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596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57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这样的人一看连自己的命能不能保住都成问题,怎么会是他的劲敌呢!

    唯一让武铭元对他感兴的只有一事,就是自己的父皇,对比他出众健康有才华的皇子不见得多疼爱,却对这个病号疼爱有加,每年但凡有进贡的珍奇药材,那是一定先赏给武铭钰的。.有什么好玩稀奇的,也是先赏给武铭钰。

    这一点让众皇子妒忌不已,却没人敢说。因为曾经一个比较受武二帝宠爱的妃子,看上了武二帝已经赏给四皇子的一棵进贡的老人参,她仗着自己受宠,就让送赏物的太监悄悄留了下来,以为就是一棵人参,武二帝知道了也没什么。

    可是她错了,这事不知道怎么被武二帝知道了,送赏物的太监当即被刑杖致死,妃子被赐了一杯毒酒。

    武二帝的解释只有一句话:“钰儿天资不足,朕怜惜他活不久才试图用药材挽留他的性命,尔竟敢扣留他的药材,这不是形同谋杀朕的皇儿吗?死有余辜!”

    就是这声‘死有余辜’震慑住了所有妒忌之人,就是一颗人参,枉送了几条性命,如果真有人想害武铭钰,那不被满门抄斩才怪。

    皇家又不是养不起人,对这样一个除了拿点珍贵药材对人毫无威胁的“废人”,有谁肯真为他得罪了皇上呢?

    所以有了妃子的教训,就没人真的妒忌他了!一个靠药材度命的废人,就当皇家多养了只蛀虫吧!

    只是一晃多年,众人眼中的病秧子竟然没如意料中一样早早夭折,还长大成人了……这一点大家只能归于那些珍贵药材的功劳了,除此之外似乎没其他解释。

    武铭钰似乎也知道自己是个多余的存在,也就很识相,一般场合不是不得已也不会出现。

    今天祭奠他不来也没人说他,本就是病秧子,这雪花漫天,冷得好人都受不了,他一个病人就该在家里把炕烧得暖暖的养他的病吧!

    可是他就偏偏出现了,披了一袭白色的狐裘,从头到脚包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眼睛,注视着天坛。

    距离有点远,武铭元只看到他在风雪中瑟瑟抖的样子,却看不到那双眼睛不可捉摸地灼灼有神,敏锐深沉的眸光灵动有力,哪里像一个多年沉浸在疾病中的病秧子。

    他远远地看着沐筱萝,没错过那抹白的飒爽,就像一株白梅,傲立于天地之间,没有多余的色彩,却暗香袭人!

    那女人真美!

    他的眼睛只停留在她身上,天地万物都看不到了,只有她飘飘的长随着雪花飞舞着,冰肌玉肤,清幽淡雅……要是一笑,盈盈倾城吧!

    他庆幸自己来了……否则岂不错过了她的这份美丽,梅蕊轻绽,美得令人心颤……

    这世间,谁配得上她千山万水、逐草四方,相伴到天边?

    这世间,又有谁知道梅花香自苦寒来,能站在这里,是多少人的努力,多少的付出、多少的牺牲才做到呢?

    伸出手,修长干净的手指不一会就落上了雪花,接触到他的体温,慢慢地融化,滑落到他掌心里……

    他轻轻握紧,就像握住情人的眼泪,低语:“如果你的心是冰铸的,我也会如这雪花一样,一点点将它融化,直到你和我血脉相溶,再也分不出彼此……”

    这是沐筱萝第一次见到武二帝,明黄色的龙袍穿在那高大,却因为病魔折磨得瘦了许多的身体里,显得很空旷。

    骆驼死了架子也很大,这是沐筱萝对他的总结。

    帝王般的高高在上即使做错了事,用那么多的生命来铺就他的帝王之路他也毫无愧色的坦然。恩赐般的态度让沐筱萝从心里反感,只低头听太监念了不知道何人撰写的悼文,不去看那鳄鱼般虚假的眼泪。

    错已经酿成,再辩解有什么用!

    再多的哀伤,再多身后的赞誉之词又能挽回什么呢?

