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 601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1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黎明之剑

    武铭正思索了一下,刚想出门就听侍卫进来禀报,说五皇子求见。.

    武铭正有些心烦,这五皇子每次来要不就是拉他去喝酒,要不就是颠来倒去说的都是沐筱萝,还有完没完啊!

    可是不见又不好,五皇子深得皇后的宠爱,人又小点,万一被他去皇后面前说几句对他不好的话,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想着干脆拿了斗篷出来,亲自去迎接五皇子。

    在王府门口遇到了楚玉,带了几个侍卫,一见他的穿戴,有些失望地叫道:“皇兄你要出去吗?小弟还说请你吃饭呢!”

    武铭正微笑道:“我正想出去吃饭呢,听到你来了,就想着干脆叫你一起去,就迎了出来!”

    楚玉就高兴起来:“皇兄,我们去楚大哥那里吃吧,我有几天没见到他了,找他叙叙!”

    “嗯,那走吧!”武铭正巴不得去楚轻狂那,这样有轻狂陪他,想走就是一个借口的事。

    两人来到楚轻狂常驻的醉香楼,没见到楚轻狂,掌柜的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给两人弄了个包间,说让两位殿下先喝着,他差人去找。

    武铭正只好坐下,要了一桌酒菜和楚玉两人边吃边聊。

    武铭正前些日子听说皇后给楚玉相中了郭尚书的千金,可楚玉死犟着不娶,估计他对沐筱萝还不死心,他不提自己也不想提,就把话题扯到了父皇的病上。

    “皇弟,我这两天忙着招呼进京进贡的外表,没顾得上进宫看父皇,不知道父皇的病情可有起色?”他给楚玉斟了酒,问道。

    楚玉摇头,苦闷地说:“父皇这两天病情不但没好,反而加重了。”

    “哦,那是为什么?”武铭正浓眉皱了起来。几天没顾上朝廷的事,难道有什么变化是他不知道的吗?

    楚玉冲他苦笑道:“不知道是哪位大臣,看父皇的病一直反复,前两天上了个奏折,说几位皇子已经成年,太子之位却迟迟未定人选弊病很多。大皇兄诬陷忠良排除异己也不是他的错,是因为有希望才会不择手段地去争。如果父皇早点定下太子人选,断了其他皇子的念头,也不会生这样的事!”

    武铭正呆住了,这是什么时候生的事,谁上的奏折,如此天大的事,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楚玉没看他的脸色瞬息万变,犹自说:“这位大臣还说,应该早点立下太子,让其他成年的皇子早点封地,放出京城以免生事端……哎,二皇兄,要是我们各赴封地,那以后要在一起吃饭就很困难了,一年有上那么两次就是兄弟情深了!”

    武铭正瞬间手脚冰冷,有些阴冷地瞪着楚玉的头顶,这话是楚玉无心说的,还是他已经知道谁是太子了?没想到他几日顾不上关心朝廷,竟然有了惊天的变化,还好没拒绝见楚玉,否则他不是被蒙在鼓里吗?

    “皇上就为这事烦恼吗?这位大臣好大的胆子啊,竟敢干涉皇家的事务,父皇没怒吗?”武铭正再开口,语气已经恢复了镇定。

    楚玉摇头说:“不知道是谁,就我昨日去看他时,听见他唉声叹气的,听口气还是颇赞同这位大臣的观点!还问我要是让我去封地,我有没有意见!我说我没意见,我本来就没有治国平天下的本事,几位皇兄都比我有才,你们谁做皇上我都赞成,忠心的拥护!”

    “呵呵,皇弟赤子心肠,忠君爱国,其心可嘉啊!”

    武铭正微笑着又给他加了杯酒,心里却早坐不住了,迫不及待地想回去和谋士们商量对策,碍于这样走太突兀,怕引起楚玉怀疑,只好耐心地坐着。

    又喝了两壶酒,菜也吃得差不多了,楚轻狂也没来,武铭正让副将去问掌柜,掌柜亲自跑来回答,一个劲地说对不起,派了人去找,都不知道楚轻狂去了哪里!

