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 60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8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掌家小农女

    说罢,楚轻狂深深一揖,走出了书房。.

    沐筱萝看见四皇子侧身让开楚轻狂,楚轻狂在走过他身边时停了停,目光复杂地看了看四皇子,什么都没说地走了出去。

    大概楚轻狂没给四皇子行礼,让洪坤有些不悦地皱起眉来,也没挽留,看着他走出院子,才问道:“四殿下,这人和你有仇吗?”

    四皇子武铭钰收回目光,淡然一笑:“是有点小间隙,让姨丈和三小姐见笑了!”

    沐筱萝心中一动,这是楚轻狂临走前告诫她的原因吗?因为和四皇子有仇,所以才不想她嫁给他!

    心下好笑,这人还真是善妒,她都答应嫁给他了,难道他以为她还会反悔吗?

    别的不说,就冲她对四皇子什么都不了解,她怎么会嫁给他!

    就算他送了一本珍贵的医书给她,她沐筱萝也不是没见过世面,怎么可能这么容易一本书就收买了她的感情!

    “这人就是那个楚老板吗?他来做什么啊?”洪坤不悦地问戚泽。

    戚泽陪笑:“大概也是来说亲吧,小侄看将军不在,就斗胆让三小姐招呼了!”

    洪坤不悦地冲沐筱萝说:“容儿,不是和你说了吗?商人和我们不同类,这种人唯利是图,只懂得钻研,不适合你!下次别见了!”

    当了有可能是楚轻狂‘仇人’武铭钰的面说这话,沐筱萝的脸色就有些不好了,她的朋友爱交谁就交谁,洪坤即使是她的义父也不能这样侮辱楚轻狂啊!

    沉了脸,沐筱萝拿了拐杖站起来,给洪坤面子也没反驳,只是冷冷地说:“义父有贵客,从容就先告退了!”

    说完也不等洪坤说话,就一路走出来,向兰过来扶她,她也不理,径直走回了后院。

    武铭钰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看着她倔强明摆着生气的背影远去,才转向洪坤说:“姨丈,小侄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怎么三小姐好像对小侄很生气啊?”

    洪坤有些不好意思,挥挥手说:“没有的事啦!估计刚才和那姓楚的有什么不愉快,迁怒我们了!说到这,我还真头疼她的脾气,和小时候一样犟,不高兴马上就暴露出来,也不懂得收敛一点,难怪在三王府吃亏啊!”

    武铭钰微笑道:“这样的性格也还好了,直爽,不虚伪!也要有这样敢爱敢恨的性格,才能和传说中宁死不屈的刚烈女子相符合,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能这样的,姨丈别对她过分责求了!”

    洪坤有些诧异,看了看武铭钰叹口气说:“四殿下肯这样公正看她!难得!姨丈何尝不知道这一点啊,只是看着她不懂掩饰自己,为她着急呢!这样的性格嫁人,有几人受得了啊!”

    武铭钰就笑了,淡淡地说:“姨丈担忧的没道理了,这天下之大何尝没有好男人呢!说不定就有这样一个男人,肯为三小姐放弃一切,肯包容她,觉得她的一切,包括这样的性格都是很可爱的……”

    洪坤狐疑地看了看他,见他的笑里有种和善的宠溺,不由心中一动,若有所思地问道:“四殿下,你今天找姑丈有什么事啊?是不是也是为了容儿……找姨丈说亲?”

    四王府,已经掌了灯,武铭钰的轿子才翩然而至。轿子一直抬到内院才停下,顶着武铭钰名字的顾擎还没下轿就在轿中咳了起来,副将佟成担忧地问道:“四殿下,怎么样了?”

    “不碍事,刚才吹了点冷风,休息一会就好!”武顾擎拉拢斗篷,下了轿,径直往主屋走去。

    丫鬟玉菱听见声音已经迎了出来,轻声说:“殿下,屋里已经生了火,药还热着呢,你赶紧趁热喝了吧!”

    “谢谢,辛苦了,没什么事你们先去歇着吧,有需要我再叫你们!”顾擎微笑着冲玉菱点了点头。

    小丫头脸就红了,低了头说:“殿下客气了,这是奴婢该做的!殿下不用奴婢侍候,奴婢就外面侯着了!”

