他离京太久,已经不记得楚玉了,偏头,后面一个官员紧跑两步,低声说:“将军,他是五皇子殿下!”

    洪坤哦了一声,转头冲楚玉拱了拱手,也没什么尴尬地直说:“五殿下有礼了,老夫离京多年,不记得殿下了,勿怪!”

    “没事,没事!”楚玉慌忙摇手,洪坤,老侯爷,沐将军都是他崇拜的将才,如果不是身份所袢,他愿意去做他们的马夫,也好亲近偶像学一身本事。

    现在空顶了一个王爷皇子的身份,让人家一看就怕麻烦地退避三尺,没有朋友不说,有几人会真正无嫌隙地亲近他啊!

    勒了马,也不知道该抢在洪坤前面走,还是落后。

    先走,人家是功臣,又是自己的长辈,自己的士兵有许多是崇拜洪坤的,这样做肯定惹人反感。

    落后,看洪坤的架势也是不愿惹麻烦的,毕竟他是武家的皇子,他再有功也是臣!

    一时进退不得,他郁闷得要死,为什么出门不烧香啊,求菩萨保佑别撞到这样尴尬的事……

    正心烦地想着,突然听到队伍中一阵骚-乱,茫然四顾,看见所有人都看着一个方向,他也顺着看了过去。

    只见前面的小坡上,不知何时站了一个女子,一身的缟素,白色的孝服和周围的雪景都是同一个颜色。

    雪花在她周围乱飞,她头上的孝带和长纠结在一起也在雪中飞扬,如果不是她手中一对拐杖,所有人都会以为那是雪花仙子下凡……

    因为她美得空灵,出尘得不沾俗世半点烟火,就像那漫天的白雪,没有尘埃可以污染她的圣洁……

    特殊的轿子

    “筱萝……”

    楚玉突然眼眶湿了,不顾众将士看着,狂叫一声一翻身下了马,就往小坡急冲去。

    “感谢观音菩萨,你还活着,感谢佛祖……我此生再不乱杀生……”

    楚玉胡言乱语地在心里狂叫着,急冲了过去。

    没想到有人比他更快,洪坤纵马过来,离小坡还有一段路就从马上飞了过去,在半空中只落地一次就飞到了沐筱萝身边,惹来了众军士一片讶异的目光。

    楚玉的士兵用崇拜的眼神看着那人……洪坤!

    而洪坤的将士也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似乎没想到一把年纪的洪坤还有如此利索的身手,又似乎此举帮助他们回忆起昔日将军猎猎风采……

    “沐筱萝……沐三小姐吗?”洪坤打量着沐筱萝,疑惑地问道。也难怪他疑惑,费尽心思找人时找不到,却在无心中出现,如果不是看楚玉失态,怎么能想到这个女人是沐筱萝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