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608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55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向兰就说:“受了凉吗?那我给小姐烧碗姜汤来,喝了睡一觉会好的!”

    “谢谢啊!”沐筱萝看她离开的背影,微微一笑,没想到自己一瓶药竟然能有这样的效果,真是意外啊!可惜向兰太冷,平时一问三不答,不知道要怎么打动她才能将她变成自己的人。   .

    一会向兰真端了姜汤来,沐筱萝喝了睡下她就关门出去了。等向兰一走,沐筱萝马上摸出了天心石,给自己的各个穴位按摩了才开始扎针。

    屋里有点暗,还好她早已经熟悉各个穴位,就算闭了眼睛也能准确无误地扎到。外面在下雨,即使弄出什么异样的响动,想必向兰也不会注意,这就是她为什么挑今天试针的原因。

    医书上的针法早已经倒背如流,沐筱萝跃跃欲试中又有一丝害怕,如果弄了走火入魔怎么办?

    武侠小说中练武的人走火入魔就会神志不清,她如果神志不清是不是就会忘记自己是谁,续而忘记楚轻狂!

    如果轻狂再见到她,她已经不认识他了,他会不会伤心呢?

    沐筱萝有些迟疑,为了一套不知道效果的针法,如果散失了自己的理智,这算不算得不偿失呢?

    已经答应嫁给轻狂了,是不是也该和他说一声呢?可是如果和他说了,不用想,楚轻狂肯定不准,那霸道的男人宁愿养她一辈子估计也不愿冒这样的险!

    沐筱萝矛盾了,一边是能站起来的诱-惑,一边是未知的恐惧,还有对楚轻狂的留恋……

    她才现,原来不只不觉中,竟然让那男人走进了自己的心!什么时候已经从无所谓到在乎,再到现在的留恋?

    她怔怔地想着,突然想起楚轻狂说的话:“嫁给我,你可能没有好日子过了,我无法再给你锦衣玉食,也无法送你珠宝饰,这样的我,你愿意嫁吗?”

    她当时怎么想的?沐筱萝清晰地记起当时自己的想法:我不要你给我锦衣玉食,也不用你送我珠宝饰,只要我们同心,没有什么是我们做不到的!

    她选择他做伙伴的时候就是看中他的聪明,还有楚记的优势,现在没有楚记又怎么样呢!凭他们两人的聪明,她当时就觉得就算要天下又有何难呢!

    想到这层,沐筱萝突然意气风,她要的不是他照顾一生,而是能和他并肩俯瞰天下!

    那么,还有什么需要留恋的呢?这个险必须冒,成功了,从此摆脱拐杖,和他纵横四海!失败了,也只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当做这世上从来没有沐筱萝这个人!

    轻狂……他终会忘了她!

    这世上,没有谁缺了谁不可……

    沐筱萝想到这,坚决拿出了金针,连给楚轻狂留个什么话的念头都没有!

    留什么呢?在乎你的人看见徒惹伤悲,不在乎你的人,留了也等于白留!

    净了手,将一套金针一一在床榻上铺开,为了扎针方便,沐筱萝只穿了内衣内裤,平坐在床上放了帘幔就开始给自己扎针。

    这套针法非常讲究,必须顺着内力的方向缓缓扎入,深浅力道都要严格控制。

    开始沐筱萝还不觉得怎么样,越往下就越痛苦,扎一针就像拿刀在割自己的肉似的,那疼痛似乎来自灵魂深处,让她痛得大汗淋淋。

    怕自己忍不住叫出声来,沐筱萝拿了被褥的一角咬在口中,继续坚持。

    似乎就像前世一次执行任务中枪,当时没有医疗条件,就是自己拿刀挖出了子弹……沐筱萝觉得现在的痛比那时更甚,当时只是一粒子弹,挖出来就没事了!

    现在却是要将一套针法都扎完,那痛就变成无休无止了!

    疼痛中觉得时间流逝得更慢,十八根针才扎了一半她已经身都是汗了,汗水湿透了内衣,在身体周围形成了一圈水渍,她也顾不上怎么和向兰她们解释,强忍着痛继续进行。

    此时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是,幸好这些日子被楚轻狂的珍贵药材养胖了,身体也养结实了,否则以她以前的身体,早抵达不住这疼痛晕了过去。

    沐筱萝性格里就有一种固执,换了一般人可能会怀疑这针法是不是错误的,否则怎么会如此疼痛!又或者这疼痛谁能忍受,这会不会是写书人乱写的!

