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59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47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你就是爷爷常提起的洪将军吗?容儿有礼了!”

    沐筱萝点了点头,淡淡一笑:“听说今天皇上为沐家和所有蒙冤的死者度亡灵,容儿特意赶来参加,洪将军愿意带容儿进去给家人磕个头吗?”

    洪坤看着她,一对拐杖支撑了纤弱的身体,小小的腰板却挺得直直得,眉目之间有着倔强,隐约可以见到小时候的影子……

    细看,长绑了个马尾,孝带上面露出的额头上疤痕很淡很淡了,这条疤痕跟随老侯爷时没少听他提起,就是头疼这孙女的顽劣!

    此时一见,疤痕还在,故人已亡,忍不住悲从中来,眼眶就湿了,上前一把将沐筱萝搂在怀中,哽咽道:“好孩子,伯伯来迟了,让你受苦了!”

    楚玉随后赶到,恰好听到这几句,尴尬得无地自容,垂了头不敢向前。 .

    沐筱萝怔了怔,淡淡地说:“伯伯别难过了,时辰不早了,我们快赶到天坛吧,免得错过时辰。”

    洪坤这才放开她,看看她的腿,疑惑地问:“你的腿不是……你怎么来的?”

    沐筱萝坦然地看着他,说:“几个朋友送我来的,怕惹麻烦,我让他们先走了!”

    洪坤眉毛一抖,冷冷地扫了楚玉一眼,说:“沐家现在已经平反了,不是逆臣,谁敢因为那事给你气受,你告诉伯伯,老夫倒要看看,是谁这么不给老夫面子!哼……老夫也不怕撂下狠话,得罪你就是得罪老夫!”

    楚玉已经满脸通红了,却不敢反驳一声,只是呆呆地看着沐筱萝。她一身白衣,眉目间似乎已经褪去少女时的任性,原来的圆脸变尖了,却多了种飒爽的利落,让她看上去很美也很冷!

    楚玉觉得这样的沐筱萝有些陌生,鼻子隐隐有些酸,觉得这样的沐筱萝也离自己更远了。

    一年来,她成亲,做侧妃,又被打,入狱,家破人亡,所有的痛苦都是武家加诸给她的;而他除了说我喜欢你,什么都没为她做过,试问他拿什么去赢得她的芳心?

    千方百计寻找的人近在咫尺,楚玉却一时失去了上前的勇气,害怕自己的俗气,懦弱玷污了那圣洁……

    也在这一瞬间,突然明白自己永远都不可能得到沐筱萝的喜欢,他根本无法强大到保护她,又怎么能去喜欢她呢!

    “三小姐!”洪坤队伍中又跑过了一匹马,马上的赫然是那随父亲告老还乡的周泽小将军,只是他穿了一身布衣,笑眯眯地看着沐筱萝。

    沐筱萝当时在昏迷中,不记得周泽,隐约只是觉得他的声音熟悉,疑惑地问道:“你是……”

    周泽微笑道:“我是周泽,当日沐家被斩时随我爹去接你,没想到办事不利,害三小姐丢失了,我爹一直很内疚,多方托人打探你的消息。我这次是到处玩顺便打探你的消息,偶然遇到洪叔叔,他们说要进京参加沐家的祭奠,我就跟来了。没想到还能看见你……看到现在三小姐好好的,我爹要是知道,他老人家一定会很欣慰的!”

    “谢谢周大哥和伯父记挂着,回去替我向他说声谢谢!”沐筱萝很感动,没想到后面还有许多人默默在找她,原来她不是孤零零的一个。

    抬头,沐筱萝才现她欠考虑,将士们都是骑马,这里离天坛还有一段路程,她能骑马吗?

    似乎看出她的担心,楚玉上前一步,急急说:“筱萝你等等,我立刻让施琅去给你调马车过来!

    洪坤眉一扬,大手一挥说:“不用,这里离天坛不远了,我们送你过去。”

    他一招手,队伍中又跑出了几个将士,看盔甲的样式,竟然都是大将。

    沐筱萝正诧异,那些将士竟然用自己的长枪做了一个临时的担架出来,放在沐筱萝脚下。

    “容儿,你暂时坐这简陋的轿子,没关系吧?”洪坤看看沐筱萝,一副商量的口气。

    沐筱萝笑了笑,说:“当然没关系,就是辛苦各位大哥了!从容谢谢大家,给大家添麻烦了!”