    死者已矣,生者如斯!那些痛,那些感动,只有在乎的人才会深深的铭记……

    泪轻轻的流,她从来就不是将自己的感情于大庭广众之下昭然公示的人,不会嚎啕大哭,不代表就不伤心……

    可是就是这份不克制不了的落泪才比嚎啕大哭更让人心动、心痛,她和幸存的忠臣家属跪在一起,真诚地祭拜着死去的亡灵,这是现在她唯一能为他们做的事,她不是做给任何人看,只是真诚地表达自己的一番诚意。

    雪大了,法正大师的经文还没念完,武二帝一声声的咳嗽让群臣不安,在群臣的不屈不挠的劝阻下,在随身御医的跪请下,武二帝终于拒绝不了这一番‘好意’,提前退场了。

    临走前让太监过来传口诣给沐筱萝,今日匆忙就不和她叙旧了,来日会宣她进宫好好慰问,让她节哀顺变!

    去******节哀顺变!沐筱萝冷笑,冲那远去的龙撵暗暗比了比中指!似乎此时,只有表妹她们常用的这个手势才能表达她对皇权布衣般的愤怒。

    倒是护驾回宫的武铭元投给她的那意味深长的一瞥让她明白,这男人对她决不仅仅是想挖出楚轻狂那么简单,而是对她怀有了龌龊的复杂心思!

    他还会回来的!他不会这么简单地放过她!这是沐筱萝从他目光中看出来的部心思。

    法正大师的经文‘博大精深’,别怪沐筱萝没耐心听,在她没出世的心看来,这些佛教度之言都是虚的,真能度,那地狱阴间也没有十八层地狱了,都前往西天极乐世界了,西天不挤吗?

    沐筱萝并不知道法正大师就是给她判了不会有后的那位大师,要是知道,不知道她会不会指着大师的鼻子破口大骂,就因为他一句妄言,就害得她正妃变成侧妃,续而断了腿,沐家家破人亡!

    所以她不知道那位大师是怀着怎样一种内疚之心为沐家吟诵度经文,那种虔诚是法正入佛教一生从所未有的真挚,这位老人一生唯一的污点可能就是这件事!

    他跪在上面,认真地吟诵着经文,一字一句都融入了自己的真诚。

    他头天就已经在这里念度经文了,皇家的祭奠都只是一个仪式,不可能真正的有人从头听到尾!

    没人强迫他,也没人监督他,他就是想在这里念满三天三夜,六六三十六卷度经文,真心地度沐家冤死的灵魂获得安宁。

    这样做不能帮助自己获得救赎,也不是弥补……看台下那白衣女子,被他毁了一生的女子,他觉得自己不论怎么做都不可能获得心安,他终究是欠她的!

    雪纷纷扬扬地落下,法事终于告一段落,按规矩,也是祭奠结束了。

    留下的百官跺着被冻得疼痛的脚,象征性地上前安慰了受难者的家属,就迫不及待地各奔回府。

    沐筱萝磕了几个头回礼,抬头就看见楚玉站在面前。

    “筱萝,跟我回府吧!”楚玉是抢在洪坤等人前过来的,他怕洪坤一来,他就没了机会。

    沐筱萝淡淡地说:“多谢五皇子好意,沐府不是蒙圣上恩典,还给沐家了吗?我想,我也该回家了!”

    “你家里什么都没有了,连下人也没有,你这样回去,谁照顾你啊!”楚玉焦急地说。

    “我自己会照顾自己!”沐筱萝扬眉:“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沐筱萝了,我能照顾好自己!”

    “容儿,有志气!我也相信你能照顾好自己!来,洪伯伯送你回去!”

    洪坤走了过来,身后周泽领了四个士兵,这次抬了一顶轿子,估计是祭奠的时候派人去抬来的。

    沐筱萝心里这样想,周泽却看着远处,冲她解释道:“三小姐,这是四皇子派人送给你的轿子,说风雪太大,你一个女孩子别冻坏了!”

    四皇子?沐筱萝的视线随着周泽看过去,却只看到一个斗篷里的背影,骑在马上慢慢远去……

    他身连髻都藏在斗篷中,看不出什么样子,可是那身影,莫名地让沐筱萝有种熟悉的感觉,觉得心头莫名其妙地滑过一丝暖流,竟想不出任何拒绝的理由!

    他不是像皇家人一样用施舍垂悯的态度给她,也没有像所有人一样说她腿脚不便,把轿子让给她!

