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59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59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酒鬼醉天九龙圣祖

    洪坤没想到武铭元弄这么大阵势竟然只是为了请他喝酒,有心不去,当了那么多人,不给武铭元这个面子似乎说不过去。  . 可是看看沐筱萝的轿子,又有些为难,两人的恩怨他道听途说了些,也不知道谁对谁错,倒不好开口了。

    武铭元看他沉吟,就跳下马,上前示意轿夫放下轿子,冲着里面的沐筱萝叫道:“筱萝也一起去吧!有些误会当了姨丈的面我们说清楚,让姨丈给咱们做个主,好不好?”

    轿子里的沐筱萝脸色就阴沉了,没想到洪坤竟然是武铭元的姨丈啊,难怪他有所仗,原来是想打亲情牌。

    伸手抓过自己的拐杖放在身侧,她冷冷地说:“三殿下,我和你没有误会!我们该说的已经说完了,你我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今天是我沐家人的祭奠之日,从容心里沉重,吃不下你任何酒菜!三殿下要是对臣女还有一点怜悯之心,就请让开路,让臣女回家!”

    “筱萝,你别任性了!就算以前我有对不起你的地方,我道歉好不好?你跟我回家吧!沐家已经没有人了,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我……”

    沐筱萝不耐烦地用拐杖撩开了帘门,从轿子中走了出来,她冷冷地看着武铭元,说:“我不需要任何人照顾!我也不需要你的道歉!你就算有对不起我的地方,那也过去了,我根本就没放在心上!我再说一遍,你听好了,你已经写了休书休了我,我……和你没任何关系了!”

    她用一边的拐杖指了指武铭元,冷笑道:“我还记得写休书的时候二皇子还有一个楚什么的公子在场,他问我,拿了休书我后不后悔?我当时怎么回答他的?可还要我当众说一遍?”

    武铭元的脸色就有些变了,眼神也有些冷了,低声道:“筱萝,别太过分!”

    沐筱萝却不顾他的威胁,大声地冲狐疑地看着他们的洪坤说:“我说‘但求休书一封,不管日后三殿下是否回心转意,不管他怎么位高权重,沐筱萝的决定是对是错都……无怨……无悔!’”

    她一脸的凛然,那种恩断义绝的神情明显地浮于脸上,让武铭元脸色青了又青,一时竟然不知道拿她怎么办!

    楚玉见状,上前说:“三皇兄,今日是沐家的祭奠之日,筱萝心里难过不想去吃酒席就算了,你和洪将军先回去,我送她回沐府就过来陪你们如何?”

    武铭元阴冷地看了他一眼,摇头说:“沐家连下人都没有,你让我怎么放心让她回家!筱萝生我的气是对我还有误会,我不介意!误会可以慢慢解除,休书写了也可以废了,我还会重新娶她进门!她现在这样,我是一定要接她回去的!来,筱萝,别生气了,我抱你,我们回家去!”

    武铭元弯腰,伸手去抱沐筱萝,却抱了个空,有些诧异地抬头,沐筱萝已经被楚玉拉开,护在身后。

    “五皇弟……你这是什么意思?”武铭元语气不善地盯着楚玉,眼里没有掩饰地冒出了杀气。

    他没想到洪坤他们没阻拦,竟然是自己的亲弟弟出来阻拦,这一瞬间他真的有杀他的心!

    楚玉也被他眼中赤-裸裸的杀气吓了一跳,说话都结巴了:“蓉……筱萝不……不想去,你就别勉强她了!”

    “她不想去吗?笑话!谁不知道筱萝喜欢我,她为了我命都可以不要!我们之间只不过闹了点小矛盾,你怎么就知道她不想回到我身边呢?”

    武铭元逼近了楚玉,在他耳边低声咬牙:“她是我的女人,你是我弟弟,做弟弟的还是牢记自己的身份,别打哥哥女人的主意!”

    楚玉的脸腾地就血红到脖颈,低垂了头,手握了又放,放了又握,竟然失去了继续对抗的勇气。

    “你很无耻!”沐筱萝在楚玉身侧,听到了武铭元威胁楚玉的话,对这小孩充满了同情之余对武铭元的行为十分无语。

    谁是他的女人?她的守宫砂可还好好地在手臂上呢!他有没有自作多情了点!