    沐筱萝却没往这方面想,而是固执地遵守着中医针灸的不通则痛的说法,认为自己痛就是因为不通,固执地要将一套针法部行完。

    “十四……十五……”

    沐筱萝手都是抖的,那种剧痛让她视线模糊,已经看不到周围是什么样子,只是摸索着按照记忆中的穴位一针针地扎着。

    窗外雨越下越大,她不担心向兰她们过来查看,只是担心自己能不能坚持到最后。

    还有几针?她努力将注意力集中,摸索着针,还有三针,一针要扎到头顶百会,二针是脚底涌泉。

    顺序是先脚后头,沐筱萝摸索着扎到了左脚,那剧痛就排山倒海地涌来,让她眼前一片黑暗,几乎立刻就昏了过去。

    她停了停,抓了被褥抹了抹满头的汗,定下心来又扎到了右脚,感觉体内内力开始杂乱涌动,她按照楚轻狂教的调息方法,将内力都沉到了丹田,虽然憋痛得难受,视线却恢复了些,能看到周围隐隐约约的家具摆设。

    最后一根了!是好是坏就看这一根,沐筱萝努力控制着自己激动的情绪,稳了稳手,拿起来金针。

    百会是人头顶最重要的穴位,也是身经脉血液必经之所在,就像连通各个枢纽的接口,一通就可以任身血液流经,但稍有不慎就会引起内力反噬,走火入魔。

    沐筱萝稳了几次手都是抖的,她只好停了下来,闭上眼睛,深呼吸。

    她前世可是一等一的射击好手,如果连自己的情绪都控制不好,岂不是白混了。

    几次深呼吸后,她再拿起针已经可以平稳如斯了。慢慢举了手,就给自己扎针。

    头顶皮薄薄一层,金针轻而易举就进去了,可是继续向前,那种被啃噬的痛苦就从脚底开始,蚕食着每一寸肌肉上来。

    一点一点,一寸一寸的痛,拉扯着肌肉和经脉,似乎都在身体里纠结成团,无法舒展地扭动。

    沐筱萝痛得身肌肉都在抖动,才现拔指甲的痛根本就不算什么,和这个相比,完是天上的地下。

    针已经没有力气捻动,她一狠心,将内力集中到手上,狠狠地一次就扎了进去。

    一瞬间,感觉所有的血液冲百会而来,无法控制的内力也疯狂地蜂拥而至。

    沐筱萝只觉得自己的头瞬间似要爆开一样,眼睛先看不见了,敏锐地听到自己的血液在脑中疯狂地流动,混合着不受控制的内力在脑袋离横冲直撞。

    恍惚中,所有的意识都混乱了,一个个像蒙太奇一样在脑子里乱闪。

    “沐筱萝同志,你被授予一等功勋章,我们为你感到骄傲,加油!”

    那是父亲,她努力拼搏为的就是他的肯定,她看到了他眼中自豪的光芒,呵呵,她没让他失望吧!

    “容容,等这次任务完我们就结婚……”

    那是男友徐正,沐筱萝竟然看到了他跪在一个墓碑前,她瞪大了眼,拼命想看清那墓碑是谁的,可是模糊一片,她根本看不清。

    镜头突然拉远,不远处站着一个女人,抱了一个婴儿,戴了一副墨镜看着徐正。

    沐筱萝有些焦急,这女人是谁啊?为什么那么熟悉!

    似乎感觉到她的焦虑,那女人抬手摘下眼镜,四处张望,沐筱萝愕然地看见那女人竟然长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庞,只是她的眼睛茫然没有神采,似乎迷失了神志一般,木然机械地站着。

    沐筱萝不知不觉向她靠近,想看清楚到底是不是自己,可是没等她靠近,那女人怀中的婴儿突然大声地哭叫起来,她被吓了一跳,停住了脚步,茫然地站着,看着另一个自己也茫然地看着哭泣的婴儿不知所措……

    啊啊,今天更了一万五了,亲们看个够啊!多多支持就行,俺啥也不说了!

    进步和杀手

    “容容,快抱好孩子!”

