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602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3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重生之低调大亨

    楚轻狂叹息,诚恳地说:“我只希望日子永远这样过,你继续做四皇子,我在外面跑!你知道我生性好动,要让我每天窝在王府中,估计三个月不到我就病入膏肓了!你别每天说活不久,这话我不爱听,你和水佩都是我的亲人,就算要我倾尽天下的财富为你们医治,我都是愿意的!”

    这话换别人说,顾擎可能会半信半疑,可是楚轻狂说了,他是完相信的。 .目光有些复杂地看着楚轻狂,无奈地笑道:“好,好,我以后不说了,能陪你一天是一天!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来,我和你说说,这几块封地你想挑哪块?”

    他从书卷中拿出三张字条,递给了楚轻狂,边说:“我们两先商量一下,有个底,再和义父说去。”

    楚轻狂接了过来,上面依次写着江南、蜀地,淮南。

    他抬头,抖了抖写有江南那张纸条,挑眉道:“这个不用想了,不去!”

    顾擎故作不解:“这不好吗?回江南刚好回去找水佩,又是自己的地盘,一举数得!”

    “正因为是自己的地盘,所以不用去也能一手掌握!你别和我装,你心里也是这样想的吧?蜀地和淮南,你选哪?”

    楚轻狂一手支了下颚,虽然是问顾擎,眼睛却变得深邃了,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擎也没急着回答,似在等楚轻狂考虑好再一起说,奇怪地,他觉得好笑,两人一听到封地的事想的不是怎么留在京城,而是不约而同想哪块封地去了最有利。

    这算是多年合作培养下来的默契吧!在外人眼中,他们有时就是一个人,不同的时候根据需要扮演着同一个人,消息及时互通,甚至认识的人都及时沟通。

    两人又都很聪明,加上顾擎有病应酬也不是很多,所以这么长时间,有两个四皇子的事从来没人现,也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

    只是有一点,楚轻狂从来不去皇宫,什么皇家宴席应酬都是顾擎承担了。有次顾擎忍不住,问道:“小九,你真的不愿去见见他吗?他的病越来越重了,你真的不打算见他最后一面?”

    楚轻狂的回答是冷笑一声,说:“他是我什么人,我为什么要去见他?就算他是我亲爹,他可有养了我一天?他那么多的儿女,也不在乎少我一个,见了如何,不如不见!”

    平日随和的楚轻狂,在这事上的固执是无人能劝的,久而久之,顾擎为避免惹他不高兴,也不提了,反正皇帝老子是他爹,认不认只有他才做得了这个主。

    蜀地和淮南相比,顾擎更喜欢淮南,靠近江南,水路6路都交通便利,地大民富,就算日后想回到京城,也容易招兵买马。

    蜀地山路崎岖,虽然土地肥沃,可当地的小诸侯也众多,对于手中无实权的他并不是最有利的选择。

    抬头看楚轻狂,刚要问他选择什么,楚轻狂就扬了扬手中写有蜀地的纸条,说:“选这个吧!”

    “为什么?”顾擎这次是真不解了,他有优先权,为什么不选淮南呢!

    楚轻狂一笑,说:“你知道淮南好,武铭正就不知道吗?你如果选了淮南,就会成了他的眼中钉,一定想你有谋反之心。而江南,想也别想,那个奸诈的贺皇后一定留给了五皇子,虽然说让你先选,你敢要吗?所以,只剩蜀地,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顾擎学他摸下颚,蹙眉道:“义父一定不会同意要蜀地的!我们还是先看看他怎么说吧!没准他有办法扭转局势!”

    楚轻狂点头:“那你去找他商量吧!他这几天生我的气,我就不去见他了,等他心情好点再说!”

    顾擎叹口气,走过去从柜子中拿了一瓶药出来,说:“来,我给你换换药吧!”

    楚轻狂就脱了外裳,裸了上身走过去,背对着顾擎坐下。

    顾擎将他背上包扎的布条慢慢打开,看见那筛子般的小伤口,有的已经结疤了,有的不知道是不是他好动,竟然还没愈合,还会渗出血。

    顾擎边给他上药,边问:“义父还是让你坚持娶水佩吗?”