    “筱萝,跟我回去吧!别闹了!”

    武铭元伸手,这次沐筱萝用拐杖拦住了他,冷笑道:“三殿下,我沐筱萝此生做你一次侧妃已经耻辱终身,想让我跟你回去,可以!回去休了贺冬卉,去我沐家人坟前替我跪上三天三夜表示你的诚意,做到了,我才会跟你回去!这些做不到,如果你想仗着武力抢我回去,我告诉你……我沐筱萝宁死不屈,不信你可以试试!”

    她义正言辞,声音又大,听得一群军士们都动容,洪坤也无法沉默了,怕事情真的闹到不可收拾,上前拉住武铭元说:“三殿下,你叫我一声姨丈,那姨丈就倚老卖老一次,容儿不想去就别勉强她了,让她先回沐府,老夫跟你去吃酒席。有什么误会你和老夫说说,回头老夫再劝劝她,都别犟在一起了,各退一步,就当卖姨丈这个面子,如何?”

    话都说到这份上,再闹下去铁定翻脸了,武铭元虽然不怕洪坤,可真要打起来占不到好处不说,还失民心丢面子,这也是他一来为什么打亲情牌的主要原因。

    一沉吟,武铭元就笑了:“姨丈这样说,小侄肯定要听姨丈的话!筱萝你不愿去就算了,我给你派几个士兵护送你回去,顺便给你打扫一下,这个你总不能拒绝我了吧!”

    沐筱萝没拒绝,知道拒绝也没用,就面无表情地回轿子了。

    武铭元哪里仅仅是派士兵护送,完是换个地方扣留她而已。只不过扣留的地方是沐府!

    沐筱萝也相信,只要洪坤他们还在京城,武铭元肯定不会为难她,只是,按这架势,楚轻狂想接走她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难道她才走出一个园子,又要被困进另一个院子吗?

    “你别急,我会想办法的!”楚玉走前底气不足地给沐筱萝留了这话。

    沐筱萝只回以他微微一笑,可怜的孩子,这下被打击了吧,看看,生在皇家也不是万能的,有钱有权又怎么样,也有做不到的事!

    轿子重新起轿,往城门抬去,沐筱萝面无表情地从小窗往外看,护轿的士兵很多,已经不是洪坤的人。

    这就是相互妥协吧!

    她不怀疑洪坤对老侯爷的忠诚,可是这是天子脚下,他也要忠于皇上,还真是左右为难,她只能说她理解!

    进城门时,沐筱萝偶然瞥见城墙边一群人站着,似乎让他们先过,中间那人的狐裘斗篷好面熟。

    一闪而过,等她想起来是四皇子的,轿子已经抬远了。她呆怔了一下,四皇子不是早回城了吗?怎么落到了后面?难道刚才生的事他一直在看着?

    这个四皇子好神秘!

    她的手拂过了小窗,觉得轿子让她很舒服,很有安感,而主要的原因,是轿子里有种味道让她很放松。

    极淡的香味,混合了一股药味!幽香,并不是那种苦的让人难受的味道……轿里干净整洁,轿帘一放,隔绝了风雪,就像一个小小的密闭空间,很温暖……

    沐筱萝唇角不自觉地卷起了笑意,有机会倒要认识一下这位四皇子,看看他到底有颗什么样的心,才会有这样的独特的风格!

    一个透过小窗看世界,却对世界掩藏了自己真实的人,他是孤独的,还是迫于无奈的一种自我囚禁,沐筱萝觉得应该和他的病有关,否则谁会好好的,就满足于从小窗看世界呢!

    四皇子,洪坤,周泽,楚玉,还有那讨厌的武铭元,这就是第一天出关的收获……还不错,至少证明她的世界又开始多姿多彩了!

    只是,为什么觉得有点点遗憾……要是楚轻狂能在旁边看到就好了,看到她让武铭元灰头灰脸时,他的眼睛一定笑得狡黠而不怀好意……

    你只想自由地飞

    阔别已久的沐府啊!兜了一圈又回来了!

