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 60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6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天阿降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

    沐筱萝很反感他这话,正想据理相争时,戚泽进来报告,说宫里太监来传旨,让洪坤即刻进宫面圣。 .

    洪坤匆匆换了朝服走了,沐筱萝只好怏怏不快地回到自己的小院。

    地下宫殿。

    楚云安瞪着站在殿下的楚轻狂,一脸的不善,阴冷的声音响彻了大殿:“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楚轻狂平静地直视着他,说:“我说,我要娶沐筱萝,不是以四皇子的名义,只是以醉香楼老板楚轻狂的名义,望义父成!”

    “啪!”楚云安手边的茶盅就飞了起来,直直地冲楚轻狂头上摔了过来,他只偏了偏头,那茶盅就飞过去,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楚轻狂一拱手,淡淡地说:“义父别生气!四皇子有四师兄在做,有没有我都无所谓!我答应义父,虽然不做四皇子,该我做的事都不会少做,一定会辅佐四师兄做好该做的事!只求义父成我和容儿在一起!”

    “你……冥顽不灵,无药可救了!”

    楚云安冷笑道:“为了一个女人,好好的四皇子不做,你还有脸和我说会辅佐你师兄做好该做的事?你要我成你们,那谁来成水佩呢?谁来成我们呢?我们这么多年为你做的一切都不及那女人吗?你一声不做了,这些年我们的努力是为了什么,为了谁呢?”

    楚轻狂垂眼,艰难地吐出:“我从来就没想过要做皇上!”

    此话一出,殿内顿时一片静寂,似乎连呼吸都停住了,楚云安阴戾地看着楚轻狂,眼睛里闪过一抹杀气,半响转化为一声轻笑:“你没想过做皇上?那你为什么要答应回来做四皇子呢?你以为我们做这一切,就是为了成你的‘孝心’?见一见你那从没谋面的父亲?”

    楚轻狂语塞,他不想对着楚云安承认心底那丝不甘!

    他怎么能承认,只有做四皇子,他才能见到他!才有机会看看他娘亲至死牵挂的男人有何出众之处!

    他怎么能承认,当初答应做四皇子,只是一抹虚荣心在作怪,是身为皇家的血脉在作怪,想体验一下那高高在上的血脉有什么不同!

    他怎么能承认,他得到的只有失望,只有后悔!原来有所得必有所失,得到皇权的同时,他也失去了自由!

    如果没有遇到沐筱萝,这一切都可以当做人间一场游戏!

    可是,遇到她,目前为止,唯一让他心动的女人,放了手……他还能再遇到相同的她吗?

    错过她,任他日后皇袍加身,三宫六院,能填满他心中的这一点缺憾吗?

    小九的弱点

    殿内的气氛有些冷了。

    两人一人高坐在上,一人孤单地站在下面,互相对峙着。

    许久,楚云安冷笑一声,说:“我让你去想清楚再来见我,你就是这样想清楚的?”

    楚轻狂垂眸,有些意兴阑珊:“义父,我知道我的行为有些任性了!可是我想得很清楚了,我对皇位没有半点兴!这些年来义父你们为我做的我也感激不尽!除了沐筱萝这一事,不管要我做什么,狂儿如果皱一皱眉头,就不配做义父的义子!狂儿一片诚心,义父明鉴!”

    “开弓没有回头箭……为了那个女人,即使让你失去所有,你也不在乎?”楚云安的脸色越来越差,手都把椅背上的扶手快捏断了。

    楚轻狂依然垂眸,淡淡地说:“狂儿本就一无所有,一切都是义父给的。义父体恤狂儿一片苦心,愿意收留狂儿,狂儿感激不尽!如果义父觉得狂儿不孝,要将狂儿驱赶出门,狂儿也毫无怨言……”

    “那你觉得你一无所有时,那女人还会跟着你吗?”

    楚云安不客气地打断他,冷笑道:“离开楚家,你拿什么来让她锦衣玉食,拿什么来帮她治腿?一个残疾之人,值得你这样的牺牲吗?”

    楚轻狂平静的说:“这些狂儿都想过了,狂儿只能说值不值得只有做了才知道!狂儿目前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和她在一起,就算不能给她锦衣玉食,也会一直陪在她身边!”