    武铭正扫兴,看楚玉没有要走的样子,只好出去找副将,让他去醉花楼请亦巧姑娘来陪着。

    这似乎已经成惯例了,楚玉每次喝醉亦巧都有办法应付,要不是亦巧出身青楼,武铭正早劝楚玉纳亦巧为妾算了。现在还是别惹这个麻烦,免得楚玉真娶了亦巧,皇后迁怒于他。

    亦巧倒是来得很快,武铭正给了她一锭五十两的银子,让她小心侍候着楚玉,自己找了个借口就走了。

    他前脚刚走,楚轻狂后脚就进门了,脸色有些不好,刘掌柜赶紧迎了上去,将他拉进了密室,一一汇报了刚才武铭元和楚玉的谈话。

    楚轻狂听完,点了点头,淡淡地说:“知道了,你忙去吧!我会禀报老爷的!”

    刘掌柜指指外面:“那五皇子你还去见吗?”

    楚轻狂摇摇头:“不去了,让亦巧好好招呼他,再喝点就送回去吧!非常时期,还是别给酒楼惹麻烦!”

    “嗯,那我先出去了!”刘掌柜出去,小心地关好了门。

    楚轻狂在室内的椅子上坐下,顺手提起了茶壶,里面没水,他就蹙眉瞪着茶壶,陷入了沉思,想了一下,径直起身从酒楼后面走了出去。

    外面天已经黑了,很冷,他只拉了拉斗篷的领口,就沿着南门走了下去。经过一个街口时,他站住了,猛然想起那一次沐筱萝上街被砸鸡蛋就是在这,没想到半年过去了,那个当时觉得有的女人竟然成了自己的最爱,他忍不住地失笑。

    摇了摇头,又往前走拐了一个弯,再走,远远就看到了四王府,门口的家将抖抖索索地站着,那两个神气的石狮子却不怕冷地矗立着,让人觉得,一百年后即使这王府消失了,这石狮子也会镇守在这。

    楚轻狂没往正门走,而是绕过了正门,走到了王府后院,四下看看,没有什么异常,他起身飞到了院墙的树上。一用力,背上的伤被扯得有些疼痛,他苦笑一下,自己一个大男人受了伤还尚且如此,当初沐筱萝是怎么承受了那些棍伤的啊!

    轻轻落在院中,没有什么异状,他整了整衣服,自然地往院中那排主屋走去。一路不见人,要不是主屋灯亮着,会给人这是一座废弃院子的形象。

    他走到门前,屈指轻弹了二下,就听见屋里一个温婉的男音低声唤道:“小九,进来吧!等你半天了!”

    楚轻狂一笑,推开了门,屋里桌子旁坐了一个华衣男子,修长的身材和他相仿,狭长的眼睛也和他很像,只是男子肤色没有他健康,多了些病态的白皙。

    唇颜色很淡,一头黑松松挽着,修长的手指捧了一卷书,慵懒的样子也和楚轻狂几分神似。

    “师兄……”楚轻狂掩了门,走过去,探头看了看他的书卷,笑了:“你和容儿一样,就喜欢医书,除了医书,就没其他好看的吗?”

    男子,楚轻狂的师兄顾擎笑了,放下书说:“那你知道沐筱萝为什么喜欢看医书吗?”

    楚轻狂的眸子就黯然了:“她想医好她的腿,所以才不顾一切地学医!”

    “同理!我看医书也是想医好我的病!”顾擎笑着起身给他倒茶,边说:“你没病,当然不能理解我们的痛苦!这一点,我和沐筱萝应该同病相怜,咳……”

    他转向一边,轻咳了数声,楚轻狂赶紧接了他的茶壶,嗔怪地说:“我自己来就行了,你快休息一下!”

    顾擎只好递给他,重又坐了回去,低喘了一会,苦笑道:“我这把身子是越来越差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去!”

    “胡说什么,都告诉你多少遍了,你不会有事的!吴大哥说他收集了很多药材,过了年就进京给你医治,也就二十多天的事了,你会有什么事!”

    楚轻狂将水递给他:“吴大哥说能把你治好,那是一定能的,你就算不相信我,难道还不相信他!他的药都能让水佩站起来,难道还不能救你一点咳喘之病吗?”

    “呵呵!”顾擎失笑:“二十多天不知道会生什么事,你就那么有把握二十多天后我还在京城?”

    楚轻狂就沉默下来,看看他才说:“封地的事你知道了?”

    顾擎慢条斯理地说:“身为当事人之一,我都要被分派到外了,还不知道的话怎么做皇子啊!”

