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598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80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嗯,那好,我就先走了!”

    周泽说完就忙去了,沐筱萝随便吃了一点就饱了,收拾了看看军士们也打扫干净了。 .大多数的军士们离开了,留下的她也分不清哪些是洪坤的,哪些是武铭元的,禀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都不搭理,抬脚往后院走去。

    拐杖真的很方便,如果是轮椅,她去后院还要向人求助,那些门槛石阶就不是自己能攻克的,她庆幸自己明智的选择。

    走了一段路,回头,有个副将穿着的人跟着她,有些面熟,稍一想,认出是武铭元身边的人,她的脸就沉下了,怒道:“后面是后院,没人告诉你王府后院男人止步吗?”

    那副将脸红了,站在原地局促地说:“三小姐,你别误会,我没什么恶意,我只是想看看……你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我真的没恶意……”

    沐筱萝盯了他一眼,盔甲下的身材算不上魁梧,浓眉方脸,相貌生得还算端正,明亮的眼睛很坦然地注视着她,被她打量也没躲闪的意思。

    他说的是实话,直觉这样告诉沐筱萝。

    她再开口就缓了口气,淡淡地说:“我不需要人帮忙,你就在前院侯着吧!我知道你们是武铭元的人,我不想为难你们,我也希望你们别为难我,大家相安无事最好!”

    “是,三小姐!”副将犹豫了一下说:“三小姐,未将叫荣光!三小姐在天牢受刑时末将也在场,未将只想说一句,任何以前误解三小姐的人都是有眼无珠,包括荣光!三小姐让荣光看到了什么是真正伟大的女人……未将想告诉你,你不是沐家的耻辱,你是沐家的骄傲!未将像敬佩一个军人一样敬佩你!”

    他并脚,行了一个至高无上的军礼,才转身,大步地走了出去。

    沐筱萝怔住了,半天才唤回神,荣光!?额,没想到武铭元的手下还有这样的人,真是意外!

    走进自己以前住的院子,也被打扫干净了,地上还有冲洗留下的水渍,沐筱萝小心地避过,推开了门,踏进了屋。

    变故瞬间就生了,只听耳后响起了风声,她刚想转头,就被人抱住了。

    她拐杖中的金针刚要出,鼻尖嗅到了熟悉的味道,随即耳边就响起了楚轻狂低哑的声音:“容儿,是我!”

    “你疯了……”沐筱萝收好了金针,蹙眉道:“不是说晚上来吗?外面那么多士兵,你不怕……”

    “没什么可以阻拦我见你!”楚轻狂抱住她,头埋在她颈间,撒娇般地低声说:“我想你!”

    沐筱萝无语,这是演言情戏吗?他们也就分开了几个小时吧,早上还是他亲自把她送到小坡等洪坤他们的。

    “你是来带我走的吗?”她用拐杖撑着自己转头,该和楚轻狂说清楚了,她并不想跟他走!

    “我是来见你的!”楚轻狂伸手抬了她的下颚,一手揽住她的腰紧贴着自己,放弃拐杖自己支持着她的体重。

    沐筱萝和他对视着,他的眼睛温柔而动人,明澈得仿佛能洞察一切事物……

    沐筱萝叹了口气,他那么聪明,这样说肯定是早明白她的想法了!

    有些郁闷,她也不是笨的人,心里那点心思,怎么就在这人面前无处遁形呢!

    “你什么时候知道我不想跟你回去的?”

    她的拐杖被他夺走,只能用手攀住他的肩膀,好让自己不下滑,心里有些恼恨这攀附似的暧昧姿势,却无可奈何,这估计是楚轻狂故意的,一个小小的惩罚!

    “很早,你说你要出来参加祭奠的时候,你的眼神就告诉我了……你出来了就不会再回去!”

    他低头,狠狠地一口咬在她唇上,她只感觉微微地一痛就被放开了,他恶狠狠却又充满了无奈地低叹:“你的眼神像只渴望自由的鸟,一打开了通往天空的门就想要自由地去飞翔……我生气的不是你想自由地去飞翔……而是你只想自己自由地飞……却没想过带上我……”

    这章最后几行写的自己好心痛,爱情里果然谁先爱上谁先痛,我家狂公子求爱的情路还路漫漫其修远兮……先抱抱!