    佟成帮武顾擎开了门,一股热浪就扑面而来,他帮武顾擎解了斗篷,看到桌上还冒着热气的药就笑道:“爷,玉菱这丫头是越来越懂事了,算好你要回来,就把药熬好了!爷,喝了吧!”

    顾擎蹙眉看了看,在火盆边坐了下来,说:“先放着吧!我先看看这个再说!你先下去歇着吧!”

    佟成放开斗篷,将他的药端来他手边的桌子上,才退了下去。

    顾擎将手放在火盆上方,感觉到那灼热的温度才觉得身上开始暖起来。随手拿过桌上的书,他看也不看那碗药,展开书卷,正要看,就听见一个声音幽幽地说道:“人家一番好意熬了药,你要是倒了岂不是辜负了人家一片心意?”

    顾擎抬起头,看向床榻,一笑:“比起让我喝药,我更好奇,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有可能选择别人,你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呢?”

    “如果那人不是你,我不会给他任何机会!”

    帘幔后走出了楚轻狂,俊秀的眉目间充满了霸道的气息,虽然是一身白衣,却丝毫不比洪坤或者任何皇子的气势差。

    顾擎暗暗叹了口气,不能不承认皇室的血统真的有其优良性,就楚轻狂来说,那眉目间的贵气都是他这个假皇子再修炼几年也赶不上的!

    “可是洪坤似乎更喜欢我!”顾擎不怕激怒楚轻狂似地微笑道:“他说我性格好,又没娶过亲,一定会善待‘容儿’的!”“不许叫她‘容儿’,她是我的!只有我才能这样叫她!”楚轻狂霸道地瞪他说:“我不管义父让你做什么,你可以去做,但不准如此亲热地叫她!”

    顾擎忍不住就笑出来:“小九,看不出你竟然如此霸道,就一个称呼也要限制我啊!那要是我真娶了她,你这四皇子要不要回来做啊?看来还是义父比较了解你……釜底抽薪啊!”

    “他让你用四皇子的名义娶她?”楚轻狂蹙眉:“他这是在逼我吗?”

    顾擎意味深长地说:“你以为他真的肯放你走吗?自由是要付出代价的!要自由就失去沐筱萝,要沐筱萝你就失去自由!”

    “我两者都想要!”楚轻狂有些烦躁起来,第一次在顾擎面前失去那种游刃有余的逍遥风度,咬牙说:“我就不信不是四皇子我就不能娶容儿!”

    顾擎轻咳了两声,才说:“我也希望你心想事成,那我就不必为难了!否则,还要替你娶妻,真累啊!”

    楚轻狂白了他一眼,说:“没有那一天的!真逼得没法,我会自己来娶容儿的!……喂,你该喝药了,不是真想把药倒了吧!”

    端起那碗快冷了的药,楚轻狂将药碗端到他唇边,似笑非笑地盯着他,说:“我可是听说有人不好好吃药,才会让病情越来越重哦!”

    顾擎嗅到了药的苦味,心里一阵翻涌,头就扭到了一边,痛苦地说:“你就绕了我吧!这药我已经喝到看见就想吐的地步了!我觉得如果我死了,一定不是因为生病,而是被药苦死的!”

    “有那么苦吗?大男人还怕喝药!”楚轻狂不相信地凑到嘴边喝了一口,面色瞬间就变了,张了嘴瞪着顾擎,差点想将碗丢了。

    顾擎嗤笑道:“苦吧!大男人又怎么样,难道苦还会变成甜啊!就算是甜的,也会喝腻啊!告诉你啊,别再逼我喝药,再逼我死给你看,让你自己做你的四皇子!”

    楚轻狂横了他一眼,说:“你敢死,我追到阎王殿也会把你带回来,给我把药喝了,大不了给你这个!”

    他不知从哪摸出了个纸包,冲顾擎亮了亮说:“太原杜记的黑芝麻糖,前几日老四去采办,我托他专程带来的,你乖乖把药喝了,我就给你,否则我带回去孝敬刘掌柜了!”

    “威胁我啊!”顾擎有些不甘心地看看他,楚轻狂示威地晃了晃,就想放回去。

    “别啊!”顾擎有些委屈地端起药:“我喝还不行吗?”端了碗,闭了眼睛闭了气,把凉了的药一股脑地喝完,只冲楚轻狂伸出手。

    楚轻狂却叫道:“张嘴!”