    她从容地坐了上去,将自己的拐杖放在身侧。

    “三小姐,别客气,我们都是沐老侯爷、沐将军带过的兵,为你做这点事是我们心甘情愿的!”

    沐筱萝身侧的一个将领脱头盔致意,其他的将领也纷纷效仿,看得沐筱萝心惊,没想到沐家影响如此之大啊。

    沐家背了逆反的罪名虽然已经平反了,有些胆小的却不敢靠近,生怕圣意朝令夕改,哪一天又惹来杀祸!这些将士却毫不忌讳地亲近她,就这一份感情也让她相信沐家的功劳不是凭空来的,那要付出了多少的鲜血热流,才能博得这些血性汉子的认可啊!

    “容儿,坐好,起轿!”

    让沐筱萝震惊的是洪坤竟然握了“轿杆”,站在“轿”头亲自为她抬“轿”,周泽义不容辞地也握了一边“轿杆”,亲自抬她……

    可怜楚玉,堂堂的皇子,就像一个多余的人,被挤到了一边,呆呆地看着这些自己崇拜的将领,毫不顾忌在将士们心目中的形象,去为一个女人做轿夫!

    “起……”

    粗壮如洪钟般的声音在雪地里格外嘹亮,这些平日戎马生涯,万人之上的将领就像带兵打仗一样,自豪地昂着头,挺着胸,甩开大步在雪地里疾走。

    简易的,没有轿帘轿窗轿门,就是几根长抢棒做出来的轿子,稳稳妥妥地抬着沐筱萝在高低不平的路上行走着,那阵容却比任何人大!

    自己的将军在前面抬轿,后面的士兵还有脸骑马吗?

    都一致地下马,牵了马整齐地走在后面,队形整齐,步伐一致,没有人指挥,自觉得如同要接受什么贵宾检阅一般错落有致……

    楚玉的士兵被落在了这个队列后面,没有人觉得他是皇子就应该享受特权,他也没脸插上去,就远远地跟着,心里五味俱!

    轿子上的沐筱萝心里也是五味俱,这是她有生以来坐过的独一无二的轿子,这阵容她相信穷此一生也不会再有第二次,她坐的直,不顾寒风雪花吹在脸上打得脸僵痛,努力坐得和下面走着的军士们一样直!

    脸上可以做到没有太多波澜起伏,眼眶渐渐湿了……

    不是她有多重要能让这些将军如此,她何德何能享受这样隆重的待遇啊!

    他们的尊重给的是沐家……将所有沉重的哀悼,所有不能言说的感情都融进了这一举动中,借她之身,给予沐家最崇高的敬意,最虔诚的肯定……

    她怎么可能不懂这样深厚的感情,怎么能不为沐家,沐老侯爷收获的这些感情而感动呢!

    有些人死了,他们还活在人们心中……

    沐筱萝第一次知道了世间真的有这样的人存在,看惯了现代的人情淡漠,尔欺我诈,她觉得沐家还有这些人用行动给她上了很生动的一课,让她开始思索,她穿越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不再是受苦受难,不再是为了看姐妹之间的背叛,妻妾间争宠的狭隘,也不是为了感叹忠臣将星的陨落,一定还有别的意义!

    她觉得自己该好好睁开一直迷茫的眼睛,好好看看这世界,看看她存在的意义……

    今天是我们的节日,讨厌说那几个字,姐妹们快快乐乐,漂漂亮亮就行了哈!

    暗香袭人

    武二帝龙撵到天坛,阵容不是一般人能比的,随身护驾的是正当红的三皇子武铭元,他一身银色的铠甲,随身护在了龙撵旁……一辆六匹马拉的豪华马车。

    前面有近卫军开路,后面跟随了许多官员,拖拖拉拉地半天走不了多远。

    武铭元也不急,反正祭奠皇上不到是不能开始的,天又下雪,皇上能冒着风雪去天坛主持祭奠就是莫大的恩赐了,想着那些百官也不敢说什么!