    庭院除了布满灰尘依旧是老样子,可是昔日人来人往的院子除了几棵树寂寞地站着,已经失去了原来的繁华,物是人非!

    沐筱萝站在院子里,看着洪坤和武铭元派来的军士们帮她打扫沐府,她的心情是复杂的。

    原来旧地重游的滋味并不好受,惹大的王府,没了那慈祥的老侯爷,没了跑来跑去的小孩,竟然是那么的让人难以忍受。

    此时她真的希望能看到一个沐家的人,即使是冲着她喝骂的二哥,赶她走的何凤,她也觉得看见他们会很亲切,可是,这都是不可能的事了!

    杵了拐杖进去客厅里坐下,才现这是第一次到沐家的主屋,上次被老侯爷抱回来一直在偏院,她都没怎么好好看过沐家是什么样。

    屋里的家具稀稀落落的,想必抄家时好的都已经被人挑走了,剩下的都是些岁月久远的。她的目光落在了厅正中的一副墨迹上,上面只有四个字,粗狂的墨迹勾勒出写字人的心境:宁静致远!

    没有落款,没有时间,沐筱萝不知道那是老侯爷的迹还是沐将军的,只看这字,那种深沉的感情和胸襟都沉淀内敛在字里行间中。

    浮生闹市,功名权力,身处其中,想做到宁静致远需要一种什么样的定力啊!

    不知道坐了多久,周泽走了进来,他手上提了一个大篮子,放在桌上笑道:“三小姐,我给你带了些吃的,忙了一天,你该饿了,快吃点!”

    沐筱萝抬眼,看见他忙着把篮子里的食物拿出来,一一给她摆好,边说:“三小姐,你不用担心,刚才洪将军走时让我告诉你,你不是孤单一个人。沐府军士们会帮你打扫好,你照样住你的后院,他在京城这些日子都会住在沐府,我们就住前院。洪将军说有他在,三殿下不敢乱闯沐府的,他走前一定会安排好你,让你别胡思乱想。”

    “替我谢谢洪伯伯,周大哥,也谢谢你!”沐筱萝放下心,洪坤他们住沐府,武铭元即使来了也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这倒也是一种方法。

    周泽笑了笑,说:“别和我客气,上次没能帮到你,心里很内疚呢!哎……”

    他四处看看,没有人才轻声问道:“你这些日子都是住在救你的大侠那吗?看样子,他对你很好?”

    沐筱萝点了点头:“他对我是很好,没有他,我想我早死了!”

    “嗯,那就好!那天他把你带走,事后又让人去告诉我爹,说会好好照顾你,让我们放心。还说三皇子气量狭小,被他斩了手唯恐迁怒我们,让我爹思量一下,能避就暂避一下,日后看形势明朗了,再投明君!”

    周泽也是直性子的人,估计看沐筱萝对脾气,一说就停不下来,家人般的唠家常,叹了口气说:“我爹本来就对你们家的遭遇耿耿于怀,被带信人这样一说,就动了归隐之心。劝我说沐家一代战神就落了个这么结局,皇家的俸禄不好拿啊,倒不如回家种田,还能落个善终。我娘也是这般劝我,说为国效力也要为明君才值,她虽然不指望我们兄弟能养老送终,可也不想我们为昏庸无道的君王卖命……所以我们就家离开了京城!”

    沐筱萝叹息:“都是我连累了你们啊!”

    周泽就瞪了眼睛,不高兴地说:“三小姐别说这样的话,我们家和你们家什么交情,你们出事没帮上忙我们已经够内疚了,还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话!你要看得起,以后我们就是你的家人,你叫我一声哥哥我也是受得起的!”

    沐筱萝就笑了:“谢谢周大哥不嫌弃我这个妹子,那你以后别叫我三小姐了,叫我一声从容或者容容吧!”

    “嗯,好,容妹子,你赶紧吃,我去给大伙买点棉被,你要什么尽管告诉我,我会去买的!”

    周泽抓抓头,看看她的腿,问道:“要不,给你找个丫鬟来,侍候着也方便许多!”

    沐筱萝笑了笑,说:“不用了!我真的能自己照顾自己!大哥你去忙吧,有需要我会告诉你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