    顾擎依言张开,楚轻狂扔了一块芝麻糖在他口中,那香味就窜了满口腔,顾擎满足地含着芝麻糖,竟然不觉得口苦了!

    享受完芝麻糖带给他的满足感,睁开眼,看见楚轻狂支了下颚看着他,一脸感慨的样子,不由挑了挑眉,问道:“在想什么?”

    楚轻狂耸了耸肩,现这动作是沐筱萝爱做的,不知道怎么就被自己学来了。叹了口气说:“师兄,你有没有现,我们小时候挺容易满足的,那时有一块芝麻糖就觉得高兴得什么都不能比!为什么现在我们拥有了很多以前不敢想的东西,我们反而没有以前快乐呢?”

    顾擎舔了舔唇角边的糖渣,才说:“因为人长大了,心就长大了,心大了,就无法填满了!”

    “是这样吗?”楚轻狂摇摇头,想到自己来的另一个目的,就问道:“封地的事怎么说?义父让你要哪?”

    “淮南,义父就看中了和江南接壤,起事方便!经营几年,筹足粮草,就可以图谋大业了!”

    顾擎也收敛了笑,认真地说:“我今天进宫去试探地和皇上一提,皇上没有意见,看来还是倾向四皇子的!”

    楚轻狂斜眼看了看他,忽然问道:“师兄,你说武铭钰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啊?一个病秧子,在宫中又没什么娘娘贵妃之类的给他撑腰,为什么就受那老头的宠爱呢?比他身体好的皇子都没如此受宠,他凭什么呢?”

    顾擎很淡定地说:“这个义父应该知道详情,否则也不会让我们冒充四皇子了!”

    楚轻狂冷笑:“那皇帝老头真瞎了眼,连自己的儿子被调了包也不知道!要是他知道他宠爱的武铭钰早已经是白骨一堆,不知道会不会被气死呢?”

    顾擎笑了,说:“这或许就是天意吧!死了一个真的,又来一个真的,他也没损失啊!把给武铭钰的宠爱给你,也算弥补你吧!”

    “哼,我才不要这样的弥补!他也弥补不了我失去的!”

    楚轻狂骤然起身:“我走了,有什么事让墨鱼找你!你配合一下,千万别让洪坤太喜欢你!我知道这很让你为难,你就当帮我的忙,日后我再感激你吧!”

    “等等……”顾擎叫住他。

    楚轻狂转身,顾擎想了想却挥了挥手说:“没事了,你去吧,有事再找你!”

    楚轻狂走了,顾擎呆呆地坐着,眼睛落在药碗上,突然一阵烦躁,手一拔就将碗摔了出去,碗的破碎声惊动了佟成,他在外面叫道:“殿下?”

    顾擎淡淡地说:“没事,不小心摔了碗,明天再来收拾吧!我困了,先睡下了,别让人打扰我!”

    “是,殿下!”佟成没了声音。

    顾擎依然坐在原处不动,看着破碗中流出了药的残渣,他脸上挂上了冷冷的笑:“小九,你知道我很为难,你为什么还这样要求我呢!你可知道……你真的很让我‘为难’吗?你是真龙天子,他不会真的把你怎么样!我只不过是个可以随时牺牲的赝品,我能承受他的怒气吗?”

    女人和兄弟,你选择什么呢?

    呆呆看着屋顶半天,怨气慢慢散了,低头看见刚才放碗的地方,那包芝麻糖还好好地放在那,顾擎矛盾地伸手拈了一块糖出来,送到嘴边,脑中莫名地又响起那人带点命令的口气:“张嘴!”

    顾擎抬手,将芝麻糖丢起来,闭了眼睛凭感觉张开口去接,糖是掉进口中了,奇怪,为什么没有刚才香甜呢?

    顾擎闭了口,在脑中幽幽地想:小九,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沐筱萝最终还是不能抗拒那套针法的诱-惑,隔日因为下雨,晚饭都是在自己房中吃的。吃完向兰收拾时她突然灵机一动,对向兰说:“我有点不舒服,先睡了,你们也去休息吧!”

    向兰奇怪地看看她,沐筱萝装模作样地用手揉着额头,做出一副头痛的样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