    “你……”楚云安被他气得怒极反笑:“好……好个痴情种!我倒没看出你和你娘一样痴情啊!好……好,我倒要看看,那女人值不值得你如此付出!娶她……哼,你可以去试试,去告诉她你一无所有了,看看她会不会嫁给你!有本事,你别用楚家少主的身份,也别用四皇子的名义,我就看看她怎么嫁你!”

    “谢谢义父成!”楚轻狂犹豫了一下,跪了下来,给楚云安磕了三个头。

    楚云安头扭到了一边,阴森地说:“别行这么大的礼,又不是生离死别,义父还等你回来呢!”

    楚轻狂没出声,磕完起身走了出去,依然是诸葛翎给他开门,低声劝道:“小九,你和你义父闹什么别扭,不就是个女人吗,说几句好话让你义父给你收了,水佩那我去帮你劝劝就没事了,闹成这样多不好!”

    楚轻狂叹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义无反顾地走了出去。

    吕峥看他走远,才折回去,站在楚云安面前问道:“大哥,就这样放他走啊!”

    楚云安冷笑:“小九翅膀长硬了,想自己到处飞了,不让他飞,还能绑着他吗?就让他去到处去飞飞,碰个头破血流时,他就会回来了!”

    吕峥忧虑:“小九不同其他人,他太聪明了,大哥不怕他飞出去就回不来吗?”

    楚云安伸开手掌,看了看,又握紧,一笑:“再聪明的人也有他的弱点,小九是聪明,可是他也有弱点……你知道他的弱点是什么吗?”

    吕峥疑惑地摇摇头,诸葛翎却暗地苦笑,小九的弱点就是心太软!

    他可以自由地到处飞,可以不顾自己的危险,可是顾擎和水佩如果有危险,他即使在天涯海角,也会第一时间飞回来的!

    楚云安收敛了笑,对吕峥说:“他不是想娶沐筱萝吗?你让亦巧去帮帮他的忙,女人更了解女人想要什么,让她别让我失望!”

    吕峥皱眉:“大哥,何必那么麻烦,让我去杀了沐筱萝,小九就会回头了,何必绕来绕去!”

    楚云安横了他一眼,似笑非笑:“人心不是这样收服的!杀沐筱萝简单,只怕小九从此就记恨上我了!我要一个恨我的人做什么?要恨……就让他恨抛弃他的女人吧!他那种心高气傲的人……这样的打击往往才是致命的!”

    吕峥恍然,看了看诸葛翎,奉命行事去了。

    楚云安转向诸葛翎,笑道:“让顾擎用四皇子的名义也去求婚吧!想玩,大家就玩大点!我倒要看看,他这四皇子要不要做!……我看他怎么回来求我!”

    诸葛翎迟疑了一下问道:“万一假戏真做呢?如果洪坤选了四皇子做女婿,那水佩怎么办?洪坤是不会允许沐筱萝做侧室的!”

    楚云安不在意地说:“那有什么,洪坤只要肯支持狂儿登基,水佩做个贵妃娘娘也没什么!何况,狂儿要真做了皇上,他怎么能立一个断腿的女人为后呢!以他和水佩的感情,水佩的后位有谁能撼动呢!”

    诸葛翎就默然了,看看楚云安意犹未尽的样子,突然打了个寒颤,楚轻狂真要做了皇上,楚云安还能允许沐筱萝活着吗?

    楚云安没理他想什么,自顾起身走到了后殿。沿着后殿走下去,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的尽头有个卧室,楚云安走到床后,摸索了一下,床就往一边滑开了,露出了一个密室门。

    再打开,里面的密室是个书房,书柜中放了许多字画还有大大小小的盒子,楚云安从书柜上层取下个锦盒,打开,里面是个玉瓶,他晃了晃,玉瓶中还有几粒药丸,他将玉瓶揣到怀中,关了密室门,离开了地下宫殿。

    今日已经是初四,再有十多日,就是牵情毒初之日,中毒之人毒时会被药性迷乱本性,像动物一样情,再刚烈的汉子也难抵御欲.火焚身的痛苦。

    如果欲-火在一时三刻之内没有尽情泄,便会立时疯颠狂而死。但一经泄,药力又会趁机侵入骨髓,使真元消散武功暂失。

    这牵情毒是苗疆一女子所创,开始是拿来对付负心的男子,每月十五毒一次,中毒的人可以寻其他女子***但是七次后没有解药的话,这毒就会在骨髓中沉淀,轻者让中毒者身瘫痪,重者武功尽失,甚至死亡。