    楚轻狂蹙眉,轻轻点了点头。顾擎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了,叹了口气说:“你就不能和三小姐说说吗?两个都娶,我相信你决不会亏待她的!”

    楚轻狂冷笑道:“两个怎么娶?容儿不会做妾的,我也舍不得让她做!水佩呢,她肯我也不肯,我一直当她是妹妹你不是不知道!我要真想娶她,就算她断了腿又怎么样呢!早几年就娶了,何必等现在!”

    顾擎默然,说真的也无法想象楚轻狂和水佩生活的样子,他这么狂放的人,不是水佩那丫头能拴得住心的,与其真成亲后不幸福,还不如现在对她狠心一点,这样她或者还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想着离开时,水佩眼泪汪汪地拉着他的样子,顾擎心头有个地方软软地痛,那时候就觉得这一去会是诀别了!

    这么多年分隔两地,只是从别人的口中知道着她的消息,听着她的点点滴滴,担心着她的衰弱,欢喜着她的康复,忧虑着她的幸福……这样的她,还记得她生命中曾有个顾擎哥哥吗?

    梦回江南,那些童年的记忆已经遥不可及,唯有那双泪眼依稀是他唯一的牵挂!

    今生还能再见吗?

    先汗个,前几章的周泽是戚泽,戚刚的儿子,被俺糊涂写错,给大家道歉,忙昏头,竟然没现,还是个亲给指了出来,对不起对不起!大家原谅下,以后再出现就改回来哈,是戚泽~~~~(&a;a;a;a;gt_&a;a;a;a;1t;)~~~~

    价值连城

    洪坤收义女,又是原老侯爷的孙女沐筱萝……这些日子名动京城的名人,那轰动就不是人人能比了。

    一大早,沐府就络绎不绝地收到贺礼,都是一些洪坤的旧识还有一些以前和沐家交好的朋友送的。大家看沐筱萝孤女一个,早有心照顾了,趁这时机送名正言顺。

    所以沐筱萝院里一天就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地收礼,戚泽都收得感慨,问沐筱萝:“这是做给活人看还是买个良心安宁啊!”

    沐筱萝笑:“你管他那么多,送来就收下,吃不了的卖了,等干爹回边关时,让他拿去给边关的将士买粮食,也算咱们替他们积德!”

    戚泽一听眼睛一亮,笑道:“这也是一种办法,反正咱们不落自己腰包,不亏心,也算为他们做好事吧!”

    收了一个中午,总算没人来了。沐筱萝小睡了一会,起来向兰已经换了翠竹守在门口,她也不问她伤有没有大碍,换了衣服,梳洗后就坐了轮椅任她将自己推了出去。

    洪坤已经先去酒楼招呼客人,沐筱萝在向兰和戚泽的照顾下,也准备前往酒楼。刚要出门,遇到了三皇子武铭元,他带了荣光,马向和一顶轿子,说要送沐筱萝去酒楼。

    沐筱萝淡淡地扫了他一眼,说:“谢谢三殿下美意,只是从容很久没上过街了,今日天气转好,正想趁机走走。这里离酒楼不远,我们还是走过去吧!”

    她对戚泽向兰招呼了一声,戚泽就将她抬下了石阶,向兰看看武铭元,赶紧将她的斗篷拿给她披上,生硬地说:“三小姐,天冷风大,你还是坐轿子吧!”

    沐筱萝笑了笑说:“这点风我还能受得了,你要真为我好,就赶紧走吧,免得去迟了,让人家久等!”

    武铭元上前一步,对向兰说:“三小姐要走着过去,我们也陪着走过去吧!本王也很久没上街了,一起走走!”

    有了武铭元的话,向兰这才推了沐筱萝往前走。

    离开了沐府一路前往酒楼,天冷,路上人少,沐筱萝看着熟悉又陌生的街道,感慨万分。这是穿越过来第二次上街,两次心情都不是很好,上一次有周勤冲她扔鸡蛋,这次没人敢扔鸡蛋了吧!

    武铭元的侍卫们都紧随其后,有这位正当受宠的皇子护卫,有人扔才奇怪了!

    沐筱萝瞥了武铭元一眼,想起还有贺冬卉这个人的存在,沉吟了一下,以武铭元现在拼命想讨好她的样子,要是她将贺冬卉陷害她的事告诉他,不知道他相不相信呢?