    而是说风雪太大,你一个女孩子别冻坏了……很简单的话,很质朴的理由,却包含了多少的细心在内啊!

    那是个感情很纤细的男人,想起选妃宴上看到的那张没血色的脸,联系了这个背影,沐筱萝第一次对属于武家的人没产生反感。

    “上轿吧!四皇子的好意,别辜负了!”

    既然洪坤都这样说了,沐筱萝就顺从地上轿了。听口气,洪坤他们对这个四皇子很有好感,沐筱萝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也不会犟着反对了。

    再让那些将领抬她回去的事她做不出来,凡事适可而止最好。

    “那就麻烦洪伯伯,周大哥送我回沐府吧!”沐筱萝垂下轿帘前轻声说道。

    这是和楚轻狂约好的,也是最不容易惹人怀疑的去向。当然她早想好了,楚轻狂来接她,她也不会再回那个园子了,不是因为楚云安的不喜欢,而是想借此离开京城,开始过另一种生活去。

    洪坤他们既然是边关来的,肯定要回去,不知道能不能顺路把她带出京城呢!

    离开京城,她就不用麻烦他们了,靠自己所学,再连路卖卖字画,应该也能好好活下去吧!

    至于楚轻狂……她不愿去深想,他可能真的喜欢她!可是他也有他的责任!

    亲情和责任,有时不是那么容易抛弃的!水佩于他有恩,不管他是把水佩当什么,她都觉得自己没权利去插上一脚。

    爱情没了,就会变成亲情,在压力面前,楚轻狂又能抵挡多久呢?

    他说不娶水佩,那只是他一时的想法,当所有人都觉得他不对时,他又能坚持多久呢!

    沐筱萝淡淡地笑,摸了摸衣服里面的天蝎珠,你的心陪着我,我却没能力许你我的诺言!

    就算我也喜欢你,这样时常让你照顾,依附着你的女子久了你也索然无味!

    趁你还没有厌倦,我们就此分开吧!

    我会记得你给予我的耐心和宠爱,就算日后现你真的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我也会让自己努力去记得你的好……

    轿子慢慢出了天坛,往京城移动,沐筱萝可以听到洪坤他们也在旁边护着,眼看快要进城门,该来的还是来了。

    “洪将军,请留步!”

    武铭元有点霸道的声音传来时,沐筱萝恍惚觉得自天牢出来的那一幕又要重演了!

    只是这一次,武铭元肯定有充分的准备才敢拦人!

    而这一次,还有自天而降的楚轻狂救她于水深火热中吗?

    轿子停住了,却没放下,几个轿夫稳稳地抬着,似在等待。沐筱萝不用撩开轿帘,现小窗上的纱是特制的,可以自内向外看而不会有人现。

    她可以看到外面的人一举一动,别人却看不到她在做什么!

    这让她心一动,四皇子送她这轿,不怕她现这个秘密吗?

    来不及想四皇子为什么莫名其妙给她信任,从小窗观看外面的形势。

    只见武铭元带了大批兵马拦住了城门,堵住了所有的去路,那架势大有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沐筱萝的绑匪气势!

    沐筱萝一时为自己的想象失笑,不过也颇佩服武铭元的匪气,要知道他拦的可是战功赫赫的洪坤啊!就像沐家一样,没有什么天大的罪名,得罪他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啊!

    要想做太子的武铭元难道不知道这样做,是对自己百害无一利的事吗?

    沐筱萝眼神微凛,他依仗的是什么呢?

    谢谢亲们送的月票红包鲜花,昨天大家都好给力,风开心呢!谢谢谢谢!榜冲得上冲不上都无所谓,知道大家挺我就很开心!真诚的谢谢谢谢!

    气氛一时就紧张起来,洪坤也没想到武铭元会这样霸道地堵在城门口,花白的眉毛皱成了川字,调转马头看着武铭元,粗声说:“三殿下,叫老夫留步是有何指教吗?”

    武铭元拱了拱手,笑道:“姨丈,你昨日来京城小侄也没给你接风,今日特地等在此是想请姨丈去小侄府上,小侄备了几桌酒席给大家去去疲劳,不知姨丈可否赏小侄这个脸?”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