    你不嫁我嫁谁

    “我生气的不是你想自由地去飞翔……而是你只想自己自由地飞……却没想过带上我……”

    楚轻狂如果是责备劝说的话,沐筱萝都可以承受,偏偏就是这几句略带了一点谴责,多半是委屈的话撞到了沐筱萝的软肋,让她一瞬间觉得自己似抛弃了他的罪人,尴尬得无地自容。

    人家对她那么好,她就这样抛弃人家?

    一脸黑线,还没想到为自己辩解的话,就被楚轻狂托住了后脑,狠狠,暴风一样的吻又重卷到她唇上,如铁的双臂同时围拢着她,将她紧紧拥向胸膛。

    暴风骤雨一样的吻,狠狠地吞噬她柔嫩的唇瓣,带了饥渴般热烈,席卷着她的感官意识!

    她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呼吸,他也没有垂悯地放开她,她无力地瘫软在他怀中,隐约觉得她真的惹恼了楚轻狂,这似乎是他第一次如此生气……

    “容儿……容儿……”

    他终于放开了她的唇,和她喘着同样的粗气,却还沙哑着声音,将她紧紧拥在怀中,在她耳边一声声呼唤她。

    她有些恍惚,意识到,他竟然和她一样吻得无法呼吸……

    心就隐隐有些痛了,他是舍不得放开她,才会弄得自己也如此狼狈吧!

    “容儿……你让我的心……痛!”

    他控诉似地轻咬她的耳垂,低哑的声音因这动作而有些模糊不清,沐筱萝却都听清了,尴尬地垂头,无法接话。

    楚轻狂似乎也不想她回答,就这样静静地抱着她,久到沐筱萝无法忍受这样暧昧的气氛,嗔道:“有什么话赶紧说了走人吧!等下被人现,你不怕暴露吗?”

    “你关心我也不要这样无情啊!人家好不容易来看你,你就这样赶我走啊!”

    楚轻狂又咬了一下她的耳朵,在她火前抱起她走过去床榻边,说:“我还真是来看看你的,怕你以为我不要你,说好了带你走却失言……”

    他将她放下,俯身看着她,认真地说:“你还有次机会,如果你现在说让我带你走,我就放下一切带你离开京城,什么都不管,我们浪迹天涯去,你愿意吗?”

    沐筱萝被他圈在两臂间,眼前是他充满真诚挚爱,明澈得像水晶一样的眼睛,那微薄的唇上还留着她的味道……

    这样跟他走,她一瞬间很想相信他的爱是真诚的,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条充满幸福的大道!

    可是……她在心里苦笑,她已经不是十五岁的懵懂少女,她早已经过了做梦的年龄!

    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就算他真的爱她,带她走,他们能幸福吗?

    武铭元忌惮洪坤,会忌惮一个有点武功的商人,离开楚家或许什么都不是的他吗?

    沐筱萝闭上了眼睛,摇头:“不,我不愿意……”

    就像一颗石子,她这声‘不’就掉在了不该掉的地方,楚轻狂沉默了。

    沐筱萝也沉默了,不想解释那么多,要说的很多,却现都没有说的必要。

    楚轻狂那么聪明,让他去想她拒绝的理由吧!

    好半天,感觉楚轻狂的手停在她的下颚上,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她的下颚。

    “睁开眼睛看着我,容儿!”

    沐筱萝蹙眉,不情愿地睁开眼,楚轻狂低哑的声音很有质感,闭眼听很性.感,她想多感受一下也不可以吗?

    “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楚轻狂的眼睛已经蒙上了一层不确定的雾气,迷茫的样子让沐筱萝有些心痛,不跟他走就这么打击他吗?

    “我想让你做自由飞翔的鸟,可是我怕你越飞越高,越飞越远……远得让我再也无法触及你……从此失去你……”

    他似乎没想她回答,矛盾地摩挲着她的下颚,自言自语似地呢喃:“我该放你走吗?”