    徐正听到婴儿的哭声就站了起来,飞跑过来从那女人手中接过了孩子。

    沐筱萝看着徐正小心地将孩子抱在怀中,熟练地颠了几下,孩子张开小手,抓住他的衣服对着沐筱萝的方向依然哭得很大声,弄得徐正莫名其妙地看了看四周。

    四周都是墓碑,徐正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手抱了孩子,一手挽着那女人的肩,哄道:“容容,我们回去吧!”

    沐筱萝就看着那一家三口慢慢地走出了陵园,那女人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回头看着她站的地方,大眼里依然毫无神采。

    沐筱萝想追出去,可是陵园里有一种莫名的力量拉着她,让她一动就身疼痛,她只能无助地叫道:“阿正,这是怎么回事?那女人到底是不是我?孩子是不是我们的孩子?你到底有没有杀了我?是我在做梦,还是一切都只是时空错乱……”

    “三小姐……三小姐……”

    “你要敢爱上别人,我不会推他下水……我会杀了他!”

    “没有孩子……你做我的孩子,我一辈子宠你就行!”

    无数的片段在沐筱萝脑子里闪着,她昏昏沉沉地堕入了无尽的痛苦折磨中,意识也不知道是清醒的还是混沌的,起起落落。

    她无力主宰自己的意识,只好随波逐流,什么都不去想,放任自己神游太空了……

    意识渐渐变得模糊,她觉得自己像一缕青烟,随着一阵风,吹散了……

    雨滴哒、哒、哒地落在屋檐上,再滴落下去,落在青石砖上,长久,就落了一个个深深浅浅的小圆点,那是岁月的见证啊!

    雨后的空气充满了负氧离子,少了灰尘的烦扰,吸一口神清气爽,跟着脑里也清晰了。

    沐筱萝还没睁眼,就闻到了那种充满绿色的味道,下意识地睁开眼,眼前古色古香的房间让她一时愕然,呆了呆,鼻间嗅到了一股食物香气,转头,看见一个古装丫鬟打扮的女人端了食盘站在身边。

    “三小姐,醒了?要不要喝碗粥?”

    沐筱萝眨了眨眼,那女人还是好好地站在身边,看她的神情有点怪怪的,沐筱萝和她对视着,那冷冷的目光慢慢唤起了她的记忆,她一瞬间什么都想起来了。

    穿越,被打,被冤,甚至昨夜无人能忍受的痛苦……金针……

    额……她头痛了!身下的被褥是干的,什么金针都不见了,再悄悄摸摸自己身上,内衣也换了……

    沐筱萝就看着向兰,半天苦笑:“是你帮我换的衣服吧!”

    那翠竹估计没这个胆,看见她身插满了金针不吓得沐府的人都知道才怪。看目前风平浪静的样子,估计只有这个冷静的向兰才能做到了!

    “嗯,那些针都收起来了,放在你枕下。下次再做这样危险的事你最好找个人守着你,否则真的会走火入魔!”

    向兰平静地把食盘放到小几上,回头指了指盆架上,说:“洗脸水我也打来了,你洗洗吃点东西吧!我先出去,有什么事叫我就行!”

    “嗯,谢谢!”沐筱萝等她出去,才爬起身查看自己。金针取下了,身上的汗渍也没了,看来向兰为她做了很多事!

    这个不是重点,她迫不及待地运了运气,竟然惊喜地现自己的功力又进了一步,而内力运行到双腿已经没有痛感!她大喜,拉过拐杖支持自己站了起来,扔了一边的拐杖,试着将脚放在地上,一受力,一阵剧痛……

    沐筱萝顿时就泪流满面,这是进步啊!她的脚看来真的有救了!以往这样放在地上是软绵绵的,哪里能用力!现在能受力,能感觉到疼痛已经是天大的进步了,她现在要做到就是逐步的复健,锻炼自己肌肉的承受能力,假以时日,她就能扔掉拐杖自己走路了。

    高兴的泪水哗哗直流,沐筱萝为自己痛痛快快地流了一场泪,昨晚的痛苦付出现在看来都是值得的,她迫不及待想找人分享一下这快乐,可是想来想去,现除了楚轻狂,还真没谁值得和她一起庆祝的。

    楚轻狂,哈哈,她在心里大笑,就等着她扔了拐杖那一天,再给他这个天大的惊喜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