    想了想,还是放弃了,一来就不想借武铭元的手为自己报仇,二来她还不想报复贺冬卉。

    不是有句话叫爬得越高,摔得越重吗?她就放着贺冬卉爬,最好爬到皇后的位置,她再出手……那种得到了一切又瞬间失去的感觉贺冬卉没尝过吧,那就让她好好尝尝!

    “三殿下,和你打听个人的下落,可以吗?”

    沐筱萝突然开口,倒吓到了武铭元,侧脸弯腰,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筱萝,你想问谁的下落?尽管问,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沐筱萝在心里嗤笑他这副贱样,淡淡地说:“那日进宫参加选妃,我不是带了个丫鬟春香去吗?后来我被下了大狱,也不知道春香怎么样了,三殿下可以帮我打听下吗?她和我姐妹一场,就算死了我也该去她坟前祭拜一下!”

    “春……香!”武铭元的脸色有些变了,慢慢直起腰,一副深思的样子,少顷,说道:“我有印象了,就是跟着你离开沐家的那个丫鬟吧?嗯,你放心,我会帮你打听的,一有消息就告诉你,别急啊!”

    “那多谢三殿下了!”

    沐筱萝垂下了眼,唇边勾起了一丝冷笑。春香的下落她曾经让楚轻狂帮她查过,她下了大狱后春香就失踪了,不在大牢里,也不在大皇子手上。

    大皇子陷害忠良一事闹开时,沐筱萝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联系所有生的事来考虑,她觉得周勤中毒只是一个开端,为了就是引出后面一系列的事。

    武铭元遇刺,才有大皇子捉拿刺客一出戏!谁有权利不用?大皇子借机铲除异己……这其中再稍微挑拨一下,陷害沐家就一箭双雕了……

    这一幕戏演下来,受益最多的是谁?——三皇子!

    沐筱萝甚至大胆地猜测,武铭元遇刺绝对是苦肉计,为的就是把大皇子推到风浪的前汐,借他的手铲除异己,再来渔翁获利!

    这一猜测无法得到证实,和楚轻狂提过,他说他也怀疑是武铭元的苦肉计,只是武铭元的确受伤了,又找不到人证,只好怀疑归怀疑,小心提防这人罢了。

    沐筱萝自己想,如果一开始就是武铭元的计谋,那么春香下毒陷害她就是受了武铭元的指使,这天下如果有人知道春香的下落,那就非武铭元莫属了,所以才有她试探的问题。

    武铭元这样一回答,倒让沐筱萝坐实了春香在他手上的怀疑,而且多半还活着……

    只是任沐筱萝怎么想,都不会想到春香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活着!等日后偶然见到她时,沐筱萝对她生出了另一种敬佩之心……毕竟作为一个丫鬟,能从视生命为草芥的武铭元手下活下来的确是不能不敬的!

    才到醉香楼,远远就看到一白衣男子站在门前,如墨的长飞扬在风中,和他身上的白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说是玉树临风也毫不夸张!

    沐筱萝看见那身影,莫名地心中一暖,才现虽然只有一天多没见到他,感觉却像很久很久没见过似的,竟然觉得很亲切!

    额……意识到自己思想的变化,她被吓到了,楚轻狂什么时候对她这样重要了?

    低垂了眼,她怕自己的眼睛暴露了自己的想法,有些纠结地捏住了斗篷的边角,不敢去看迎上来的楚轻狂。

    “三殿下……三小姐,好久不见啊!”

    楚轻狂的声音有一点点的不同,沐筱萝忍不住抬眼,看到他含笑的双眸热烈地看着她,那样子,似乎周围没人的话,他早将她拥进了怀中。

    两世为人,沐筱萝情商再低,又怎会不懂一个男人这样的眼神代表什么呢!

    这是一个陷入了情网的男人,你可以怀疑一切,不用怀疑他此时的热情!

    沐筱萝对他的回礼是生气地瞪了他一眼,精明的武铭元在此,他难道不怕被怀疑吗?

    “三小姐,上次还说找你好好聊聊,无奈老家中突然有急事,将楚某招了回去,一别数月,没想到回来竟然听到你们家出了那么大的事,真是遗憾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