    被斩断手指的手习惯地藏在了特制的手套中,他现在已经可以熟练地使用左手了。

    人都是逼出来的,想当初开始受伤时,他连饭都不能自己吃,还要靠别人喂……

    现在,头盔下的黑眸射出了一丝冰冷的光,手不由按在了身侧的剑柄上,他不但能自己吃饭,还在重金寻来的一个武林高手的教导下,学会了角度刁钻的左手剑法。

    沐筱萝会不会出现?答案是一定会……

    他比任何人都能肯定这一点!因为他始终坚信这二点,沐筱萝活着,她就在京城中!

    所以当监视各路口的探子第一时间向他禀告了沐筱萝出现的消息后,他再也无法忍受这蜗牛般的行走度,交待了马向一声,就带着荣光以探路为名,率先冲向了天坛。

    武二帝的龙撵走的是皇宫专为祭天开始的官道,路又宽又平,还直,少了许多弯曲,耗费了很多国库钱财铺出来的捷径,直通昭亭门。

    武铭元一马当先,跑到昭亭门,就看到了山路才进山门那一群人。

    那白衣飘飘,被人抬在肩上的沐筱萝一眼就落在了他眼中,俊秀的面容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时间相隔太久了,竟然觉得很陌生。

    而陌生的下面,又是一种惊艳,那个刁蛮任性的丫头也可以美得这样不食人间烟火吗?

    白色很适合她,纤瘦的身体却不像贺冬卉穿了一样弱不禁风,她穿了更添了一种凛然玉骨冰肌的冷艳……

    那男人是她什么人?这些日子他们都在一起吗?孤男寡女,他们有没有做了苟且之事?

    脑子里奇怪地闪过了这个念头,一股燥热就冲到了下腹,一时让他咬紧了牙,努力抗拒那突如其来的冲击。

    贱人!敢背叛本王!

    他在心里暗骂着,脑子想的却是等祭奠结束,就将她带回府,撕碎她的白衣,将她狠狠压在身下……那白衣下面的身材,也如她性格一般火辣吧!

    以前被猪油蒙了眼,怎么就放过了这一块美玉呢!

    沐筱萝,你是本王的!就算你飞得再远,你也要飞回来,因为捆你的链子在本王手中,本王不放……你又能飞得多远呢!

    筱萝,别再玩了!你终究是爱我的……你不顾一切的救我,做侧妃也要和我在一起……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不爱我呢!

    请休,固执只是一种手段,想吸引我注意你,如今我如你所愿地注意你了,你也该收手了!

    不听话的女人……爷是不会喜欢的!

    武铭元阴冷地看着那群人慢慢进了山门,抬沐筱萝的大将们他也看清了面容,他并不意外那些人放低身姿抬沐筱萝。

    这与其是做给他看的,倒不如说是一种良心上的自我救赎,沐家蒙难时,这些人在哪呢?

    在他看来,这样的举动蠢不可及,如果他做了太子,第一就是要换掉这些老迂腐,他要的是对自己忠心的将领,而不是一群对他有威胁的‘逆党’!

    他们喜欢忠于老侯爷,那就去地下效忠吧!……不用做出这样自降身份的事来示威给他看!

    眯了眼,看着后面的五皇子,他只是皱了皱眉暗骂了句:“又不是父皇驾崩了,你哭丧着脸给谁看啊!没出息!”

    眼睛一转,落到了不远处的二皇兄身上,现他也在看着自己。他冷冷一笑,扭开了头。

    这是目前为止他通往太子之路唯一的障碍,武铭正太沉稳了,他几乎找不到缝隙来攻击他。

    他听话,办事能力强,军事能力也胜他一筹,在朝中和百官的人缘也比他好,如果皇后娘娘是他母后,他觉得这个太子之位早已经是武铭正的,他所仗的就是这个先天的长处是他所不及……

    所以表面上和二皇兄关系很好,实则他是最忌惮他的,正因为忌惮,才不能不靠近他,知己知彼,才能功其软肋!

    视线移开,竟然看到了一顶软轿停在了西边牌楼下,轿夫是四皇弟的几个侍卫,那个病号也来了?

    他微微有些吃惊,却不怎么在意,四皇子武铭钰是所有皇子中最不被他放在眼中的人。

    这位皇弟虽然生在皇家,却常常被人忽视,原因是他太柔弱了。自小就病魔缠身,一年中健康的日子屈指可数,常常都窝在自己的府中足不出户。偶尔参加皇家聚会也是一个人独坐一边,也不和人攀关系,更不和大臣们多来少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