    沐筱萝只能被动地看着他,看他明澈的眼睛慢慢变成淡蓝,又变成海波一样的蔚蓝……沐筱萝现在已经不像初见时那么奇怪,她听过有些人的眼睛颜色能随情绪的变化而变化,楚轻狂或许染色体比较特殊一点才有这样的现象。

    很美的颜色,她沉迷于他眼睛色彩的变化,本就是品貌非凡的男人,再有这样一双美眸,说倾国倾城的风华绝代也不夸张啊!这样的男人竟然为她倾心,想着就不真实……

    那眸子慢慢恢复成原来的褐色,沐筱萝知道了,楚轻狂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果然,楚轻狂收回了手,声音也开始正常了:“你想留就先留下吧!洪坤住在沐府,你的安应该没有问题!另外我会派人留意沐府,有紧急事你只要信号就行。”

    他从怀中掏了两颗小弹丸给她,说:“你用内力弹上天,小丸在空中会爆炸,方圆几里都能看到,只要我在,我都会赶过来的,就算我不在,花君子他们也会来的,你别担心……”

    “我不担心……轻狂,对不起……”

    沐筱萝打断了他,内疚地说:“我不配你对我这么好!我何德何能啊……”

    楚轻狂一笑,又恢复他一贯的洒脱不羁了,抬手勾了她的下颚,狡黠地笑道:“你可是我认准的未来的娘子,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啊?我就是想让你记得我的好,这样别人对你一点点好就被我比下去了!你选来选去现再也没人比我对你好时,你不嫁我嫁谁啊!哈哈!”

    沐筱萝一掌拍走他的手,无奈地瞪他:“好好的气氛为什么你就有本事搞砸了,滚吧,等我真没人要了,一定选你!”

    “我会再来看你的,你有空的时候记得想我啊!”楚轻狂笑着将她的拐杖收好放在她身边,才走了出去,等沐筱萝杵了拐杖出来,已经不见他的身影。

    她站了一会,返回屋,进屋就看到床上有一大包东西,刚才被轻狂闹,竟然没看到,他带来的吧!

    她好奇地走过去,打开一看,里面又分成两个包。一个是纸包,她随手拿起来,轻飘飘的,打开一看,是几个小包子,还有热气,看样子是轻狂酒楼做的,咬一口,竟然是她爱吃的三鲜虾仁包。

    她就笑了,一手吃着包子,一手打开了另一个布袋,袋里有一叠银票,她愕然地随便数数,大概有几千两之多。袋子里面还有好些碎银子,估计是给她零用吧!

    沐筱萝就怔住了,包子在嘴里也忘记咽下去,怔怔地看着这些银票碎银。

    以前楚轻狂对她好她知道,却因为给的太多而习惯了。此时,又回到了沐家,一无所有的沐家,连吃的都是别人帮买的,她虽然豁达地说不在乎,可是心里那种荒凉的感觉却是连自己都骗不了的。

    楚轻狂竟然心细地帮她想到了,怕她尴尬悄悄地留给了她……试问如果不是真的对她很在乎,会如此吗?

    沐家赶她走时何凤拿了五百两银票给她,说省着点她下半辈子可以无忧了!

    轻狂一出手就是几千两,她不是嫌贫爱富的人,也不是将钱看得很重的人,可是……她真的无法漠视这些银票带给她的异样感觉!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拿什么还你啊?

    我恨你,楚轻狂,你来真的啊……真要宠坏了我!让我觉得世间只有你最好吗?

    泪一滴滴掉了下来,她和着泪将他带来的包子吃了,和了泪的三鲜虾仁包似乎比以前的味道更鲜更美,她怀疑这一生是否还会再吃到这样美味的包子……

    恨自己没出息,在酷刑下都没流泪的人,竟然倒在了糖衣炮弹下,她就这点出息吗?

    可是她再坚强也是女人好吧!女人就不允许为感动流一把泪吗?

    为自己一时的脆弱辩解着,吃了包子,刚藏好了银票和碎银,就听见院外周泽叫:“容妹子,给你送棉被铺盖来了,我可以进来吗?”

    “可以,周大哥,你进来吧!”

    沐筱萝杵了拐杖出来迎接,看到周泽抱了铺盖在前面走着,他后面不远处竟然跟着武铭元,还随身带了两个丫鬟。

    那两个丫鬟一个提着食盒,一个背了个大包袱,不知道装了什么,很沉的样子!

    那丫鬟虽然装出一副很艰难的样子,脚下却走得很轻松。

    沐筱萝瞥了一眼,心下一凛,这丫鬟武功不错,她真的是丫鬟吗?武铭元带她来做什么呢?

    悄悄地细看那丫鬟,已经在东张西望了,那扫探似的目光让沐筱萝觉得不安,武铭元如果借口为照顾她把丫鬟留下,她拒绝得了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