    上次楚云安让吕峥给楚轻狂服的就是牵情毒,因为楚轻狂几次拒绝回家,楚云安不相信他只是为了一个女人违抗自己的命令!当时只是想试试他的忠心,没想到楚轻狂不知悔改,居然说出了不做四皇子的话。

    现在楚云安觉得自己没做错,楚轻狂如果一意孤行,这牵情毒还可以拿来牵制他,不怕他不服。

    至于牵情毒的解药,楚云安并不担心楚轻狂能配出来,牵情毒是苗疆多种毒物炼制而成,不知道配方想配制出解药难上加难,一不小心解药还变成毒药!即使药王吴冠子估计也拿这牵情毒毫无办法,所以楚云安放心得很。

    七次月圆,这段时间足以生任何事,也够考验出一个人是否忠心,楚云安所要做的就是等……

    洪坤奉旨进宫,面见武二帝,开始还以为是什么紧急要事,没想到是关于沐筱萝还有皇子出京封地的事。

    武二帝忧心重重地说:“爱卿,皇子封地的事你怎么看?”

    洪坤也是赞成皇子封地的一派,只是身为手握兵权的重臣,他一向稳重,不好干涉内政,此时武二帝问道,就不吐不快了说:“皇上,几位皇子已经成年,陛下该在其中挑选一位早立了太子,这样明确了储君,就免得群臣各自为政,对朝廷大为不利啊!大皇子就是教训,陛下要引以为戒,这是毁我武氏栋梁国之根本的事,亲者痛仇者快,万万不能再有相同的事生啊!”

    武二帝脸有些讪讪的:“朕就是顾及这事的教训,才下定决心立太子,给剩下的皇子封地啊!爱卿,依你之见,谁做太子比较适合啊?”

    这事洪坤就不能口无遮拦乱说了,皇后一族的根基在那,不是他一人之口就能动摇的,弄不好送了老命不说,还要连累家人,犹豫了一下,他道:“谁做太子不是臣一人说好就好!臣想各位大臣心中都有本帐,陛下心里也一定有人选了,只是没拿定主意吧!这样吧,臣建议陛下搞个风评,让诸位大臣都上一个折子,写上自己心中太子之位的人选,如果大都和陛下不谋而合,陛下就顺应民心,立这位皇子为太子吧!”

    武二帝眼一亮,击掌道:“洪爱卿这主意好,朕准了,改日择个吉日就这么办,定下太子之位,将余下的皇子派往各自的封地也算了却朕的一桩心事!”

    “陛下圣明!”洪坤见大事已了,正想告辞,谁知武二帝话题一转,就转到了沐筱萝身上。

    如此狼狈

    “爱卿,听说你收了立德家三女做义女,有这事吗?”武二帝笑眯眯地问道。

    洪坤一抱拳禀道:“回陛下的话,确有其事!臣等一行借住沐府,为避嫌疑,也是看沐筱萝孤身一人可怜,臣就收了她做义女!”

    “你别紧张,朕没什么意思,就是随口问问!”

    武二帝漫不经心地又道:“听说你招拢了京城未婚配的男子,给沐三小姐选夫婿,有这事吗?”

    洪坤平静地道:“回陛下,此事也是事实!臣过些日子就要回边关了,不忍心看容儿无人照顾,想为她择一夫婿代为照顾,可是有什么不妥?”

    武二帝轻咳了两声,说:“爱卿,沐筱萝是元儿的妃子,你作为元儿的姨丈,怎么能做这事呢?一女二嫁,这不是抹了皇家面子吗?”

    洪坤就拧了眉,有些不悦了:“陛下,沐筱萝已经被二殿下立休书一封休了,男婚女嫁,各不相干!怎么能说一女二嫁呢!”

    武二帝蹙眉:“休了?有这事吗?朕怎么不知道!”

    洪坤禀道:“确有其事,当日容儿和王妃闹了点小矛盾,害王妃掉了胎儿,皇后娘娘一怒之下下令责打容儿三十刑杖,打断了容儿的腿。因为她无法站起来,三殿下就休了她,写休书时二殿下也在场,陛下如怀疑臣说的不实,可宣二殿下来作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