    “武铭正今日才知道的!”楚轻狂纠正他:“据说这事只有几个人知道,怎么就传到你这了?”

    顾擎笑眯眯地看着他,说:“你忘了,我是‘父皇’最宠爱的病秧子四皇子,我是几个皇子中最不可能成为太子的人,没有威胁,消息传到我这就不奇怪了!”

    “那老头召见你了?”楚轻狂撇撇嘴,一脸的不以为然,当然这只是外表,而内里……那渐渐变蓝的眼眸暴露出他情绪的变化。

    顾擎苦笑,老头?这世上敢用这种轻蔑的语气称呼皇家至尊武二帝的人,估计也只有楚轻狂了!

    “嗯,昨晚秘密召见了我,说几块封地我可以优先选择,让我想好了先和他说一声!”

    顾擎苦笑:“还说我的王妃要在走之前定下来,否则就给我指亲了!这次,武二帝是认真了,我们不娶不行了!”

    开心开心,几天我的月票排名就上到了12,感谢亲们的大力支持哈。谢谢谢谢!o(n_n)o,让偶编编看看,偶还是有支持者的,哈哈!

    梦回江南

    “这次,武二帝是认真了,我们不娶不行了!”顾擎苦笑道。

    “是你不娶不行,不是‘我们’!”楚轻狂笑着纠正。

    顾擎横了他一眼,冷笑道:“四皇子是你好吧,我只不过顶了你的名声,帮你扮演好这个角色而已,别指望我还替你娶妻生子呢!”

    楚轻狂无辜地说:“谁说我是四皇子?你我往街上走一圈去,谁会说我是四皇子,这么多年来四皇子都是你,大家也只承认你,你还是认下吧!娶妻什么的你也上吧,我有容儿了,别指望我!”

    顾擎又横了他一眼,蹙眉说:“义父不是为沐筱萝责打过你吗?你还不悔吗?”

    “我为什么要悔?喜欢容儿我就不认为是什么错事!义父能接受她皆大欢喜,要不能,我带容儿远走高飞,这里的事我都不管了!”

    楚轻狂任性地说着,心里却一阵阵苦涩,远走高飞,谈何容易,楚云安运筹帷幄了那么多年,怎么能允许他破坏自己的大计!

    顾擎戳穿了他:“真有你说的那么轻松,你也不用把沐筱萝留在沐府了!”

    “哈哈,这也被你看穿了!……好吧,我承认,我是为了保护她才把她留在沐府的!”

    楚轻狂收敛了笑,看着顾擎诚恳地说:“这些年来,你该知道我的性格,我谁都不怕……除了义父……我不怕他逼我娶水佩,我只怕他对付容儿!我愿意忍受他让我做任何事,除了伤害容儿这一件……这是我的底线!”

    “可是……义父不会容忍任何人破坏他的计划……”顾擎同情地看着他。

    “我也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容儿,即使让我付出一切代价,我也不允许!”

    楚轻狂冷笑:“我不要皇位,我也不要做什么劳什子四皇子!现在有你,即使没有我,他的计划也能顺利进行,你以为他真的在意我吗?”

    “可我这四皇子毕竟是假的!你才是有武家血统的真正的皇子!号令天下,才能名正言顺啊!”

    顾擎自嘲:“假的就是假的,何况挑了我这个病秧子,说不定大事未成就死了……他怎么会放你走呢!”

    “什么真的假的,在武家人眼中,我这个真的早就死了!我也从没当自己是武家的人,我就是楚轻狂,一个江湖人士,一个商人,只想这样逍遥自在地过一生,权力皇位对我都没什么意义,谁想要让谁去要吧!”

    楚轻狂的语气没有愤慨,似乎真的没放在眼中,顾擎默然,这位师弟的随心随性他了解,还真不是有人能勉强他的,弄不好,他愿意鱼死网破也不会任人宰割,只是对方是养育了他们多年的师傅,他能反抗得了吗?

    “先别说这些,封地的事义父知道了吗?”楚轻狂蹙眉说:“你如果真的被遣出京城,可就很难回来了!”

    顾擎苦笑:“四皇子是你好吧!别老说是我!我这身体还能顶你多久?迟早你都要回王府过回你的生活,你自己不好好想想你的后路,都推我身上干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